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慌張的樣子,歐陽撤可以確定她在說謊。

“他是不是我的孩子我們來驗一下DNA就可以了。”

“不,你沒權利這麼做。他是我的孩子,歐陽撤你不能做,你不能奪走他。”

“他是不是我的孩子我們來驗一下DNA就可以了。”

“不,你沒權利這麼做。他是我的孩子,歐陽撤你不能做,你不能奪走她。”

看着她緊張的樣子,歐陽撤的心一緊,拉近彼此的距離,神情的目光看着她。“那就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不可能的。”方可可馬上回答。

她在也不是以前個白癡小女孩了,以爲愛一個人可以付出全部。現在的她知道,人生中不單單隻有愛情,還有很多。

聽着她的回到,這無疑對歐陽撤而言是一個打擊。

他有些心疼,知道她的恨死自己了纔不想留在自己身邊的,可是他想要她。五年前他錯了了,五年之後,他再次找到她不想錯過了。

“可能的,我們之間還有一個孩子。”

“我說了,他不是你的孩子。”

“是不是我很清楚。可可,如果我執意要孩子的話,對你傷害很大,我不想那麼做。”他語氣很沉穩,卻可以聽得出幾分的認真。

方可可看着他,眼中有着一絲詫異。

該死的男人。他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改變也沒有。

爲什麼?

爲什麼這個不男人還是這樣,從以前開始他就一直欺負她,一直壓制她。

她夠了,她真的受夠了。

“你以爲你這麼說我就怕了?我養了展翔五年,你以爲你說帶走他就帶走他?我會找最好的律師的,我纔不怕你。”哼,大不了魚死網破,她不會像惡勢力低頭的。

看着她氣呼呼的樣子,歐陽撤笑了一下。

“你笑什麼?”看着他開心的大笑,方可可不解的皺着眉頭,似乎有着一絲不滿。

“沒事,我只是開心呢,開心你終於承認孩子是我的了。可可,我很開心,這樣證明你心裏還有我。”

“你少自作多情了,我纔不會喜歡你,你這個大爛人。”可可推開他,來到門門邊上開開門,“請你離開,不然我就報警了。”

看着他堅決的態度,歐陽撤也不想勉強她,於是聳聳肩,邁着步子離開。在走到可可身邊的時候,他看着她。“我還會在來的,這次你別想在逃了。還有,你把我們的兒子養的很好,我很喜歡他。”說着,他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方可可聽着這話不禁呆住,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她的兒子不錯?他……見過展翔了?

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接着,她穿好衣服朝着紀東佑的住處而去。

此時的方展翔剛剛的洗完香香,正打算上次睡覺覺,沒想到媽咪就來了。

“媽咪,你怎麼來了?”看見媽咪來,讓這的很開心的。

只是,爲什麼此刻媽咪的臉臭臭的。

“可可,這麼晚了,你來有事情嗎?”紀東佑擔心的聲音響起。

方可可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一邊的紀東佑。

“東佑,你先進房間,我有話想和展翔說。”她語氣嚴厲,好像有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額……

紀東佑看着可可,又看看一邊的展翔,看見她眼中求救的目光,他不禁看着可可。

“可可,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什麼話好好說。”

“我就是在好好的說。”方可可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他,“東佑,你先回房間吧,我有些事情必須和展翔說。”

看來事情很嚴重啊。

紀東佑很識相的離開客廳,回到自己的房間。當然了,他並沒有維完全關上門,起碼要知道怎麼回事,一會來出來救駕。

客廳裏,方可可坐在沙發上,看着對面的展翔。

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兒子的聰明,他很懂事,也從來不讓自己操心。就以爲這樣,她給他的照顧很少,她也知道自己不是一個盡責的媽媽。但是她是愛他的,真是的很愛很愛。

他已經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她不能沒有兒子的生活。

今天歐陽撤莫名其妙的來找自己,她的心中就開始不安起來,那種感覺無法說出來是什麼樣的,只是很不安很不安。

“媽咪,你到底有什麼事情啊。”方站在站在對面,有些不安的問着。

方可可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自己的兒子,目光變爲認真。

“展翔,我問你你一件事。”

“好的。”方展翔乖乖的點點頭。

“你去照顧歐陽撤?”記得一年前,他無意得知它的爹地就是歐陽撤,就開始不停的打探他的消息。

無法說出她當時的心情,因爲她知道,有些事情是沒辦法一輩子隱藏的。

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開始害怕和不安。

他害怕歐陽撤會找上自己帶走兒子,不安是展翔一直問着父親的事情。

她無法說出什麼不是的話,只好搞死兒子,他的父親有自己的選擇。

她一直以爲,只要不去幹擾歐陽撤,那麼一切都不會有事的。

深深吸了一起,看着兒子不回答自己的話,她不禁皺了一下眉頭。“我在問你,你是不偷偷找了歐陽撤。”

“媽咪,我……”

“不要對我說謊。”

方展翔咬咬脣,“對不起媽咪,我不是有意去找他的,我只是想要一些補償。”

“補償?”

“恩,媽咪,我告訴你呦,我破壞了他公司的系統,成功了要了五百萬,有了這五百萬,媽咪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方展翔得意說着,想着要是媽咪知道了他這麼本事,一定很會開心的,大大的表揚了她一番。

可是當方可可聽可這些話,差一點的昏厥了。

老天,原來真的是兒子。

此時此刻,她內心無比的複雜。

“方展翔,你給我過來。”

她連名帶姓的叫着他。

方展翔一愣,心裏有着一絲不好的預感。可是他一項最聽媽咪的話了,所以他緩緩的走到了媽咪的面前。

“媽咪……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可可就拉過他,朝着他的小屁屁一頓的毒打。

“你爲什麼不聽話,爲什麼去找他,是誰讓你真做的?你就不能讓媽咪省心嗎?”打在兒身,同在娘心。此時此刻,可可的痛不比他少。

方展翔緊緊咬着脣,一直忍着不哭。因爲他知道,如果自己哭了的話,媽咪也會很痛的。

他知道一定自己做錯了,媽咪纔會打他的。

“可可,住手。”紀東佑出來,拉着可可的手,眼中有着不可思議,“你瘋了嗎?你怎麼可以打自己的孩子?”

他認識的可可從來不會打展翔的,她一向的溫順的,可是今天是怎麼了?

看着可可生氣的樣子,他不禁愣住,因爲以前可可從來沒有這樣過。

可可停下手嗎,看着展翔,“你知道錯了嗎?”

方展翔咬咬脣,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媽咪,我只是想要寫補償,誰叫他對媽咪不好的。”

“你還說?”

“媽咪,爲什麼我不可以?爹地明明還在,爲什麼我們不可以和他相認?”

原來是這樣!

可可的心微微的顫抖着,有着一絲說不出的苦澀。

“你這麼做是想和他相認?”可可艱難的問着。

方展翔搖搖頭頭,又點點頭。他低着小腦袋,他知道爹地很壞,對媽咪很不好,可是他真的很可惡爹地的愛。

看着兒子這個樣子,方可可傷心極了。

“好,很好,你這麼渴望和他相認,那你去找他好了,以後不要叫我媽咪。”

“不要。”這次他真的慌了。緊緊拉着可可的手,眼中有着一絲淚光。

“媽咪我錯了我錯了,我在也不了,以後我都聽你的話好不好,你不要生氣好嗎?”方展翔看着媽咪,緊緊拉着她的手。

他可以沒有爹地,但是不能沒有媽咪。

“已經晚了,如果你他知道有你的存在,根本不會放過我們的。”歐陽撤的手段,她太清楚不過了。

他無法忍受失去兒子,那樣她瘋的。

“媽咪,你別難顧,我不會離開的,我保證。”他的眼眶紅紅的。“我要保護媽咪,要永遠陪着媽咪。”

看着他的樣子,可可的心一軟,心口有着一絲無法說出的感覺。她緊緊的抱住兒子,想緊緊的把他容納自己的懷中。

她真的很害怕,害怕兒子離開她。

“展翔,我們一起離開這裏好嗎?”

“離開?”

“是的,離開一個你爹地找不到我們的地方。”

方展翔皺了一下眉頭,他知道媽咪不安,可是……他好不容易知道自己爹地,要這麼快離開嗎?

“可可。”這個時候紀東佑的聲音響起,他總是知道怎麼回事了。“可可,時間不早了,我們讓展翔休息吧,我們來談談。”

可可看着他,抹抹自己的眼淚點點頭。

於是展翔回到了房間,這個時候紀東佑看着她,不禁嘆口氣。

“可可,你見過歐陽撤了?”可可能這麼激動,一定是和歐陽撤有關係了。

可可點點頭,“她剛剛來找過我了。”

“那麼……他說了什麼?”

“她說,如果展翔是他的孩子,那麼她想要回自己的孩子。”說道這個,她的心就很痛,有着一種無法說出的痛,“我不能,我不能讓他把孩子帶走。”

“可可,你冷靜一下,不會有事的,他不會把展翔帶走的。”紀東佑安慰着她,知道她此刻的不安。

展翔是她的全部,作爲一個母親,一定把兒子的一切看得比什麼都中。

可可搖搖頭,心中有着一絲不安和恐慌。

“你不瞭解歐陽撤那個人,他想做的一定要做的,同樣的,想得到的也一定要得到,沒人可以阻止他。”她是真的害怕了,此刻才這麼恐慌的。

看着可可這個樣子,她不知道可以說什麼。

他很想幫助她,也想保護他,只要她願意,他什麼的都可以做的。

他箍緊可可的肩,眼神無比的認真。“可可,如果我說我願意照顧你和展現呢?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如果你和展翔有一個家,那麼歐陽撤就辦法帶走展現了,我會是一個合格的父親的,也會是一個好丈夫的。”

他知道他這麼做很卑鄙,不在這個時候威脅她,可是他真是的很像照顧她。

可可看着他,她知道他對自己的心意,只是她能。

“對不起東佑,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

“可可,別和我說對不起,你知道我要的不是對不起,而且你也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他認真的看着她,“只要你願意我可以照顧你的。

甚至可以帶你去一個歐陽撤找不到的地方,相信我。”

他要的只是想給他一個安定的生活,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可可看着他,知道他是好心,她是不應該利用他的好心的,可是她再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看着他,可可不禁點點頭。

“你願意了可可?”

可可再度點點頭。“但是,我們什麼關係也沒有,如果你以後有了喜歡的女人,一樣可以去追求。”她想要的只是和兒子在一起。

紀東佑看着她點點頭。

沒關係的,就算做一個替身也沒有關係,只要可以幫助可可就可以。

而此時,在房間裏的方展翔聽到媽咪和乾爹的談話,一顆心變得不安起來。

媽咪要和乾爹在一起嗎?那爹地怎麼辦?

不,他不要媽咪和乾爹子啊一起。

媽咪是爹地的,雖然他真的很討厭爹地,但是媽咪和爹地才應該在一起的。

翌日,方展翔剛剛下課,從幼稚園出來的時候,就看見校園門口有一輛超級跑車。

看着方展翔目瞪口呆,看着他滿心歡喜。 真是的好酷啊,要是爹地也有這樣一輛跑車就好了。

剛剛想着,就看見跑車上下來一個人,朝着方展現這邊走來。

他高大的身影形成一股光輝朝着方展翔走來,攔着他有些愣愣的。

“小鬼,看見人不打招呼嗎?”歐陽撤抿着脣,看着眼前這個小鬼。

嗯,說實話,他喜歡她現在的目光,非常的崇拜他。

這個讓他有一種當爸爸的感覺。

爸爸!

這個詞對他來說是陌生而又熟悉的。

她從來不敢奢望好可以當爸爸,畢竟他曾經對可可很過分。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發生了,在可可活着,而且就在自己身邊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而且,她還給自己生了一個孩子。

他確定了,展現是自己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

“你來幹什麼?我要回家了。”

真是一個酷酷的小鬼,看着歐陽撤不禁笑了一下。

“小鬼,我帶你去吃好吃的東西。”

“不要,媽咪知道我找了你,她很生氣,還打了我。所以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了,我要回家。”說着,他要離開。

瞬間,歐陽撤拉住他,皺着眉頭。“你說什麼?可可動手打你了?”

方展翔看着他,不禁點點頭。“媽咪一向很疼我的,從來沒動手打過我。但是她我找過你,就打了我,媽咪很生氣的,都是我不好,是我惹到媽咪了。”他低着頭說着。

歐陽撤眯着眼睛,聽着兒子的話,明白了一件事情。

就是可可真的很恨自己,恨到連累自己的展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