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你將衛星打爆時,導致全球設備報廢,可以說是現在大多數人們陷入惶恐之中,你知道麼?”

“各國政府人民開始遊行,那些政府不受重壓,並且米國也調查清楚爆炸點來自華夏國,各國開始向華夏國施壓,要華夏國交出罪魁元兇,華夏國已經來到這裏多少次,你知道麼?”

“不僅如此,還有許多擁有核武的國家開始發佈申明,到最後手段他們將會發射核武,一些小國家開始陸續加入各個國家,這你知道麼?”

“還有華夏國內那個自稱爲妖的傢伙出現後,讓原本分散的華夏國鬼物們開始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實力,你知道麼?”

“現在各方勢力對穆皇后虎視眈眈,想要搶奪輪迴者,也就是你!你現在可以說是全球公敵也不爲過,這一切,你都知道麼?”

……

趙小川看着蘇雨晴,每當蘇雨晴說一個“你知道麼”,他的臉色便會難看一分,眼中的震驚也會深一分。

當蘇雨晴說完後,趙小川已經震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哼!”

蘇雨晴的胸口不斷起伏着,狠狠地瞪向趙小川道:“現在局勢這麼嚴峻,偏偏你還不自知,一個人睡了三天三夜,還好意思現在質問我?告訴你,如果不是穆皇后不讓我們打擾你,你以爲我願意去找你的父母麼?”

趙小川怔怔的看着怒氣未平的蘇雨晴,臉上閃過一尷尬,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這一切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啊?

“等等,外面局勢是很嚴峻,但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趙小川抓住了關鍵所在,陰着臉說道。

差一點,就差一點,趙小川就被蘇雨晴糊弄過去了。

蘇雨晴心中嘆息一聲,暗道沒有瞞過去,但表面依然盛氣凌人道:“沒關係?你認爲沒關係?”

趙小川氣勢沒有蘇雨晴強,立刻有些弱弱道:“有關係麼?”

“當然有關係!”蘇雨晴衣服恨鐵不成鋼的表情道:“你已經醒了過來,但是穆皇后卻沒有召喚你,知道爲什麼麼?”

“爲什麼?”趙小川呆呆道。

“自然是因爲當年的局勢了!”蘇雨晴嘆息道:“穆皇后爲了你可以說是鞠躬盡瘁,這些天她一直在和各個勢力的領導人相互之間談條件,想要保住你現在的勢力,並且承認你的身份。”

“不過很可惜,並沒有那個勢力喜歡和穆皇后合作,因爲她是鬼物,縱然厲害,也只是鬼物,而你又是衆人眼中的目標!”

“在這種局勢下,我們的婚姻自然成爲了穆皇后所看重的,就在昨天,我們蘇家已經又派來了新的使者,現在估計正在和穆皇后談判,想必很快就有結果了。”

“而我來這裏是告訴你,不管結果如何,我希望你都要明白我和你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這婚你必須的逃掉。”

看道蘇雨晴趾高氣昂的樣子,趙小川微微皺眉,沉吟片刻後,冷笑道:“說到底你們蘇家也是想要讓我加入你們勢力是這樣麼?”

“沒錯,你可以說是最重要的籌碼!傳說輪迴者是從古至今可以達到仙的人,我想這對各個勢力來說都相當有誘惑力。”

“其中也包括你們蘇家?”

“我不否認,不過我想你也不像變成實驗室中的小白鼠吧?所以我的建議還是……”

“逃婚?”趙小川打斷了蘇雨晴,道:“這就是你的最終目的吧?先是接近我的父母,讓我產生危機感,然後在用外面的局勢讓我心神動搖,最後分析我的處境來達到你的目的?果然不愧是蘇家的大小姐。雖然已經被蘇家拋棄,但是依然還是要奮力一搏啊。”

“你說什麼?”蘇雨晴臉色一變:“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趙小川繼續道:“你也不必隱瞞什麼了,從你蘇家的態度上就可以推斷出你已經成爲了棄子,而且你說的我會變成小白鼠,根本不會實現,因爲穆皇后絕對是不會這麼做的。”

蘇雨晴臉色變得難看之極,顯然被趙小川說中了心事。

從進入屋中一開始,她其實就在營造一個信息,那就是趙小川必須逃婚,否則就會萬劫不復,不過趙小川並沒有上當。

而且誠如趙小川所說,她已經成爲了蘇家的一枚棄子!

“該死的,原本想要奮力一搏,讓趙小川要放棄的,難道說要失敗了麼?”

正當蘇雨晴心中暗暗焦急時,趙小川卻又說道:“好了,你放心吧!我之前的話是開玩笑的。”

“什麼?”蘇雨晴一愣。

“我是不會和你結婚的!”趙小川沉聲道:“因爲我是不會喜歡你這個女人的。”

半天,蘇雨晴才反應過來,長長的嘆息一聲,似乎是鬆了口氣。

不過不知爲何以前那股惆悵的感覺卻越發的沉重了。

……

趙小川警告了蘇雨晴不要對自己的父母再耍什麼花招,否則就殺了她。

蘇雨晴說道:“現在你的父母相當於我的護身符,我怎麼捨得傷害他們!”

對此,趙小川心中明瞭蘇雨晴說的不是假話,但是爲了父母的安危,還是再三警告。

直至蘇雨晴立下鬼誓之後,趙小川才讓她離去。

而蘇雨晴剛離去,郝大寶又溜了進來。

“你們之間說了什麼?”郝大寶一進來就問道。

趙小川嘆息一身,將剛纔的事情全部告訴了郝大寶。

郝大寶嘻笑的臉色漸漸變得凝重下來,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趙小川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不過我打算一會兒去穆皇后那裏去一趟,瞭解一下當前的局勢,也算是爲之後的逃婚做準備。”

“看樣子,你逃婚是打算逃定了!”郝大寶怪叫一聲,隨即嘆息道:“不過也好,你先去看看吧!一會兒等你回來,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一個人?什麼人?”

“老熟人!”

什麼老熟人,郝大寶沒說,趙小川也沒來得及問。

因爲他們還沒說完話,穆皇后已經得知消息派一個女的來叫他。

那個女的正是曾經六個特殊培養基中的其中一個….. 陸氏集團,辦公區內,氣氛壓抑。

陸天魁走來走去,內心遲遲不能平靜,此刻,他已經意識到,陸家面臨的問題,事關陸家生死。

「Mr陸,有我在,你不用擔心。」

詹姆斯泰然笑道。

「Boss,我總感覺心裡有些不踏實,好像今天,陸家要有大事情發生。」

陸天魁擔心說道。

雖然,他對自己幕後組織的實力,不容置疑,但那又如何?

陸家算什麼?

不過就是死神公司手下的一枚棋子,一枚隨時都有可能被拋棄的棋子。

更何況,這裡是夏國,雇傭兵的禁地。

「Mr陸,這裡的問題,歸根到底,都是那個叫秦穆然的夏國人一手挑起,只要殺了姓秦的,滅了洋城秦家,所有的事情,都會過去的。」

詹姆斯自信說道。

直到現在,他依舊認為,殺掉秦穆然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雖然,山狼已經死在了秦穆然手下,紅狼也敗在了秦家手下,可那又如何?

像詹姆斯這樣狂妄的西方人,在他眼裡,夏國人根本沒人有實力能和他斗,包括秦穆然。

「Boss,殺掉秦穆然,談何容易,洋城斧頭幫,西方布朗家族,這種實力都被姓秦的給滅了,咱們真的能殺掉姓秦的嗎?」

陸天魁開始有些懷疑。

曾經,在陸天魁眼裡,秦穆然或許不算什麼,但是現在,他隱隱感覺到,陸家得罪了一個可怕的對手。

「Mr陸,你是在懷疑我和組織的實力嗎?」

詹姆斯冷聲言道。

「不敢。」

陸天魁神情一沉,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這幾個西方人,可不是陸家能輕易得罪的。

就在這個時候,陸家管家張天成從門外匆匆走了進來,神情間還帶著几絲驚慌。

「家主,外面出事兒了!」

張天成焦急說道。

「又出什麼事情了?」

陸天魁不耐煩問道。

「剛才保安來報告,說姓秦的來了,他當眾揚言,說要替外面的那群賤民,向我們陸家討要一個公道。」

張天成說道。

「憑什麼?」

「這是我們陸家自己的事情,他們秦家,有什麼資格管我們陸家的事情?」

「告訴李大勇,讓他把姓秦的給我趕走!」

陸天魁氣急敗壞吼道。

此刻,陸家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在陸天魁看來,秦穆然現在出現,擺明了就是落井下石。

「家主,李大勇他,他已經被姓秦的給殺了!」

「什麼?李大勇被殺了?」

陸天魁神色間,露出驚愕的神情,內心隱隱感到几絲恐懼感,他擔心自己會不會也像當初的王金虎一樣,死在秦穆然手裡。

「家主,姓秦的現在還在門外,您趕緊拿個主意吧!」

張天成焦急說道。

陸天魁臉色陰沉,現在,陸家已經自顧不暇,他還能有什麼主意?

「通知盧天佑,帶上陸家所有的高手,一定要擋住外面的人,絕不能讓他們進入咱們公司。」

陸天魁著急說道。

即便陸家有盧天佑和幾名宗師高手,但面對外面成千上萬的平民,他們仍舊沒有絲毫把握。

這時候,詹姆斯接到一個電話后,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

「Mr陸,放心,黑狼剛才發來消息,他已經進入了狙擊位置,一旦抓住機會,絕對可以狙殺姓秦的,雪狼他們也已經趁機行動了,秦穆然,得意不了多久了。」

聽詹姆斯言罷,陸天魁長長舒了一口氣。

……

此刻,在陸氏集團公司外,李大勇血肉模糊的屍體,已經冰涼。

秦穆然身後的人群,對李大勇的慘死,沒有絲毫憐憫,在他們看來,石大壯不過只是殺了一條狗而已,一條陸家養的惡狗。

「殺的好,秦先生出手,果然雷厲風行!」

「像陸家這樣的惡狗,都該死,秦先生這是在為民除害,造福咱們洋城的老百姓。」

……

眾人一片議論紛紛,對秦穆然和石大壯的出手,表示一片贊同。

而陸家大門外,百十餘名保安,此刻個個心驚膽戰,內心滿是怯意。

秦穆然神情淡然,彷彿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看到了嗎?當陸家的狗,可沒有什麼好下場。」

「我給你們一次機會,放下手裡的武器,免死!」

秦穆然語氣溫和,但渾身散發出的強大氣場,咄咄逼人,讓陸家百十餘名保安,不寒而慄。

秦穆然已經用李大勇的鮮血,告訴他們,他的話,絕不是在開玩笑。

幾名保安,在秦穆然強大氣場的震懾下,不禁後背發涼,最終,放下了手中的鐵棍。

「兄弟們,李部長都被殺了,咱們就是打臨時工的小保安,沒必要為了每月三千塊,為陸家賣命。」

「不錯,陸家隔三差五,還要扣咱們工資,這種黑公司,不值得咱們這麼做。」

對於這些普通小保安,秦穆然不屑於追究他們什麼,秦穆然心裡很清楚,公司的保安,大多數都是為了混口飯吃的普通人,陸家的罪行,他們並不知道,也並沒參與。

就在這個時候,陸家公司辦公大樓內,幾道黑影一閃而出。

緊接著,放下武器的幾名保安,應聲倒地,當即重傷昏厥,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盧天佑,帶著陸家所有高手,蜂擁而出,個個殺氣騰騰,來者不善,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這些人,才是陸家安保的中流砥柱,他們領著陸家豐厚的薪資,對於陸家,忠心耿耿。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誰敢後退一步,殺!」

盧天佑冷聲說道。

作為陸家實力最為巔峰的高手,盧天佑已經多年未曾親自出手,陸天魁派他出手,可見陸家,已經黔驢技窮。

盧天佑的出現,讓所有保安,立刻撿起已經放在地上的武器。

此刻,他們進退兩難,對他們而言,要麼死在秦穆然手裡,要麼死在陸家自己人手裡。

「姓秦的,識趣的話,我勸你不要多管陸家的事情,否則今天,可能就是你生命的最後一天。」

盧天佑冷聲說道。

「啊呦,老不死,你口氣不小啊!」

秦穆然笑道。

「姓秦的,我承認,你的確有些天賦,年紀輕輕,便能達到了那種境界,可惜,你還不知道老夫的實力,記住老夫一句忠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盧天佑冷聲說道。

他自己身後,跟著六七名宗師強者,八九十個高手,再加上自己,盧天佑感覺底氣十足,穩操勝券。

盧天佑確實很強,可惜,他並不知道秦穆然的實力。

否則,他絕不會說出這種大言不慚的話,而是直接跪地投降。 去往穆皇后那裏的途中,趙小川不斷的打量着帶路的小丫頭。

十五六歲,相貌清秀,臉上佈滿了惶恐的表情,眼前的小丫頭似乎很害怕趙小川。

“你叫什麼名字?”趙小川打量了一會兒後,開口問道。

小丫頭身體一顫,回過頭來,已經眼淚汪汪:“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一點都不好吃!”

趙小川有些慌張,他有些不太擅長應付女生的哭泣,只好和對方拉開距離,勸慰道:“我不會吃你,不會吃你!”

小丫頭看到趙小川手足無措的模樣,哭泣一會兒後,弱弱道:“你真的不會吃我?”

趙小川眉頭皺起,剛想說些什麼,但小丫頭立刻道:“我三天沒洗澡了,身上臭臭的,等我洗完澡你再吃我好不好?”

趙小川哭笑不得,問道:“是誰告訴我我會吃你的?”

“大叔、大嬸,還有菲兒姐姐,康惠姐姐,張妍姐姐都是這麼說!”小丫頭一邊扳着指頭,一邊小聲嘀咕道:“他們都說那個叫做趙小川的皇帝會吃人讓我不要接近他。”

趙小川黑着一張臉看着小丫頭,心中知道這些人是不想讓小丫頭接近自己。

不過同時他也同時有些好奇小丫頭的身份。

於是,他問道:“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

“啊!”小丫頭似乎被趙小川嚇了一跳,半天才反應過來,滿臉小心翼翼道:“我叫賈靈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