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眼發出來的光芒被擋住了。

施紫竹四人鬆了口氣,這個眼睛也挺厲害了,只是一道光芒就有如此的威力。

「我開始了。」樂包大喊。

幾個人都看著他,親自將自己的眼珠剜出來,這種極其恐怖的做法哪是一個孩子可以獨自完成的,可是樂包畢竟不是一個普通的孩子。

他大喊一聲,手指輕輕一剜。

鮮血瞬間就順著這個盅的下面流了下來,樂包痛苦的低呼一聲,可以看得出來,他的手都在發抖。

樂天馬上接下樂包手中的剜盅,兩隻眼珠完整的留在裡面。

這個東西也不知道是哪個變態設置的,不得不說還是真的牛逼。

「忍住!」

賈世赫低喝一聲,他的眼中一道紅色的光芒暴起。

大寶的身體突然浮了起來,他的眼中光芒四射,這道光芒隱隱有離開大寶眼睛的跡象。

「月輪飛舞……萬向輪!」

賈世赫的眼中發出來的光芒簡直無法直視,他的視線所到之處,空氣彷彿都蒸發了一般。

樂天看到這一幕,他臉色大變。

這個傢伙居然如此強悍,這特么根本就不是人應該具備的能力!

樂包這小子運氣是真的好。

如果沒有賈世赫,生死眼的更換還真的是麻煩極大。

生死眼終於從大寶的眼眶中被逼了出來,大寶空洞的眼框中也流出了溜血跡,不過和樂包的比起來少的多了。

大寶的身體從空中跌了下來,高小秋伸手接住了他。

將大寶放在地面,高小秋的手輕輕地印在地上。

「封印!」

她低喝一聲。

大寶的身體快速的被一道道的紅色印記給包裹了起來,原來高小秋在地上刻畫的陣圖不是為樂包準備的,而是為了大寶準備的。

這種封印可以緩解大寶的生死眼被奪走後的異常。 我心頭頓時一緊,連忙在屋子裏胡亂找了起來,可是找了一圈,也沒有見到寶兒,她不見了,再看看倒在血泊中的陳龍文。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到底是邪神那一縷元神被滅了,還是陳龍文死了?

這時猴子他們也衝了進來,青寧首先上去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陳龍文,皺了皺眉頭說,“邪神那一縷元神應該被滅了,這身體承受不了那種毀滅性的力量,心脈全都被震碎了。”

“也就是說,鬼面生遭人暗算了?”我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之所以這麼覺得,那是因爲我在屋子裏沒有看到打鬥的痕跡,以邪神鬼面生的本領,我想即使一縷元神,也不可能被人秒殺吧?除非有人出其不意下了陰手。

現在陳龍文徹底死亡,鬼面生一縷元神被滅。這應該是好事,可我心裏卻反而升起一股更加不好的預感,因爲寶兒不見了,很顯然就是那滅了鬼面生一縷元神的存在掠走了寶兒,對方爲什麼要這樣做?

我忽然感覺到,背後似乎還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暗中主導着這一切,那麼他們掠走寶兒的目的,應該就是爲了牽制我。

這時我腦海中忽然閃過一道靈光。“假李言……。”

如果說地域真的有這麼一股勢力,那毫無疑問就是假李言那一方的人,他們曾不止一次的在人間出現過,而且專門爲我而去,如今我來了地獄,想想他們絕對不可能沒有動作……

我正在思索這個問題,外面忽然傳來了亂哄哄的聲音,好像那些陰兵發現了什麼。

猴子一聽聲音就直接跑了出去,我跟青寧他們也連忙追了出去,當我們跑到紅樓客棧後面的時候,果然發現那些陰兵圍住了一個人,不對,是兩個,另一個人竟然是寶兒。

我一看就直接衝了過去,同時大叫了一聲,“寶兒……。”

聽到我的喊叫聲。寶兒下意識的轉過頭來了,不過當她看到我的時候,瞳孔瞬間放大了起來,臉上也露出那種極其難以置信的神色,然後她又看了看站在她身邊的那個男子,下意識地向後退去。

那個男子這時候也轉過身來了,當我看到他的樣子後,就全都明白了,我知道爲什麼寶兒會露出那種難以置信的神色,因爲這個人長得和我一模一樣,寶兒之前把他當成了我。

這是另一個假李言。

“臥槽。”看到那個假李言之後。猴子直接跳了起來,然後瞬間遠離了我,他也被這個變故搞懵了,拿不準誰是真的我了。

“寶兒,快過來,他是假的。”我連忙衝寶兒喊了一句,生怕她被那個假李言挾持什麼的。

可是寶兒這時候似乎也拿捏不準,她既不靠近那個假李言,也不過來,只是愣在原地,一個勁的在我和假李言身上來回掃視,想要分辨出真假。

我知道光這麼看起來,根本看不出破綻,那個假李言跟我太像了,幾乎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甚至連遇到事情後的表情幾乎都一樣,所以寶兒想用眼睛去分辨真假,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我急了就喊了一句小時候經常跟寶兒說的話,“寶兒乖,坐上來自己動。”

這句話一喊出來,寶兒的神色果然變了,然後她大叫了一聲“哥哥,就向我跑了過來。”

那假李言一看身份敗露,立刻衝上去就準備抓住寶兒。

看到這裏我連忙張嘴一噴,頓時一道黑光飛射了出去,眨眼間擊在了假李言的身上,直接將其擊飛了出去。

這時候寶兒已經跑了過來,直接撲進了我的懷裏,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了她一下,然後連忙過去打量了一下那個假李言,我感覺有點不對勁,他不應該這麼弱的,如果就這點本事,怎麼可能滅了鬼面生那一縷元神?

假李言已經被陰兵給抓住了,我正準備過去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這時猴子忽然擋在了我面前,然後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說,“你倆到底誰是真的?可別搞錯了。”

“錯你大爺,那次你跑英語老師後窗戶去偷看她和她男朋友幹那事,你還記得不?”我直接罵了一句。

“這……?”猴子看了看周圍那些陰兵,臉上有點掛不住了,輕咳了一聲,沒有再說話,不過他已經確定了我的身份,知道我是真的了。

我也不理會猴子尷尬的表情,過去就在假李言臉上來了一巴掌,然後問他,“你他麼到底是誰?不說清楚我今天就噬了你的魂。”

王爺只要我查案 “你敢打我?”假李言捱了我一巴掌,眼睛都快噴火了。

“我他麼弄死你吧。”我說着直接一把揪住假李言的頭髮,把他拉過來就是一頓海揍,直到揍得他連慘叫聲都開始變得微弱了,我才放開了他。

假李言直接就癱在了地上,整張臉都變成了豬頭,身體也開始“噼裏啪啦”的爆響了起來,沒一會他竟然變成了另一個人,不過這臉腫的我真看不出來他是誰了。

我過去一把揪住他的頭髮繼續問他,“你到底是誰?”

“老子是陳天浩。”他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

“陳天浩?”我一下子全明白了,怪不得他沒有我想象的厲害,,原來他不是來自於那個神祕勢力的人。

“鬼面生那一縷元神不是你滅的吧?”我鬆開陳天浩的頭髮問他。

槓上寶寶,總裁爹地你下崗了 “當然不是,那是另一個你,他讓我變成你的樣子的。”陳天浩齜牙咧嘴的說。

“他現在在哪?”

“不知道。”陳天浩搖了搖頭說,“他說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讓我變成你的樣子帶着這女孩離開死亡城,到時候他會找我的。”

“你應該知道他的來歷吧?”我眯着眼睛問了陳天浩一句。

“不……不知道。”陳天浩一聽嚇得連忙搖頭。他吐找血。

“說。”我大喝了一聲,這時候我真的沒多少耐性了。

“他…..他來自……。”說到這裏陳天浩忽然兩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連忙過去一把揪住了陳天浩的衣領,耳朵湊到他跟前想聽聽他說什麼,可是陳天浩只張嘴,卻發不出聲音。

緊接着他口鼻都開始溢血,沒一會就直接斷氣了。

我看了看陳天浩的屍體,他也不是靈魂的狀態,看樣子是肉身直接下到了地獄。

之前我見到陳龍文就感覺有點奇怪,現在再見到陳天浩,我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茅山的人似乎已經追到地獄來了,他們可真是陰魂不散。

猴子讓那些陰兵把陳天浩的屍體擡走了,然後他過來問我,“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要不就在這死亡城安安穩穩待下去吧,反正有我在,你也不用擔心有人找你麻煩啥的。”

我搖了搖頭說,“我倒是想在這地方安安穩穩的待着,可我還有很多事沒辦完,而且在城外,還有好幾個人在等我們。”

“還有誰?難不成以前的老同學都下來了?”猴子瞪着眼睛問我。

“當然不是。”我搖了搖頭,然後把猴子拉到一邊問他,“這死亡城如果出現生人,會怎麼樣?”

“當然會被抓起來,抽了魂魄送到油石殿啊?”猴子不假思索的說。

“那寶兒……?”我說着示意了猴子一下,“她也是生人,你沒發現麼?”

“她是你妹妹,肯定沒事啊,這不有我在呢,誰敢動她?”猴子說着拍了拍胸脯,一副大義稟然的樣子。

“好,那就好。”我點了點頭說,“城外還有五個,我一會去把他們帶進來,到時候就靠你了。”

這話一說出來,猴子的臉立刻就黑了,瞪着眼睛說,“大哥,這裏是地獄,而且是死亡城,不是活人應該呆的地方,我能保住一個生人已經不錯了,你外面還有五個?怎麼着?你們家這是全家都搬到地獄來住了麼?”

“差不多吧,你想想辦法,別一進城就給他們抓了。”我說着撇了撇嘴。

“我們不會在死亡城常駐的,從這裏經過去冥城就可以,從那裏能夠回到人間。”青寧忽然插嘴說了一句。

“怎麼?你們還要回去?”猴子一聽頓時瞪起了眼睛。

“當然了,肯定要回去的。”我說着攤了攤雙手。

“那走,先去城外看看那五個活人。”猴子說着就往城外走。

那些陰兵都被猴子遣散了,讓他們繼續去巡邏,我們幾個則是一路出了城,直奔之前我和二叔他們分開的那個地方。

不過到了地方之後,我頓時就傻眼了,二叔他們幾個人,竟然不見了。

“壞了。”我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是他……。” 高小秋這邊倒是簡單許多,她的主要任務就是守著大寶。

而另一邊的樂天和賈世赫就緊張許多了。

生死眼緩緩的靠近樂包,很明顯生死眼這個東西有自己的意志,它居然在主動的抵抗樂包的身體。

賈世赫的額頭汗水都出來了,他的壓力最大。

生死眼的威力加上地獄冥眼的威力在四象封印內震蕩,施紫竹四人的壓力陡增。

「不行!扛不住了。」四號大吼。

「震天符!」

施紫竹大喊。

這是他們苦苦練習小半年的最高成就。

震天符已經算是可以配合四象封印使用的一種極高級的封印符咒了。

四個人的手中重新拿出了一張符紙,這個符紙的好處就是不需要現寫,提前寫好隨時拿出來用。

運氣不錯,四個人的震天符都沒有錯誤。

四象封印再次轉化。

深藍色的四象封印變成了暗紫色。

肉眼可見在四象封印內依稀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波浪,這些波浪將兩隻神眼散出來的波瀾全部抵消了。

「如果這一次再扛不住,我們就沒有辦法了。」三號沉聲說道。

「死扛!」

施紫竹堅定地說道。

其他三個男人吸了口氣,都在保留最後的力量。

他們根本不信生死眼的移植會如此的平靜。

樂天仔細地看這生死眼,這隻眼球上面出現了一些黑色的波浪條紋,看起來給人一種極其詭異的感覺。

突然從生死眼上射出了一道紅色的光芒。

賈世赫渾身大震,他的瞳術居然被擊散了。

「生死眼……這是……」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生死眼居然主動地激活它的自身瞳術。

「卧槽……」樂天罵了一句,居然連賈世赫都抗不住。

實在不行只能強行破壞生死眼了,樂天的手中拿出了銅匕首。

「我再試一試。」賈世赫說道。

樂天看著他。

「好,如果這一次不行……我會將生死眼消滅掉。」他說道。

他估計賈世赫也經不起這樣的消耗,他看到賈世赫的眼角都有血跡了。

「時空!」

賈世赫低喝一聲。

樂天嚇了一跳,這傢伙這是要拚命啊。

完全看不出來賈世赫居然會如此的在意樂包?

他快速的擋在高小秋的面前,全力激活自己的金身,高小秋護住了大寶的身體。

樂天感覺自己的金身收到的衝擊就像是有人拿著千金大鎚,在一瞬間就給了自己上百萬錘的感覺。

「噗……」

樂天一口血噴了出來。

「樂天你沒事吧?」高小秋嚇了一跳。

「沒事!媽的……這個賈世赫可真的是厲害!」樂天擦了一下嘴角的血。

生死眼被壓制了,下一刻它就消失了,一道小小的黑色旋渦出現在生死眼剛剛的位置!

「咚……」賈世赫暈倒了。

樂包的身體緩緩的浮了起來,他的眼中光芒乍現,賈世赫利用自己的瞳術將生死眼轉移到了樂包的眼中。

「啊……」

樂包的口中發出凄厲的慘叫。

樂天急忙去查看了一下賈世赫,他驚訝的發現賈世赫的眼睛居然變了,他的地獄冥眼居然消失了。

賈世赫的人已經暈了過去,樂天急忙將他拖到一旁。

樂包的身體不斷地發抖,很明顯生死眼的威力讓樂包痛苦無比。

「五行宮!」

樂天快速的在高小秋的身邊布置了一個陣法,暫時護住了他們三人,而樂天自己則是站在樂包的面前。

「包子!忘記了我教給你的東西了嗎?凝氣定神……氣機牽引!」

樂天低喝一聲。

他強大的靈魂力透體而出,強行籠罩了樂包。

樂包依舊在慘叫,不過他的意識卻是清醒的。

「樂天哥……好痛苦!」

他喊道。

「堅持!你既然繼承了天華老道的衣缽,你就應該承擔起這些責任!不要讓對你有期待的人失望!」樂天一直用自己的精神刺激樂包。

在生死眼的融合過程中,樂包是絕對不能暈過去的,否則他就會徹底成為生死眼的奴隸。

在樂天的幫助下,樂包慢慢的穩定了。

一道白光突然籠罩了樂包,將樂天的精神力量強行切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