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魔頓時如遭雷擊,轟的倒在地上,如同觸電般的不斷抽搐,不時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饒是眾人覺得畫魔罪有應得,但見到這一幕還是不由得心頭髮毛。

… ?待痛感漸消,畫魔顫著身站起來時直是七竅冒煙,身體還在不停的打著顫,上牙敲著小牙,臉上肌肉扭曲。

「痛嗎。」

李默問道。

「痛……」

畫魔忙不迭失的答道。

這話倒並非虛言,李默一個意念引動的乃是令他靈魂幾近裂碎的痛苦,簡直是撕心裂肺啊。

「痛就好,不然怎能解我心頭之恨。」

話落,李默又一個意念打過去。

「啊,。」

畫魔一屁股坐下,痛得又打起滾來。

李默毫不憐惜的盯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萬不該傷了不該傷的人,她們的痛苦我會十倍百倍的還給你。」

那聲音中透著的冷酷讓畫魔驚慌失措,顫聲叫道:「李天王,我……我再也不敢了……」

「你當然不敢,中了我的靈魂枷鎖,我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你魂飛魄散,但即使如此,該給你的懲罰一點也不會少。」

李默冷冷說罷,一次次發動意念,每一次都將畫魔的靈魂趕到撕裂的邊緣。

畫魔慘叫聲聲,被李默的手段嚇得不寒而慄,幾經折磨之後竟生生痛得昏死了過去。

「默大哥幹得好,真是太解氣了。」

柳凝璇用力的踹了畫魔一腳,小手插著腰叫道。

「現在情形未明,我看還是留他一命再說,中了靈魂枷鎖,他便絕對不再有叛逆的念頭了。」

龍嫣則道。

李默微微點頭道:「我也是如此想的,而且他那操縱陣法的神通應該能派上用場。」

說到這裡,他朝著翼王示意一下。

翼王抓起畫魔,啪啪啪幾巴掌扇過去,待到畫魔昏昏醒來時,兩隻臉已腫得跟包子似的了。

他一清醒過來,一見到李默便猛打了個寒顫,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慘叫道:「李天王饒命,我再也不敢了。」

「起來。」

李默沉聲說道。

愛在永恆 畫魔哪敢遲疑,唰的一下站起身,低著頭不敢搭腔。

「圓月焚天陣你去過了。」

李默問道。

「沒有,但是老朽知道該怎麼去。」

畫魔立刻答道。

冷麪總裁要借婚 「帶路吧。」

李默擺了擺手。

「是是是。」

畫魔連忙應聲,低頭哈腰的帶著眾人走進殿堂。

此刻眾人雖然身受重創,但是經過這麼一會兒功夫的休息,走路倒是無礙的。

待抵達殿堂中央時,畫魔並指一點地,但見周邊裂出一圈弧線,化作一個圓台,載著眾人朝地下慢慢降落。

不多時,眾人便落到地下深處。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幽森的通道,四面石壁平坦,分成一個個的小格子,而地上亦是如此,分明設有法陣。

「操縱法陣。」

畫魔二指一併,沉喝一聲,便見到一道光芒射中前方地面,然後迅速擴展開來。

李默眯著眼看得清楚,這操縱法陣的神通似乎能夠迅速的破解陣法,並且納為己用,有點象寶器滴血認主般,倒甚是玄妙。

但是,畫魔修為並不高,操縱法陣也只有一個個的來。

李默便明白過來,這畫魔之前所言能夠操縱洞窟里諸多法陣只怕是誇張之言,在蘇雁等人抵達之前,他成功操縱的法陣只怕沒幾個。

「咱們先休息下吧。」

李默推斷這通道的陣法數量不少,便道了句。

眾人便都坐了下來,一個個調息運功。

雖說丹藥起不了作用,但是這肉身真氣運行倒是無礙的,因此一運療傷術倒是能夠恢復些傷勢。

如此耗費了一天時間,畫魔終於將通道里十來個陣法完全操縱成功,這時一臉討好的趕過來邀功。

眾人見到這老魔頭鼻青臉腫,卻一臉邀功之相,不免都笑了起來。

畫魔被笑得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好不容易逮到機會佔了上風,卻沒想到最終仍然落得這副田地,而且這一次是當真沒有回天之力。

想他堂堂一代大魔頭居然落得這等下場,真是英雄遲暮,心頭滿是凄涼。

「裝什麼可憐,帶路。」

柳凝璇毫不客氣的踹了他一腳。

畫魔苦喪著臉,一臉委屈的帶著路。

待經過通道之後,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便是一扇巨大的石門。

石門之上雕刻著群龍奪珠的圖案,一頭頭神龍栩栩如生,那眼睛似是盯著對手,又好象盯著來人似的,那黑漆漆發著亮的眼睛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懼意。

而在石門左右兩邊,各有著一幅壁畫,這壁畫乃是石門群龍的延伸,一頭頭巨龍的身體在壁畫上蜿蜒交錯,利爪踏雲,尖鱗似刀。

「這是,,幻龍守門陣。」

畫魔一眼這景象,頓時大吃一驚道。

「幻龍守門陣。」

李默微微眯著眼。

畫魔便解釋道:「此乃太古守門陣法中極為強大的一類,這門上的龍乃是以龍骨煉化而成之物,如果開啟陣法有絲毫錯誤,立刻會遭受到諸龍食魂的下場,唯有重地寶地,才可能設置這樣的陣法。」

「那這麼說,這下面是圓月焚天陣的可能性更大了。」

李默說道。

「應該是這樣。」

畫魔點著頭道。

「那你覺得要花多少時間能夠破解這陣法。」

李默問道。

「這就難說了,多則十來天,少則也得要數日啊。」

畫魔盤算著。

「那麼,我便來幫幫忙吧。」

李默輕描淡寫的說道。

畫魔聽得一愣,連忙勸阻道:「李天王千萬別動手,萬一有絲毫的差錯,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用操縱法陣的神通不就好了嗎。」

李默淡淡一笑,二指微微並起,朝著石門一點。

神通·操縱法陣。

一道精光噴射過去,迅速的朝著石門周邊擴散開去。

「這是……」

畫魔張大嘴巴,驚訝之餘一下子恍然大悟,這青年的神通竟然是複製他人的神通。

一下子,畫魔立刻明白了為何李默能夠學會定身的神通。

這時,他心裡最後一根稻草繩也終於斷掉了。

同樣的神通之下,李默的修為更高一籌,神通的等級也就更高,那麼他對這些法陣擁有的主導權就更大,畫魔手裡唯一的底牌也已經沒有了。

可以說,現在他的利用價值已被大大的淡化,如果李默想的話,隨時可以取他性命。

「愣著幹嘛,我師哥都在動手了,你還想偷懶,信不信我打得你滿地找牙。」

柳凝璇一腳踹過去,踢得畫魔咧嘴叫痛,眼淚汪汪。

他堂堂大魔頭如今跟個奴才似的,這小丫頭更似有虐待傾向,二話不說動腳就踹,而且踹的地方還是身上骨頭斷的地方,一腳踹上去,剛剛扳正的骨頭又離了位,直是鑽心的痛啊。

而且,小丫頭踹歸踹,還肆意辱罵,令畫魔自尊心大大受傷。

但是,他卻不敢有半點反抗,乖乖的轉過身去施展神通。

靈通眼下,石門宛如透明般,其內部的結構一層層的呈現在李默的眼前,再加上操縱法陣的神通,二者合一之下簡直就象是法陣的剋星似的。

這複雜而構造龐大的太古法陣,清晰的在李默腦海中成形,為他打開了追求陣法極限的另一扇大門。

在現世的時候,李默便已是陣法大宗師,而如今窺探到這太古陣法的奧妙,陣法上的造詣也在迅速的提升著。

萬道之法,一通百通。

如此一天時間之後,李默雙手一推。

轟,。

石門發出微微的震動聲,諸龍後退,鎖緊的大門開始慢慢的開啟。

關於幸福的契約 「這……怎麼可能……」

畫魔著實的一愣,這李默的能耐嚇得說不出話來。

他之前說靠一人之力短則數日,長則半月並沒有誇張,畢竟現在他的命可是在李默手中,哪敢說謊。

他施展神通之後,盡全力分析這法陣的構造,以求操縱。

但是這法陣太過龐大,以至於象他沉浸法陣多年的造詣都需要至少幾日的功夫來破解。

然而李默卻僅僅用了一天,如此神速又怎能讓他不吃驚。

這時,一條長長的大道呈現在眾人眼前,周遭一片漆黑,唯有這一條路通往深處。

眾人魚貫而入,待最後一人進去時,大門慢慢關閉。

在關閉的瞬間,周遭的光線也一下子亮了起來,然後一個巨大的齒輪世界呈現在了眾人眼前。

大大小小的齒輪,厚重輕薄,各種色澤,就隨意的鋪撒在這方天地之間,有的靜止不動,有的旋轉緩慢,有的則速度飛快。

「這就是圓月焚天陣。」

李默目露驚奇。

「以齒輪為陣,當真是聞所未聞。」

柳凝璇亦輕噓道。

在這個時代,齒輪的存在和榫卯一樣,用於建造各種器械,無論在凡土還是玄門都頗為盛行。

但是,以齒輪為陣法這種事情卻是從未出現在記載中的。

而這些齒輪數量龐雜之極,密密麻麻的而且一層疊著一層,有的相互連接,構造成一個複雜的結構,有的則孤零零的散落著,其複雜程度和之前的陣法比起來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這時,李默扭頭朝畫魔望去。

畫魔早是一臉驚奇,感受到李默的視線連忙回道:「圓月焚天陣必定是在隱龍洞中,但這陣法是不是它老朽也不敢肯定,但是,這個陣法的龐大程度確實是鎮門級數的大陣法。」

李默略一沉吟,便道:「咱們繼續朝前走吧。」

長橋懸空,下方虛空間也浮動著大量的齒輪,大則如浮島,小則如米粒,而且材質似乎都大不相同,如此古怪的世界讓人不由得嘖嘖稱奇。

… ?沿長橋一路行進,暢通無阻,最後便抵達了一座小浮島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