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天印轟然落下,四周三百半神轟然爆開,神性亂飛。

林恩法力涌動,番天印凌空一旋,攝取百道神性,又將諸多儲物裝備鎮住,供林恩拾取。

只是番天印畢竟不是收攝之寶,還有數百道神性四散竄開。

林恩瞬間滅殺三百半神,震懾了後來者。

有人不願和林恩這尊殺神交手,轉而搶奪四散的神性。也有人還在遲疑,只是見林恩手指微動,似乎又要一印砸下,連忙暴退。

林恩法力湧出,將浮在周圍的數十件儲物裝備收取。

三百半神,大多儲物裝備被轟的粉碎,能完整保存數十件,已經是林恩有心留手的結果。

他也不看儲物裝備中有什麼,伸手抓住番天印,大步走開。

無人敢阻攔!

能滅殺七星層次的神靈投影,又不懼群攻,在炎魔戰場第二層,當真是無敵存在!

既然神靈血無望,不如將心思放在神性上。

於是一場慘烈大戰在沼光之穴爆發,血流成河。

林恩不關心。

他一步百里,離了戰場。又施展縱地金光法,挪移數萬里,之後御行六甲,在地底穿行又是數萬里。

直到確定沒人跟蹤,林恩才取出炎魔令,一躍出了炎魔戰場。 ?林恩本該十年後才能出炎魔戰場。但是得帕梅拉指點,將炎魔令稍加變化,卻沒有這個限制,省了林恩諸多時間。

神靈血到手,炎魔戰場之事告一段落。

林恩不會頻繁出入炎魔戰場,加大沐恩大陸暴露幾率。

「接下來。」

「風災!」

一年後,就是風災降臨之日。

林恩不知道此世風災多麼強橫,也不知道他修成十二萬九千六百載法力,又會讓風災有何等變化。

一切未知,必須要做好萬全準備。

出得炎魔戰場,林恩迴轉伊凡帝國,卻並未回青天道宗,而是直接入了風淵。

風淵深處,神獸風喉依舊在沉睡。

它體外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篆,呼出的狂風被控制,卻又不削減風淵威力。在風喉下方,魔主殘肢依舊佇立。

六甲神將盤坐四方,一道道六甲之氣凝成符篆,落在魔主殘肢上。

這般狀態,他們已經持續了數月。

林恩看了一眼,旋即找到一塊巨石,盤膝坐下,閉目調息。

風災將近,他要將自身狀態調理到最好,以最強的狀態,迎接此世第一風災。

《青天大道歌》響徹心間。

林恩法力圓滿,無法增長。但是《青天大道歌》玄妙無窮,能以之感悟此世大道。

天地不同,道也不同。

不過彼此之間,也有相通之處,更是殊途同歸。

林恩感悟大道,又將種種神通與之印證,道行愈發深厚。

……

不知過了多久,林恩腦海中一道神光閃現。

這卻是他道行足了,神通自現。

林恩粗略感應神光,之後便起身。

一年轉瞬,風災已至!

「六甲神將!」

林恩輕喝一聲。

「末將在!」

六甲神將圍繞魔主殘肢,齊聲應道。

「封印風喉,助我渡災!」

「領命!」

六甲神將抱拳。六人圍繞,形成陣勢,以六甲之氣觸動風喉之外無數符篆。這些符篆有些是林恩留下,有些是六甲神將補充,正是一座封印陣勢。

哪怕風喉這樣的天生神獸,也能封印幾日。

鎮壓魔主殘肢的風喉被封印,魔主殘肢必會脫離鎮封而出。林恩早有準備,命六甲神將祭煉一年有餘,早就將魔主殘肢每一塊血肉、每一份力量封禁。

有風喉相助,以六甲神將的威能,一年多的時間,做到這一點並不困難。

陣勢一起,風淵狂風頓止。魔主殘肢妄圖藉機脫困,被重重六甲符篆禁錮,動彈不得。

萬事俱備。

林恩傲立風淵之中,手持番天印。

風雲變色,狂風驟起。

萬里天空,烏雲壓頂,人心惶惶。

多倫站在風淵之上,天蓬伏魔大陣已經撤去,太乙天罡封印法也已散去。他眉頭微皺,抬頭看向天上厚厚雲層。伸手,一縷微風從指間劃過,帶來刺骨疼痛。

「多倫師弟,發生什麼事了?」日傑夫最先趕到,落在多倫面前,出聲問道。

阿諾德緊隨其後,幾乎同時趕到。

兩人看著不見狂風的風淵,又看向天上雲層,臉色嚴肅。

多倫搖頭,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興許老師正在風淵中渡劫吧。」

「渡劫?」

「風災?!」

日傑夫與阿諾德對視一眼,同時出聲。

「應該是了。」多倫點頭道,「老師修行多年,法力早就超出五百載,不知為何今日才迎來風災。」

他心中也有不解。

按照《青天大道歌》所言,法力修行至五百載,便會有風災降臨。但不管是林恩,還是他們三人,法力早就超過五百載,卻遲遲未臨風災。

林恩與三人探討過,並未得出結論,只是讓他們以風淵狂風洗鍊法力。

如今天地變色,狂風乍起,必定是風災來臨。

多倫三人盯著風淵下方,不知該歡喜還是擔憂。

「老師神通廣大,渡風災必定無恙!」日傑夫開口道。

多倫與阿諾德兩人眼神堅定,顯然也相信林恩的實力。

風淵下方,林恩猶如泰山壓頂,一股磅礴的力量從虛空中出現,壓迫林恩,要讓他屈服。

「些許壓力,也想讓我屈服?」

林恩冷哼一聲,法力涌動,腰背挺直,頂著強大壓迫力傲然天地間。

他來此世開仙道,沒有人可以讓他屈服!

壓力漸漸增大,林恩卻站的愈發挺拔。

終於,壓力到達極限,林恩筋骨之中,隱隱有金光閃現。

他差不多也到了極限。

威壓臨身,狂風起!

一陣陣陰風向林恩襲來,刮過他的肉身,刮過他的靈魂。

這天生地成的風災,感應大道而生,與風淵狂風又有不同。

陰風不知從何而來,一起,林恩便感覺如墜地獄,有重重鬼物襲來,周身徹骨般寒冷。

嘩嘩!

林恩暗自運轉形意拳奧義,體內血液沸騰,如大江大河般在體內流淌。

至剛至陽血氣,能驅散鬼物,驅逐陰風。

陰風逝去,林恩嘴唇迅速由蒼白變回紅潤。

「第一道陰風,便有如此威力?!」

林恩心中掀起巨浪。

他前世經歷過風災,但是那般風災,哪有如此強勁?方才那陰風之強,怕是連三災修士都無法抵擋。他靠著血氣強大,對陰風有克制之力,才能挺過。

這算是取巧!

但是接下來幾道災風,威力更加強大,可不是取巧能夠度過的!

他林恩不敢大意。

陰風只是開胃菜,威力就已經超過前世風災最強災風。

十二萬九千六百載法力,迎來的風災果真不同凡響。

林恩暗暗運息調養。

風,又起!

冷!

徹骨的寒冷!

熱!

灼心般炙熱!

「啊——」

林恩牙齒打顫,發出撕心裂肺般低吼,渾身骨骼都在顫抖。

風災第二災風——剔骨之風!

冷熱之間,體會剔骨一般的疼痛。

這痛楚,能讓修士道心崩潰,寧願身死魂消,也不想忍受。

神級農場 林恩額頭青筋暴起。

剔骨之風不知從何處起,一出現,便是林恩體內。

林恩肉身一處處爆開,筋骨金光閃現,又瞬間滅掉。

「青天大道歌!」

痛疼無法忍受,林恩誦讀青天大道歌,道道真言流轉心間,又被徹骨的疼痛打斷。

剔骨之風未過,第三災風——洗魂之風又臨!

肉身、靈魂,雙重摺磨,林恩幾欲瘋狂。

風災威力遠超他的想象。

不敢想象,這才是第三道災風,之後還有六道災風!

林恩收攝心神,《青天大道歌》一次次被打斷,又一次次重新誦讀。風淵之中,大道歌訣響徹。崖上日傑夫三人面色一變,緊盯著下方。

剔骨!洗魂!

災風不止,痛苦不休。

林恩法力呼嘯,要驅趕災風。奈何這風從心間起,無處滅。

惡魔總裁腹黑妻 天空中,數十里厚的雲層壓下,一道道狂風如龍捲而下,捲起無數巨石,向林恩籠罩過去。

「鞭山!」

林恩怒吼一聲,趕山鞭在手,猛地一揮,遠處數十座山峰飛來,狠狠撞在天降龍捲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