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已經準備妥當之後,錦墨睜開眼,拿出儲物袋之中的靈藥,用靈力布置封印,將靈藥連同其中的靈力封印在自己身邊,隨取隨用。

「那就開始吧!」

錦墨見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不再遲疑,用吞天造化功之中記載的妖丹胎息之法,開始突破。

「啊!嗬……」

儘管錦墨已經很小心,但依舊動作過大,胎息的頻率過快,妖丹上的裂痕出立刻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讓錦墨失聲慘叫。

錦墨冷汗森森,卻只能咬牙繼續,不過卻更加小心,胎息的頻率於幅度都微弱無比,雖然這樣會讓胎息的時間延長太多,但錦墨知道,這才是最穩妥的辦法,有一句話怎麼說好,潛移默化,只能一點點的去改變。

而且錦墨每次胎息之後,都會快速檢查與修復妖丹,然後再次開始,盡量壓制胎息,不讓胎息過快。

農女荷花香又甜 慢慢的,錦墨掌握了節奏,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也不禁湧出一股奇異的感覺。

妖丹如同有生命般,在微弱的胎息,而且身處靈力,生機,神魂之力組成的能量液體之中,錦墨讀書少,可怎麼看這都有點像是………懷孕! ?妖谷之中……

熊山,虎王,蛇姬坐在一起,氣氛凝重,好似臘月寒風吹拂,讓四周的蟲鳴鳥叫都停了下來。

一個身穿純白衣裙的少女,坐在熊山的身邊,用如同黑寶石一般的眼睛好奇的看了三妖一眼,但卻沒有魯莽的說話,乖巧的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許久,熊山閉著眼睛說道:「白瑤,你本不是我妖谷之妖,而這次我們三個怕是在劫難逃,你留在這裡太危險了,就此離去吧!」

熊山身旁的少女神色一變,正是白瑤,而且已經進入化形期,聞言拉著熊山的手說道:「熊山爺爺我不走,你們三個這麼厲害,一定能化險為夷的。」

熊山緩緩搖頭,睜開眼,慈愛的摸著白瑤頭髮,道:「哎!若是我們三個有能力度過這次危機,也不會讓你離開!」

虎王和蛇姬對視一眼,也都搖搖頭,心中對度過這次的危機沒有一絲信心。

「熊山爺爺,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你能告訴我嗎?」白瑤有些急了,出聲問道。

熊山搖搖頭,道:「這次的危機起因就是那件東西,你知道了只會給你帶來危險,還是早些離去吧!」

白瑤無可奈何,哭喪著臉說道:「熊山爺爺,既然他們在要,那就給他們吧!我們不要了還不行嗎?」

「它們和我們不一樣,不會放過我們這樣的『大葯』的。」熊山嘆息,眼中閃過一抹濃郁的殺意。

白瑤眼中出現一抹恐懼,拉著熊山急忙出聲說道:「怎…怎麼會!熊山爺爺,不如你們和我一起走吧,錦墨以前說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還活著就一切皆有可能。」

「錦墨……哎!」熊山聞言眼中神色頗為複雜,嘆息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蛇姬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虎王皺著眉頭,對白瑤說道:「已經兩年了,連你都化形了,錦墨說不定已經……」

「可是…」

白瑤還想說什麼,卻被熊山打斷,擺擺手說道:「我妖族化形雖說不快,但兩年時間無論如何也該有個結果才對,而且錦墨的傷勢…太重,可能已經……」

白瑤雖然心中早就已經有了答案,但卻不願也不想去相信,想想以前和錦墨在一起的時候,雖然錦墨老是欺負自己,但卻給了自己更多的幫助,而且對於錦墨,白瑤心裡一直非常相信,錦墨這次雖然生機渺茫,但白瑤依舊在心中留有一絲念想。

熊山看著依舊強迫自己不去相信這一切的白瑤,搖搖頭說道:「走吧,永遠也別回來了。」

白瑤心中一急,剛想說什麼,卻發現熊山抬手之間,一個透明的氣泡出現在自己周圍,將自己包裹在內,向著妖谷之中的湖泊飛去。

白瑤想掙扎,但氣泡雖薄,但堅韌無比,任憑白瑤將氣泡撐起,變換著這種形狀,氣泡也依舊沒有破滅,同時對白瑤體內的靈力加以束縛,讓白瑤無法使用妖族術法,只能眼淚汪汪的同時,隨著湖水向妖谷外飛快的「流」去。

熊山在看著白瑤離去后,收回目光,與虎王和蛇姬低聲交談,妖谷中散發著一股無形的氣息,鳥獸收聲。

不多時,湖中泛起絲絲漣漪,接著快速的震動起來,如同地震一般,可眨眼間湖水就完全凍結,空中的水珠被凍結之後,掉落在化為寒冰的湖面上,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

三妖同時色變,感受到一股寒意來臨,讓自身行動都有些凝滯,同時低喝道:「來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三妖看向妖谷的入口處,不多時,一對人馬,好似觀光團似得慢慢走來,走在最前的一人,面色如玉衣冠華貴,像是一個年輕的富家公子,前行的同時還時不時的出口讚歎。

「你們看,這湖水凍結成冰,是不是看起來更美了!」

「嗯!這石頭上面的冰花也不錯,可惜了,石頭太難看。」

「入口種這麼多樹榦什麼,要是能讓這些樹消失,那就更完美了。」

富家公子一邊前行一邊對妖谷評頭論足,一個道貌岸然的老者會立即奉承,不斷說著『蠍皇說的是』,而在這位蠍皇離開后,這老者會立刻對身後跟隨的人頤氣指使的說道:「沒聽到蠍皇的話嗎?還不快讓這石頭和這些樹通通消失!」

隊伍中共有九人,而此時七人聞言眼中都閃過一絲怒火,但很快熄滅,紛紛動手,兩丈高的巨石瞬間粉碎,而立刻千年老樹也化為灰燼,同時用低沉的聲音不斷交流。

「封魔老道這老不死的越來越得寸進尺了,不就是會拍馬屁嘛!」

「那也是人家的本事,不過這段日子以來,這傢伙仗著蠍皇信任,的確有些過分了。」

一人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說道:「要不要……!」

「不行,你忘了這麼做的下場了嘛?上次那傢伙……」

說到這七人齊齊打了個冷顫,不再說話,急忙跟上。

蠍皇不斷指指點點,不多時,就來到了熊山等三妖不遠處,冷冷一笑,道:「這三個傢伙也有些礙眼,要是讓他們變成今晚的晚餐,那就再好不過了!」

封魔老道立刻會意,揮手道:「上,將他們做成晚餐,今晚蠍皇會享用,這是他們的榮幸。」

這次七人沒有再說什麼,齊齊冷笑一聲,六人同時出手,向著熊山三妖攻去,而還有一人站在原地沒動,把玩著手中的一個「氣泡」,而在氣泡之中,正是縮小版的白瑤,而且已經化為本體,擔憂的看著熊山。

熊山臉色一變,自己本想將白瑤悄悄送出妖谷,但白瑤反抗激烈,只能用靈力封印,而且封印氣泡上還有偽裝,可不知為何會被蠍皇發現。

熊山心中自責無比,但此時六人的攻擊已經到來,讓熊山沒有時間多想,只能急忙應對,同時厲聲說道:

「蠍皇,將白瑤放了,有話好說!」

蠍皇對熊山的話置若罔聞,伸手一招,封印白瑤的氣泡已經到了手中,隨意捏碎氣泡,撫摸著白瑤柔順的毛髮,迷戀無比的說道:

「我的皇座上還缺一張獸皮,坐著有些不舒服,今天正好遇到個沒人要的可憐小傢伙,可是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傢伙,讓我都有些不忍心下手了!哎!惆悵啊!」 ?蠍皇說話的聲音溫柔無比,好似在對自己最親近的人說話,但口中言語,卻讓白瑤打了個冷顫,但感受到蠍皇身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絲毫不敢動彈。

熊山等妖谷三妖神色連變,明知道蠍皇這麼做是想讓自己分心,但卻做不到不去在意。

可現在的情形不送三妖多想,跟隨蠍皇而來的六人,已經向著三妖攻擊而來,術法滔天而起,兩人圍攻,讓三妖疲於應付。

虎王神色難看,閃過一絲驚恐,向熊山傳音道:「老熊,怎麼辦!」

「這幾個化形大妖都沒見過,明顯是蠍皇最近才招募的,而且瞞著我們,怕是早就在算計我們了,看來今日不妙啊!」熊山回道。

虎王無語,現在哪裡是不妙,根本就是生機渺茫啊,傳音道:「以前算上蠍皇才五個化形大妖,我們還有一拼之力,現在多了四個,靈根肯定守不住了,錦墨說的對,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要不我們跑吧!」

熊山沒有回話,擔憂的看了一眼白瑤,意思不言而喻。

虎王心中一急,傳音道:「若是我們現在趁著消耗不大趕快逃跑,說不定還可以跑掉,要是你執意跟著白瑤這小丫頭一起死,我們今天都要葬送在這,那就真成了蠍皇的晚餐了!」

熊山應付著兩個化形大妖的攻擊,同時回道:「你以為我們現在還能跑的掉嗎?蠍皇是不會放虎歸山,讓我們跑掉的,這不是蠍皇的性格,一有機會,斬草除根才是蠍皇的做事風格!」

虎王默然,別說白瑤還在蠍皇手中,就算沒有白瑤,蠍皇,封魔老道,還有另外一個妖族都出手的話,己方三妖將逃生無望,而且現在二打一,也只有熊山還能應付,自己應付起來也吃力無比,而蛇姬更不用多說,已經在苦苦支撐。

蠍皇拿著白瑤把玩,威脅了妖谷三妖一會,感覺無趣,眼看蛇姬已經在苦苦支撐,眼中閃過一絲邪異的光芒,出聲說到:

「蛇姬,你何苦與他們為伍呢!只要你答應做我皇妃,還不是要什麼有什麼,就算這妖谷中的靈根,你也可以和我一起享用,你看如何!」

圍攻蛇姬的兩個化形大妖,聞言立刻減緩了攻勢,讓蛇姬有了喘息的時間。

重生農女巧當家 蛇姬眼中也出現一絲遲疑,心中清楚這也許是今日唯一的生機所在。

虎王和熊山再次色變,若是蛇姬投靠了蠍皇,極有可能變為五打一,到時絕對死路一條,對視一眼,虎王急促的出聲說道:

「蛇姬,別聽這毒蠍的花言巧語,你以為投靠他就能活命嗎?只不過是挑撥離間罷了!你不要被他迷惑了!」

蛇姬聞言想起蠍皇的歹毒,殺死自己的「皇妃」和屬下,也不是一個兩個了,心中的遲疑剎那消散,出手也再次狠辣。

蠍皇見此,劍眉下不大的眼睛陰鷙無比,狠聲說道:「不知好歹,既然不想做我的皇妃,那就做我的晚餐吧!你們幾個沒吃飯嗎?快點給我解決他們三個。」

復仇嬌妻:總裁怕了嗎 蠍皇說到最後,狠厲無比,而圍攻妖谷三妖的六個化形大妖聞言一顫,看著眼前的妖谷三妖冷冷一笑,同時仰天長嘯。

「嘎!嘰!嗷!……」

各種怪異的長嘯聲在妖谷回蕩,隨即六個化形大妖都衣衫爆裂,化為龐大的本體。

圍攻熊山的兩個化形大妖,一個化為二十丈長的穿山甲,通體暗紅之色,翻著金屬的光澤,一對前爪更是長達三米,如同並排放在一起的彎刀,寒光閃爍。

另一個化形大妖化作一條百米長,漆黑一片的蜈蚣,嘴巴的位置冒著黑氣,黑色的毒液掉落在地面,腐蝕出一個個大坑,用猩紅的眼睛看了熊山一眼,凶厲無比的向熊山咬去。

熊山不甘示弱,自知今日危機四伏,要死也要拉個陪葬的,化為龐大的本體,向著蜈蚣攻去,悍不畏死的模樣,倒是讓蜈蚣大妖有些畏首畏尾,一時間狼狽無比。

穿山甲伸出細長的舌頭添了一下自己的爪子,看著熊山已經恢復如初的胸膛,不顧自己正在流血的舌頭,心中的驚異無比,口吐人言,厲聲說道:

「傷勢居然已經好了!那我就讓你全身都充滿這樣的傷口,看你還能不能這麼快就完好如初!給我死吧!」

熊山看著穿山甲,想起胸膛上伴隨自己多日的痛苦,巨大的眼眸里怒火熊熊燃燒,三十丈高的身軀再次暴漲,達到五十丈,如同遮天之獸,捨棄已經狼狽不堪的蜈蚣大妖,向著穿山甲撲去。

而虎王和蛇姬的情況也差不多,都被兩頭化形妖族圍攻,不過虎王和蛇姬修為都不如熊山,此刻只能苦苦支撐,沒有多餘的動作,九CD在防守,疲於奔命。

熊山不顧蜈蚣大妖的攻擊,以極快的速度衝到穿山甲面前,抬起巨大的前爪,怒拍而下。

「轟!」

只聽一聲巨響,穿山甲倒飛而去,被熊山拍到山峰上,整個陷入山體裡面,承受了熊山的憤怒一擊,身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細小傷口,鮮血緩緩滲出。

穿山甲感受著身上傳來的劇痛,才想起自己和熊山的差距,當初熊山是被蠍皇以及封魔老道鉗制,才給自己可乘之機,可成功讓自己有些想當然了,此時看著熊山眼中閃過一抹恐懼。

可熊山卻不打算放過穿山甲,見穿山甲被自己一巴掌差點拍成重傷,冷冷一笑,用與龐大的身軀不相符的速度與敏捷,再次欺身上前。

穿山甲想要躲避,但熊山更快,轉眼間就來到近前,四肢上布滿濃郁的靈力和氣血之力,如同穿帶著拳擊手套一般。

「轟!轟轟……!」

穿山甲眼看著熊山氣勢洶洶的衝來,對自己「拳打腳踢」,自知無法逃避,心中已經絕望,只能蜷縮成一團,將自己防禦最強的背部露在外面,同時氣血以及靈力遍布全身,再次形成一層防禦,盡量保全自己的同時,期待著蠍皇可能的救援。

熊山如同釋放了獸性,又如同一位撒潑的孩子,拳腳並用,讓穿山甲沒有一絲反抗的餘地。

熊山現如今高達五十丈,動起手來驚天動地,轟轟烈烈的巨響傳遍方圓百里,鳥獸奔逃,大地更是如同地龍翻身一般顫抖不已。

妖谷之中每個妖族看著如此瘋狂的熊山,都是咽了口唾沫,就連白瑤也是目瞪口呆,沒想到平日慈祥無比的熊山爺爺,也有如此瘋狂的時候。

蠍皇看著已經被熊山如同打樁一般打進山體里的穿山甲,眼角也是一跳,感到肉疼無比。 ?眼看著穿山甲已經被轟進山體,徹底看不見了,蠍皇還沒有說話,封魔老道就急切無比的對著還沒有出手的那個化形大妖大聲喝到:「還在這看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幫忙!」

那妖族一咬牙,忍著將瘋魔老道一口吞掉的衝動,向著熊山衝去,飛行的同時,化作百丈黑蟒,噴出一口鮮紅無比的霧氣,向著熊山籠罩而去。

熊山眼神一閃,看著山體上的大洞,已經消失的穿山甲,怒氣消散,感受到黑蟒的到來,眼中殺意已經沸騰,但也不敢硬憾黑蟒的毒霧,急忙轉身向著百丈蜈蚣而去,不求斬殺,只求震懾其心神,讓其心存忌憚。

熊山剛才發狂,餘威猶在,蜈蚣大妖見熊山氣勢洶洶而來,猩紅的眼睛里閃爍著忌憚的光芒,穿山甲皮糙肉厚能挨揍,自己可不行,若是被熊山如此暴揍一番,極有可能被當場殺死。

蜈蚣大妖有種轉身逃跑的念頭,但想起蠍皇的恐怖,眼中厲色暴漲,前半身高高揚起,比熊山還要高達,用盡全力吐出一口黑色毒液,如同形成遮天雨幕,向著熊山籠罩而去。

熊山身後的蟒妖眼神一凝,再次發力,讓毒霧變得更大,同時更快速的向著熊山包圍而去,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嗷嗚……」

熊山神色一變,暗道失算,沒想到蜈蚣大妖這隻蟲豸居然有如此狠辣的一面,仰天長嘯之時,磅礴靈力形成肉眼可見的波紋,如同滔天浪潮向著四周滾滾而去。

「轟!轟…!」

浪潮與毒霧以及毒液碰撞,如同兩山相撞,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同時毒液倒卷,毒氣碎滅,雖然對兩妖沒有太大的傷害,但也讓兩妖狼狽不堪。

「廢物!」蠍皇怒罵一聲,眼中閃過一起惱火之色,周身開始散發出絲絲寒意,帶著凍結萬族冷冽氣息,向著妖谷中四散而去。

虎王雖然我也是化形大妖,但以妖族的壽命來算,還算是年輕人,沒有熊山一樣的修為和戰鬥經驗,雖然已經化為本體,但依舊難以招架,被打的節節敗退。

虎王本體是一隻金毛虎,如同黃金澆築,看起來威風凜凜,但此時被一隻蜘蛛妖族用八條如同長矛般的利爪撕開多處傷口,鮮血淋漓。

隨著不斷受傷,虎王的眼睛已經血紅無比,閃爍著瘋狂的神色。

「嗷…嗚…!」

虎王長嘯一聲,由於融合生機成長到二十米的身軀,突然暴漲,化為百米長的龐然大物,全身月色繚繞,身上的傷口剎那間痊癒,更有一股慘烈的霸道之意瀰漫。

虎王突生變故,圍攻虎王的蜘蛛妖族和另外一隻蜂妖皆神色一變,暗罵一聲急忙躲避。

而熊山和蛇姬臉上卻浮現一抹悲意,因為虎王的變化都是來自於一種很普遍的秘法,獻祭。

說是獻祭,實則燃燒,而自身一切皆可獻祭,換來短時間的實力暴漲,而虎王實力暴漲好幾倍,只有獻祭極為重要的壽元才能有如此效果。

虎王獻祭壽元后,眼中神色凶厲無比,看著已經從龐然大物變得有些「渺小」的兩個化形大妖,欺身而上,同時靈力勃發,更有滔天氣血之力爆發,化作氣血鎧甲,同時讓虎王獠牙更銳,利爪更長,更加具有殺傷力。

「哼╭(╯^╰)╮,困獸猶鬥。」

蜂妖冷哼一聲,雖然心中對虎王的果決有些驚懼,但卻也不以為意,翅膀飛快煽動,形成一種擾亂心智的迷神之音,聚成一束向虎王籠罩而去。

而蜘蛛妖族也吐絲結網,形成一張大網,散發著鋒銳的光芒,讓人毫不懷疑這看起柔弱的絲網所具備的威力。

「嗷…嗚…!」虎王全面爆發,全身氣血爆發,在體外凝聚成一層血色光芒,仰天長嘯之時,絲毫不懼,向著兩妖而去。

與此同時,蛇姬嬌媚的臉上也閃過一起決然,不顧嘴角的鮮血,直接張嘴吐出一顆散發龐大能量氣息的碧綠色妖丹,展開生氣搏鬥。

蠍皇眼神越發陰鷙,一步步向著熊山所在走去。

蠍皇沒有去讓封魔老道出手,知道這人類修士對上妖族,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死於非命。

蠍皇作為妖谷之亂的發起者,一舉一動都會被關注,跟隨蠍皇而來的妖族見蠍皇欲要出手,都面露喜色,而妖谷三妖則接連色變。

蠍皇在走出第一步以後,就化作一隻雪白色的蠍子,只有一米長短,但每一步落下,地面都會凍結,化作堅冰,花草樹木都被凍結,隨著蠍皇的離去,化為冰沫。

而且,隨著蠍皇每一步落下,身軀就會暴漲一倍。

兩米…

四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