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閃爍著帶深意的笑

沒錯…她說此話就是毫不掩飾的想要挑撥離間

雖然每個宗門的風氣應當都有所不同

但是炎曦月想來應該沒有一個會宗門有一道弟子可以凌駕於另一個弟子之上的規定…

炎曦月之前就發現

他們來此尋神息草

對於林妙音的命令畢恭畢敬

想來可能這可能是宗門下達的任務

所以這些弟子才會這般聽從林妙音的話

但…

她的出現可同神息草無關

她同林妙音之間的糾葛當然也同這任務無關

那麼林妙音還有什麼資格命令他們?

幾人臉色依舊如故

各自對視一眼

齊齊朝着林妙音的背影拱手

「師姐的私人恩怨,我等就不參與了…」

林妙音擺着一副臭臉

咬牙對着炎曦月道

「你還真是會見縫插針…!」

炎曦月眉眼帶笑

雲淡風輕道

「過獎……」

林妙音:「……」

……

林妙音身後的幾人鬆了一口氣

再次往後退了幾步

其實他們之所以如此聽從林妙音的話

還有另一個原因

林妙音的師父身份不一般

若是林妙音回去將此事同她師父提一嘴

想必他們要吃不小的苦頭

只是同性命相比

這些又算不得什麼了……

……

「萬里冰封!」

林妙音祭出招式

炎曦月落在身側燃着火焰的雙手緩緩有了動作

一套流暢的動作下來

「火靈化羽!」

「羽化萬千!」

炎曦月閑暇之時並沒有忘記參悟這殘技的第二重

說起來她對此次施展也沒有太過篤定的心思

只見炎曦月手掌中央凝聚起來的火羽散發出刺眼的光芒

那光芒愈演愈烈

達到極點之後

那光芒瞬間放大

而那火羽上的羽毛也一根根自根上分離

化作了一根根細到極致的毛條

隨着炎曦月手掌的動作

眾多毛條激射而出

在離炎曦月有了些距離之後

那根根火羽細毛上出現了微弱的羽毛幻影

而另一邊

漫天冰錐刺破土壤

直直朝着炎曦月的方向而去

火與冰的相撞

總是會帶上些許震撼

一旁的幾人眼底不受控制的浮現了些許驚訝

他們還從未見過林妙音真正意義上的出過手

火焰與冰錐相觸的那一刻

互不相容的特性讓雙方的對峙顯得尤為激烈

一陣風自相撞的靈力中傳來

兀自吹動了周圍樹木搖晃

地動山搖的爆炸聲響起

火羽將冰錐的稜角刮沒

而冰錐上的寒氣自然也削弱了火羽的力量

兩者相撞也不過一瞬間的事

此時的兩道攻擊各自消耗過後

炎曦月手掌抬起

「炎火掌!」

剩餘的冰刺被她擊碎散開

而林妙音同樣大喝一聲

一道奇厚的冰牆立在了身前

將火羽擋在了其前

炎曦月目光微眯

本以為已經沒後續的林妙音剛想化散身前的牆

「彭!」

冰牆毫無徵兆的炸裂

餘威將她轟的倒退幾步

周圍瞬間再次恢復安靜

站定的林妙音與炎曦月互相對望

「咔嚓…」

垂在身側的雙手握緊

骨骼聲響起

「炎曦月!」

而被她咬牙切齒喚著的人

正悠哉悠哉的帶着笑容

「我沒聾…」

看到這場景的一旁幾人

心下更是覺得方才的決定正確

眼前著言笑晏晏的女子實在太過深不可測了

若他們方才上去了

只怕先死去的定是他們…… 正事已經辦完,幾人收拾好卡牌,討論了一下接下來的活動。濮車侍的想法是即刻殺去PVP模式,試一試新入手的【疊影】;貝妮塔表示自己可以隨意,但要尊重白霏的決定;而白霏和雲銘的意見達成了統一,他們認為已經在遊戲里待了近四個小時,還是下線休息一會兒為好。

真實世界此刻已經來到了九月三日晚上七點整,正是颶風號上的晚餐時間。分歧的出現不影響眾人各自的打算,計劃里雲銘、白霏、貝妮塔三人先行退出遊戲,濮車侍完成一局對戰後再下線。因此兩個女生在遊戲中向濮車侍道了個別,她們下線后就會離開雲銘養傷的這個總統套房,與濮車侍碰不到面了。

套房客廳的長沙發上,白霏和貝妮塔幾乎同時醒來。

貝妮塔摘下頭上的腦波中繼器,揉着脖子站起身來:「坐着睡覺對骨骼還真是一種折磨啊,現在我渾身上下酸了好幾處,下次不來這裏玩《爭霸天下》了。」

「我怎麼記得當時我們倆來只是找雲銘道謝的呢?」沙發另一頭,白霏也倍感不適:「是你突發奇想要和他們玩遊戲的。」

「失誤的不是一起玩遊戲,而是我倆應該在自己房間躺床上玩。」貝妮塔回過頭來對着卧室喊道:「雲銘,那我們先去吃飯了,你餓了就按床頭那鈴,門口有女僕候着呢。」

兩人等了片刻,卧室里卻無人應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