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老頭雖然性格有些跳脫,但是在正經事情上卻從來不玩笑,有些話該說的可以說,不該說的絕對不會透露分毫,只是將五行空間的發展和所需講了一下,當然,對最後五行空間的發展目標也很好的描繪了一番。

魔狐聽得倒是很安靜,不時也會眉頭跳動一下,顯然也是對這空間的發展有了不小的震撼,一方真正屬於一個人的世界,甚至比修真界還要大,那會是一個什麼概念,如果五行規則齊全,再隔絕天道影響,那這個人就算不是神也有了神的能力了。

瘋老頭說了足有幾分鐘,說道最後看著魔狐說道;「情況也都和你說的明白了,你惹味天賜小子掌握著這樣的一方世界,對很多渡劫沒有希望的人來說意味著什麼?你應該清楚,自成世界內的規則神,是可以掌控天劫的,可以讓人直接度過天劫。」

「你自己考慮吧,對天賜小子,我們已經有幾個人看好並且決定全力支持了。」瘋老頭說完就到了一旁不再說話,該說的都說了,剩下的就看魔狐自己決定了。

「有什麼好考慮的?我之前也說了,一年為限,只要天賜小子達到六品丹師,境界叨叨金丹,我就可以跟著你們折騰一番,本宮說話向來說一不二。」魔狐開口說道。

「這個就看你小子了,一年內有信心嗎?」瘋老頭這時又開口說了一句,看著李天賜多少有些擔憂,這兩個條件對李天賜來說都不太容易,畢竟李天賜小子的境界只有築基中期,很多人升一級都要很多年,更別說這是兩級,而且還要經過突破屏障成丹這一步。

「這個……晚輩不敢保證啊,感覺挺困難。」李天賜表情糾結了一下說道,確實困難,不過他想的卻不是金丹期,而是自己的丹師等級,自己的丹火無法恢復,別說升級了,現在煉丹都做不到。

「你自己是丹師,天賦不錯,怎麼這就沒信心了?」瘋老頭看著李天賜如此憂鬱,皺了皺眉說道,他雖然那樣說,但是心裡還是希望李天賜自己表現出自信的。

「主要問題就是晚輩的煉丹技能現在被壓制著,我的丹火被壓制,根本無法煉丹。」李天賜一臉苦笑著說道。

「這點放心,不是去那個古武界就可以讓你恢復嗎,我們會在這一年內全力支持你的晉陞,這對空間發展也是必不可少的。」瘋老頭在一旁說道。

「謝謝前輩,有各位前輩支持,晚輩一定在一年內達到魔狐前輩的要求!」李天賜聽了瘋老頭的話,連忙道謝並且表示決心,如果這是還不表示一下自己的信心,那他自己都會瞧不起自己。

蕭母及眾蕭族族人從沒見過如此暴怒的蕭展,竟不知道怎麼指責這個周身沒有一絲污點,為家族做盡了貢獻,僅僅因為取了一個狐女現今被族人指指點點的一代后將軍。

蕭展一個跨步攬住妻子;「娘子,你這又是何苦,為我不值得、不值得毀了你。」鐵錚錚的漢子肩膀顫動,眼角猩紅含淚怒視著屋內的每一個族人,抱起妻子跨步出門聽見蕭母厲聲喝「展兒,放下那個狐狸精。」

后微滯,后衝進大雨中。

抱著妻子瘋了一樣跑向靈秀山,其中不時查看妻子的氣息,淚水混著雨水拍打著到靈蛇洞一路,離老遠就能聞到的濕咸之氣,讓『度』微微皺起了眉,又有麻煩了。

輕車熟路的撞門進去,把妻子輕輕的放在疊在石面上整齊的蒲草上,輕輕的喚著「月、月」幽月雙目緊閉,嘴角的血漬已經被雨水沖刷布滿白色的衣裙上,面色蒼白,鼻息微顫。『度』僅看一眼就沖至幽月的身邊,深知幽月命已不保、且腹中有一成型女嬰,『度』看著幽月微微隆起的腹部,恨不得掐死她腹中的嬰孩,但對她,他還是憐惜的看著她。如果不是為了孩子她怎麼會被人類傷害至此,如果不是為了蕭展她又怎麼會把自己折騰到如此地步,如果不是為了蕭展她又怎麼會一人承受著一切。

『度』一把抓起蕭展一揚手蕭展猶如一個布袋撞向山壁,像卸了氣的皮球拍向地面,蕭展的胸腔內頓時聚做一團口中血止不住的流。 蠱惑 此時,幽月猛的醒來,拼勁氣力說「度,求你,別殺他,我一世為他,就成全了我吧!幫我」也許這是最後一次求你了,度。氣息越來越弱,身上沒有了仙氣護體、有沒有了九尾狐的狐心,她深知大限已到,坦然的呼出一口氣,似乎卸下了身上所有的擔子般輕鬆,又似乎在述說她的一生完結之日的複雜心情。『度』現下只恨為什麼一定要為這個男人生個孩子,人妖殊途,生子則母隕,這是大自然的規律啊!度為此事絞盡腦汁思索許久的結果是幽月心中一定藏了一件她必死的秘密,她拚死不說。現下只能碎樂她的意,將孩子取出,孩子還不足月,但是有幽月這種拚死生孩子的方法最不濟還有九尾狐母體護體。『度』以內力逼出孩子,以毒牙咬斷樂樂臍帶,遂孩提聲不絕於耳。蕭展聽到女兒的哭聲顧不得孩子艱難的從地上爬向踏上的娘子,在度的冰冷注視下抱住了她,她在看到蕭展眼角滑下的淚后化為雲煙。

幽月,九尾狐一族中珍貴的白九尾一族族人,其父母慈善、生活快樂幸福,上有一姐甚是疼愛妹妹幽月,全家的愛幾乎都給了她,鑄就了她強大的內心和快樂的外在,傳承了九尾白狐的優點的幽月有一種空靈的美,為此姐姐總是強調她是撿來的孩子,跟姐姐、父母張的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怎麼就生出來你這麼個絕世美人。

幽月這一生有疼她的家人、有護她周全的,有愛他一事的丈夫,唯獨這個丈夫是個人類,終究是要了命。

蕭念,后口吐鮮血,蕭展遂獨自攜愛女搬至靈秀山腳下。

江湖傳聞一代拳聖蕭展娶狐女為妻,氣死其七十老母、屠盡庄中奴僕,蕭將軍府內每日都有冤魂飄蕩,無人敢進。江湖上既敬重蕭展是拳聖、皇上欽點后將軍、又忌諱他是瘟神,不與其交。

於是蕭展辭了官獨自攜愛女閉居於逍遙庄內,從此跡絕。

又一季春暖花開,靈秀山腳下的逍遙庄內一個肉呼呼的六歲女童在滿是梨花瓣的梨園與下人們躲貓貓,粉嘟嘟的臉上漏出一絲疑慮,藏哪好呢?誒!狐女的女兒腦洞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她想埋在梨花堆里。於是,如此想的就如此做了!

大大小小的梨花堆,她維選了一堆白的刺眼的一堆,真美,玩藏貓貓還能閃亮的像珍珠,美美的裂開了小嘴,漏了一排小白牙,鑽了進去。進去后借著梨花的空隙觀察奶娘有沒有耍賴,絲毫沒有察覺梨花堆緩緩鬆動,有個類似三角的大大的一片梨花在旁盯著她,吐著蛇信兒。 見李天賜升起自信,瘋老頭滿意的點了點頭,在他眼中,沒有仔細的年輕人是絕對沒有出息的,雖然這個目標確實有些難,但是絕對不能因此就被嚇退。

「自信是好事,別自大就好了,我等著看。」魔狐也開口說了一句,隨後看著婷婷再次招呼道;「過來婷婷,再和奶奶說說你的事情,這些年你和你爺爺都是怎麼過的。」

魔狐的性格讓人有些琢磨不透,但是卻有一定旁人都看的真切,她對婷婷絕對十分的喜愛和關心。

「小子,你有沒有感覺出來,這老婆子對婷婷好的有些過分啊!」瘋老頭在一旁突然給李天賜傳音說了一句。

「呃……」李天賜先是一愣,這瘋老頭竟然叫魔狐老婆子,這要是被模糊知道,不知道會怎麼樣,隨後傳音回話道;「我也感覺到,前輩有個猜測不知道準不準。」

「什麼猜測?」瘋老頭來了興趣,反正要等幾天時間,如果讓他這麼枯燥的坐著,估計會憋瘋他。

「我感覺模糊前輩更像是婷婷的親奶奶。」李天賜略有一絲不確定,但是更多的卻是肯定的語氣。

「啊?這……被你這麼一說,老子還真的感覺很有可能啊,我來縷一縷啊,歐陽老鬼一直沒聽說他有過伴侶,當年我雖然記不清了,但是時間大約也是五百多年前突然又了一個兒子……當年他又猛烈追求過這魔狐,哎呀哎呀,這一算,真是太有可能了,真是天大的秘密被你小子發掘出來了呢!」瘋老頭一臉驚嘆和興奮的模樣,他自己推算了一番之後也就肯定下來,婷婷九成九就是這魔狐的親孫女。

「不過婷婷才十六歲,那他的父親豈不是五百左右歲才有的她嗎?」李天賜有些驚訝道。

「這算什麼?老子今年一千三百多歲了,想要生個娃也是很容易的呢,別把修真者和普通人放在一起衡量。」瘋老頭白了一眼李天賜傳音道。

「呃……確實是這樣!」李天賜楞了一下繼續道;「不過看起來模糊前輩並不想讓婷婷知道他們的關係,我們還是別提醒婷婷了,免得刺激到她。」

「你可真是小瞧這丫頭了,你都能猜出來,這丫頭估計也有猜測了,這倆人基本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這樣也好,有了這層關係,只要婷婷一心幫你,這魔狐就不會有其他心思了,不錯不錯,終於不用那麼擔心了。」瘋老頭說道這裡,明顯鬆了一口氣,之前因為和模糊講了五行空間的事情,他是多少有些擔憂的,畢竟這魔狐的性格怪癖,說是翻臉不認人的話絕對可以做到,現在有了婷婷這關係,絕對是一個巨大的保障。

李天賜也點了點頭,基本上沒有意外,那這魔狐絕對會真心幫助自己,這樣一個決定強者,對自己以後的發展絕對是一大助力。

「好了小子,也別想的太美好,這老婆子既然說了一年之約,你也必須上心,如果你真的做不到,即使有婷婷在,這老婆子也會對你失去信心,離開是註定的。」瘋老頭這時不再說閑話,有些嚴肅的對著李天賜說道。

「晚輩知道了,只要我的火系能量恢復過來,晚輩的修真境界也是可以共同提升的,倒是晚輩努力煉製丹藥提升境界,一年內還是有一定希望的。」李天賜點了點頭說道。

「嗯,這兩天閑著也是沒事,我來指導一下你的修鍊吧,也讓你少走一些彎路。」瘋老頭點了點頭道。

「謝謝前輩,太好了,晚輩真的有不少的疑惑想前輩請教。」李天賜聽了瘋老頭的話,頓時精神一振,他的修鍊都是自己摸著石頭過河,有太多問題沒有弄明白,雖然前兩天玄青給他普及了一些,但是玄青師傅給他解釋的更多還是陣法上的問題,真正修鍊上的問題還沒有講解過。

「哦,一直答應給你的鍛體功法修真也給你吧,需要一些特殊材料打熬身體,這個你自己是煉丹師,那就靠你自己去弄了。」瘋老頭這邊說著,同時翻手取出一枚玉簡取出來扔給李天賜。

「哎呀,老頭子你給我天賜哥哥什麼好東西了?」

瘋老頭這邊的動作剛做完,還沒等李天賜閱讀,另一邊的婷婷突然叫了起來,顯然這丫頭雖然被魔狐拉著閑聊,但是注意力卻沒有離開李天賜這邊。

「是前輩送我的一套鍛體功法。」李天賜見婷婷過來,笑著說了一句。

「啊,鍛體功法啊,什麼級別的啊?一定很高級,否則老頭子不能好意思的送給天賜哥哥吧。」婷婷瞪著美麗大眼睛看向瘋老頭。

「不算多高級,最後能達到分神期的身體強度。」瘋老頭淡淡說道。

「垃圾,修鍊到極致才能達到分神期的強度也還意思拿出來現?扔了吧,本宮送你一部鍛體功法,就當是這階段你照顧婷婷的見面禮了。」魔狐在一旁直接帶著濃濃鄙視語氣說道。

「啊?這……」李天賜一聽魔狐的話,頓時一愣,心中有股驚喜在蔓延,不過目光還是先看向了瘋老頭。

「吧我的還給我。」瘋老頭二話沒說,一招手將剛剛送出去的玉簡抓了回來,看向魔狐道;「我的卻是不怎麼樣,趕緊拿出你的來,讓我們見識一下吧。」

「你認為本宮心中這樣子,身上可能帶著東西嗎?」魔狐白了一眼瘋老頭說道。

「原來是空口承諾啊。」瘋老頭一聳肩說道。

「哼,少和本宮來這一套,等本宮出去之後,自然會履行承諾,至少比你那個高級千百倍。」魔狐冷哼一聲說道。

「不可能,比我這高級千百倍的,那就是仙體功法也達不到。」瘋老頭狠狠一撇嘴說道。

「雖然不是仙人鍛體功法,但是真的鍛到最後,比仙人之體還要強大的多,不過這個鍛體之法十分困難,沒提升一層都是翻倍的難度,所以沒有一定的恆心毅力最多能煉到三層吧!。」魔狐開口說道。

「前輩,這個一共有多少層?第三層達到什麼曾讀了?」李天賜劍眉跳動開口問道。

「一共九層,第三層的強度大約在大乘期吧。」魔狐淡淡說道。

「啊?這不可能……除非,除非你說的是那本功法!!」瘋老頭在一旁一聲驚呼說道,婷婷也被震的張開小嘴。

「沒錯,就是你想到的那本功法!」魔狐根本沒有猶豫,直接點頭說道。

「乖乖,當年搞得腥風血雨的東西竟然在你手裡,不過……想想著也不奇怪,你的脾性知道了,不弄到手也不是你的性格。」瘋老頭一臉感嘆的說道。 聽到婷婷問話,魔狐沒有說什麼,看向了瘋老頭,明顯的是示意讓瘋老頭給婷婷解釋。

「好吧,那我來說一下。」瘋老頭看了一眼魔狐,聳了聳肩說道;「這部功法的名字叫做霸體訣,六百多年前被人從一座古遺迹中發現,因為是煉體功法,開始還沒有什麼人發現特殊,不過後來得到這功法的惹僅僅修鍊了一層,在練氣期就達到了金丹期的強悍肉身,這一下就引爆了整個修真界,後來這功法被無數人搶奪,後來聽聞有人練到了第三層,金丹修為卻又了大乘期的身體強度,越級戰鬥不成問題,最後鬧得整個修真界腥風血雨的搶奪這部功法,都想著煉到最後甚至可以直接達到神的體質。」

「天啊,好厲害呢,奶奶,這功法你是這麼得到的?被你放在什麼地方了?」婷婷聽了瘋老頭的話,頓時大眼睛瞪的更大,轉頭對著魔狐大聲問道。

李天賜也是聽的一陣激動,這樣的鍛體功法,他要是不想要,那絕對是傻子,雖然可能不那麼容易修鍊成,但是越是困難,他就越想嘗試一下。

魔狐對婷婷確實很溺愛,如果換成旁人這樣問,她可能會暴怒,最好的也是不給予理會,但是婷婷問過之後,他卻笑了笑說道;「你這丫頭這麼好奇啊,奶奶這麼得到的你就不要問了,至於放在什麼地方了,等我們出去之後,奶奶自然就帶你去取來了。」

「啊?會不會很遠啊?我們還要喝天賜哥哥去巨人族那邊呢,然後還要去他的家鄉呢,我想讓天賜哥哥早些修鍊者功法,我相信天賜哥哥一定可以超越三層的。」婷婷眨巴著大眼睛說道。

「你倒是對這小子有信心,對了,你剛才說要去巨人族那邊??」魔狐出現時笑了一下,隨後有些皺眉說道。

「前輩,巨人族時晚輩的朋友,我們要從那虧通過傳送陣回到我的家鄉。」李天賜展示放下霸體訣的事情對著魔狐說道。

「你和巨人族是朋友?倒是新鮮了,巨人族雖然外表看起來很相和人類修真者交好,但是骨子裡卻根本不接受人類,你說的朋友也只是表面上客氣,就當成是朋友了吧?」魔狐微微有些驚訝說道。

「呵呵,真心假意晚輩還是分辨的出來了,說起來有些玄奇,巨人族認為我是他們崛起的貴人,對我很是在意,將他們很多寶貝都送給我了,我能感受到他們的真誠,他們需要我。」李天賜笑了一下,帶著一絲自信說道,最後沉吟了一下又補充道;「我不會讓他們真正的在修真界崛起,我的想法是將來給他們帶進五行空間。」

「嗯?」魔狐聽了李天賜的話,抬頭看了一眼李天賜,微微沉吟了一下道;「看來你的際遇還真不少,能徹底得到巨人族的認同了,不過你想帶他們進你的空間可是要想好了,如果一旦發展起來,空間內幾百年上千年之後可能會有無數人,而這巨人族也是一枚不定時的炸彈,他們絕對是戰爭狂人。」

「呵呵,前輩多慮了,五行空間內的一切,都在晚輩的掌控下,也許會有爭鬥,這些弱肉強食的競爭我不會去管,但是真的要是太過分的事,我一個念頭就能將他們壓制了。」李天賜再次笑了一下說道。

「這小子說的對,以後空間真的發展起來,他就是絕對至高無上的神,還有什麼事他擺不平的,巨人族也不錯嘛,以後收刮一下,將各種要絕跡的種族都帶進去一些,這樣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呢。」瘋老頭在一旁饒有興趣的插嘴說了一句。

「好期待巨人族的樣子,我還沒見過呢。」婷婷更是興趣滿滿的期待著。

「你這小丫頭,一群傻大個有什麼好看的,千萬不要被他們憨厚的外面給騙到了。」魔狐見婷婷說話,頓時帶著一絲溺愛神情說了一句。

幾人對巨人族的情況聊了一陣,魔狐的興緻就降了下來,基本上出了喝婷婷說話,不再理會瘋老頭和李天賜,聊了一陣之後,幾人就徹底安靜下來,聽聽這丫頭似乎是真的有些累了,直接在模糊身旁沉沉睡了過去,讓李天賜看的有些無語,這丫頭似乎都不怎麼修鍊,一般修真者都是以修鍊來代替睡眠,可這丫頭是真的睡了。

雖然李天賜心中還在惦記著霸體訣的事情,但是見瘋老頭和魔狐都不說話,他自然不好多去追問,只能盤坐到一旁,進入修鍊狀態。

石室內徹底安靜下來,而風神宗卻一直在對著整個宗門內進行著排查了搜索,不過這石室數百年都沒有被發現,這樣的搜索先按打擾不到李天賜幾人,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束縛著魔狐的仙鋼鎖鏈在消融陣的作用下,也在一絲絲的被熔斷。

一晃過去了三天,這三天內,李天賜基本上出來修鍊,就是偶爾的將一些修鍊為題提出來,瘋老頭也算耐心的叫道了一番,而這時李天賜幾次都想將玄青師傅召喚出來,不過最後都忍住了,而且瘋老頭也告誡了自己,能盡量少的召喚玄青,對玄青的恢復才會越有利。

在第三天的傍晚時分,寂靜的石室內突然傳來一道細微的咔嚓聲,讓原本就集中精神的繼任都是齊齊循聲望去。

「啊,奶奶,鎖鏈斷了,鎖鏈斷了!」婷婷滿臉興奮的尖叫著跳了起來,跑到了仙鋼鎖鏈的斷裂處。

不用婷婷提醒,李天賜幾人都已經注意到了,而最激動的自然還要是魔狐,雖然極力表現的淡然,但是嚴重閃速的波動證明,她並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淡然,畢竟被困了數百年,一朝脫困,就算神仙也不能淡然處之。

李天賜和每逢老頭也走了過去,李天賜觀察了一下斷裂處,心中對這消融陣的效果忍不住驚嘆了一番,這仙鋼材料在修真界可以算的上是最堅固的材料了,就算最高級的靈器都無法斬斷。

「這邊的還要半天以上的時間吧,不過我想也不需要等那麼久了。」瘋老頭僅僅是撇了一眼就轉頭看向另一側的鎖鏈,此時斷裂的是直接在鎖鏈上繪製消融陣的一邊,另一側是消融陣的陣盤,比直接在鎖鏈上的要慢上一些。

「還剩這麼一點了?我來扯斷它!」婷婷聽了瘋老頭的話,跑了過來,看著鎖鏈的消融點還剩下不足十分之一,頓時來了盡頭,上前抓住鎖鏈就用力拉扯起來。

瘋老頭在一旁看著婷婷的模樣,頓時狠狠翻了一個白眼打趣道;「還差一點力氣,再來一點你就能扯斷了,加油啊丫頭。」

李天賜也看著婷婷的動作,感覺上鎖鏈剩餘的已經很細,似乎一掰就會斷的感覺,不夠攔著瘋老頭的模樣和語氣,似乎不那麼容易。

果然,婷婷用上了自己的全部真元之力也沒能一下就弄斷這鎖鏈,不過這丫頭這時有些不信邪,準備繼續努力。

「好了婷婷,別聽他胡說,這仙鋼絕對比你想象中還堅固,即使剩下頭髮絲的粗細,也不可能是你這時候可以弄斷的,靠後一些吧,奶奶自己來。」魔狐看著婷婷那可愛的模樣,頓時笑了一下,招呼婷婷停下動作。

「哎呀,這破東西還真的好結實呢,還是奶奶自己來吧,哼,有個壞老頭。」i挺放下鎖鏈,對著瘋老頭狠狠瞪了一眼。

瘋老頭嘿嘿一笑然後一聳肩,對著魔狐說道;「確定自己來?」

「這點小事本宮還不需要外人來幫助,哼!」魔狐一對瘋老頭說話時表情就冷了下來。

瘋老頭再次一聳肩,拉著李天賜向後退開兩步,在婷婷也靠到一旁之後,魔狐雙眼微微一眯,隨後也不見她有其他動作,那仙鋼鎖鏈就像一條長蛇般舞動起來,隨後在那消融的地方突然爆發出一絲黑色光芒,接下來就是一道清脆的咔嚓聲,仙鋼鎖鏈徹底斷裂下來。

「斷了,真的斷了,還是奶奶厲害!」婷婷見到鎖鏈斷裂,頓時開心起來,也不忘小小的誇獎一下魔狐。

「你這丫頭就是嘴甜!」魔狐微微一笑,隨後也不再多說,畢竟鎖鏈還在他的身體上穿透著,雙手伸出,眼中一絲冷芒閃過,抓住身前的鎖鏈向外一拉,身體微微顫抖之後,兩條穿過她琵琶骨的鎖鏈被向外扯動起來。

嘩啦啦聲不斷響起,兩條二十幾米的鎖鏈被魔狐從身體上抽了下來,並沒有想象中的連帶這血肉,畢竟修為境界在那裡,這點血肉控制能力還是有的。

「奶奶疼不疼啊?」婷婷見鎖鏈被抽出,連忙上前帶著心疼模樣看著魔狐兩側肩甲上的傷處。

「前輩,我這裡有傷葯。」李天賜也連忙上前,取出一個小瓷瓶遞給魔狐,這傷葯可是他可以煉製的,絕對是好東西,對皮肉傷絕對算得上是靈丹妙藥了。

「嗯?你自己煉製的傷葯?正好本宮實驗一下效果。」魔狐本來是不需要什麼傷葯的,這種肉體傷殘對超過元嬰期的修真者其實很容易就能恢復過來,不過看到李天賜的動作,她還是伸手將葯接了過來。 「奶奶,我幫您上藥吧。」婷婷見魔狐接過藥瓶,頓時自告奮勇的上前。

「呵呵,好的,那就讓你給奶奶上藥……你們兩個男人,難道想看著本宮上藥嗎?」魔狐對婷婷是真的寵愛非常,將葯遞給婷婷之後,又瞪了李天賜和瘋老頭一眼。

「切,誰想看一樣!」瘋老頭一撇嘴,轉身到了另一邊。

李天賜也尷尬笑了一下,追上瘋老頭去了那邊。

「哇!奶奶,幾百年了你的皮膚還這麼好啊!」婷婷看到魔狐將黑色衣袍盡褪到肩下露出肩膀之後,頓時驚呼一聲。

幾百年被困一直無法動作,正常人絕對只剩灰都不剩了,但是修真者達到一定境界之後,完全可以吸收天地能量維護自己的身體供給,不過能幾百年不動還能完全保持一切正常的,甚至皮膚還保持光滑白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嘴甜的小丫頭,都已經這樣了還好什麼好,當年奶奶的皮膚比心中的好上數倍不止,好了,趕緊給奶奶上藥吧,看看你這小情哥哥的手藝怎麼樣。」魔狐對著婷婷寵溺一笑說道。

「哎呀奶奶,你瞎說什麼啊,什麼是小情哥哥啊,那是天賜哥哥!」婷婷被魔狐一調笑,婷婷小臉竟然羞澀了一下,帶著一絲嗔怒模樣。

「呵呵,小丫頭,你那小心思,奶奶還能看不出來,不過你還小,有些事一定要分辨出來,你對他是哪種喜歡,雖然我能感覺出這那小子有課淳樸有顆淳樸善良心,但是他身上卻又著好幾個女子的氣息,估計都是他的女人,你可要千萬想好啊。」魔狐說道最後微微有些皺眉的模樣。

「啊?」婷婷被魔狐這句話弄的一愣,小臉上的羞澀頓時散開,一片茫然和痛苦依山而過後說道;「天賜哥哥這麼優秀,當然會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他啦,這證明我的眼光沒有錯,好希望能早些見到那些姐姐,然後就有人可以陪我玩了呢!」

「呵呵,你這丫頭想的倒是開,這樣也好,確實有優秀的男人身邊肯定不會缺少女人,不過以後婷婷必須是這些女人中的老大,誰也不能讓我們家婷婷委屈。」魔狐溺愛的撫了一下婷婷的秀髮,對婷婷的表現顯然很滿意。

「哎呀,奶奶你說什麼啊,人家才不要做什麼老大,做妹妹才會被寵著呢,天賜哥哥對婷婷真的很好的。」婷婷撒嬌般的說道。

「傻丫頭,隨便你吧,倒是你就會轉變想法的,小子趕緊給奶奶上藥吧。」魔狐帶著一絲無奈說道。

婷婷連忙點頭,將手中小瓶蓋子打開,輕輕導出一滴烏黑顏色的藥膏在指尖。

「嗯?看起來確實不錯呢。」魔狐一看到這低表現很不好的藥液,目光微微一亮說道。

「第一次見到這麼黑色的傷葯,天賜哥哥果然與眾不同,嘻嘻,我要上藥了,奶奶要是疼的話也忍一下哦,很快就好了。」婷婷看到藥膏也楞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是對李天賜的濃濃信任,說完話伸手將那藥膏抹在魔狐肩胛的傷處,一連抹上了五滴,才將那恐怖傷口徹底抹勻。

「奶奶感覺怎麼樣?」婷婷抹玩一面就立刻對著魔狐詢問道。

「你還真當這藥材是靈丹妙藥……咦?竟然這麼快的生效?不簡單,當真不簡單呢!」魔狐本來還一臉的調笑,可話剛剛出口一半,表情就變成了驚嘆,她清洗的感覺到自己的傷口傳來一品灼熱,隨即變成溫涼,最後絲絲麻癢開始升起,明顯是開始有新的血肉生出,並且不只是表面。

「我就知道,天賜哥哥能有信心拿出來的東西絕對查不了,嘻嘻!」看到魔狐的樣子,婷婷自然就能猜出了結果,頓時小臉上露出十分開心和驕傲的表情。

「確實有些低估了這小娃的煉丹能力,這種丹藥明顯品級不高,但是能恢復我的肉身實在有些超乎想象了,另一邊上藥吧,然後我們離開這鬼地方。」魔狐感嘆了一番之後,催促起了婷婷。

婷婷狠狠點頭然後熟練的給魔狐另一邊的傷口前後都上了葯,上完了葯,婷婷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李天賜,然後嘻嘻一笑,直接將剩下的大半瓶藥膏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

葯絕對是好葯,加上魔狐自身的境界,傷口在短短十幾分鐘后就徹底恢復過來。

「走吧,離開這鬼地方,好久沒出去走走,還是有些期待的。」魔狐這時輕輕站起身說道,雖然被囚禁五百年,不過起身時動作依舊行雲流水沒有絲毫不適應的癥狀。

聽到這邊聲音,李天賜和瘋老頭也轉了過來,同時打量著站起身的魔狐。

盤坐時的魔狐一身黑灰色的長袍堆在那裡,此時站起身這黑袍竟然變城了青藍顏色,兩測肋部還出現了道道花紋,將身材顯露了一些。

「這衣服也是件不錯的靈器。」瘋老頭看到李天賜略顯疑惑的樣子,淡淡解釋了一句。

「衣服類靈器,這個不錯。」李天賜微微楞了一下,有些小羨慕。

「喜歡的話,老子這裡還有一件,送給你了。」瘋老頭淡淡一說了一句,隨後翻手就取出一件銀白色的長袍。

「啊?謝謝前輩!」李天賜一愣,隨後驚喜不已,這次沒有絲毫推遲就接了過來,可以看的出來他真心喜歡這東西。

「中品靈衣也好意思送人,怎麼這些年了,外面的東西都越來越垃圾了嗎?」魔狐在一旁看了一眼李天賜手中的長袍,微微鄙視了一下。

「咳咳,這已經不錯了,幾百年了,更多的人都注重修為上的提升,對這些外物已經逐漸淡化,最多的也就是丹藥還在興盛,這些有些旁門的靈器製造確實越來越沒落。」瘋老頭說道。

「什麼叫外物,都是增長實力的,雖然葯注重本身,但是這些外力有時確實可以救命的,難道靈器飛劍什麼的也沒落了不成?」魔狐皺眉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