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毒眼鱷是找不到,畢竟那些傢伙是可以反射神念的,但他找到了一些特殊的地方,在一片陰暗潮濕的地方,有一些糞便。

那些糞便數量眾多,應該是毒眼鱷的聚集地沒有錯,所以韓宇立刻帶著棠沫兒悄悄溜過去。

到了地方一看,果然這裡就是毒眼鱷產卵的地方,很多的窩都擺放在或是草叢之中,或是大樹下方。

那些巨大無比的蛋殼,韓宇和棠沫兒都是有些蠢蠢欲動,若是能抓一隻這樣的凶獸作為坐騎,那說不定可以在以後對敵的時候,起到一些奇襲的作用,畢竟這些傢伙不能被神念發現。

正在韓宇這麼想著的時候,那邊的毒眼鱷卻已經全都聚集起來,然後分出去一部分,好像是去尋找食物了。 王治讓高校林去幫郭金東他們,把尤微雲留在了別墅里,自己拖著紫竹,帶著千葉和鬼爺,飛快的下到了地下墓室。

和上次一樣,在王治想要找梁志奇的時候,這位神通廣大的眼鏡男,居然已經在墓室里等他了。

王治一點也不意外,舉起手裡的紫竹道:「幫我復活他。」

梁志奇卻搖頭道:「我也不是什麼都會,你讓我復活一個普通人,自然簡單,可它是一根精怪修成的,現在骨幹已斷,本源也散了,我也沒有辦法!」

王治忍不住上前,顫抖的手差點就像抓住他的衣領了,剋制了一下才說道:「那,這天下,還有誰能救得了他?」

梁志奇習慣性的扶了扶眼鏡:「如果你去的及時,相信天下還是有幾個地方能救他的。」

還有希望,王治心裡忍不住一陣激動,至少,第一時間來找梁志奇,看來是對的,否則自己連個方向都沒有。

「第一,天王府,第二,光輝島,第三,木王城。」梁志奇抬起手,每說一句,就豎起一根手指。

王治看著他的手指,心裡卻忍不住一陣發涼,天王府雖然和自己確實有些淵源,可自己想要聯繫甚至找到他們都是個問題,更不要說他們是否願意為了自己,而救下紫竹,實在難說。

至於光輝島,那基本不用考慮,即便他們願意救紫竹,就算王治答應,只怕梁志奇和暗閣也不會答應的,剩下一個木王城,就讓人著實無奈了。

他吞了口口水道:「難道,就沒有別的地方了嗎?」

「這個,暫時不好說,反正就我看來,天王府和光輝島要救下你的兄弟,肯定輕而易舉,他們掌握的技術,超乎你我的想象,至於木王城,他們有一株先天原木,原木之下,有一口神木池,池子裡面,都是超級濃郁的木靈氣,相信在那池子里泡一泡,你這兄弟,想死都難了。」

這樣說來,看似三個選擇,可最後留在王治面前的,其實也就剩下一個木王城了,他低頭想了想,然後毅然的抬頭盯著梁志奇道:「好,那我就去木王城。」

千葉和鬼爺都大吃一驚,他們雖然大多數時間都是待在定魂盤裡面的,可王治身邊發生的事情,他們怎麼也比旁人更清楚,現在去木王城,搞不好性命都成問題,即便性命無憂,那被刁難肯定是跑不掉的。

千葉忍不住說道:「王治,現在去木王城,只怕不合適吧?」

「合適不合適都必須去,兄弟的性命重要。」王治的態度堅決,紫竹跟在自己的身邊,看似沒多大的幫助,可是,這世界上,還是有不少事情,不能僅僅用可利用的價值來衡量,否則,人活著,又有多大的意義呢?

梁志奇瞭然的點點頭道:「去木王城也無所謂,相信他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倒是今天的事情,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已經點燃了火藥桶的引線了,相信,這桶火藥,要不了多久,就要爆炸了。」

王治心裡一驚,剛才光顧著救紫竹,忙著打架去了,還真沒意識到自己乾的事情,到底有多嚴重,他的眉頭擰在了一起:「當你把鬼將令給我的時候,是不是就已經知道,我肯定會有一天打開它的?」

梁志奇也不否認,甚至微笑了一下道:「我既然給你,自然就準備著你隨時打開它,只是我也沒想到,會來的這麼快罷了。」

王治心裡其實也坦然,更一點不後悔,如果再讓他有選擇的機會,他肯定會更早的放出這些妖魔,以便在趙武貞對紫竹動手之前,救下紫竹。

他冷哼了一聲:「來就來吧,反正準不準備,還不是動手打架!」

他說著就拿著紫竹一轉身,直接朝墓道上走去,可他還沒走出通道,王熙菱已經從上面下來了,她的臉色相當難看,也透著極度的焦急:「王治,你這又是要去哪兒?」

王治沒想到老媽這麼快就回來了,甚至還把自己堵在了墓穴里,繞也繞不開,他現在根本不想耽擱時間,更不知道該怎樣跟老媽說,只能硬著頭皮道:「我去木王城。」

「木王城?去幹什麼?」王熙菱吃驚不小,這裡誰都清楚,王治和木王城這份破關係,他現在去木王城,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只有木王城的神木池能救紫竹。」王治有心想要躲開老媽,好早點趕去木王城,可惜通道就只有這麼寬一點,他又怎麼可能繞的開。

王熙菱整個人都突然拔高了一節,那是努力吸氣造成的,說明,她真的很生氣了:「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你現在去木王城,不是找死么?說不定你還沒進人家大門,就死在門外了!」

「你若不讓我去也行,把紫竹救活過來啊!」王治雖然很尊敬王熙菱,可這件事情上面,他絲毫不會讓步的,甚至在他心裡,都隱隱的覺得,若是非要分一個遠近,他還會覺得紫竹反倒比王熙菱更近那麼一點,雖然這種感覺讓人覺得很不舒服,可這就是事實,眼前的王熙菱,那是雲遮霧繞,讓人覺得若隱若現的母親,而手裡的紫竹,那是清清楚楚,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兄弟。

王熙菱被堵得難受,若是讓她毀了紫竹,她的方法肯定多了去了,可要讓她救活一根已經被砍斷,神識都快消散的竹妖,她還真沒那個本事。

她不得不狠狠的瞪著王治,也不說道理了,沉聲道:「反正,你今天不許給我去!」

「我今天,非去不可!」王治也沒有絲毫妥協的意思。

血肉相連的母子兩,經歷了那麼多的磨難,好不容易才能再次團聚,沒想到,今天也會這樣。

「它不過是一根竹子!」王熙菱強勢的上前了一步,目光死死的盯著王治。

王治心裡的火氣也騰騰的上來了,甚至怒吼了起來:「可他是我的兄弟!」

身後,千葉和鬼爺,話都不敢說一句,只能稍稍的往後退了一些,彼此對望著,對眼前的爭執,沒有絲毫辦法。 地下墓室的出口,親生的母子兩人,火藥味十足,一個死活要為了救兄弟而去涉險,另一個又為了兒子著想,死活不讓去。

最終,還是慈愛的母親先妥協了,王熙菱的神情和言語,都突然軟了下來,上前一把拉住王治的雙臂道:「治兒,算是媽求你了,你這一去,真的不知道會有多危險,你就真的捨得,丟下媽一個人不管了?」

王治終究還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人,尤其這人還是自己的親媽,他又如何能真的狠下心來呢?可是,他又能怎麼辦?總不能放著紫竹,眼睜睜的看著他從自己身邊消失吧,他已經失去過一個李昕了,真的不想再失去紫竹了。他看著母親,臉色也軟了下來:「媽,你就讓我去吧,我會平安回來的,我和紫竹是怎樣的感情,你心裡清楚,難道你就想看著你的兒子,成為一個無情無義的人?你是無法無天的姑奶奶,難道還怕一個木王城么?」

王熙菱搖著頭道:「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姑奶奶了,我已經失去太多太多了,再不敢失去了,你明白么?」王熙菱撫摸著他的臉,一臉的憐愛。

王治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道:「正因為你知道失去過太多的滋味,就應該明白我現在的心情,紫竹他還有救,我就不能放棄!木王城又如何?便是龍潭虎穴,我照樣會去的,若是一味的貪生怕死,我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王熙菱不說話了,傻傻的看著王治,看了一會兒道:「好!既然你已經決定,媽就陪你去,管他木王城不木王城,我還不信,他們敢把我怎麼樣!」

王治欣慰的笑了笑,不過心頭也升起了一絲疑惑,依著自己的能力和身份,其實去木王城,即便有所難堪,應該還不至於有什麼性命之憂,除非代征已經徹底決定和崑崙翻臉,把自己的真實意圖昭告天下,反倒是王熙菱如此堅決的態度,讓稍微冷靜下來的他,忍不住心生疑竇:「媽,你為什麼這麼反對我去木王城?代征即便再恨我,應該也不至於真的對我出手吧?」

王熙菱搖頭道:「此一時,彼一時,你剛剛把木王城得罪乾淨了,這裡又把暗閣的妖魔放了出來,現在去木王城,若是他們一不做二不休,把你送給光輝島做投誠禮,這也不是不可能!」

王治也算是明白了,若是以前天下太平,自己去木王城,確實沒什麼危險可言,頂多就是被代征冷落或者刁難,可現在,他們的目標一旦明確,那就是正兒八經的敵人了。

王治心裡也跟著有了明確的方向,鄭重的對王熙菱道:「媽,這事,看來還是只能我自己過去。」

「怎麼?你一個人去,我怎麼放心?」

王治已經拿定了主意,總算氣定神閑道:「我們若是一起去,只怕更危險,你留在浣花嶺,幫我穩定住這裡,另外,你還要儘快通知外公,只要這事鬧的人盡皆知,他們做事,才會有更多的顧及,如果他們真的敢撕破臉,我想,崑崙和你,也能成為我真正靠得住的後盾,對么?」

王熙菱也是個聰明人,王治這麼一說,她也跟著明白了,她不再堅持,不舍的看著王治道:「那好,你自己小心,媽知道該怎麼做!」

母子兩總算是商議出了一個結果,便一起出了地道,客廳里,浣花嶺的眾人都在,他們站在一起,正在焦急的討論著什麼,見著王治和王熙菱上來,都停了下來,注視著母子兩人。

王治沒有時間跟大家解釋,必須要儘快趕去木王城,最關鍵的,木王城的具體位置在哪裡,他都不怎麼清楚,說不得過去的路上,都還會再耽擱一陣的。

王熙菱對他點點頭道:「沒事,這裡有我,要不,你帶著無涯都一起過去吧。」

對哦,無涯都那傢伙還在浣花嶺,代征和代曉葦離開了,他卻死賴著尤微雲不放,看來這位哥哥也是蠻執著的,為了尤微雲,連木王城和獸王城這老家也不想要了。

王治直接在尤微雲的旁邊,找到了無涯都,王熙菱便對大家解釋道:「大家都不用猜了,今天,趙武貞悍然斬斷了紫竹,等王治趕過去,在秉正府大戰了一場,不但打敗了趙武貞,更是放出來許多的妖魔,要不是辛夷大人趕來,現在滿城,只怕都是妖魔的天下了。」

眾人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向王治,王治根本不理會,來到尤微雲和無涯都面前道:「無涯都,跟我走一趟。」

「幹嘛?」無涯都一臉的茫然。

「帶我去木王城。」王治沒時間跟他解釋,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道:「路上邊走邊說。」

「你去木王城幹什麼?你這時候去,木王會把你串起來掛在原木上給大家示眾的。」就連無涯都都知道,王治此刻去木王城,那就是自找麻煩。

尤微雲跟在兩人身後道:「我也跟你們去。」

王治將吞雲召了出來,讓千葉和鬼爺先回了定魂盤,讓他們安心,便拖著無涯都上了吞雲的背:「多餘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只管給我帶路就是了!」

無涯都依然不情不願的,一臉為難:「我是怕我回去了,父王他們就不讓我出來了,再說,我的老虎還在嶺上玩呢,你這豹子身上也坐不下吧。」

王治還沒說話,尤微雲就瞪著他吼道:「哪那麼多廢話,還是不是個男人?」

得了,有了微雲這一句話,都省了王治再說什麼了,無涯都整個人都急了,慌忙爭辯道:「誰不是男人了!不就是帶路嘛,走!」

王治對尤微雲微笑著一點頭,吞雲便衝上了天空,吞雲的速度極快,好在尤微雲的速度也不慢,還算能輕鬆跟上,三人迅速的飛過城區,向南越過成都平原,一路南下,經過雲南的崇山峻岭,到天色傍晚時,只怕都已經飛出國界了。

眼看著吞雲的速度越來越慢,微雲也漸漸堅持不住時,無涯都終於一隻前方的山坡道:「就是那裡了。」 看到那批分出去的毒眼鱷,韓宇頓時心裡一動,然後讓棠沫兒在這裡守著,他則是追著那些毒眼鱷離開。

韓宇一路追著毒眼鱷來到了一片叢林前方,那裡面也有一群飛禽,毒眼鱷的目標卻不是它們,而是在樹林中央有一群同樣會聚居的凶獸。

四隻眼睛,全身金毛,韓宇也不知道那些凶獸是什麼東西,但很顯然那些傢伙不害怕毒眼鱷,所以在見到毒眼鱷出現在自己地盤上的時候,當即尖叫著沖了過去。

那些金毛獸的聲音很細,也很尖銳,在和毒眼鱷戰鬥的時候,這些凶獸依靠的也全都是靈活的身體,還有那細長的爪子。

金毛獸不斷在毒氣中跳躍著抓撓毒眼鱷的眼睛,或者是想要鑽到毒眼鱷的肚子底下去。

但那些毒氣終究還是會腐蝕金毛獸的身體,所以不多時,它們身上金毛就變成了黑毛,而敏捷也降低了許多。

不過那些毒眼鱷也不好受,有諸多被抓瞎了眼睛,或者肚子被開出一道口子的。

兩群凶獸大戰了半天,幾乎算是勢均力敵,兩邊的上方几乎是一樣的,不過毒眼鱷那邊的計劃已經達成了,它們只是要一些金毛獸的屍體。

所以在積累了接近十隻金毛獸之後,毒眼鱷就開始撤離樹林。

但韓宇如何會讓它們離開,一道光箭射過去,巨大的爆炸阻止了這些毒眼鱷向後退,而那些金毛獸也已經追上來了,顯然是不想放過侵入自己地盤的這些毒眼鱷。

毒眼鱷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很多次都是這樣的,兩敗俱傷之後它們帶著屍體離開這裡,可這次竟然被攔住了。

而金毛獸性格又是極其好戰的,所以在毒眼鱷停下之後,立刻衝上去,不顧一切的開始攻擊。

進入樹林的毒眼鱷一共有二十隻左右,經過了剛才的廝殺還剩下接近一半,而此時被糾纏住之後,那些毒眼鱷因為恐慌在再加上金毛獸的突然襲擊,導致這些毒眼鱷的數量急劇減少。

而這裡本身就是金毛獸的地盤,所以金毛獸能得到源源不斷的補充,那些毒眼鱷很快就被消滅乾淨了。

韓宇將神魂吸收掉之後,立刻直奔毒眼鱷的地盤而去,來到棠沫兒隱藏的地方之後,韓宇低聲問道:「如何?這些毒眼鱷有沒有什麼異常?」

「至今為止還沒有,不過剛才那些蛋殼好像已經有些開裂了,似乎是要孵化了一樣。」棠沫兒有些謹慎的說道。

韓宇點點頭,看來剛才那些毒眼鱷之所以出去捕獵的原因是因為這些蛋殼就要孵化了,只要那些毒眼鱷遲遲不會來,這些毒眼鱷一定會著急,然後去尋找。

這樣以來,韓宇又可以減弱毒眼鱷的許多力量。

果然,就像韓宇猜測的那樣,這些毒眼鱷遲遲等不來之前那批同伴,而此時蛋殼也已經快要完全破開了,所以只能再度派出去一批。

而那些毒眼鱷急匆匆的來到了樹林中的時候,這裡的戰場已經被收拾乾淨了,那些金毛獸也是吃肉的。

毒眼鱷的嗅覺顯然是靈敏的,它們已進入樹林就聞到了同伴的血腥味,所以紛紛變得憤怒不已,直奔金毛獸的老巢而去。

韓宇早有準備兩隻長箭出現在了兩個凶獸的族群之中,然後飛射而去。

轟轟!

兩聲爆炸響起,讓兩個族群都憤怒了。

金毛獸衝出來怒視毒眼鱷,而毒眼鱷則是死死的盯著金毛獸。

一陣陣霧氣瀰漫,那些金毛獸悍不畏死的衝進去,雙方再度大戰在一起,糾纏不停。

韓宇則是躺在不遠處看熱鬧,畢竟這種凶獸互拼的場景雖然無聊,但能產生的神魂還是很有意義的。

大概一炷香的時間過後,雙方都已經血拚的差不多了,幾乎所有的凶獸都躺在了地上。

韓宇也不客氣,上前收了這些傢伙的神魂,然後轉身離開,再度朝著遠處的毒眼鱷聚集地而去。

等到他再回來的時候,已經有小毒眼鱷從蛋殼之中爬出來了,正在悠閑的吃著蛋殼。

棠沫兒見到韓宇回來了,當即說道:「大人,這次好像是毒眼鱷一族有些著急了,它們剛才的情緒焦躁無比,還差點族群內鬥。」

韓宇嘿嘿一笑:「應該是這小毒眼鱷剛出生需要肉食吧,不過沒關係,它們只要再出去一批,咱們就能將這些毒眼鱷全部幹掉了。」

棠沫兒也有些期盼的點點頭,她還想著將這些未孵化的毒眼鱷帶回去,好生培養一下當做自己的坐騎呢。

很快,那些毒眼鱷這次真的又派出去一批,而且數量變多了,至少四十隻左右,而且這次不是前往金毛獸的地方,去了另外一個方向。

韓宇立刻跟上去,尾隨著毒眼鱷們來到了一片亂石灘。

這亂石灘到處都是落石,而且上空的石頭還都搖搖欲墜,在這下面走不但極其艱辛還很是危險。

毒眼鱷一族本來就腿腳短小,為何還來到這種地方?

韓宇滿是好奇的藏在一塊大石頭後面,遙遙的看著這些毒眼鱷。

很快,那些毒眼鱷艱難的順著亂石之間的縫隙來到了靠近峽谷山壁的這裡。

等到這些毒眼鱷靠近,韓宇才發現原來這裡有一個小洞口,剛剛夠一個手臂的寬度。

韓宇還在驚訝,卻見到毒眼鱷們將毒氣釋放進去,不多時就見到一隻黑色的小獸從裡面鑽出來了。

那隻小獸體型微小,而且身上沒有一點殺氣,見到那些毒眼鱷轉身就逃。

可毒眼鱷好不容易找到食物,如何會讓他們離開,當即揚起尾巴狠狠的拍下來。

啪!

那隻黑色的小獸直接被拍暈過去,而後被另外一隻毒眼鱷叼起來。

抓住這隻小獸之後,眾多的毒眼鱷當即轉移到了另外一處地方,然後繼續對著小洞吹毒氣,不多時就又有一隻小獸從裡面鑽出來了。

就這樣,毒眼鱷在亂石灘逛了一會就抓到了十幾隻這樣的小獸。

韓宇有些驚訝,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小獸這麼好抓,之前的毒眼鱷不過來?

正在韓宇思考的時候,卻突然間見到遠處的諸多毒眼鱷一陣躁動,好像是發生了什麼讓它們難以抉擇的事情。

不過這躁動只持續了片刻的時間,很快就又一群毒眼鱷針鋒相對,變成了一隻毒眼鱷被所有的同類排斥。

正在韓宇疑惑不解的時候,那些毒眼鱷竟然是蜂擁而上,將那個落單的同伴給幹掉了,然後撕扯成了碎片。

做完這些事情之後,那些毒眼鱷紛紛帶著小獸離開了,韓宇這次沒有動手,他在等著看究竟是什麼原因。

這些毒眼鱷走了不多一會,剛才被他們送過毒氣的洞口,突然間出現了一個小小頭,在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

確定那些毒眼鱷全都消失了之後,這才是興奮的尖叫一聲,撲向了那被撕碎的毒眼鱷屍體旁邊。

而聽到這個傢伙的尖叫聲,其他的洞口也一同鑽出來許多的小獸,興奮的圍繞在毒眼鱷的四周,開始分食。

韓宇這才明白,原來這算是等價交易,毒眼鱷找不到食物之後,來找這些小獸,讓他們貢獻自己的同類,然後將自己的一個同類留下當交換。

難怪毒眼鱷不肯來到這裡尋找食物,只是這些小獸看上去並沒有什麼攻擊力,為何會讓毒眼鱷心甘情願的將自己的同伴留下來?

韓宇這麼想著,當即神念蔓延過去,可還沒等他神念靠近,那些小獸就好像有了感覺一樣,滿是驚恐的抬頭看了一眼,隨後驚叫著四下逃走。

錯愕的韓宇看著那些小獸逃回洞口之中,懷疑這些小傢伙是不是天生對危險就很是敏感?

這麼想著,韓宇放棄了抓這些小獸,而是去攔截那些毒眼鱷,它們已經快要回到聚集地了。

因為亂石灘實在是艱險難走,韓宇追上來的時候,那些身體龐大四肢卻十分短小的毒眼鱷還沒有離開亂石灘。

見到在這片混亂的地方,韓宇能想到的辦法絕對眾多。

只見他扔出一個個陣晶,將毒眼鱷全部包圍起來,隨後在周圍開始著手布置陣法,全部都死土系的陣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