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秦巖顯露出實力後,溫布頓和凱瑟琳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居然看不透秦巖的實力。

之前他們一直以爲秦巖只是一個普通的孤魂野鬼,他們只需要一腳下去,能將秦巖的魂皮踩爆。

該死的!這是什麼實力啊?他好像被激怒了,我們這可怎麼辦啊?

溫布頓和凱瑟琳嚇得對視了一眼,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過溫布頓很快反應過來了,他拿出魂槍,對着秦巖“砰砰砰”地一頓亂射。

魂槍是當地陰間的一種法器,類似於華夏陰間鬼差手的哭喪棒和鎖魂鏈。

子彈從魂槍裏面呼嘯噴出,紛紛射進秦巖的胸口。

溫布頓以爲秦巖必死無疑,再也不像剛纔那麼害怕了。

但是溫布頓很快發現,事情與他想象的不一樣。

秦巖即便了魂槍也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眨眼間落到了他面前。

“小小法器也想傷我?哼!”秦巖冷哼一聲,伸出雙手分別按在溫布頓和凱瑟琳的頭頂。

他們兩個想從秦巖的手掙扎出去,但是他們卻悲哀地發現,秦巖的手像一個巨大的吸盤一樣,無論他們如何掙扎,都無法擺脫面的吸力。

“天地問道,陰陽交輝,乾坤借法,搜魂覓魄!”

秦巖念動搜魂咒,對他們開始搜魂。

兩股強大無的魂力頓時鑽進他們的靈魂,將這兩個鬼警的記憶全部抽到了秦巖的腦海。

搜完魂,秦巖冷哼一聲,使用魂力將他們的三魂七魄直接打碎。

兩個鬼警像兩尊雕塑一樣,在瞬間支離破碎,並且化作點點飛塵,消失在秦巖面前。

“主人,你居然把他們殺了!”慕容雪菡驚訝無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慕容雪菡覺得殺了鬼警,像古代兩軍交戰殺了對方的使者,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秦巖卻冷笑起來:“敢侮辱你的人必須死!”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因爲你是我的女人!”

聽到秦巖最後一句話,慕容雪菡感動不已,她飛身而起一把抱住了秦巖,將頭深深地埋進了秦巖的懷裏。

剛纔秦巖的話,算是認可了她。

“好了!我們還是先走吧!”秦巖拍了拍慕容雪菡的肩膀,轉過身了車。 “主人,你把他們殺了!我們怎麼去啊?”慕容雪菡不解地問。

“我剛纔搜魂了!他們在哪裏我知道!”

聽到秦巖的話,慕容雪菡恍然大悟,立即飄進鬼警車裏面。

十幾分鍾後,秦巖開車來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個類似於莊園的地方,不過這個莊園不是式的,而是歐式的大莊園。

在莊園門口居然站着保安以及管家。

如果不是他們走路的時候飄着,秦巖還以爲自己在人間呢!

看到秦巖後,鬼管家用非常生硬的口氣說:“兩位這裏請!”

雖然鬼管家的用語很禮貌,但是他看向秦巖和慕容雪菡的眼神卻充滿了無的輕蔑。

鬼管家也是世紀的人。

那個時代的歐美人,覺得他們是世界最強大的人種,而亞洲人則是最低等的人。

“嗯?我們的兩位鬼警呢?”剛轉過身,鬼管家突然發現兩位鬼警沒有來。

“被我殺了!”秦巖冷冷地說,口氣沒有一絲愧疚和歉意。

“什麼?你說什麼?”鬼管家眯起了眼睛,既難以置信地看着秦巖,又憤恨無地看着秦巖。

他沒有想到秦巖敢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如果敢對我無禮,我也會送你一個魂飛魄散!”

秦巖非常討厭這些舊貴族的傲慢無禮。

現在的華夏已經不是以前的華夏了,現在的華夏雖然不敢說所有的成都名列世界前茅,但是在某些領域那絕對是首屈一指,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得。

但是現在這些歐美舊貴族,卻依舊以原始的眼光在看華夏,以及華夏的炎黃子孫。

他們覺得華夏的炎黃子孫是下等民族,是低劣低質的代名詞。

“你敢!”鬼管家瞪大了眼睛,不屑一顧地看着秦巖,他覺得秦巖是在嚇唬他,根本不敢對他動手。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試一試!”

秦巖冷哼了一聲,自顧自地向莊園裏面走去。

如果鬼管家敢和秦巖叫囂,秦巖絕對分分鐘讓他明白找死是多麼容易的一件事情。

但是鬼管家偏偏不相信秦巖的話。

他一把拉住秦巖的衣服,掄起胳膊向秦巖甩去一個大耳光。

他要滅一滅秦巖的威風,他要好好教訓一下秦巖,讓秦巖知道,他高貴的人種,是不容易被侮辱的。

只是他的耳光還沒有甩出去,秦巖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咔嚓”一聲扭斷了他的脖子。

鬼管家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脖子一歪此魂飛魄散,然後消散在秦巖的面前。

“這可是你自找的! 美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不關我的事!”秦巖聳了聳肩。

“站住!”看到秦巖殺了他們管家,兩個鬼保安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立即大聲喝止秦巖。

秦巖轉過頭,眯起眼睛向他們看去,表情淡漠地說:“怎麼?你們也想找死?”

聽到秦巖的話,再想到秦巖剛纔的殺伐果斷,兩個鬼保安立即嚇得向後退去,再也不敢說一句話。

“孬種!”秦巖搖了搖頭,撇着嘴轉過身向莊園裏面走去。

兩個鬼保安想反駁秦巖他們不是孬種,但是他們又不敢出口。

他們怕自己剛剛說出口,自己的脖子斷了,緊接着魂飛魄散了。

人死了還有鬼魂,但是鬼死了,那可不能再輪迴轉世了。

所以他們格外珍惜自己的鬼命。

“佩服!秦先生好霸氣啊!”

在這時,秦巖面前突然閃現出七八個鬼類,他們都面無表情地看着秦巖。

其一個秦巖認識,正是給秦巖送去李天霸人頭的那個地獄使者。

他此刻穿着一身黑袍笑眯眯地看着秦巖。

剛纔說話的人也是他。

“斯坦森,李天霸的屍身呢?”通過搜索兩個鬼警的魂魄,秦巖知道了地獄使者的名字。

“想找回李天霸的屍身也可以,你必須贏了他們!”斯坦森指着身邊的幾個鬼類說。

“你什麼意思?”

“沒有什麼意思,只要你能贏了他們行!”斯坦森笑眯眯地說。

聽到斯坦森的話,其他幾個鬼類不由擰起了眉頭,全部都露出了厭惡和不屑的表情。

他們紛紛不滿地說:

“斯坦森,原來你想讓我們和這個下等人對戰,那是不可能的!”

“一個黃皮膚也想和我們打,你覺得他能贏嗎?更何況和他打有辱我們的身份!”

“……”

這些白皮鬼居然看不起秦巖,秦巖忍不住在心冷笑起來。

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無論是黑貓還是白貓,能抓住耗子纔是好貓。

“我時間較緊,你們一起吧!”秦巖對他們招了招手,示意他們一起。

看到秦巖的動作,這些白皮鬼覺得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在他們看來,秦巖根本沒有資格和他們站在一起。他們可是高高在的人,即便變成了鬼,那也是高貴的。

但是秦巖不一樣了。

秦巖再厲害,也改變不了血液裏面流淌的卑微。

“氣死我了,看來不好好的教訓一下他,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其一個白皮鬼大吼一聲,掄起胳膊向秦巖衝去。

秦巖冷笑起來,身形一閃,已經飄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秦巖的速度,白皮鬼驚訝無,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這麼高。

不等他反應過來,秦巖已經一掌拍在了他的頭頂。

這個白皮鬼當即魂飛魄散。

其他白皮鬼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生猛。

“不用你們來找我了!還是我去找你們吧!”

秦巖冷笑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其他白皮鬼衝去。

他們露出了驚恐無的表情,紛紛出招向秦巖攻去。

但是秦巖像一條遊蛇一樣,“嗖嗖嗖”的從他們的面前穿過,不但躲過了他們的攻擊,而且分別在他們的頭頂給了他們一掌。

他們的魂體在瞬間崩碎,像沙子一樣灑落在地面,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該你了!”秦巖眯起眼睛笑起來,向斯坦森望去。

“我勸你還是不要動手,咱們兩個勢均力敵,誰也鬥不過誰!更何況這是在我的地盤,你不佔任何優勢。”斯坦森搖了搖頭,毫無懼意地看着秦巖,根本不怕秦巖。 如果是別人說這種話,秦巖根本不相信。

但是斯坦森說這種話,秦巖至少會信一大半。

在酒店的時候,斯坦森能夠那麼輕鬆地從秦巖面前溜走,實力絕對達到了鬼尊。

“你很自信啊!”秦巖笑眯眯地說。

“我能這麼自信,是因爲我擁有實力!沒有實力的人想自信都難以自信起來,你說對不對?”

斯坦森同樣笑眯眯地對秦巖說,像兩個朋友在聊天一樣。

可是秦岩心裏面非常清楚,他們根本不是朋友而是敵人。

“咱們借一步說話!”斯坦森露出了人畜無害的表情。

“哦!這裏不方便嗎?”

“不是不方便,而是這裏馬會變成一座廢墟!你不想和別人在廢墟里面說話吧?”

斯坦森露出了人畜無害的表情,但是秦巖看在眼卻覺得他陰險無。

不等秦巖說話,斯坦森突然身形一閃,飄到了莊園門口兩個保安身邊。

只見他伸出手,突然抓住兩個保安的脖子,將他們直接捏成細碎。

他們兩個致死都不相信斯坦森會殺他們。

秦巖看到這裏也呆住了,他也不明白斯坦森爲什麼要殺他們。

按理說,這兩個鬼保安應該是斯坦森的鬼才對。

“這次沒有人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了!”斯坦森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眼滿是神祕莫測的神色。

秦巖沒有說話,安靜地精看着斯坦森。

在這時,“轟”的一聲,莊園裏面突然響起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莊園的房子像被推倒的積木一樣轟然倒塌,只留下一片殘垣斷壁。

“我說的沒有錯吧!”斯坦森聳了聳肩。

“你到底要做什麼?”秦巖眯起了眼睛,有點看不懂斯坦森,他不明白斯坦森爲什麼要殺鬼保安,爲什麼要炸鬼莊園。

斯坦森沒有回答秦巖的話,他轉過身向遠處走去:“你如果想知道李天霸的屍身在哪跟我來!”

秦巖猶豫了片刻,向斯坦森所在的方向飄去。

慕容雪菡一把攔住秦巖,壓低聲音對秦巖說:“主人,小心有詐!”

不等秦巖說話,遠處的斯坦森哈哈哈大笑起來:“如果有詐,你們在這裏被我詐了!”

秦巖覺得斯坦森說的很快。

如果斯坦森真的想對他們不利早動手了,何必要捨近求遠呢!

這也是剛纔秦巖敢跟着斯坦森走的原因。

秦巖安慰了一下慕容雪菡,繼續向斯坦森的方向飄去。

慕容雪菡嘆了口氣,緊緊地跟在秦巖的身後。

走了一會兒,斯坦森突然轉過頭問秦巖:“你和崔俊洛有什麼深仇大恨?”

聽到崔俊洛這三個字,秦巖不由眯起了眼睛。

他萬萬沒有想到斯坦森居然認識崔俊洛。

崔俊洛是華夏地府的判官,斯坦森是美國地獄的使者,他們兩個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也不可能走在一起。

因爲他們間相隔十萬八千里,而且間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鬼海。

“你認識他?”秦巖停下腳步,向斯坦森望去,眼精光閃爍。 “剛剛認識不久!”斯坦森和秦巖對視着,嘴角噙着一絲笑意,這笑意讓秦巖看的直皺眉頭。

聽說他們互相認識,秦巖的心忍不住抽了一下。

崔俊洛是秦巖的死敵,而斯坦森卻和崔俊洛認識,秦巖突然覺得,斯坦森最近所做的一切應該和崔俊洛都有關係。

可是秦巖特別好,他們兩個相隔十萬八千里,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人間有非常便利的交通工具,坐飛機東半球去西半球只需要十二三個小時。

但是地府和人間可不一樣,他們間隔着一片杳無人煙的鬼海。

在這片鬼海之,藏着各種各樣的鬼海獸。

別說是天尊,是天尊更高一級的陰陽師也不敢輕易踏足鬼海。

“實話告訴你,我之所以對你出手,是因爲崔俊洛找到了我!”

“主人,和崔俊洛那樣的惡鬼在一起,說明他也不是什麼好鬼。”慕容雪菡敵視着斯坦森,同時攥緊了拳頭。

特別是想到李天霸被斯坦森分屍了,慕容雪菡氣憤難當。

雖然以前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不合羣,但是那是過去的事情了。

更何況李天霸對秦巖忠心耿耿,慕容雪菡慢慢地對李天霸多了一些好感。

斯坦森特別高傲,他覺得慕容雪菡沒有資格和自己說話,他沒有理會慕容雪菡,接着對秦巖說:“不過我現在改變了主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