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愛,簡直太可愛了!

一輛馬車,掛着昭王府的小旗子飛奔而來。

馬車上的燈籠搖搖晃晃的,十分好看。

馬車停在了眾人的面前。

顧知鳶掀起車簾,打了個哈欠:「好早啊。」

眾人抬頭看了一下天上的太陽,日上三竿了……

「皇嫂……」

趙姝婉的話還沒有說完,宗政景曜冷冷的掃了她一眼。

頓時,趙姝婉一肚子的話全部都吞了回去。

對,皇嫂說的對,她說好早啊,就是好早啊!

「出發吧。」宗政景曜放下了車簾。

冷風揮舞着手中的鞭子,飛快的出城去了。

一行人一邊笑,一邊往城外跑。

不遠處的巷子口,站着兩個人盯着眾人的背影,眼神之中寫滿了冷冽。

東升輕聲說道:「公子,昭王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玉卿的手指頭微微彈了兩下:「不管發現了什麼,絕對不能讓他們知道了,帶着人跟上去,好好的看着,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少。」

「是!」東升抱拳答應了一聲。

馬車飛奔出去之後。

藏在宗政景曜和顧知鳶的轎子裏面的裴元俊和程凝嬌相顧無言。

「家主,靠譜么……」程凝嬌輕聲問道。

「靠譜,樹林之中,他們不敢靠的太近了看,遠遠的看上一眼,能確定是我的衣服,是我在活動就好了,而且,你看這是什麼?」顧知鳶拿着一副銀色的面具在程凝嬌的面前晃動了一下。

裴元俊有些緊張地看着宗政景曜,又低下了頭。

他真的要跟自己最敬佩的昭王互換衣服么?

怎麼有種說不出來的激動的感覺?

「你這麼緊張做什麼?」顧知鳶掃了一眼裴元俊:「上陣殺敵你都不怕,難道還怕換一身衣服?再說了,你又不用做什麼,你打獵就好了。」

裴元俊搓了搓手,一臉憨厚地說道:「王妃你不懂,我要穿昭王的衣服,我緊張。」

宗政景曜:?

顧知鳶:?

這話聽起來,怎麼有點曖昧的感覺。

裴元俊立刻咳嗽了一聲:「不,不是這個意思,那吳丞相呢?」

「沒事,隨便找個人代替他都快要了。」顧知鳶眼神閃爍了一下:「但是,一但戴上面具,一定會有人過來試探你們,你們要小心。」

顧知鳶將自己的匕首抽了出來,放在程凝嬌的手中:「拿到,對方應該也知道,這是我常用的武器。」 牛壯戰死,他得扛過這桿大旗,帶着這群老卒出去。

「石城,七十二軍何在!」

一聲怒喝在響起,驚醒了這支剛失去主將之軍。

「在!」

在夏凡正南方響起一聲整齊的怒吼,現在,原本將近一百二十人的隊伍,此時已經不足九十人,這就說明,原本隨他一同沖石城出來的那支百位衛已經不足一半了。

「結陣!」

「諾!」

夏凡一躍而起,來到眾人身前,其中相當有一部分都聽出了他的聲音,畢竟他在這七十二軍內也是頗受尊敬之人。

雖然年紀都比他大,但見到他都是凡哥凡哥的叫着。

如今牛壯戰死,他站出來,眾位老卒自然是心服口服的,這一點哪怕是猴子或者是大狗都不行,主要是他們二人修為太低。

很多人聽到這話,皆是一愣,讓他們結陣,勾連誰?

但看到夏凡身上散發出的血霧,他們沒有任何猶豫,戰場之上,誰喊這話,誰就是主將,氣血自然也會向他匯聚。

一瞬間,七十二軍還活着的眾人再度爆發氣血,運轉全身。

氣血很快相互勾連,最後落在了夏凡的身上。

一瞬間,他只感覺一股濃郁無比的氣血之力自他後背灌入經脈之中。

趕緊集中精力,將這些氣血之力按照牛壯最後告訴自己的方式運轉於經脈之間。

因為少了靈力的輔助,純以氣血運行,經脈受到的衝擊要稍微大一些,但好在他渾身上下什麼都沒有,就是夠硬。

肉身強悍,龍筋龍骨,這是他的優勢,僅僅一瞬間他就感受到了自己氣機的增強,但並沒有牛壯看起來那麼明顯。

而見此一旁的裴婉清不由一愣:「軍陣之術?」

李觀棋點了點頭:「不過還不熟練,應該是剛學的!」

兩人都沒有太多的驚訝,姜國的軍陣之術雖然威力還行,尤其是姜國皇室掌握的軍陣之術,威力甚至遠超大部分宗門神通,但卻沒有讓人覬覦,並不是他們不饞,恰恰相反,姜國對這陣法根本就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甚至可以下放至百夫長身上。

無他,只是因為這種術法想要施展需要大量軍隊,人數少的,威力甚至不如各宗的秘術神通,所以才不會受人覬覦。

在人口問題上,姜國是拿捏的死死的。

而結成軍陣的一瞬間,原本七十二軍的眾人,頓時如同再次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猴子大狗二人迅速返回,強忍着悲痛沖向前線搏殺。

感受了一下身上的氣息,夏凡知道這些還遠遠不夠。

「老李,不夠,幫我!」

夏凡對着後方大喊道。

聞言,李觀棋一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手中虛空拂過,棋盤顯現,縱橫十九道將空中僅剩下的八名百夫長調回。

「你要幹什麼?」裴婉清問道。

「他要聚軍陣之力強行提高戰力去上面支援!」

說話間,李觀棋給數位百夫長下達了命令,而出於對他的信任,眾人並沒有遲疑。

八位百夫長齊齊爆喝一聲,下面與之氣血相連的蝟卒心意相通,齊齊爆喝,氣血之力再度相互勾連,率先匯聚在各自的百夫長身上,隨即八人再與夏凡氣血勾連。

這種方式,他們平時都是對蝟甲統領使用的,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這個樣的氣血衝擊。

當然,經過姜國皇室精心培養的高手也能做到,哪怕修為沒有天象境。

畢竟一名天性能夠承受住上萬蝟卒的氣血匯聚,並且修為到了那般地步,都能接觸到一些軍陣之術的核心了,自然也能更多的減少肉身的負擔。

隨着眾人的一聲爆喝,數百人的氣血之力快速朝着夏凡匯聚,如果說剛才是雨落屋檐,現在就已然成了一條小溪。

強橫的氣血之力灌入其體內,經脈第一次開始有了鼓脹之感,但氣息也在快速提高。

夏凡憑藉着自己剛得到並且還不熟練的軍陣之術化解氣血對自身產生的壓力,但只能化解一小部分,更多的還得他憑藉自身硬抗。

「咔咔~」

緊接着,夏凡身上傳來竹筒炒豆子的聲音,咔咔作響。

原本有些塌陷的胸口被他強行複位,氣血於體內匯聚,氣機很快就提高到了化海中期的地步。

瞧了一眼城牆之上蕭鳳山狼狽的虛影,他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了。

沒錯,這是他剛剛想到的辦法,既然不能夠動用請神,那就以軍陣之術提高修為戰力衝上去。

「老李!還不夠!」

夏凡一聲爆喝,隨即沉腰躬身,腳下發力,砰的一聲震響,原本的地面陡然下陷,而他本人則是衝天而起,朝着北方的城牆方向衝去。

「知道了!」

「全軍聽令,目標北城!」

「魔宗夏凡,請諸位將士助一臂之力!」

他們這邊雖然只有不到千人,但城中將士眾多就算有來不及趕過來幫忙的,但只要夏凡所過之處,百夫長攜帶眾將士出手相助,那就能越聚越多。

但具體能到什麼地步,這一點還得看他自身。

「諾!」

眾人起聲,隨即以莫驚春,青靈兩人為鋒,眾人開始朝着被北城方向衝殺,沿途所過之處,小規模的將士會自然而然的被他們裹挾著走,氣血之力會隨着眾人作用在夏凡的身上。

至於周圍形成規模的蝟卒,雖然趕不過來,但也聽到了其中的消息,有人要去城樓之上支援。

這種時候,誰也不會袖手旁觀,畢竟城牆之上的戰局一旦不利,他們也難逃一死。

眾人紛紛出手,為其開路,最不濟也得纏住對手,不讓他們影響。

但異族數量眾多,哪怕關中眾人全力出手,但依舊有一些漏網之魚衝出來,直奔夏凡而去。

不過此時的夏凡,渾身氣血之力升騰,又有軍陣之術加持,銳氣正盛,而且隨着他一路衝來,又有不知道多少人將其氣血與他勾連,氣機正在不斷的提高。

手中黑紋長槍於雙手之間揮舞的密不透風,每一擊都有着數萬斤之力,化海之下碰著就死,化海之上,只能以神通遠程干擾,凡是近身者,沒有一人能夠入他身前一丈之內。

槍桿揮舞劃出殘影,已然消失,眾人只能隱約看到槍頭所散發出的寒光在他身前籠罩。

兩旁之人,他根本不管不顧,擊飛也好,重傷也罷,絕不糾纏,唯有擋在他身前者,無一生還。

此時的夏凡,以一種一人破入千軍之境直直的撞入了異族大軍之中,長槍揮舞之間帶出的成片血跡在空中形成一片血霧。

來不及掉落便再度被長槍挑起,一時間,眾人之間有一條血色蛟龍直撞於異族大軍之中,筆直的朝着雄關北方城牆掠去。

一路之上,血雨腥風,宛如無人之境。

正在這時,雄關上空空間扭曲,緊接着便是一道兩米多寬的赤色光柱自空中落下,直直的砸在了夏凡的身上。

猩紅的光柱異常顯然,而且異常粗壯,醒目異常,一時間關中眾人竟然都看到了如此異象,就連城外交戰的天象或者是虛空中鏖戰的老祖都有所察覺。

天地獎勵。

絕對不會錯,夏凡再入不祥之地后,鏖戰數場,斬殺了不知道多少強敵,終於迎來了自身的天地獎勵。

只不過不同於其他修士的銀白光柱,他這個則是血紅色的,顯得有些扎眼。

要知道,天地獎勵主要是靈力灌體,強行破境,所以大家都是銀色,都此時卻出現了意外。

「那是天地獎勵?」

為首的莫驚春不敢相信的問道,而一旁的青靈沉默了一下才緩緩點頭:「應該不差!好大的陣仗!」

而李觀棋在後方也面露驚喜之色,他知道夏凡到現在還沒經歷過天地獎勵的洗禮,而且在看過其狗牌之後他就知道,夏凡的天地獎勵一定比他們豐厚的多,但沒想到都變色了。

不得不說,這獎勵來的太是時候了,他剛才還有些擔心夏凡貿然沖陣,哪怕沖了過去,面對天象能不能有反抗之力,但現在他心理有底了。

幾個月前,夏凡請神上身就大約就有化海巔峰境戰力,如今修為再有提高,請神一出,必然有着天象戰力,蕭鳳山那邊安危就能解除了,至少情況也會比現在好得多。

當血色光柱降臨,夏凡自己都是一愣,但馬上就反應過來這應該是自己的天地獎勵。

緊跟着他就發現體內氣血快速運轉,十六處竅穴開始發光,無數氣血之力強行匯入其餘竅穴。

「砰」的一聲輕響,第十七處竅穴瞬間通透,並且傳出巨大吸力,氣血之氣灌入,很快就呈飽和狀,隨即朝着第十八處竅穴衝擊!

手中長槍不斷,隨着眾多異族匯聚,他也漸漸感覺到了吃力。

但不到片刻,第十八處竅穴猛的轟開,與前九處竅穴相互勾連自成循環,在這一刻,他的氣息猛的跨入了一個檔次,來到了化海後期。

這還沒完,空中的氣血虹柱之消耗了三分之一左右。

彷彿是過了一道坎,體內的十八處竅穴九九一組,吸力更強,氣血匯入的速度更快。

「咔咔咔」

很快,隨着空中血霧變得稀薄,夏凡身上的竅穴又破了三處,來到了二十一處之多。

肉身之上竟然隱隱散發出一股清香,漸漸的天地靈氣也會開始匯聚,只不過都入體之後皆是消散在自身血肉之中。

猛然間,夏凡發現自己雙腳懸空,腳下靈氣自動匯聚,宛如踩在實地一般。

開了第九處竅穴,自成循環之後,他得到了震力,這使得他在搏殺之中,很少有人能承受住他的力道,沖開第十八處竅穴,靈氣能夠入體,使得他能夠御空。

這一刻夏凡不禁有些發愣,不修靈力也能御空嗎?他都做好一輩子搭順風車的準備了。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