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敏捷:9(9~27)

當前幸運:1(1~1.1)

當前魅力:1(1~2)

當前剩餘屬性點:0(自動分配)

〖上一頁:包裹(物品)〗

〖下一頁:寵物(坐騎)〗

看著屬性面板上顯著的提升,上官昊的心中充斥著滿滿的自豪,這可都是他豁出性命才拼出來的啊!

雖然現在從根本上來說,他仍然只是一個一重天的先天修士,但他相信現在的他若再與那林晚榮交手,定然不會再那麼狼狽的被人一拳秒殺!

「對了,今天的日常任務還沒領呢,我得好好瞧瞧。」上官昊一拍腦門,差點忘記了今天的目的,只怪這系統給他的驚喜實在太多。

「叮,日常任務:【交友】已刷新,是否領取該任務?」

任務要求:與上官家族的掃院弟子——上官大海,雙方友好度增加10點。(24小時內有效)

看著任務面板上刷出的一個新任務,上官昊感覺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掃院弟子?這特么不是上官家族中最低等的身份了么!

可那上官大海是何許人?那老傢伙可是個牛逼哄哄的四重天修士啊,這昨夜還是長老級的人物這一夜之間就淪落成了掃院弟子了?

想著自己昨夜闖下的大禍,上官昊多少還是有一些的愧疚,畢竟在其這具身體的記憶中,那上官大海從前也確實與「自己」無甚瓜葛,這對那老傢伙來說也確實是是無妄之災了。

可現在這任務偏又要求與這老傢伙增加10點的友好度,這特么不是耍他玩么?先不說那老傢伙的修為和曾經的身份,上官昊就怕自己到時一不留神出現紕漏,被老傢伙發現他就是那膽大包天的小賊的話,還不將他給生生活剮了?

「哎,老傢伙估計恨透我了吧?」上官昊無奈的搖頭嘆息道。

只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若是不成長起來,以後苦逼的永遠還是他自己,如此想來上官昊的心中又瞬間平衡了許多。

領取完這有些惹人心煩的日常任務后,上官昊便打算退出系統回到現實,畢竟眼下他還有一個糟心的周常任務在那等著他去完成。

可就在這時,其眼角的餘光卻發現,在這系統內竟仍有一道面板,在熠熠生輝的獨自綻放著奪目光芒。

「充值?奇怪了,難道這功能也有什麼每日禮包還是任務不成?」上官昊疑惑不解的自語道。

而當其點開那充值面板之時,其內的金光頓時更甚,像是有一條金龍在其內游弋騰飛一般!

「叮,玩家XX當前滿足領取要求!」

隨著系統提示音的響起,那充值明細上的一條:「①屠龍寶刀,首充就送(充值任意金額)!」,在一陣氣勢澎湃的背景音的烘托下,這行文字頓時化作了一個鎏金寶箱,其上雕龍畫鳳點珠鑲石的華麗異常!

「對誒,差點忘記了首充還有獎勵的,哇哈哈,這屠龍寶刀聽名字就不一般!」

「是否領取?」

廢話,這當然是必須的必啊!

如此華貴的寶箱,不用腦子想都知道其中必定蘊含至寶。

只見上官昊一臉垂涎的便點向了那鎏金寶箱,當即一把寬背刃、盤金龍的大刀便自那寶箱中騰空出世,伴隨著的還有那陣陣震顫九天的龍吟之聲,端的是霸氣威武不凡!

【屠龍寶刀】

成長型裝備(一階上品)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力量+10

體質+10

智力+10

敏捷+10

幸運+3

魅力+3

戰境加成:1%

戰意加成:1%

元素屬性:無

寶石鑲嵌:(0/3)

每日使用次數:(3/3)

看著這炫酷至極的屠龍寶刀,再看看裝備欄上那略顯寒磣的「新手木劍」,上官昊整個人瞬間精神了許多,四肢百骸之中彷彿一下子多了無窮的能量。

「這下我看這上官族中還有誰敢惹我,到時候來一個砍一個,來兩個小爺我斬一雙!」上官昊美滋滋的開始意淫道,彷彿這偌大的大荒世界,即將要臣服於他的腳下一般! 上官昊緊趕慢趕的一路小跑來到了上官家的後勤處,倒不是有別的什麼事,只是為了那每日勞動賺取積分的苦差事。

雖然這勞動所換積分實在不多,但為了能在一周內湊齊周常任務所需的100點積分,上官昊是不得不來啊。

「咳咳,時辰也不早了,現在就由我來下發今日的勞動任務,照慣例還是一日5積分點,不過倘若被我發現有誰偷懶犯渾的,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一個後勤處的管事吆五喝六的在那說道,趾高氣揚的像是誰都欠他五百萬似得。

說罷,便見那管事手中拿著一小本子,挨個的開始下達起任務來——

「趙六!北院東南角,要讓我發現一片落葉你就等著倒扣10分吧!」

「李四!北院西南角,給我盯緊咯!」

「王五!南院……!」

「……」

一直到上官昊都有些等的發困時,突然那管事的話音便是陡然一轉,與之前耀武揚威的指點江山那般是大為不同,恭敬之中又暗藏著一絲絲的畏懼之色。

「嘿嘿,五長老啊,什麼風把您老人家給吹到這裡啦?有什麼事您儘管說,小的絕對給您老人家辦的妥妥的!」就聽那後勤處管事一臉狗腿模樣的諂媚道。

五長老?特么的那不就是上官大海那老傢伙么?

上官昊一聽整個人都隨之精神了幾分,從那人群的縫隙中直往前頭打量。

果不其然,此時在那後勤處管事身前的一道熟悉身影,不就正是那被貶為了掃院弟子的上官大海么!

「少啰嗦,族長的命令族中誰人不知?趕緊的給我分配個任務來!嗝!」便見那上官大海罵罵咧咧的說著,一邊仍死性不改的往口中猛灌著酒水。

「五長老瞧您說的,那不是族長大人正在氣頭上么?小的哪敢給您什麼任務呀?這要被其他幾位長老知道了,那還不活活扒了小子的皮啊?」管事不無汗顏的答道。

事實上他也確實不敢作威作福到這上官大海的頭上,先不說這老傢伙有著四重天的修為,單憑他背後的那一幫老夥計就不是好招惹的!

「就你特么的屁話多,滾滾滾!」就見那上官大海不耐煩的罵道,隨意提溜起一根笤帚便晃晃悠悠的也不知往哪兒去了。

而看著這位「大佛」離去,那管事估計也是鬆了一口氣,頓時又擺起了一副臭臉,開始繼續下發起任務。

「上官昊!三少爺今日想做些啥呀?」一直到來至上官昊的面前,這管事的臭臉才稍稍又緩和了些。

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這管事的態度比起之前面對上官大海時來說,此時的緩和只怕還是敷衍居多,壓根並沒多少尊敬的意味在其中。

「隨意!」上官昊也懶得跟這種見風使舵之人廢話,反正他今日只想混到那5點積分了事,其餘之事對他來說根本就無所謂。

「既如此,那後山就交給三少爺了!」那管事之人一見上官昊竟也擺著一副臭臉,當即就有些心中不悅,直想著就你這廢物還敢跟我耍橫?還真特么把自己當少爺了?

果然,當那管事的任務下發后,周圍那些還未分配到任務之人,頓時一個個眉開眼笑,神色中夾雜著掩飾不住的幸災樂禍。

只因為這後山可是貨真價實的苦差事,沒有哪個人想成為這個「幸運兒」,而偏偏這上官昊卻如此不上道,這下倒霉了吧?

而當上官昊一臉懵懂的來到這上官家族的後山時,他的眼皮也不禁一跳,算是知道那些人為何那般的喜笑顏開了。

「這特么的,算你狠!」看著面前這條彎彎曲曲一直通向山頂的山道,上官昊心中氣的是直想罵娘啊。

這後山不高,頂多就只能算是一個小山包。

可坑爹的是這山道兩旁都是鬱鬱蔥蔥的林木,那落葉可謂是掃之不盡盪之不絕,想把這兒清理乾淨?那不是痴人說夢么!

正在上官昊暗自腹誹著後勤管事的混蛋時,卻自山道的一處隱秘處橫空飛來一枝笤帚,猶如長矛標槍一般,笤帚的木把處狠狠地釘在了上官昊的身前,帚身兀自在那微微的顫抖著!

「這裡我包了!小鬼哪裡涼快哪裡呆著去!嗝!」只見那山道的隱秘處內晃晃悠悠的走出了一個老頭,細一打量下,不正是那酒鬼——上官大海么?

「我說老頭,這兒可是我今天的包干區啊,你這還有截胡的啊?」上官昊也不跟這酒鬼客氣,不過能在這兒遇見上官大海也確實有些意外。

「嘿,我道誰呢能這麼橫,原來是三少爺啊?哎喲,老頭子給你請安了嘿嘿嘿!」只見那上官大海一揉眼,待看清上官昊的面容后當即樂不可支的抱拳作揖道,端的有些瘋瘋癲癲的模樣。

只是他那瘋瘋癲癲的外表下,眼中卻不易察覺的閃過一道精光,總覺得這「三少爺」的口音有些似曾相識!

「懶得理你!」上官昊嘴上不客氣的回道,可心中卻難免有些惻隱之心,這老頭如今落到這般田地,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看著老傢伙面容微醺的醉態,只怕心中怪難受的吧?

「嘿,挺有脾氣,也罷,咱爺倆都是不受待見的,今日也算是沆瀣一氣共患難咯!」老頭嘿嘿怪笑著,左手遙空一招,便見正扎於上官昊身前的笤帚就這般騰空而去,光這一招就簡直帥的是無以復加!

「叮,上官大海與玩家XX友好度增加1點。」

「當前任務【交友】,任務目標:與上官家族的掃院弟子——上官大海,雙方友好度增加10點。(24小時內有效)」

隨著系統提示音自上官昊的腦海中響起,上官昊反倒有些猝不及防了,萬沒想到這才聊不到幾句就增加了友好度,難道自己的魅力已經這麼高了?

只不過接下來的事情,讓上官昊很快就收回了這個愚蠢的想法!

「卧槽,我說老頭你要干就老老實實的干,不干你就乖乖下山好不好?不帶你這麼搗亂的啊!」上官昊咬牙切齒的怒視著上官大海說道。

只因其好不容易才清理完一段山道的落葉,結果這老傢伙酒興上來非要舞個劍來給上官昊開眼,這笤帚舞的,頓時是飛沙走石落葉遍地!

「嗝,小鬼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想當年我上官大海怎麼說也是個五長老,你現在是不是看不起我!做人,不能這樣!」老頭語重心長的在那尊尊教誨著上官昊,直把他給氣的啊,真想一腳給這老頭踹下山去。

就這樣又過了小半個時辰。

「小鬼喝酒不?整一點?」老頭此時正翹著二郎腿半倚在一棵大樹的樹梢之上,至於如此「高難度」的動作他是如何做到的,上官昊已經無暇去思考了。

「不喝!你閉嘴!」上官昊沒好氣的嘟囔著,隨著兩人這短暫的一番「相處」,上官昊打心眼裡懷疑,這老傢伙到底是怎麼成為四重天修士的?該不會是哪個辦假證的給其做的假身份吧?

「沒禮貌!」老頭一副委屈的一撇嘴,兀自在那又開始猛灌起酒來,端的是眾人皆醒他獨醉!

「我說老頭,你這喝酒都喝成掃院弟子了你還不戒啊?小心哪天命都喝沒了喲!對了,你這酒葫蘆怎麼跟喝不完似得?看你喝了小半天了怎麼還有啊?」上官昊邊打掃著山道上的落葉,邊抬頭望著樹梢上的上官大海問道。

「想知道啊?拿去玩玩看!」只見上官大海說罷,便將那酒葫蘆徑直朝著上官昊拋來。

待接得入手,上官昊便開始仔細打量起這酒葫蘆來,看外形倒是沒有啥奇異之處,只是感覺分量有些重!

好奇的將酒葫蘆顛來倒去的擺弄半天,上官昊還是看不出有何玄機,難道這老頭耍我?這壓根就是個空葫蘆?

「哈哈哈!老夫哪有功夫耍你這傻小子?你搖搖看!」似乎知曉上官昊在想些什麼,那上官大海反倒笑呵呵的先開口道。

聞言,上官昊將信將疑的便輕輕搖了搖手中的酒葫蘆,頓時便自那小小的葫蘆嘴中,傳來一陣驚濤駭浪般的浪潮聲,那種海浪拍擊著礁石的響聲,在這靜謐的林中顯得尤為澎湃和突兀!

「這這這!」上官昊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道,那清晰的海浪聲猶在耳邊回蕩,而細細聽去其中似乎還有海鳥的鳴叫聲!

「哈哈哈,厲害吧?我這酒葫蘆內裝的可是一片海哦,一片酒海!」老傢伙不無得瑟的在樹梢上捧腹大笑道,似乎對逗弄上官昊頗有成就感一般。

「卧槽真的假的啊?小爺我是個讀書人,老頭你可別唬我啊!」上官昊可謂是驚為天人,他只聽說過葫蘆里賣葯的,還是第一次聽說葫蘆裡面能裝下一片海的!

「你看你,怎麼啥也不知道?法寶聽說過沒?這葫蘆就是我嘔心瀝血煉製出來的寶貝呢,不但與我的戰境最為契合,還能滿足我的一點小小嗜好,嘿嘿嘿!」只見上官大海眉飛色舞的說道,似乎對這酒葫蘆頗為自得。

「切,就聽你吹牛逼吧!」上官昊不屑的哼哼道,不過還是好奇心作祟的就著那葫蘆嘴狠狠地吸了一口其內酒水,說實話,味道確實有些不凡!

只是才剛剛砸吧出一點酒味,上官昊就如遭雷擊般兩眼一黑,竟是一下就醉倒了過去。

「嘿嘿嘿,小鬼口氣挺大,就是酒量不行嘛,哈哈哈!」上官大海看著癱軟在地的上官昊大笑道,身子輕輕一躍便落在了其身前。

「小鬼啊小鬼,那小賊該不會就是你吧?哎,還真有點想抓你去頂缸喲!」只見那上官大海悠悠說著兩手一招,左手葫蘆右手笤帚的便晃晃悠悠的離去了。

只是此時再一看,那上官大海的臉上又哪裡還有之前那副半醉半瘋的癲狂模樣?

端的是清醒無比,神色自然! 當上官昊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這天的下午時分了。

「噝,我這是怎麼了?難道那老傢伙的酒這麼給力?我就那麼一小口就給醉翻了?」上官昊揉著還有些迷糊的腦袋自語道。

好奇的四周一陣打量,此時卻早已看不到那上官大海的身影了。

「這老傢伙可真不夠意思!咦?這!」上官昊正吐槽著,可無意間朝那山道上一看,卻是有些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原來,此時的這條山道之上,竟已打掃的是乾乾淨淨,別說什麼落葉了,就連一粒多餘的塵土都沒有!

想來定然是那老傢伙的手筆吧?想不到看似瘋瘋癲癲,實際還蠻靠譜的嘛?

上官昊如此想到,而也就在這時,其腦海之中又傳出了一道延遲了許久的系統提示音——

「叮,上官大海與玩家XX友好度增加10點。」

「當前任務【交友】已完成!」

「可真有意思,小爺我這喝他一口酒就把任務結了?這老傢伙的友好度倒是蠻好刷的嘛!」上官昊頗有些意外的說道,轉而便也進入了系統之中,倒想看看今日這日常任務,又能給些什麼獎勵。

只是上官昊卻不知道,這上官大海的酒可不是誰人都有資格喝的!

①【交友】(日常):與上官家族的掃院弟子——上官大海,雙方友好度增加10點。

任務獎勵:經驗值20點、魅力值+1[是否領取]

「喲呵,這任務竟然還有獎勵屬性點的啊?我就說嘛,我這人還是很有魅力的嘛哈哈哈!」上官昊不無得意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