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自己也可以用高茹來反擊許玉峯,可那樣未免對高茹太不公平。

如果是以前,自己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拿高茹來打擊許玉峯,但現在自己不會那樣做了。

“呵呵,你想多了,我只是再想你到底有多不嫌髒,連給你下屬生過孩子的女人你都還能繼續玩?”

“你…”許玉峯的笑容戛然而止,轉而臉上出現的憤怒。

“許總,設計圖已經給你送來了,福利院的事情儘快開工吧,兩年要全部竣工投入使用的,不然按照協議上的內容,你可還要每年多給福利院捐款一千萬呢。”

說完,陳明沒有繼續和許玉峯扯皮。

回到六十四樓,高茹正在低頭工作,而陳明則直接走到她身邊,身後將其抱在了懷中,雙手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突出的位置。

“別鬧,我正忙着呢。”高茹反抗道。

可陳明並沒有停下,反而愈演愈烈。

最終高茹還是停下了手頭的工作,在辦公室之中展開了一場不可用言語描述的戰鬥。

一番辦公室激情完畢,陳明坐在沙發上抽着煙,而且高茹穿好衣服便繼續工作了。

坐了一會,陳明跟高茹說了下晚上陪李濤出去喝酒,讓高茹別回南湖了,在廬州的住處住一晚。

高茹沒拒絕,她手頭的工作還有很多呢,處理完恐怕都要到深夜了,原本就沒打算回南湖的別墅。

半晚時分,陳明從大地集團離開,直接去明雅地產找上李濤,然後兩人步行前往了附近的大排檔。

露天大排檔的桌子旁,兩人面對面的坐着,菜還沒上,不過兩人的酒已經倒上了。

“先喝一個?”陳明端起酒杯揚了揚。

“喝。”

說話間,兩人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羅陽和吳宇兩人的工作怎麼樣?”放下杯子,陳明抽出兩根菸,遞給李濤一根。

“挺不錯,兩個小夥都比較有上進心,尤其是羅陽,挺機靈,懂應變。”李濤接過煙道。“幹嘛突然問這個?你要提拔他們?” “嗯,準備讓他們中的一個給你做副手,你感覺怎樣?”

“副手?”李濤頓時不由一怔。

“沒錯,這樣也能讓你少點壓力,分擔一下你的工作量。”

“還是算了吧,雖然他們兩個都還不錯,但經驗上還是欠缺不少,不過我準備讓他們從工程部開始做,慢慢的鍛鍊他們。”

“這也行,畢竟你跟了解他們適合哪個工作。不過副手方面你還是要找個人幫着你點,明雅地產的工地越來越多,也不能總是讓你自己忙活。”

陳明的意思是想要讓李濤空出來更多的時間陪陪王鳳,這樣也能增加一下兩人的感情。

“嗯,我知道,我會上心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兩人在大排檔坐到十點多。

酒喝到剛剛好,於是兩人便各自回去了。

獨自走在廬州街頭,陳明準備會回香裕小區的,不過想想還是拿出手機給高茹打了個電話。

掛上電話後,便朝前往了大地集團。

當陳明來到大地集團時,高茹還在處理工作呢。

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沒有打擾高茹工作。

等了二十多分鐘,高茹這才整理一下資料,擡頭看向陳明。

“喝多了?”

“沒,剛剛好。”

“我還沒吃飯呢。”

“就知道,走吧,帶你去吃東西。”

說着,兩人一起從大地集團離開。

大地集團旁邊的西餐廳,陳明靜靜地看着姿態優雅的高茹,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笑什麼?”高茹一擡頭看見陳明在笑,於是忍不住問道。

“沒什麼,快吃你的飯吧。”

高茹白一眼陳明,這才繼續低頭吃飯。

等到高茹吃好飯還差幾分鐘就到凌晨了,於是兩人直接趕回了高茹在廬州的住處。

讓陳明沒有想到的是,高茹住的地方並不是什麼別墅莊園。

僅僅是一個三居室,而且房屋之中的裝飾也沒有絲毫的奢華氣息,看起來給人的感覺非常樸素和溫馨。

“你就住這裏?”陳明眼中不由浮現一抹詫異。

“不完全是,這是我媽還在的時候我家的房子,後來我媽離世後我和爸就搬出去了,不過這房子我一直留着,沒事的時候會回來看看,不過每週都會有人來打掃衛生,以前我也偶爾回來住幾天。”

聞言,陳明這才明白過來。

這倒不是自己挑剔,反正自己住在哪都一樣,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

“衛生間在那裏,去洗洗澡吧,身上都是酒味。”高茹隨手一指。

“你不跟我一起?”陳明抱住高茹,柔聲道。

“你自己先去吧,我還有點工作需要處理掉,很快的,洗好到牀上等我。”高茹在陳明臉上親一下,然後將其推開。

陳明也沒有繼續和高茹糾纏,都已經這麼晚了,自然希望高茹能早點結束工作了。

洗好澡躺在牀上沒多久,陳明就聽見衛生間傳來一陣嘩啦啦的水流聲,看來應該是高茹結束了工作。

等高茹從衛生間出來,便直接走進了臥室。

……

第二天一早,陳明率先從牀上醒來,看一眼還在睡覺的高茹,躡手躡腳的從牀上起來。

穿好衣服走到廚房看看,並沒有什麼吃的東西,於是只好下樓去買早飯。

買好早飯回去的路上,陳明接到一個陌生電話。

接通後才得知,竟然有人舉報馬向南讓自己配合調查。

不用想,肯定是許玉峯和杜博明在背後搞得鬼,栽贓馬向南,這樣他們就能重新拿回市中心的那塊地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

自己和馬向南之間可從來沒有過見不得人的事情。

調查?

那也得能調查出來什麼才行。

再說了,自己把地捐給福利院是好事,是善舉,還需要去收買馬向南嗎?

掛上電話,陳明並沒有着急去接受調查,而是先把早飯送到樓上,跟高茹一起吃完早飯,這才把事情跟高茹說一下。

然後開車將高茹送到大地集團。

“你小心一點,有什麼事立馬給我打電話,中午之前我要是見不到你,就去找你!”高茹轉頭看一眼陳明,略帶擔憂道。


陳明笑着點點頭,然後在高茹的額頭親吻一下。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只是去協助調查而已,我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隨便讓他們查就是了。”

“嗯,別忘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旋即高茹從車上下去,陳明便開車前往了警局。

到警局後,陳明並沒有見到馬向南,剛到便被帶進了審訊室。

對方問了許多問題後,這才讓陳明離開。

“馬院長呢?我要見馬院長。”陳明並沒有直接離開。

“馬向南?他被關起來了。”那人沒好氣道。

“關起來了?爲什麼?你們有什麼證據能把他關起來?”陳明臉色一沉。

“證據?毆打警務人員,妨礙辦案,辱罵…還不夠?”那人不悅道。

陳明一愣,這是什麼意思?

辱罵還毆打警務人員?

不過那人並沒有跟陳明解釋的意思,而是催促陳明離開,並且表示馬向南要被拘留一個星期!

離開警局,陳明回到車上,猶豫一下於是給高茹打個電話,讓她幫忙把馬向南救出來。

雖然這種事情也麻煩高茹有點不太合適,但除了高茹外,自己還能找誰呢?

再說了,裏面的日子自己可是深有體會,一個星期呢,馬向南那麼大的年紀,在裏面能不能受得了誰知道?


而且要是許玉峯在找人對馬向南特殊照顧一下,那問題可就大了。

萬一馬向南出現點什麼事,自己心裏怎麼能過意的去。

不管怎麼說,自己之所以給福利院捐地,爲的不就是對付許玉峯嗎,馬向南出現這樣的情況,跟自己少不了關係。

所以於情於理,自己都得把他救出來,不能讓他在裏面住一個星期,哪怕是一天都不行。

高茹接到陳明的電話後,也沒說什麼,直接就撥通了一個號碼出去。

不久後,高茹給陳明回了個電話,陳明這纔算放心下來。

猶豫一下,陳明沒有離開,而是在警局外面等着。 幾分鐘後,陳明就看見馬向南一臉不爽的骯罵着從警局出來。

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陳明衝着馬向南招了招手。

“馬院長。”

馬向南看見陳明,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於是朝着陳明走了過去。

“有煙嗎?”馬向南問道。

陳明連忙從口袋拿出煙,抽出一個遞給馬向南,然後幫馬向南點燃,同時也給自己點上了一根。

“小傢伙,是你找人救的我?”馬向南深吸一口煙問道。

“什麼救不救的,還不是因爲我,你老才遭的這個罪。”

“這不能怪你,都是許家跟杜家的那倆小子,簡直太不是人了,不就被老子罵了幾次嘛,竟然找人污衊老子,老子一輩子都在福利院,兩袖清風,什麼時候拿過別人的一針一線了。”說到這馬向南心裏就來氣,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