甚至。。。會嚴重危及到他的仕途!

極力打壓,全力緝捕,方能徹底消除隱患!

黑暗降臨,燈火闌珊。

華麗平靜的奉天城池,隱隱滌盪著某種壓抑不安。

奉天大酒店一樓宴會廳內,此時此刻,卻燈火輝煌,杯盞交錯,一片絢爛。

餐廳中央,一番慷慨陳詞之後,張大帥帶著小六子等一幫東北軍心腹部眾,舉著酒杯,笑容滿面地走到了小花純一郎中將的面前。

「將軍閣下,今天保護不周,讓您受驚啦!」張大帥高高舉起酒杯,一臉歉意。「這杯酒,算是懲戒,鄙人先干為敬!」

「不不,奉天鬧劇,不過就是虛驚一場而已,無妨無妨!」

小花純一郎微笑著舉起酒杯,輕輕和張大帥一碰,再次道:「鄙人初來奉天,就突然遭遇煙花炸彈,或許。。。這正是鄙人此生最難忘的一次冒險經歷!」

「慚愧慚愧!」

張大帥仰頭一干而盡,咂咂嘴,眼睛一轉,再次道:「將軍閣下料事如神、神機妙算,沒想到這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本事也如此之高,真是令我等佩服佩服啊!」

「哈哈哈,兵法之道,雕蟲小技而已,慚愧慚愧!」

說著,小花讓小河和川島等人斟滿酒,然後一起舉起酒杯,面朝張大帥等人道:「初來乍到,多有叨擾,就讓我們以大帥的酒回敬大帥一杯,以表謝意,感謝張大帥和東北父老的熱情款待!」

「好,既然如此,那我等就恭敬不如從命,幹了!」張大帥聞聽大笑,然後一揚脖子,再次一干而盡。

身後,小六子等人不敢猶豫,紛紛昂起脖子,辛辣入口,一干而盡。 「好,諸位請坐,吃菜吃菜!」

張大帥抹了一把嘴巴,轉身挨著小花坐了下來。「將軍閣下放心,這裡絕對安全,絕對再無襲擊可能!」

小花聞聽點頭道:「很好,那我就吃好喝好睡好,明天和大帥閣下好好聊聊!」

「哈哈哈,正有此意!」

張大帥聞聽嬉笑著道:「等會,我還安排了一場歌舞,希望將軍閣下能夠喜歡!」

封仙紀 「多謝大帥盛情款待!」

小花眼含深意地暗中瞄了小河等人一眼,然後舉起酒杯,再次和張大帥碰到了一起。「來,干!」

餐廳一角,加藤一郎獨自品嘗著葡萄美酒,眼睛餘光卻在餐桌間遊離回蕩,顯然,他還在回想著白天發生的一切。

「怎麼樣加藤君,你還在想著白天的刺殺事件嗎?」

芳子舉著葡萄酒杯,撇開眾人,如一朵白色蝴蝶般輕盈地飄到了加藤的身旁。

「沒有,我只是不喜歡熱鬧而已!」

想起樓頂一幕,加藤有些百無聊賴地舉起手中葡萄酒杯,乾澀地一笑道:「葡萄美酒夜光杯,醉卧沙場君莫笑!只是這葡萄美酒酸苦古怪,還真是不適合我這種人!」

「是嗎?如此看來,加藤君倒是對這葡萄酒不怎麼感興趣了!」

芳子在加藤對面坐下來,舉起酒杯,然後右手托腮,雙眼透過微微晃動的琥珀漿液,好奇地注視著對面的年輕人人,內心深處,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盪起了一絲奇怪的感覺。

對面這個人,沉著冷靜,不善言辭,但卻靜若處子、動若脫兔,確實讓人難以捉摸。

但是,一想起那天晚上川島速浪對自己做的骯髒事,她內心一沉,臉色隱隱變得有些陰暗起來。

這世間的男人,一個個道貌岸然,但其實內心深處,對女人都是虎狼之心,沒有一個好東西。

就是對面這個看似很有節制的男人,但皮囊之下,誰又知道暗藏著什麼野獸之心呢?

自從上次醉酒,被川島速浪強行姦汙之後,她的內心深處已經不知不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現在的她,陰暗多於光明。

「咯咯咯,葡萄美酒夜光杯,我剛才淺嘗了一口,我也覺得,這看似紅艷動人的西方美酒,其實還沒有我們家鄉的清酒好喝!」

「芳子小姐,不知道。。。你對奉天火車站一事怎麼看?」雖然對方現在年紀尚幼,但對芳子本人有所了解的加藤可不敢輕視對方,想了想,他思緒轉了又轉,但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又回到了這個帶有死亡氣息的隱晦話題上。

「將軍閣下如今毫髮無損,安然無恙!」

芳子聞聽扭頭看了眼不遠處杯盞交錯中的小花中將,秀眉一挑,隱隱有些憎惡地道:「火車站歹毒刺殺,不過就是那些不自量力的反抗者一場精心準備的可笑鬧劇而已!」

「抱歉,我不勝酒力,芳子小姐請自便!」

加藤聞聽定定地看了對方一眼,面無表情,看不出絲毫波瀾,忽然,他輕輕放下酒杯,然後順手拿起一隻蘋果,起身離去了。

「你。。。!」

眼見對方忽然古怪離座,芳子咬咬牙,高舉的酒杯緩緩放了下來。

美人當前,這個混蛋竟然直接無視了自己,簡直太可惡了!

「芳子小姐,原來你在這裡,可讓我好找!」

人群中,岩田愛之助手握酒杯,笑吟吟地走了過來。

「走,陪我好好喝一杯去!」

芳子抬頭看了眼岩田愛之助,忽然一甩秀髮站起來,手臂一抬,輕輕挽住了對方的胳膊。

「好,既然芳子小姐想喝酒,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忽然被對方挽住胳膊,岩田愛之助微微一愣之後,立即十分受用地道:「走,我們到那邊去!」

「嗯!」芳子答應著,一扭頭,徑直看到了川島速浪凌厲射來的逼人眼光。

「哼!」

芳子內心一顫,迅速避開對方吃人眼光,內心一橫,然後用力挽住岩田愛之助的胳膊,轉身向另一個角落走去。

舞台前方,隨著宴請進入尾聲,一支一襲盛裝的美人隊伍款款入場,載歌載舞,再次拉開了宴會高潮。

第二日,雙方談判工作如期進行。

但不出意外,圍繞滿蒙鐵路修築一事的首輪談判以失敗而告終了。

爭論的焦點主要還是鐵路修築權、沿途管轄權和資金等重點事宜。

婚後試愛:檢察官老婆 按照東京意圖,日本人想全權拿下鄭兆鐵路整個修築權以及建成之後整個滿蒙鐵路的管理權和使用權。

首輪談判,日方還提出了滿蒙鐵路建成之後長達50年的使用權和管理權,甚至還十分過分地提出了鐵路沿線10公里範圍內的土地徵用權和使用權,而這些,都是他張大帥所不能接受的。

東三省是他老張家的,每一寸土地都是他帶領東北子弟用鮮血性命換回來的,豈能輕易送給他人?

雖然日方也提出了包括資金和建築工人日方全出等優厚誘人條件,但是,談判還是不出意外地失敗了。

因為,就在小花純一郎抵達奉天的前晚,小六子抓住機會,已經趁機把我的想法向張大帥進行了詳細闡述。

修築在日,全權在我!

這個觀點,作為東三省真正的堂把子,一番戰略考量之後,張大帥點頭同意,同時對小六子在軍事和政治謀略上的遠見卓識有了更高層次的欣賞。

道不同不相為謀,首輪談判以破裂告終,並不奇怪。

第二日,第二輪談判在奉天大酒店內如期舉行。

此次談判,小花純一郎做出初步讓步,他提出:建成后鐵路沿線10公里內土地可以不全部徵用,可以部分徵用,滿蒙鐵路全線也可以分段管轄,但日方管轄區域內一定要部署部分己方兵力,以保障日方人身安全,至於資金方面,他可以在原來800萬的基礎上再追加200萬。

從800萬增加到1000萬,足足多出了200萬巨資,小花提出的條件不可謂不豐厚,而這,也讓精打細算、擅長耕耘的張大帥隱隱心動起來。

東北雖然地大,但因地處華夏以北,與蘇俄和更加寒冷貧窮的C國接壤,寒冷天氣決定了東三省物資睏乏和交通不便的先天不足。

1000萬,這麼龐大的資金,可以購買多少軍事裝備?

可以裝配多少軍隊?

如果這些錢都用在他奉天軍械廠,擴大建造規模,那他可以造出多少槍炮來?

如果再把鐵路修到奉天軍械廠,按照小六子的想法,如果能把自己生產的槍炮賣出去,那又可以賺多少錢?

1000萬,這麼多錢,想想都讓人心動。

因此,為了表示談判誠意,張雖然也在部分條件上做出了一些讓步,但為了牢牢掌握談判主導權,趁機向日方撈取更多的資本油水,一番猶豫之後,張借口身體不適,暫時和小六子返回了大帥府。

有時候,欲速則不達!

而有張有弛,迂迴曲折,方是談判最優策略。

晚上,考慮到日本人提出的部分條件以及張大帥在鐵路修建上的長遠考量,小六子原本想找我商量商量,但由於二樓以上的電話線都被日軍護衛臨時掐斷了,所以,沒能聯繫上我。

「小花已經來了三天了,也不知道他們談的怎樣了?」連續三天不讓下樓出門,小妖顯得有些無聊無奈。

「再等等吧,現在雙方肯定還沒有完全亮出談判砝碼,還沒有到最終亮劍的時刻!」

「說的也是,他們談判,談的都是歷史上既定的事,我這裡瞎操什麼心?」

說著,小妖放下窗帘,走到茶几旁,有些百無聊賴地拿起昨天的報紙掃了幾眼,忽然道:「對了,聽上次伏擊槍聲,你有沒有覺得有什麼異樣?」

我聞聽有些不知所謂,「不就是三八大蓋和漢陽造嗎,最多再加上南部十四,有什麼異樣?」

「是嗎?」

小妖聞聽皺了皺眉頭,放下報紙,再次轉身走到窗前,悄悄掀起了窗帘一角。「但是。。。憑藉我對狙擊手的敏銳,我這幾天想來想去,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

「是嗎?」我抬頭看著她,然後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探頭看了眼窗外。

樓下,日軍戒備森嚴,大街上到處都是警察和小隊路過的東北軍士兵。

「那是。。。?」

樓下,一道略顯高挑的身影從黑色轎車車門內走出,左右稍一張望,然後抬手壓低帽檐,匆匆走進了酒店內。

「剛才那個人。。。看身材背影似乎在哪裡見過?」小妖探頭看了眼,卻發現剛才那道身影已經不見了。

「嗯,我也覺得有些熟悉,但可惜。。。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我捏著下巴,略有同感地道。

樓下。

加藤一郎帶著寬邊圓帽,跟在小河岸邊的身後,匆匆走進了小花純一郎中將的房間內。

從上海到奉天,還是小花純一郎向小河岸邊舉薦的神槍手,但是作為被推薦者本人,他並沒有見過加藤其人。

這一次,聽說擊殺刺客有功,談判之餘,小花純一郎忽然對這個來自上海的神槍手產生了一絲興趣。 50米的距離,一槍斃敵、連殺兩人,而且還擊傷了對方一名暗中潛伏的神槍手,確實讓小花純一郎有些驚訝。

作為執掌關東洲多年的陸軍中將,他當然知道三八大蓋的有效威力,也知道此槍的明顯缺陷。

「明天,將是我和張大帥談判的最後一日,無論談判最終成功與否,我都將按期返回!」

簡單和加藤一郎寒暄了幾句之後,小花純一郎陰沉著臉,在房間內來回渡了幾圈之後,轉身看著小河二人道:「張這個老東西,老奸巨猾,在鐵路修建上得寸進尺,委實讓人惱恨!」

小河聞聽道:「將軍閣下,據我所知,張在滿蒙鐵路修建一事上確實十分固執己見,而且這麼多年來,他還趁機侵吞了帝國許多巨額款項,但是在帝國進軍東北和滿洲一事上卻多有推諉,甚至是胡攪蠻纏、寸步不讓,切實十分可恨!」

「哼,華夏烏煙瘴氣,這些該死的軍閥都一樣,看到錢眼睛直放光,但是一談到要侵佔他們的利益,他們馬上就會換上一副嘴臉,真是讓人氣惱!」小花純一郎聞聽短暫沉默了。

「談判已經進展一大半,如果明天張不答應我們在鐵路修建期間派駐駐軍怎麼辦?」

小花聞聽皺起眉頭,道:「唔,張昨天已經拒絕了我們鐵路修成后的使用權和管轄權,如果明天再拒絕我們駐軍要求,那麼此次談判無疑就是失敗的,如果失敗,那帝國日後進軍東北甚至整個滿蒙必將遭遇巨大阻礙!」

「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小河聞聽試探著道。

「張現在勢力龐大,手中軍隊眾多,多是嫡系,又全都是經歷過數次軍閥混戰的老兵,戰鬥經驗豐富,不好對付,然而。。。帝國在東北駐軍,除了旅順,其餘寥寥,如發生戰事,實乃是十分不利之事!」

說到這裡,小花純一郎斷眉微微一聳,轉頭看著加藤道:「加藤君,今天找你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加藤聞聽一愣,暗中趕緊偷瞄了眼小河岸邊,見對方沉默不語,他一抬頭,趕緊道:「屬下謹遵將軍吩咐!」

「嗯,你是個軍事人才,如果能夠全力發揮所長,未來一定能夠成就一番大業!」

「多謝將軍閣下!」

「張現在雖然勢力龐大,但其下屬並非鐵板一塊,比如說小河領事上次和我說的那個楊宇霆,我想就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小花純一郎點點頭,揮手招呼二人坐下,一邊喝茶一邊道:「如果明天談判破裂,根據東京最高指示,我就即刻返回關東洲!」

小河聞聽猶豫著道:「那將軍走後,鐵路修建一事。。。?」

「鐵路修建勢在必得,至於駐軍一事,可以暫緩!」

見小河有些不解,小花純一郎眉頭一展,微笑道:「張這個人雖然不好對付,但是卻愛財如命、愛權如命,各位謹記,凡是和帝國作對,不順從帝國旨意的人,一概殺無赦!」

「嗨!」

「我離開奉天之後,你們可以繼續執行除張計劃,爭取早日扶持楊宇霆上位,掌控整個東北!」

說到這裡,小花略一沉思,再次看著加藤道:「如有必要,你們可以製造一次意外,比如說奉天火車站!」

「嗨!」小河聞聽點了點頭。

身後,加藤稍一遲疑,立即明白了小花今天找自己來的原因。

見小花低頭喝茶不語,小河想了想,又道:「將軍閣下,張現在手握重兵,就算我們除掉了他,憑楊宇霆的威望和地位,估計一時半會也很難掌控整個局面,況且。。。張的大公子張少帥聽說已經逐步接觸東北軍權,其人無論是軍事才幹還是長遠拙見,據說都不低於他的父親,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張極力培養的接班人,如果讓他做大做強,完全掌握了東北軍權,那未來恐怕。。。!」

「哦,照你這麼一說,這個張少帥倒是不能小覷了!」小花聞聽沉吟道:「哼,不管他是誰,如果不願意和帝國合作,統統死啦死啦地。」

「嗨!」

小河聞聽立即道:「東北雖然地大物博,但是經濟並不如上海那樣發達,或許。。。我們可以先搞垮他的經濟,經濟一跨,物價飛漲,民眾和軍隊必然驚慌失措,到時候。。。我們再幹掉張氏父子,趁勢扶楊上位,重振經濟、執掌軍隊,必然水到渠成、事半功倍!」

「唔,小河君的意思是先在東北打一場經濟戰?」

「是的將軍閣下,或者確切地說。。。是打一場貨幣戰,關於這個想法,在將軍來之前,我已經和帝國在奉天的橫濱正金銀行的小野君探討過了。」

「哦,打一場貨幣戰?這倒是一個十分新奇的想法!」小花純一郎聞聽眼睛一亮,似乎產生了某種興趣。「那小野君怎麼說?」

「將軍閣下,目前,在東北盛行的流通貨幣主要有我們橫濱正金銀行發行的帝國鈔票,另外俄國盧布、東北自己印製的銀元票、銀元兌換劵和袁大頭等數種!」

見小花產生了濃厚興趣,小河斜睨了加藤一眼,立即道:「如果將軍閣下同意,我想從東京再調一名印刷專家過來,加強橫濱正金銀行的印刷和排版力量,為擾亂東北經濟做好準備!」

「從東京調一名印刷專家過來倒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小河君剛才已經說了,東北現在流行的貨幣已經很充足,民眾都在使用這些貨幣,那麼再調印刷專家過來,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作為軍事方面的指揮高官,小花純一郎顯然對經濟一事並不太了解。

「目前,華夏在東北僅有一家東北三省銀行,銀元和銀票等印刷數量較少,印刷水平低劣,如果我們能增加人手,暗中投放大量仿製的銀元假鈔進入市場,則現在政府和民眾手裡持有的各種票卷勢必貶值,到時候就會物價飛漲,引起通貨膨脹,民眾慌亂之下,必然大量拋售手裡的真鈔,而我們則可以趁機回收真鈔,再次投放大量假幣,如此一來,自然就會徹底摧毀東北經濟,經濟垮了,定會波及軍隊和政府,到時候,張和他的東北軍就會不攻自破,甚至一敗塗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