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趨勢,似乎有把她的胸貼上去狠蹭一番的意思。

郗年見狀,登時睜大眼睛,伸手抓住蘇霂寒的手臂,用盡全力將他向自己這邊扯了過來……

霍瀟瀟的手和胸都撲了個空。

她踉蹌了一下,穩住身子后,面上頓時浮現一絲不悅,狠狠瞪向了郗年:「溫郗年,你幹什麼?為什麼要扯寒哥哥?」

「我這不是為了你嗎?他站在那裡挺礙事的,撞到你就不好了,是吧,蘇霂寒?」郗年朝蘇霂寒挑了挑眉。

「是呀,謝謝你同桌!」蘇霂寒朝她一笑,順勢坐在了位置上。

他是被郗年扯進去的,但因為慣性,雙腿還留在外面,故而,他身子有歪倒的趨勢,坐下的時候,他半邊身子壓在了郗年身上。

蘇霂寒也不在意,更沒有起來的打算,就那麼軟軟地靠著她,很是享受。

郗年微微黑了臉,毫不客氣地推開他,笑道:「不用客氣,你是我同桌,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霍瀟瀟臉色越發難看:「怎麼會撞到我?你這借口也太強詞奪理了吧!」

「哦,那我不是擔心他撞到你,而是擔心你撞到他。你剛才的動作太大了,我擔心你撲倒了他。」郗年木著臉朝霍瀟瀟看了一眼,突然很想上去抽她大耳刮子。

媽的,犯賤犯到自家表哥身上就有點噁心了!

她不知道霍瀟瀟是胸大無腦真性情,還是不講倫理道德,喜歡誰就親近誰,但她對蘇霂寒的靠近讓她感到很是不爽,就像自己的東西玷污了一樣。

事實上,霍瀟瀟的確是不講倫理道德的,她喜歡誰就會親近誰,也不管自己的行為是否過分,是否妥當。而蘇霂寒一直是個冷漠的,她從未靠近過他,但越是如此,越是渴切。

她覺得蘇霂寒會喜歡她的親近和接觸,只不過,他一向不喜歡旁人的觸碰,所以,下意識會覺得不喜歡她的觸碰。她相信,只要他們接觸過,蘇霂寒就會喜歡她,沒有男人不喜歡她。

剛剛的舉動雖然是她下意識的動作,但又是故意的,可是,如此一個讓寒哥哥喜歡她的機會被溫郗年給破壞了。

霍瀟瀟是怨恨的,但為了洗白自己在蘇霂寒心中的形象,她不好發作。

經過多次打臉,韓念念也不敢再說『蘇霂寒和霍瀟瀟感情好不怕被撞郗年完全就是多管閑事』之類的話,故而,她選擇了沉默。

沒有了幫襯的霍瀟瀟有些尷尬,一臉委屈地看著蘇霂寒,希望蘇霂寒訓斥郗年多管閑事。

蘇霂寒又看了她一眼,接著之前的話道:「你應該向她道歉。」

他說著指了指郗年。

霍瀟瀟回想他對自己說的上一句話,臉色陡然灰敗,終於明白他為什麼給她說不用給他道歉了,原來,是讓她向溫郗年道歉! 她咬了咬唇,極不情願道:「溫郗年,對不起!」

話落,霍瀟瀟捂著臉回了位置,似乎還哭了,連給郗年說『我不會接受你的道歉』的機會都沒有。

郗年獨自遺憾了一小會兒才看向蘇霂寒,微眯著眼笑著問道:「蘇公子,如果我不拉你,你是不是就讓你的表妹撞上去了?你們兄妹的感情可真好呀!」

蘇霂寒不答,笑著反問:「怎麼?你是不是很羨慕?」

「怎麼會呢!」郗年皮笑肉不笑地答道,話落別過臉,沖著窗外做了噁心嘔吐的表情,心道,羨慕你個鎚子,明明被噁心死了。

如果郗年不拉他的話,蘇霂寒是一定會避開霍瀟瀟的。他本就不喜歡他人的觸碰,又怎麼會任霍瀟瀟往他身上貼?

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避開,郗年就伸出了手,故而,他順著她的力氣倒在了她的身上,看起來就像是不為所動一樣。

他格外喜歡看他的貓維護他的樣子。

蘇霂寒身子微微前傾,湊到女孩耳邊,小聲道:「我是想避開的,但是,你的速度太快了,沒給我這個機會。」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耳廓上,郗年只感覺半邊身子都酥了,臉頰和脖子都紅了。

她扭頭瞪了眼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少年,惱怒道:「下次我就不多管閑事了,讓別人用豆腐撞死你!哼!」

蘇霂寒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你才不捨得!」

他這一聲有些大,班級里不明情況的同學聞言都看了過來,頓時就被蘇公子的笑吸引了。

霍瀟瀟和韓念念也怔怔看向他,但見他是因為溫郗年而開懷大笑,又頓時變了臉色,她們格外想知道兩人剛剛說了什麼。

蘇霂寒很快就停止了大笑,但眼中的笑意卻是絲毫未減。他單手托腮,含笑的黑眸盯著女孩側顏打量著,像是在看一副絕美的畫作,一臉陶醉般的滿足。

郗年任他打量,心中回味著蘇霂寒的話,因霍瀟瀟產生的噁心漸漸消散了。還好,蘇霂寒不喜歡霍瀟瀟。

周五,下午放學后,郗年見到了許久未見的溫茜和溫恆毅。

姐弟倆在高一S班外面的走廊上攔住了她的去路,央求她和他們回溫家。

「你們又是玩哪一套?」 農門醫香 郗年淡淡打量著面前的溫氏姐弟,發現他們的狀態比之前好了許多。

難不成,溫皓的工作有著落了,姐弟倆又恢復豪門子弟的身份?

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兩人第一時間應該是羞辱打壓她才對,請她回去又是鬧哪樣?

在她兀自思索的時候,溫茜開了口:「年年,之前把你趕出來是因為爸爸誤會了,我們都以為是你害他丟了工作,所以才……現在,我們都弄明白了,在溫氏被收購一事上,我們溫家人都是受害者,你也是受害者。所以,爸爸媽媽希望你回去。」

她一改平時的囂張跋扈,用真誠友好的笑容看著郗年,同時,打量著她身旁的蘇霂寒。

幾番調查之後,溫茜已經弄清楚了蘇霂寒的身份,知道他是霍瀟瀟的表哥,帝都蘇家太子爺,並且,成功移情別戀。她早已忘了非殷少哲不嫁的誓言,她的目標變成了蘇霂寒。 看到蘇霂寒站在郗年身旁,像騎士一般守護著她,溫茜又羨慕又嫉妒,同時更加堅定把溫郗年騙回溫家的決心。

這是她和霍瀟瀟合作的第一步,成功了,霍瀟瀟也許會幫她和蘇霂寒牽線。

「回去?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該不會還在想用我的股份養你們一家子吧!」郗年不屑嗤笑,見溫茜花痴一般地盯著蘇霂寒,突然有挖她眼珠子的衝動。

溫茜立刻擺手解釋:「不是不是,爸爸已經找到了工作,在霍氏旗下的一家子公司當執行總裁,回去你就能過好日子了。」

「霍氏旗下?」郗年呢喃思索,忍不住笑了,原來,霍瀟瀟在這裡等著她呢!

溫茜以為她不相信,連忙喊住一旁正欲離去的霍瀟瀟:「瀟瀟,我堂妹不相信我,你幫我證明一下,我爸爸確實在你們家的子公司當執行總裁。」

霍瀟瀟聞言停住腳步,在眾雙看熱鬧的目光中,緩緩看向被溫氏姐弟攔住的郗年,柔聲細語道:「是呀,溫叔叔是在我們家旗下的一家子公司當總裁!」

她說著頓了一下,鄭重其事道:「溫郗年,這件事算我給你的道歉吧!雖然我霍家沒法講溫氏從收購你們的那個集團中收回來,但我們旗下的這個子公司並不比溫氏差,收入也不會差。」

言外之意是,回溫家是你最好的選擇,這是我送你的道歉禮。

郗年忍不住笑了:「霍大小姐,我發現你格外喜歡把別人當傻子。」

「溫郗年,我說了,你誤會我了,我是真的想道歉,難不成,我幫你大伯找到工作還做錯了嗎?」霍瀟瀟氣憤又委屈地回道。

郗年不理她,又看向溫茜姐弟,冷著臉道:「我不會回去的,我和你們溫家沒有任何關係,請不要再來打攪我,否則,我現在的監護人會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溫氏姐弟臉色都不太好,尤其是溫恆毅,他可是答應女神的,一定要把溫郗年弄回溫家,然後再想辦法好好修理她。

這也正是霍瀟瀟的計劃。

她確定查不到郗年的去向,所以,要把她放到一個她知道的地方,溫家就是最好的選擇。

所以,她找到了溫氏姐弟,告訴他們,可以讓溫皓去霍氏旗下的一家子公司當執行總裁,而他們,要幫他們修理溫郗年。

對溫氏姐弟來說,霍瀟瀟的提議簡直不要太好,他們早就想修理溫郗年了,但是,溫皓失業后,他們都成了喪家犬,自顧都不及,哪還有精力找溫郗年的麻煩。

看郗年沒有回去的打算,霍瀟瀟忙幫溫氏姐弟說話:「溫郗年,一家人還是在一起的好,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你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有誤會的話,一定要說清楚。再說了,你一個小姑娘,總外面租房子也不是辦法呀!寒哥哥,你說是吧?」

她一臉期待地看向了蘇霂寒,期望得到他的贊同。

然而,蘇霂寒理都沒理她,甚至,還有些不耐煩,狠狠瞪了她一眼,彷彿在說『別多管閑事』。

霍瀟瀟嚇了一跳,當即噤了聲。

蘇霂寒從未對她露出這種威脅的神情!難不成,他已經知道了她利用溫氏姐弟對付溫郗年的計劃? 郗年聞言又看向霍瀟瀟,低低笑了一聲:「多謝霍小姐的好心提醒了,但是,我和他們不是一家人。

你大概不知道吧,溫皓,也就是溫茜和溫恆毅的父親,吞了我爸爸百分之二十的溫氏股份,還把他弄監獄里去了,最後不知道買通了誰,還把他害死了,我和這一家人可是仇人。

而你,卻幫我的仇人找到了好工作,還當做對我的道歉,你這道歉還真是噁心吶!還是說,你就是故意噁心我的?」

「溫郗年,你血口噴人!」溫恆毅忍不住了,終於對郗年露出了一貫的醜態。

郗年冷笑:「我是不是血口噴人你回去問問溫皓不就知道了,人在做天在看,這世上可沒有不透風的牆,溫皓和趙淑雅掩飾的再好,真相也有大白的一天。」

話罷,她不再理會幾人,越過眾人走了。

蘇霂寒緊跟著她一同離去。

他離去后,霍瀟瀟和韓念念也連忙跟了上去。

郗年走得很快,蘇霂寒跟的很緊,兩人很快就和後面的霍瀟瀟韓念念拉開了距離。

她忍不住對蘇霂寒道:「我就說你表妹要出壞主意了吧!看吧,她還挺聰明的,竟然想到用溫茜和溫恆毅對付我,那姐弟倆恨我入骨,她這道借刀殺人計使的真不錯。」

「要不要我幫你把麻煩清理掉?」蘇霂寒微微低頭,笑著問她。

郗年仰頭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問道:「你能讓霍氏開除溫皓嗎?」

「我媽媽擁有霍氏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我五歲時,她將那些股份轉讓給了我,現在,我算是霍氏的第二大股東,開除一個子公司的執行總裁的權利還是有的。」蘇霂寒驕傲地挺了挺脊背。

郗年忍不住笑了:「不愧是蘇家太子爺,手都能伸到霍氏去。不過,暫時算了,我現在不想理他們,就讓他們蹦躂吧!」

蘇霂寒嗯了一聲,又問:「那你父親的事情,需要我幫你查嗎?」

郗年搖搖頭:「暫時沒這打算,等有機會,我會自己查。」

蘇霂寒也不勉強,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兩人一道出了校門。

跟在後面的霍瀟瀟和韓念念看兩人如此輕昵,簡直要氣炸了,兩人心中有一個共同的聲音:蘇霂寒是她的。

學校外面,葉生已經開車等在那裡。

看到後面緊跟不舍的霍瀟瀟等人,郗年沒有上車,照例向平時下車的地點走去。

蘇霂寒坐上車后,命令葉生開車堵住郗年的路,隨後搖下車窗,故意提高聲音問她:「同桌,準備怎麼回去?我送你一程怎麼樣?」

郗年有些無語,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蘇霂寒的意思。

這貨還真是逮著機會打趣她。

她搖搖頭,也故意提高聲音回他:「不用了,我去那邊坐公交。」

「那你就慢慢走吧!」話罷,車窗合上,蘇霂寒命令葉生開車離去,先去老地方等著郗年。

看到一溜煙離去的車子,郗年有些哭笑不得,越發覺得高冷的蘇公子越來越孩子氣了。

她繼續向前走,但還沒走兩步,又被霍瀟瀟和韓念念喊住了。 「溫郗年,你住在哪裡?我送你一程吧!」霍瀟瀟一臉友好道。

郗年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下,嗤笑道:「霍大小姐,你什麼心思我很清楚,若讓你知道我住在哪裡,還有我活的機會嗎?你怕不是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霍家調查我的事情。」

被猜中心事的霍瀟瀟啞口無言,友好的笑頓時變得陰測測的。

她努力壓下面上的不善,沖郗年露出一個無辜的笑:「不是的,你誤會了,我真的是想幫你的,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想彌補之前犯的錯。」

這樣的表情,這樣的柔聲細語,任誰看都不像是存了壞心思。

郗年佩服霍瀟瀟的演技。

怪不得她能十六年來人設不倒,合著是演得好。

郗年嗤笑道:「如果你真的想幫我的話,那就離我遠點,你給我留下陰影了,我怕你。」

霍瀟瀟的臉又一次僵住,睫毛微顫,眼中瞬間蓄滿了委屈。

一旁的韓念念看不下去,對郗年罵道:「你真是不知好歹,瀟瀟,我們走!」

說著,她拉著霍瀟瀟走了,緊跟不舍的溫氏姐弟也和她們一起走了。

終於沒人擋路,郗年這才慢悠悠地向蘇霂寒等她的地方走去。

沒有打探到溫郗年的住處,霍瀟瀟對付郗年的第一步以失敗告終。雖然事後有點不甘心,但她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她的目標是蘇霂寒,之所以想要除掉郗年,也是因為他,如果郗年不好除的話,她可以試著籠絡蘇霂寒的心。

回到家后,霍瀟瀟立馬去找了楊璇,痛哭流涕地懺悔了自己對溫郗年犯下的罪行,並且保證以後再也不犯。

到底是自己手心裡疼大的小公主,楊璇立馬就心軟了,並且,毫無保留地相信了她。

得到了楊璇的原諒,霍瀟瀟鬆了一大口氣,然後開始和她撒嬌:「奶奶,寒哥哥還是不肯原諒我,我今天給他道歉了,也給溫郗年道歉了,但他們都不原諒我,寒哥哥不會再也不理我了吧?」

「怎麼會呢?」楊璇笑著安慰,「阿霂你還不知道嗎?他性格如此,心裡不會怪你的,你別擔心。」

雖然這麼安慰,但楊璇其實是拿不準的,畢竟,霍瀟瀟得罪的是溫郗年。

那個女孩和郗年有著一樣的名字,現在,他還把她帶回了自己身邊養著,可見是真的在乎,可如此在乎的人竟被霍瀟瀟欺負了!

「奶奶,我們把寒哥哥叫過來吃飯吧?他一個人在黎禾山莊住著多孤獨呀!」霍瀟瀟摟著楊璇的手臂,一臉心疼道:「我們是寒哥哥的家人,應該陪在他身邊才對。」

楊璇有些為難:「可是……」

可是蘇霂寒不是一個人吃飯。

楊璇沒說,猶豫了一下同意了:「那好吧!我等一下給他打電話。」

「好的,謝謝奶奶,我這就去吩咐管家讓廚房多做些好吃的。」霍瀟瀟在楊璇臉上親了一下,然後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楊璇看著她的背影,慈祥的笑了。她一直都希望子孫們能和諧相處,彼此親近,霍瀟瀟對蘇霂寒如此在意讓她很是欣慰。 蘇霂寒接到楊璇打來的電話的時候正在客廳陪郗年看電視。

聽了楊璇的話,他沒有猶豫,立馬就給拒絕了:「我不去,您要是想我的話可以來這裡。」

「阿霂,你這話過分了呀!我腿腳又不好,你忍心讓我往你那裡跑嗎?你怎麼和阿黎一樣,就喜歡傷我的心。」楊璇毫不客氣地搬出了霍婉黎,這是她對付蘇霂寒最有用的辦法。

蘇霂寒有些無奈:「您腿腳哪裡不好?廣場舞跳的比誰都六!」

「我暈車!」楊璇置氣道。

蘇霂寒:「您可別裝了,暈車您就自己開,媽媽說過,你年輕的時候是賽車手,車子開得比誰都六,而現在,您年紀也不大。」

祖孫倆開始了討價還價,蘇霂寒是一點都不準備服軟,但在楊璇第N次搬出霍婉黎后,還是妥協了。

他對一旁正在看電視的郗年道:「我要去霍家陪外婆吃飯,你一起過去嗎?」

「我過去幹嘛?」郗年震驚地睜大眼睛,覺得蘇霂寒大概是腦子不正常了才會問出如此白痴的問題。

蘇霂寒也覺得自己的問題挺白痴的,心虛地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道:「那我一個人過去了,你要自己一個人吃完飯了?」

「嗯,你快過去吧!別讓外婆等著急了。」正看到精彩處的郗年沒時間與他廢話,迫不及待地趕起了人,完全沒注意到蘇公子的不舍。

蘇霂寒覺得自己養了只沒心沒肺的貓,眼中只有美食和動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