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機飛過了幾個街區,段燁就只找到了十多個異變人。

其它的去哪裏了?

隨着直升機的盤旋,段燁心裏的問號越來越大,他甚至都看見了好幾個異變人堆積屍體的“食品庫”,連飄飄蕩蕩的魅靈也看見了好幾只,但還是沒有找到大隊的異變人。

眼看這一圈就要飛完,段燁正想讓飛行員返航時,飛行員指着貫穿CD市的高橋河說:“河裏好像有東西!”

段燁趕緊把思感發散過去,一看之下,差點跌出飛機。

遍尋不到的異變人,竟然全部在河裏!

高橋河是CD市人工開鑿的河流,水深兩三米,水流平緩,水質雖然昏黃,但也能清楚的看到水裏的情況。

異變人排列得很整齊的站立在河中,那密集的程度,和以前春運時的火車站差不多。

段燁思感內上百米的河道中,都是密密麻麻的異變人。

它們在水裏泡着幹什麼?

雖然已經不是人類,它們身體裏的器官大都萎縮,但也不可能在水裏呼吸啊?難道它們不需要氧氣?

飛行員沿着河道飛行,入目之處全是泡在水裏的異變人。

這詭異的一幕,怎麼看怎麼滲人,還讓段燁有一種非常噁心的感覺。

段燁在直升機裏拿出一盤繩索,讓飛行員降低高度,懸停在河面上方,他伸出手在河中隨意一抓,一個異變人脫水而出,飛到了機艙裏。

要是左歡在這,肯定會把段燁挖苦夠,因爲他這隨手抓起來的異變人,竟是一個打扮時髦,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

或者說,她曾經是個時髦的都市女性!

再豔麗的容顏,經過變異,面目也會變得異常猙獰,再窈窕的身段,一個月不清洗,也會變得奇臭無比。

“她”從水裏出來後,就像一個從玩具堆裏被拉出來的孩童一樣,拼命的掙扎吼叫,身上的水滴濺得機艙裏到處都是。

段燁用繩子把“她”五花大綁,輕輕一掌拍在“她”頭上,誰料這變異人並沒有暈過去,反而掙扎得更厲害了。

段燁只有稍加了一點力量,再一掌拍去,這下把她頸骨都拍折了,“她”還是在拼命的扭動身體。

段燁怕再打會讓“她”喪命,只好由着“她”亂動,讓飛行員趕快返航。

回到軍區後,段燁提着這個異變人俘虜,快步走進軍區的醫務中心裏,這裏並不是只有軍醫,CD市好幾個醫學權威都在這裏。

醫務中心也是軍區唯一24小時通電的地方,因爲他們一直在做着異變人的研究,希望能找到治療它們的辦法。

把俘虜交給他們後,段燁又快步來到軍區大門口。

十輛卡車已經停在那裏,每輛車上都站了六個穿着黑色作戰服的士兵,從他們身上的標誌來看,他們都是東南軍區最精銳的特種大隊隊員。

“段皇爺!你幹嘛去了?”康靜一聲運動裝,從其中一輛車的駕駛室裏跳出來,假裝生氣的喊道。

段燁沒心情和她開玩笑,把陳科和她拉到一旁,說了剛纔看到的場景。

“我滴媽媽呀!”康靜腦補了一下那個場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

陳科也是瞪大了眼張大了嘴,完全想不通異變人爲什麼會做那麼詭異的事。

三個人就一起站在門口發愣。

還是康靜最先恢復過來,把手拍得啪啪響,喊道:“想不通就別想了!你們搞不明白的事多了去!時間不早了,還得去十方鎮呢!”

段燁知道自己必須在軍區守着,也就沒再堅持要和他們一起過去。

陳長慶跳上打頭的軍車,揮了揮手,帶着車隊駛出了軍區後門。

從軍區出來,有一條新修不久的道路,可以直達十方鎮,這條路上幾乎沒有擺着的車,車隊一路暢通無阻,抵達十方鎮的路口後,才被大量汽車殘骸堵在那裏。

不過,糧儲倉庫已經近在眼前了,康靜放出思感查看了一下,高興的大喊道:“有糧食!整屋整屋的糧食!”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都很高興,在康靜和陳長慶的幫助下,很快就把通向糧倉的道路清理出來。

有趣的是,十方鎮上的異變者也失去了蹤影,難道和市裏一樣,都去泡澡了?

康靜又想象了一下那個詭異的場景,十方鎮上沒有河,連大一點的水池都沒有,也無法證明她的猜測。

車隊進入了這個糧儲基地後,幾個士兵拉開倉庫大門,裏面成袋的大米一直堆到了房頂。

康靜開心的拍手大笑,帶頭搬運起糧食來。

看到這個大美女都幹得這麼起勁,大兵們都卯足了勁,爆發出了百分之兩百的戰鬥力,飛快的穿梭在卡車和倉庫之間。

不到一個小時,十輛卡車裝得滿滿當當的,陳長慶清點了一下人數,招呼大家上車,剛開出大門,頭車裏的康靜舉出一面旗子搖了搖,這是約好的警告信號。

異變人,還是出現了! 看到頭車發出的信號,軍區特大的士兵們都打開了槍械上的保險,密切注視着每一個可能出現異變人的地方。

經過一個月的戰鬥,異變人的特點已經被瞭解得很清楚,它們力大無比,行動敏捷,生命力頑強,甚至還有一些智商。

它們的聽覺和嗅覺特別靈敏,除了自己的同類,它們會攻擊一切活動的物體。它們可以生吃血肉,而且有存集食腐的嗜好。

但是變異讓它們失去了,人類可以凌駕於地球其它生物之上的最大優點:使用工具!

它們使用的是最原始的武器,牙齒和爪子,在不斷更新進步的高科技武器面前,完全成了個笑話。

只要有充足的彈藥,一個全副武裝的小隊可以消滅數百隻異變人,數量上的劣勢完全可以用精良的槍械來彌補。

但是有魅靈摻雜在異變人中間的話,那結果就會完全顛倒。

只有激發了精神力的異能者才能看見魅靈,普通人對這種沒有形體的異類生物完全沒有抵抗之力。

四級魅靈進化出了實體,但那更是隻有高等級的異能者才能對付的。

異能者稀少的數量,導致了這場族羣間的生存戰爭,暫時偏向了混有魅靈的異變人一方。

十方鎮街道兩旁開始出現成羣結隊的異變人,在它們中間,還混雜着數只三級魅靈。

萬幸的是,運糧車隊裏有兩個還算高等級的異能者,康靜爬到了頭車車頂,手裏的技能專朝魅靈打去。


有異能者護航,特大的士兵們沒了後顧之憂,把他們苦練已經的槍法發揮得淋漓盡致,每個隊員都是用的短點射,很有節奏的“噠!噠!”聲中,異變人一個個的倒下。

它們出現的速度遠沒有手指扣動扳機的速度快,特大的隊員幾乎都是神槍手,在行進中的車上開槍也能做到彈無虛發,上百個異變者就這樣倒下,夾雜在它們中間的魅靈也在康靜的攻擊中灰飛煙滅。

車隊很快轉出了十方鎮的街道,加快速度向軍區開去,所有人緊繃的神經都舒緩開來,最多十分鐘,就能回到軍區,吃上一口熱騰騰的稀飯,說不定還能洗個熱水澡。

每輛軍卡都超載了至少十噸大米,在寬闊的大道上飛速行駛,臨近軍區後門,康靜拿出信號槍,對着天空放出信號,橙黃色的曳光彈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落在最後一輛軍卡旁。

想不到的是,沒有任何威力的曳光彈落地,發出一聲巨響,那輛軍卡竟然飛了起來。

軍卡加上糧食,都有60噸的重量,就像個風箏一樣飛了出去,從後視鏡裏看見這神奇的一幕,康靜看了看手裏的信號槍,正在疑惑這東西怎麼會有如此威力,聽到後面傳來的槍聲,她才反應過來,遇襲了!

康靜撐起防護,跳出還在飛馳的卡車,向後面跑去,等她看清士兵們開槍的對象後,康靜提氣大喊:“加速!加速!”

在車隊後面,是一隻進化出了實體的四級魅靈。

康靜沒有膨脹到去挑戰它,這東西現在也只有段燁纔對付得了,好在離軍區已經很近了,段燁馬上就可以過來。

陳長慶從傾覆的軍車裏跳出,頭上被拉了很長一道口子,鮮血淋漓,他抹去眼前的血跡,從軍車裏拉出兩個還在活動的士兵,扛在肩上。

還沒跑出幾步,魅靈已經追了過來,長爪揮動,剛纔死裏逃生的士兵這次就沒那麼幸運了,生生被切成兩半,連帶着陳長慶的後背都豁開一道恐怖的傷口。

陳長慶畢竟老了,他的速度也遠不及魅靈,看見魅靈追來,想做出閃避動作都已經來不及,傷重之下,在地上翻滾了幾圈後,撲倒在隔離帶上,暈了過去。

魅靈沒有去追擊他,跑到那輛撞飛的軍車前,揮動了幾下爪子,本來就成了一堆廢鐵的軍車,又被魅靈鋒利的爪子割成幾塊,魅靈還不罷休,繼續對這臺軍車施虐,利爪寒光閃動,揚起的米粒都成了一團白霧。

康靜遠遠的看見陳科受傷倒下,生死不知,憤怒的大喊一聲,手裏放出技能,準確打在遠處魅靈身上。

火弧四濺,魅靈沒有受傷,但是被激怒了,它晃晃爪子,朝着康靜追來。


康靜知道自己和它的速度差距,技能脫手的時候就在轉身逃跑,但魅靈的速度實在太快,幾個縱躍就追到她身後,前肢高高舉起,眼看就要把康靜一劈兩半。

康靜沒有躲閃,沒有害怕,因爲她看見前方掠來一道綠光。

段皇爺來了!


他從糖糖去世後,基本上就放棄了能量攻擊技能,只是一味追求力量的提升,升到7級後,段燁的體型變得更加的壯碩,沸騰精神力後,他的小臂都會變得比常人的大腿更粗。

無比發達的肌肉,能爆發出絕對恐怖的力量。

沒有花哨的招式,沒有炫目的技能,段燁只是遠遠的跑來,用了一個足球比賽裏常見的撞人動作,和魅靈撞在了一起。

“嘭!”

一聲沉悶的巨響,魅靈被撞在地上,帶出一道深深的溝壑,它身體在巨大的衝擊力下,擰成了一團麻花,死得不能再死了!

魅靈的一隻爪子,也被段燁自己的衝撞,擠進了他的胳膊中。

康靜往後指着:“快去看看陳科!”

陳長慶躺在那邊,精神力微弱得幾乎感覺不到。

段燁飛快的跑過去,抱起他又拼命往軍區跑,陳科後背的傷口足有一尺多長,深可見骨,不及時救治的話,光是流血都會要了陳科的命。

但段燁並沒有往軍區裏狂奔,他跑到康靜跟前,把奄奄一息的陳科遞到康靜手上說:“你先走,如果十分鐘後我還沒回來,你們就跑,跑得越遠越好!”

康靜臉色蒼白,她也感到了那種壓迫感,她不敢多問,接過陳科就向軍區跑去。

段燁緊了緊胳膊上的肌肉,插在上面的尖爪被擠了出來,掉在水泥路面上,發出清脆的金屬聲。

段燁一直看着右邊的街道,那裏不時有房屋倒塌的轟隆聲,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也從那個方向不斷傳來。

是等級更高的魅靈?還是一直沒有現身的新生命體?

很快,在段燁視野裏出現了一團龐大的陰影,它所過之處的建築物都在高頻震動,然後迅速垮塌。

來了!不管它是什麼,它來了!

段燁走到路邊,舉起一輛汽車,用力向那團陰影扔去。

在他恐怖的爆發力下,那輛車猶如出膛的炮彈,鑽進百米之外的陰影裏,然後又像撞到牆上的乒乓球,彈向了天空,直到肉眼都看不見,也沒有掉落下來。

陰影仍然不快不慢的向着段燁“飄”來!

段燁開始朝着軍區相反的方向跑去,接下來肯定是一場惡戰,一定要把它帶到遠離聚集點的地方,至少,也要給他們爭取到逃跑的時間!

段燁像是在晨練一樣的慢跑着,那團陰影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就這麼跟了一會,陰影好像有些不耐煩了,速度明顯加快,當段燁跑上一座立交橋時,陰影一閃,直接竄到了段燁前面,擋住了他的去路。

段燁這纔看清,那團陰影其實是一團黑霧,在黑霧中間,有一隻類似於四級魅靈的生物。

不會是五級的魅靈吧?

段燁強迫自己笑了笑,放鬆心態。

最多,也是去和糖糖相見,那也算是件好事啊!

段燁把精神力沸騰到了極限,肌肉又膨脹了很多,身上散發的不再是綠光,而是有綠色的火焰在他的身體上燃燒!

也許,我不是第一個看見五級魅靈的人,那就讓我做第一個殺死五級魅靈的人吧!

段燁大吼一聲,揮拳向陰影打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