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記好的數據,也方便以後炮手用作參考。以火炮的精準,不敢說在以後實戰中,指哪打哪,至少能讓炮手們有個大概參考範圍。

在這個時代,火炮的威力相對來說算是很恐怖,但是還是有不少難以掩蓋的缺陷。

火炮的發射是採用點火方式點燃引信,這樣下雨天就很難發揮火炮的威力。

再一個火炮的散熱是硬傷,這樣就極大的限制了火炮的發射速度和連續發射次數。

所以光是測試,就一直忙活了兩天,才把火炮的各項基礎數據測試出來。

四斤炮最大射程兩千五百碼左右,六斤炮的的最大射程三千五百碼,八斤炮的最大射程四千五碼,至於最大的十二斤火炮最遠射程則達到了六千碼。

至於幾門火炮的有效射程,暫時沒辦法得到詳細的數據。唐納準備在訓練場弄幾堵牆,或者加裝到海船上,在海上進行更進一步的測試。

訓練場上,唐納收好手裡的火炮數據,笑著對漢斯等人說:「怎麼樣,對於火炮,你們有什麼想法?」

幾人對望一眼,紛紛搖頭,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看上去威勢不錯,但是沒有經過實戰,他們哪裡知道這東西的真正威力。

「今天就算到這裡了。」唐納招呼幾人。「把火炮帶回訓練營,明天繼續訓練。」

「對了,漢斯,你們幾個繼續從護衛隊里挑選一些人出來。」唐納側頭對身後的幾人道,「一門火炮在陸地上需要五人操作,唔!對了,火炮最主要還是要裝載到船上,那麼這也最少也需要三人來操作。」

「所以啊,趕緊挑選一些人出來,這些天,讓他們好好操練一下,不要等到火炮打造出來了,卻沒有炮手。」唐納頓了頓,「現在呢,巨蟹島上各項工作也算進入了正軌,只要按部就班,不出亂子,安穩的發展下去就行了。」

唐納仰頭看了天空:「安靜的呆在巨蟹島也很久了,是時候出去走走了。」

「比如周邊的海盜,需要清理清理,在我看來,東部海域上不允許存在海盜。」

「還有,是時候去大陸一趟了,多找幾條貿易渠道,不能把一切都寄托在埃利諾伯爵府上,這是不行的!」 「團長,那我們什麼時候出海?」麥克有些興奮,說實在話天天呆在巨蟹島訓練,他都有些膩了。

漢斯等人沒有吭聲,但眼神里都有些渴望,他們原本都是海盜,骨子裡都有著不可磨滅的戰鬥因子。

雖說現在不做海盜了,但是整天貓在島上算怎麼回事?整日里忙著訓練,不去海上縱橫一番,人都快要生鏽了。

「這個不急!」唐納擺擺手,「等我把島上的各項事情都安排妥當,就立即出發,也要不了多久,一個月左右吧!」

「而且,島上麥子快要成熟,現在第一要務是將島上的大麥全部收割好,這個時節風雨多,而且說來就來,你們啊,都要準備好和居民們一起搶收,不能讓麥子全掉地里了。」

巨蟹島上原本就種有一大片麥地,這個時候麥子都成熟了,金黃一片,微風一吹,麥穗如海浪滾滾。

唐納近段時間時不時就會去麥田裡看看,那裡景色美得醉人,所以千萬不能被風風雨雨給糟蹋了。

唐納側頭跟他們講:「不過,你們倒是可以先行準備一下,商討一個方案輪番出海巡邏演練,然後彙報給我。」

「巡邏演練?」茉莉疑惑的問道。

「是啊!」唐納淡淡道,「上回西奧多來到巨蟹島就碰到一股海盜,還大戰了一番,你們知道吧!」

漢斯幾人點頭,這個消息他們都聽說過,好像西奧多還損失了不少護衛和水手。

「這些海盜遊盪在東部海域上,嚴重的危害了東部海域上的公共安全,我們解放團決不能姑息這種邪惡的勢力存在,到處蔓延毒害過往的商船。」唐納一臉正色,「我們解放團啊,要堅決維護東部海域的航行安全,打擊這種強盜勢力。」

茉莉漢斯一臉茫然,完全聽不懂唐納在講些什麼。

維護東部海域的公共安全?保護過往的商船?什麼時候東部海域需要解放團來維護了?

「我們解放團護衛隊兩百多號人,完全可以分成三批,島上只留下一批護衛就行,另外兩隊可以同時出海巡邏,找一些落單的海盜船實戰演練,順便摸清東部海域上隱藏在各個地方的海盜團,日後我們都要一一剿滅。」

「東部海域只能由解放團說了算,堅決不能允許那些海盜團,繼續威脅東部海域的安全。」唐納鄭重道。

額!

幾人面面相覷。

唐納自顧自說:「只有東部海域徹底安全,海上貿易才會安全,來往的商船也會更加增多。

現階段我們巨蟹島上需要什麼,需要貿易,需要有商船停留來往,購買我們的瓷器玻璃等等,給我們來帶糧食鐵錠和銀幣,懂嗎?」

幾人對望一眼,心道,我的團長,您直說要稱霸東部海域,讓更多的商人來巨蟹島交易不就完了嗎?雲里霧裡說了一堆,讓人滿頭霧水的。

不過,按照團長的說話,想想還真讓人興奮,麥克磨掌擦拳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頓了頓,唐納繼續道:「而且啊,火槍加炸藥用於海戰,實戰經驗還太少,這次出發前,正好可以讓護衛隊先去海上磨鍊配合一下。

對了,還有火炮,矮人兄弟那裡應該過兩天又能打造出兩門,到時候我通知你們你們領取過來,讓木匠加裝到海船上,一起隨船出海實驗。」

茉莉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唐納背著雙手漫步著:「你們這兩天趕緊從護衛隊里挑選出足夠的炮手來,按照我的設想,一艘海船最少十門火炮,一門火炮三人操作,所以就需要三十人。」

唐納回頭看著他們:「也可以將這個消息公布在護衛隊中,讓他們自己報名。」

「知道,團長。」漢斯鄭重道。

「嗯!」唐納點點頭,「我就先回去,你們下去安排一下,那個……火炮的訓練不要停,但要注意安全,火炮連續發射不可過多,以免溫度過高造成炸膛。」

交代好一些瑣瑣碎碎的事情,唐納就回到了房屋,接著找來了傑森和布萊爾。

既然準備一個月後出海,那麼島上的各項事務就要安排好,不要他走了,出現什麼混亂。

比如瓷窯、玻璃窯、磚窯、石灰窯等幾個地方的燒制不能停。

瓷窯和玻璃窯關係著巨蟹島上的經濟貿易,眼下雖然只有埃利諾伯爵府一條貿易線,但是說不定這一趟出海,就有可能帶回幾條貿易線。

所以這個時候得趕緊弄點存貨,不要到時沒有東西與那些商人貿易。

另一個方面,唐納不希望他離開之後,島上的居民閑下來,本來矛盾就還沒有消弭,無所事事很容易生出事端,他可不希望他回來的時候,島上已經亂成一鍋粥。

至於磚窯和石灰,關係著島上的建設。現階段,整個巨蟹島建設正如火如荼,兩邊開墾出來的荒地按照規劃的圖紙,撒上石灰線,挖好地基了。

挨著碼頭這邊,推倒的舊房屋之上,也新建了不少新房子,新進來的一批難民,就首先被安排入住進去,這個可沒少受到其他居民的抱怨。

唐納花費了不少口舌,承諾以後每人都會有,這才平息下來。

另外,島上的防護建設也沒少,原本的城牆被加固延長,將整個碼頭包圍起來,甚至還要加長到整個島灣。

新建的城牆裡面隔著不遠就砌造一棟炮樓,或者暗藏的炮眼。只要等到打造出足夠的火炮,安裝進去之後,足以讓整個巨蟹島的防禦固若金湯。

唐納將各項事務寫在紙上,形成條令交給兩人頒布下去。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月,整個巨蟹島開始忙碌起來。

火炮的訓練一直沒停,轟隆隆的聲音一直充耳不絕,唐納去看過幾回,十組炮手已經訓練的有模有樣了。

火藥、炸藥包、彎刀武器、乾糧等等,也正在加緊製造。

海船被上上下下重新清理,刷上桐油,出海演練的戰果不錯,由漢斯、茉莉、麥克三人帶領的隊伍輪換出海,大大小小剿滅了十幾條海船。

這些海盜船上的海盜,死的扔進了海里,活著的,全部被壓回巨蟹島。

年紀大有手藝的,進行勞動改造,年紀小的送進護衛隊嚴格訓練加思想改造。

這導致整個解放團的護衛隊,人數現今已經擴張一倍有餘。

解放團上上下下忙碌起來,沉寂在一陣緊張的氣氛中,島上所有的居民都察覺到,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而與此同時,東部海域開始流傳一個消息,有一條會噴火的海船正到處屠殺海盜。

這條海船懸挂著紅色的旗幟,旗幟上畫著一把邪惡的武器——錘鐮!

海盜們口口相傳,遇到這把邪惡的武器時,有多遠跑多遠,跑不了趕緊投降,千萬不要妄圖抵抗,否則整條船都會沉到海底餵魚。 整個巨蟹島忙碌不停,護衛隊四處出擊,唐納也沒有閑著,幾乎每天都會各個工坊走走看看。

偶爾閑暇時間,也都呆在房屋裡,編寫政治理論和指導思想。

這方面原本就不是他的強項,但作為一個活著的穿越者,有太多的思想理論巨著可以借鑒。

總裁的腹黑小萌妻 唐納不是思想家政治家啥的,他沒有辦法提出一套自己的理論,但是將歷史上那些名人的思想理論改頭換面,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用來指導解放團內部。

比如那篇已經完成的《解放宣言》,比如現在正在寫的《民主主義》,還有準備寫的《階級與矛盾》,以及後續一些東西,都準備寫下來。

當然異界自有國情,也有自有社會特色,這些思想理論當然就不能完全照搬。

教條主義是要不得地,所以唐納在一定程度上做了改動,同時,也不免加入了他自己的一些想法。

正如這奇妙的異世界,在他眼裡就如同一張白紙,誰又能不想著在上面寫寫畫畫呢?

聽得窗外秋蟲鳴鳴,唐納手執一把小剪刀,剪去鵝毛筆損壞的一小截筆尖,埋頭繼續在白紙上寫寫畫畫,他的案頭旁邊已經堆了一摞寫滿字的草稿。

此時房門被敲響,唐納沒抬頭,說了聲:「請進!」

來人是麥克,後面還跟了一個人。

唐納抬頭看了一眼,順手將草稿紙用瓷質鎮紙壓好后,問道:「麥克,有什麼事情嗎?」

這幾天輪到麥克駐守巨蟹島,所以他便一直呆在島上,此時卻突然帶著布萊特找到了唐納這裡。

麥克敬了個軍禮:「團長,布萊特騎士說有事找你,讓我帶他來見你。」

唐納嗯了聲,然後看了這位血鯊海盜團的副團長一眼。

這位騎士出身的海盜團長,在與茉莉單挑落敗受了重傷之後,一直在休養,被巨蟹島的居民照顧著。

解放團自奪取巨蟹島以來,已經過去大半年了。

唐納也就偶爾聽人說起,這位布萊特騎士團長,被茉莉打傷后,昏迷十幾天才醒來,算是在地獄門口撿回一條命。

而後便一直呆在房屋裡休養,一個月前聽說能單獨下地行走了,唐納也沒有在意,隨他去,只要不搗亂就成,到了此時唐納幾乎都快忘記有這個人了。

不負星光不負你 但是……今天,怎麼卻突然找到這裡。

唐納神情淡然,指了指桌子前的兩張椅子:「坐下說。」

麥克敬禮,隨後拉開椅子,挺直的坐在上面,雙手放在膝蓋上。這位奴隸出身的漢子,經過唐納的改造,此時身上已經形成一股強烈的軍人作風。

布萊特猶豫的看了唐納一眼,唐納目光直視他,朝他點頭示意,布萊特這才拉開椅子坐下。

鶯鶯傳 「布萊特騎士,說吧,有什麼事情找我?」唐納換了舒服的姿勢,淡然道。

布萊特沉默了片刻,才說:「我想加入護衛隊。」

唐納聽后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一時沒有吭聲,也不知道布萊特怎麼想的,怎麼突然想要加入護衛隊。

布萊特認真的看著唐納,這個事情他想了很久。自從他醒來之後,就一直關注著解放團的動作,每天都要從身邊照顧他的居民哪裡,打聽唐納等人的消息。

從解放團佔領巨蟹島開始,然後對居民們秋毫不犯,接著用糧食招募居民,給島上的孩子讀書識字,給居民砌造新的房屋,辦各種古怪的工坊等等。

他一直以為解放團同樣是一群海盜,但是後來他才認識到,他們肯定不是海盜。

世界上哪有這樣的海盜,居民或許只顧著眼前的微小利益,但他作為旁觀者,以他的見識看的更遠,在他看來,似乎解放團每一步都是在為居民們考慮。

這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還有很多東西他看不透,他聽到的消息看到的情況越多,就越覺得震驚。

他發現自從這群人統治巨蟹島之後,所做的一點一滴,比大陸的任何仁慈的領主和任何善良的貴族,都要做的更好,似乎一心一意都是在為居民考慮。

漸漸的他突然生出一個念頭,那就加入解放團,成為護衛隊的一員,更加深刻的了解他們。

這也是全島都在忙碌,只有他一人無所事事下,突然冒出的想法。

「可以嗎?」唐納很久不說話,布萊特有些緊張的詢問。

唐納深深的看了布萊特一眼,道:「可以,但是只能從普通的護衛做起。」

接著,唐納繼續說:「而且想要加入護衛隊,首先就要放下你血鯊海盜團副團長的身份。護衛隊有很多你以前的手下,從此以後你便跟他們一樣,只是一名解放團護衛隊戰士,你需要接受跟他們一樣的身份,進行日常訓練等等,你能接受嗎?」

「能!」布萊特肯定道,這些東西他都想透了,成王敗寇,以往的團長身份只能煙消雲散。

「對了,還有!」唐納伸出手指搖了搖,道:「我知道你曾經是一名騎士,受到過貴族的正統培養。但是有一點我要告訴你,在解放團內,沒有騎士,你學到的那些禮儀、規矩、戰術等等,都必須遺忘。遺忘你高貴的騎士身份。」

「在大陸上,騎士是一種身份和地位,或者說爵位,但是在解放團內,人人平等,是沒有身份地位的高低,只有工作職位的不同,我希望你明白這一點。」

唐納淡淡道:「騎士或許有很多值得稱讚的地方,忠誠、榮譽、正義、憐憫,這些值得肯定,也是屬於的騎士的榮耀象徵,但我不希望這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徵。」

布萊特內心掙扎了一番,他知道唐納告訴他,想要加入護衛隊就要放下騎士的驕傲。

「我知道!」布萊特微微苦澀。

「那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護衛隊的一員了。」唐納站了起來,伸出右手:「歡迎你加入解放團護衛隊。」

布萊特趕緊站了來,學著伸出右手,跟唐納握手,眼睛的餘光無意間掃過面前桌子上的一張紙,看到其中的一句話。

「……打到一切剝削階級,武裝暴力推翻貴族奴隸制度,實現人人平等,建立由人民民主專政制度的領地、乃至王國……」

布萊特腦袋突然轟的一下,變得一片空白,臉色頓時煞白無比。 巨蟹島碼頭。

原本破舊的碼頭,自從被解放團佔領后,就被重新翻新砌造了一番,岸梯木質棧橋都有重新加固。

碼頭邊上停泊著六艘三桅海船,六艘海船如果能滿載人員,在海上來說絕對是一股很大的勢力了,足以讓任何一股海盜稱霸一方海域。

但是對於現在的巨蟹島來說,卻有些尷尬,空有六艘海船,而沒有足夠的水手來操控。

除去護衛隊日常使用的兩艘海船之外,其中有一艘被交付到島內捕魚隊捕魚之外,其他三艘便一直停靠在碼頭,被風吹雨打。

這樣的情況,若是讓他人知道,必然會大罵暴殄天物。

居然拿海船給漁民去捕魚,而且有三艘被一直日晒雨淋,完全是浪費啊!

唐納也很無奈,誰讓沒有那麼多水手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