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風龍彆扭的表情,陸沉出聲詢問道。

「我的靈氣全沒了,經脈內運轉的是風元素還有狂暴氣息。」

「怎麼會這樣。那你能感受現在的修為能力是什麼階段碼?」

「嗯,能感覺到,能夠運用的威力在降氣境初期。」

風龍在身前凝聚一顆狂暴的風球。

想了想又開口說道:「不過我能感覺到,混元巨劍內的狂暴氣息,在不斷的和我融合,等到融合完畢,我的修為還能比之前提升一個檔次。」

陸沉聽着風龍的說法,心中竊喜。

風龍的實力提升,也意味着自己能夠找回爺爺的可能性又大了一部分。

「我需要整理一下現在的狀態,你在我的府邸里轉一轉吧,對了給你的新招式起個名字吧。」

風龍說完,走入葯架形成的八卦合圍內,開始恢復狀態。

陸沉看着手中的混元巨劍,又想起放入圓盤時的感覺,心中出現一個想法。

「既然這混元巨劍,既能將圓盤卡在裏面又能攻擊,不如就叫做「卡面來打」吧」

「哈哈哈,「卡面來打」,真是個好名字生動又形象。」

陸沉喚出從雙魚盤,喊出一聲「卡面來打」。

雙魚牌自動飛起,叩入混元巨劍中。

混元巨劍上紅藍光芒瞬間纏繞。

「還有自動功能,這把劍真是人性化。」

陸沉重新將雙魚牌扣下來,反覆實驗混元巨劍的其他功能。

……

……

陸沉走出丹藥房,開始在風龍房間內隨意轉動。

風龍的府邸看着很大,但是其中的房間卻只有三個房間。

陸沉站在東邊丹藥房的門口,手持羅盤,不斷思考着應該先去那個房間。

「東對西,利出西南。」

「那就先去北邊的房間看看一看吧,我這狗運氣就應該反著來。」

陸沉徑直向前走到最北邊的房間,推門而入。

如山堆積的金幣、珠寶,朝着陸沉洶湧而來,直接填埋。

「哈哈哈,我就說嘛利出西南,就應該向西北走。」

陸沉從金幣堆中鑽出來,一臉興奮。

「說書先生一直說龍族有珠寶癖,看來是真的,這下都是我的了。」

陸沉雙手抓着金幣像衣服裏面塞,嘴裏還不停地嘟囔:「我就拿一點,一點點,等到我以後賺到錢就還給你。」

陸沉將全身裝滿金幣,抬頭看向西方的房間。

「現在去西方看一看,就算運氣差一點也不會有什麼損失,說不定還會有其他收入。」

……

……

路沉推開西方的大門。

一股鋒銳知識之勢,迎面而來。

「這是……法寶,術法?」

陸沉看着眼前的景象,顫抖的會說不出話來。

五十米的大小的房間,中心扔著一堆各式各樣的法寶武器。

周圍大大小小的擺放了近千張書架,書架上儘是術法秘籍。

「哈哈哈,發達了,利出西南,真的是利出西南。」

「想不到風龍儲存了這麼多的寶貝,全部換成地,那得有多少塊。」

陸沉飛快的跑到房間中心。

撲在法寶堆上,一件件抓起地上的法寶。

「發達了,發達了。」

陸沉法寶堆里,翻騰游趟。

……

……

半個小時后。

陸沉從法寶堆中起身,走向放滿秘籍的架子。

陸沉走進第一排架子。

架子下扔了一堆亂糟糟的的術法捲軸,濃郁的靈氣波動閃現。

翻雲掌、長壽功、風雷腿、引雷術……

「啊啊啊……,一地的術法秘籍,這都是外界爭搶的秘籍啊。」

「沒想到在風龍這裏,連書架子都上不去。」

「真是可惜,不如就便宜了我吧,反正也是不要的東西。」

陸沉一臉惋惜,默默將地上的秘籍全部撿起來,揣進兜里。

陸沉抬頭,看見書架上擺放的秘籍,旁邊標註着地階。

「啊,我槽,地階下品、地階上品。」

看着滿目的地階秘籍,陸沉默默扔掉身上的凡階秘籍。

嘴裏喃喃道:「這不是我不要你們啊,你們被風龍扔在地上,那自然有風龍的用意。」

陸沉一邊拿起地階秘籍,一邊向前走。

當陸沉走到第二階段時,一道火紅色的光芒閃過。

「這裏竟然有人階秘籍的波動!!」

陸沉揉動雙眼,他聽說過地階之上的秘笈,會逐漸擁有靈力,散發出獨特的光芒。

陸沉繼續向前走,一排排的秘籍開始閃爍起光芒。

各種眼顏色的光芒閃爍著,差點閃瞎陸沉的雙眼。

「竟然全是人階的秘籍,看來說書先生說龍族都有收藏癖說的真沒錯。」

陸沉一邊臆想風龍,一邊不斷拿着架子上的秘籍。

「風龍啊,是你讓我隨便轉轉的,我也就只拿一點,等到日後我再還你。」

陸沉一路走過去,不斷地拿着秘籍。

「小陸兒,這些秘籍重嗎?」

風龍已經熟悉身體狀態,出現在陸沉身後。

「不重,不重,我還能拿得動。」

陸沉沉迷在法寶秘籍中,絲毫不知道風龍已經出現身後。 然而在姜明的實力跌落回正常狀態之後,變異黑貓就好像盯死了他一樣,不管姜明怎麼跑它都能夠很快追上來,身上還多增添了一些傷痕。

「吼!」

姜明正在竭力甩掉變異黑貓的途中,突然前方傳來了一聲嘶吼,緊接着,一條區擎天巨柱般的腿轟然踩碎了姜明眼前的一棟樓。

強大的衝擊力直接震開了姜明,撞到了身後的牆壁上,姜明怒睜著雙眼,只看到前方,七八頭龐然大物正在朝着這邊走來,變異黑貓也已經到了他的頭頂上。

姜明支撐著身體站起來,拿出懷裏的藥材包,用盡全力扔了出去。

藥材包在空中破開,裏面混合有小白血液的藥材灑落的到處都是,奇特的香味深深吸引住了這些變異生物。

姜明深呼吸一口氣,轉身快速逃離這裏,藥材包是他最後逃命的手段,如果這樣還跑不掉,姜明也只好認命了。

姜明剛跑出去沒兩部,一條巨大的貓尾忽然從他的背後抽來,將他狠狠的抽到牆壁上,撞穿了一棟樓,摔到了另一邊的街道上。

這隻黑貓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一直盯着姜明不放,就是那個混有小白血液的藥材包都無法轉移它的注意力。

姜明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接連受創已經讓他的身體傷痕纍纍,內臟受損骨頭斷裂,再難以行動。

「肋骨斷了六根,把肺扎破了,身體內臟受損程度不同,坐小腿腿部骨折,右手斷了兩根手指,輕微腦震蕩,後背嚴重擦傷……」

這是姜明得知的自己身體的情況,還好及時用黃金化護住了心臟,這才沒有直接被它給抽死。

看着朝着自己走的越來越近的變異黑貓,姜明再一次感受到了前世死亡之前的那種感覺。

不過這一次他很平靜,人各有命富貴在天,這一世他已經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極限,雖說並沒有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特別大的改變,但起碼還是做了一些事情,至少自己還有一個兄弟活着。

就這麼想着,姜明緩緩閉上了雙眼,彷彿已經認命了一般,坦然迎接着死亡的降臨。

變異黑貓一點一點的靠近姜明,圍繞着他轉了幾圈,中間的豎瞳光芒流轉,鼻子吸了吸,似乎在確定姜明沒有了行動和反抗的能力了。

變異黑貓靠近了姜明,低下頭張開了血盆大口,準備一口吃下姜明,這個讓它感到恐懼的人類。

變異黑貓的本能告訴它,只要吃下這個人類,它就可以再一次得到進化。

然而就在它鋒利的牙齒即將觸碰到姜明身體的時候,姜明忽然睜開了雙眼,眼中儘是殺戮和森寒。

用最後的力氣重新握緊了金剛劍,姜明拼盡全力,大喝一聲,一劍狠狠的刺進了變異黑貓雙眼中間的豎瞳。

「嗷!」

變異黑貓突然被姜明臨死反撲的攻擊刺瞎了中間的眼睛,發出憤怒驚恐的嘶吼,瘋狂的掙扎扭曲了起來。

姜明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他早就看出這隻貓中間那隻眼睛不正常,現在拼盡最後一點力氣毀了它的眼睛,即便殺不死它,也能給後面面對它的人減少不少麻煩。

姜明平靜的躺在地上,目光看着蔚藍色的天空,緩緩嘆了口氣,閉上了雙眼,這次,他真的要死了,身上已經沒有任何一點力氣,意識也越來越沉,只可惜了小白,召喚主人死了,身為神獸的它也會跟着一起消亡。

不向命運妥協嗎?姜明並不想向命運妥協,重生了一世,他已經改變了末日到現在半年時間自己的命運,如果他沒有這麼快死掉,還會繼續改變下去,直到有朝一日登臨這個世界的頂峰,看看那裏的風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