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司長問:“大公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大公主說:“白司長不要着急,聽她們慢慢說。”

大公主說:“要想活命,把你們知道的都說出來,不然誰也救不了你們。”

其中一個宮女說:“大公主饒命呀,我是奉了四公主的命令,在二公主的飯菜中加了一道紫藤,結果特別符合二公主的口味,她竟然吃完了。”

秦巖終於明白了,看來他們都錯怪大公主了,這件事情居然還有其他的公主。

另一個宮女說:“我只是聽從七公主貼身的膳食丫鬟陳錦碟的吩咐,用天葵做了一品酥而已,其他的我真不知道。”

秦巖非常的驚訝,大公主居然知道天葵跟紫藤可以轉化成白石草,看來這個大公主確實是有勇有謀有才華。

秦巖不禁開始欣賞起這個大公主來,或許大公主的目的就是這樣吧,希望秦巖他們知道她最適合當上國王,從而支持她,就算不支持她也不要跟她作對。

白洪問大公主:“她們兩人做的東西有問題嗎?”

大公主笑着說:“她們做的沒有問題,但是天葵跟紫藤在一起就有問題了。”

秦巖說:“這兩種食物在一起吃會產生白石草。”

白洪恍然大悟說:“我明白了,這是有人故意給七公主設的局,大公主能夠這樣坦誠布公,我想這件事情大公主一定不知情。”

大公主有點委屈的說:“我知道你們每個人都懷疑我是這件事情背後主使之人,我今天叫二位來,無非是想證明我的清白罷了。”

大公主如果自己動手傷害四公主的話,國王對她會更加的失望,但是有秦巖跟白洪在就不一樣了,他們替她除掉四公主,剛好起到殺一儆百的效果,其他有野心的姐妹的小火苗就不會那麼強烈了,畢竟在生命面前誰都會選擇活着。

白洪說:“大公主我們刑司府可沒有說過懷疑您的話,我們刑司府一直以來是以事實爲依據來辦事的,我們不會做無用的揣測。” 冷王的替補新娘 雖然懷疑了大公主,但是當着大公主的面也不能說出來,畢竟大公主是公主,而白洪是臣子,雖然不在一個戰線上,但是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了。

大公主假裝生氣的說:“白司長都明着問我了,這不是懷疑我是什麼呢?”

秦巖說:“今天真的很感謝大公主能夠這樣坦誠布公,同時感謝大公主幫助七公主。”

大公主說:“小七是我的妹妹,這件事情既然我知道了,我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既能在秦巖面前展示自己的實力,又能除去四公主,對大公主來說這是雙贏的局面。

白洪說:“如果七公主知道了,七公主一定會很高興的,據我所知,七公主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得到大公主的認可。”

秦巖說:“白大人,你直接帶着人去王宮找國王陛下吧,順便讓國王請兩位御醫。”

白洪問:“爲什麼要請御醫?”

秦巖說:“國王陛下不知道天葵跟紫藤兩種東西能產生什麼!但是御醫知道。”

白洪說:“秦巖仙帝果然想的周到,我這就去辦。”

本來今天他們來之前還一點線索都沒有,大公主卻送給了他們這麼大的一個禮物。

白洪對大公主說:“今天的事情我會如實的告訴七公主,等公主自由了以後,一定會來府上向大公主致謝的。”

大公主說:“不用這麼客氣,白大人快點去忙吧。”

白洪走後,大公主對秦巖說:“既然仙帝來到我府上了,不如在我府上吃了午飯再回去吧。”

秦巖能看出來這個大公主是有意跟他靠近,他不好意思拒絕,秦巖說:“那我提前感謝大公主的款待了。”

白洪帶着證人直接去了王宮,在去王宮的路上,白洪派人去通知了趙大人,畢竟趙大人是他的頂頭上司,他如果獨自去王宮,肯定會得罪趙大人的,爲了以後工作的和諧不能把趙大人晾一邊。

趙大人得到消息後,立馬趕到了宮門口跟白洪一起進宮,趙大人見到白洪後問:“你這速度好快呀?昨天不是還沒有線索嗎?”

白洪說:“不是我動作快,這次多虧了大公主,我們纔可以進行的這麼順利。”

趙大人說:“你是說大公主幫了七公主?”

白洪說:“是呀趙大人,這次多虧了大公主。”

趙大人笑呵呵的說:“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這個大公主這是怎麼了,居然幫助七公主了。”

白洪說:“明着看大公主是幫助了七公主,暗地裏自己對付了四公主,對她來說在七公主這裏得到了好感,又除去了四公主這個對手,大公主是這件事情的最大受益人。”

趙大人嘆了一口氣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但是最受傷的就是國王陛下了。”

白洪看到趙大人後說:“大人以前不是這樣子的,是不是趙大人馬上要當父親了,心態也就不一樣了。”

趙大人說:“是呀,我一直都在期待自己孩子的到來,可是一直都沒有這個福分,現在二夫人懷孕了我不想他受到一點的傷害,其實我們幫助他其他的女兒只認另一個女兒,真不知道國王陛下心裏該有多失望。”

白洪說:“這不是我們想見到的事情,也不是我們能夠阻止的,都是公主們自己作的,不作不死。”

趙大人說:“我們現在去見國王,真不是一件好事情。”

白洪說:“趙大人如果怕國王怪罪的話,那我就自己去跟國王說,我自己做這個壞人吧。”

本來白洪也只是通知趙大人事情調查清楚了,沒有想到趙大人這麼夠意思,立馬趕了過來。

趙大人說:“怎麼可能讓你自己承擔呢,如果要怪罪也是先怪我。”

白洪沒想到趙大人還有這麼講義氣的時候,白洪說:“當了父親就是不一樣,這麼暖心。”

國王知道趙大人跟白洪到王宮後,覺得二公主的事情一定有眉目了,立馬放下了手中的事物去見了他們,他現在非常想知道事情的結果,因爲他的時間不多了,他不想自己選出來的七公主會是傷害姐妹的人。

他其實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就是七公主是兇手,他也跟其他人一樣相信兇手另有其人。

國王見到趙大人後問:“趙大人,刑司府是不是查到什麼了?”

趙大人有些猶猶豫豫的,不知道該怎麼向國王開口,但是還是硬着頭皮說:“陛下,我們現在已經查出二公主遇害的主謀了。”

國王陰着臉說:“說下去,不要結結巴巴的。”

白洪說:“國王陛下,在我們說出兇手之前,希望國王能夠傳兩位御醫過來。”

國王有些疑惑的問:“這件事情跟御醫有什麼關係嗎?”

白洪說:“跟御醫沒關係,但是有些藥理是需要御醫向您證實的。”

國王對身邊的侍衛說:“請張太醫跟王太醫過來。”

這兩個人是他比較信任的太醫,並且醫術還很高強。

白洪對國王說:“這兩位廚娘,一位是七公主府的,一位是冷宮當天負責二公主伙食的。”

國王問:“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嗎?難道二公主的毒是她們下的?”

“國王陛下,不是奴婢,奴婢只是奉命做飯而已。”

“國王陛下,跟奴婢沒有關係的,奴婢只是負責做飯,我們真不知道二公主吃了會中毒的。”

兩個奴婢跪在了地上,身體發着抖,特別害怕的說道。

國王問白洪:“到底怎麼回事?”

白洪說:“是這樣子的,在冷宮做飯的廚娘,是四公主安排進冷宮的,當天奉四公主之命做了紫藤給二公主吃,在七公主府負責七公主膳食的陳錦碟也是四公主安排在七公主府的,當天奉命讓廚房的廚娘做了天葵的糕點,二公主吃了這兩種食物產生效應中了毒,雖然陳錦碟已經被殺人滅口了,但是證明了七公主是無辜的,現在的證據都指向了四公主,她是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國王聽了後特別的的生氣,御醫來了以後國王求證了紫藤跟天葵能產生白石草的毒以後,立馬派人去抓四公主。

四公主今天一早起來右眼皮就不停的眺,四公主還對身邊的丫鬟說:“今天是不是有事情發生,眼皮子總跳。”

貼身丫鬟安慰她說:“現在七公主已經被禁足了,所有人把兇手都指向了大公主,四公主您平時那麼老實,誰都不會懷疑咱們這裏的。”

沒想到四公主等來的是王宮抓她的聖旨,她身邊的奴婢爲了脫罪,很快就把四公主供述了出來。

國王非常生氣的看着四公主說:“老四,你太讓我失望了。”

四公主特別害怕:“父王,我知道錯了,您不要怪罪於我。”

國王非常生氣的說:“你一句你錯了,難道就能挽回你二姐的性命嗎?”

假婚真愛:甜妻別想逃 四公主說:“父王,我二姐本身就是有罪之身,我殺了她也算是讓她贖罪了,求父王對我往開一面。”

國王聽了四公主的話後,非常的生氣,國王問趙大人:“趙大人,我們魚人世界的殺人罪是什麼刑法?”

趙大人看着國王說:“死罪,但是所有的貴族都有一次免死的特權。”

四公主聽了趙大人前半句話的時候擔心的要死,聽了後面的話後開心極了。她可以不用死了,這麼一來自己犯的錯誤就不用受到懲罰了。

四公主想的太美好了,國王說:“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以後免除四公主的公主身份貶爲庶人,終生不得進入京城,以後所有的國王均不能把她赦免,趙大人,按我的旨意送她出城吧。”

四公主聽到後整個人都傻了,直到國王走出了大殿,四公主才哭着喊着說:“父王,你不要走,我不要當庶民,父王我錯了,你饒了我吧。”

白洪對四公主說:“人生一副好牌被自己打爛了,四公主請吧。”

如果是以前白洪肯定是不會這麼對四公主說話的,但是現在四公主已經不是公主了,他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國王知道他冤枉七公主了,國王來到了御書房,七公主看到自己的父親臉色很差,七公主問:“父王,事情是不是有進展了?”

國王陛下說:“小七,是父王冤枉你了,你不要怪罪父王。”

七公主說:“您是我的父王,無論您怎麼對我,我都不會生氣的。”

國王看了七公主一眼說:“沒想到平日裏最老實的老四,居然野心這麼大。”

七公主驚訝的問:“父王,你是說這件事情是我四姐做的嗎?怎麼可能?”七公主不相信是四公主做的,因爲平時四公主表現的太安逸太與世無爭了。

國王說:“你是不是懷疑你四姐是被人陷害的。”

七公主點了點頭說:“我四姐不像那樣的人。”

國王說:“這些事情就當給你人生中上了寶貴的一課吧,父王也不要求你保護好你的姐姐們了,以後你只需要對魚人世界的百姓着想,保護好你自己就好了。”

國王現在才明白,他自己的孩子們個個平時表現的很平庸,卻如此的處心積慮。

七公主沒想到他父王居然會說這樣的話,七公主說:“父王,我知道了,我會做好國王的,讓老百姓生活的越來越好,你就放心吧,我身邊有那麼一羣支持我的朋友,他們會保護我的。”

七公主說:“父王你也不要生氣了,我想其他姐姐們只是受人蠱惑而已。”

國王說:“小七你準備一下,明天我就把位置禪讓於你,我反正也是將要走的人了,現在給了你,你其他姐姐們當着我的面也會收斂的,也不至於做出傷害你的事情。”

七公主說:“父王這也太突然了吧,父王沒有升神,禪位於我合適嗎?”

國王說:“沒有比現在更合適的時候了,只有這樣你的姐姐們纔可以死心。”

七公主說:“那我去安排,父王也需要跟大臣跟各位族老們交代一下吧。”

國王說:“這些事情我今天晚上自然會辦好,你自己準備登基的事情吧。”

七公主走出御書房後準備明日登基的事情了。

秦巖留在大公主府上用餐,也沒有給府上傳話,周小雨跟九窈兩人在嘀咕怎麼中午了秦巖還不回來。

周小雨說:“主人跟那個白大人一點消息都沒有,都中午了怎麼還沒有回來呢?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九窈公主說:“他們兩個在一起能夠出什麼事情?我想肯定是大公主把他們留在府中吃飯了。”

周小雨說:“希望如此吧,這個大公主身邊人才衆多,我還是很擔心主人。”

小白說:“你們兩個趕緊過來吃飯吧,主人那麼厲害,什麼事情他解決不了,你們兩個就不要再擔心了。”

李天霸笑着說:“小白真是長見識了,看來分析問題還是很清晰的。”

小白說:“那是,也不看看我跟着誰呢!經常跟着你們我肯定長見識呀!”

李天霸說:“我想主人他們一定是發現了大公主的祕密,然後他們就進宮去了,所以回來的晚了。”

在他看來秦巖是不可能跟大公主一起吃飯的,發現大公主的祕密倒是有可能的。

周小雨說:“你這麼說我覺得很有道理,我也這樣想的。”

李天霸說:“那是誰說擔心主人的安危?”

周小雨說:“我那不是猜測嗎?猜測本來就沒有定義的,它可以有很多種方法的。”

李天霸說:“好吧,先吃飯吧,我想一會主人就回來了。”

大公主府,大公主跟秦巖兩人在酒桌上推杯換盞,藉着醉意大公主問:“秦巖仙帝怎麼認識我七妹的?”

秦巖看了大公主一眼說:“應該算是緣分吧,她魂魄離體後去了我那裏,讓我來救她。”

大公主說:“你們兩個應該私下達成了某種協議吧。”

秦巖說:“這個就不方便跟大公主透漏了。”

大公主說:“她答應秦仙帝的事情我也可以答應,您不覺得我比她更適合做國王嗎?她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差點把命丟了,她怎麼能跟您合作呢?您覺得呢?” 秦巖笑着說:“大公主的好意我領了,只是大公主聽過一句成語嗎?名正言順!”

王的驚世廢柴妃 大公主立馬不高興了問:“秦巖仙帝,你這是什麼意思?”

秦巖說:“我想大公主應該很明白,篡位的話是要遺臭百年的,爲何不好好的輔佐七公主名垂青史呢!”

大公主說:“在我的字典裏沒有認輸這兩個字,我父王就是偏心,把什麼都給她。”

秦巖說:“其實大公主真的是有勇有謀的,我也明白公主留我下來吃飯的意思,但是我還想勸公主一下,回頭是岸,希望您多考慮一下,我還有事情就不奉陪了。”

大公主聽了秦巖的話敢怒不敢言,只好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那我送秦巖仙帝。”

大公主沒想到這個秦巖這麼老頑固,本來她以爲秦巖只是爲了利益跟七公主在一起的,看來並非只有利益,他們之間或許就跟白洪跟七公主一樣,多多少少有友情的成分。

秦巖走後,大公主貼身的婢女青寧走了過來,說:“大公主,這個秦巖難道就沒有被您的誠意打動嗎?”

大公主搖了搖頭說:“看來他跟我七妹的關係並不是只建立在利益上面的,如果他們兩人建立在利益上面,我難道不比我七妹更有價值嗎?”

青寧說:“那怎麼辦呢?難道我們就這樣放棄嗎?”

大公主看着青寧說:“我是輕言放棄的人嗎?今天我給了他們這麼大的一個好處,日後他們必會保我一命,就算是死我也要爭一下。”

秦巖從大公主府出來後,直接向府內走去,七公主的事情解決了,秦巖莫名的有些小高興。

秦巖回到府內後,周小雨跟九窈公主立馬跑出來問:“怎麼樣了?今天有收穫嗎?”

秦巖說:“我想現在這個時間事情應該都解決了。”

周小雨笑着問:“七公主沒有事情了嗎?”

秦巖點了點頭說:“沒想到這件事情不是大公主做的,我們的判斷都錯了。”

“不是大公主那會是誰呢?”九窈公主不可置信的問秦巖。

畢竟大公主的嫌疑是最大的,其他的人誰有膽子敢殺害公主呀,雖然二公主有罪之身,但是畢竟是王室血脈。

秦巖說:“是四公主,你們都沒有想到吧,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最有嫌疑的大公主居然不是兇手,最不可能的四公主竟然是兇手,這可太滑稽了。”

九窈公主說:“這沒有什麼很奇怪的,在我們唐朝我見多了。”

秦巖說:“看來這個大公主對於王位是勢在必得。”

九窈公主說:“她肯定不能當,我們第一個不同意。”

秦巖說:“今天她跟我談了,七公主答應我們的她說她也可以。”

九窈公主驚訝的問:“你的意思是大公主也能答應我們嗎?那我們跟大公主合作是不是就沒有這麼麻煩了?”

秦巖有些不開心的看着九窈公主說:“我們如果倒戈傾向於大公主那邊,以後讓人怎麼看我們。”

周小雨說:“雖然我也很同意九窈公主說的話,但是我覺得這樣不好,我還是支持七公主,畢竟七公主名正言順。”

九窈公主看了一眼周小雨說:“我不就是隨口一說嗎?你看看你們認真的,再怎麼說我跟七公主在一起呆了很多天,我肯定是支持七公主的。”

籃壇K神 周小雨說:“你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國王也快走了,七公主只要即位了那就好了。”

秦巖說:“看來七公主即位後有大公主在,她的生活也不會平靜。”

小白對秦巖說:“那我們就替七公主剷除了大公主。”

大制藥師系統 秦巖說:“今天大公主幫我們替七公主洗脫了冤屈,我們萬萬不能爲了七公主傷害了大公主。”

小白說:“不能傷害大公主,大公主肯定會傷害七公主,我們看到她欺負七公主肯定不能坐視不管。”

秦巖說:“走一步算一步吧,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七公主即位。”

白洪帶着四公主出城,沒有了華麗的服飾,沒有了華麗的飾品,身邊也沒有可以使喚的下人,四公主整個人的精神都崩潰了。

四公主對白洪說:“白大人,我不走了,就讓父王殺了我吧,就算死我也不想離開京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