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了,心中皆是一驚,他們從未想到,這仙子般的柳若彤,平時看似波瀾不驚,與世無爭,此刻說話,竟然如此尖銳,暗點了三層意思。

其一,用「你們何家的祭魔台」,暗暗點出了資源閣閣主李肖與龍翔州掌使何不滅的關係,這李肖年紀輕輕,能上位資源閣閣主,全憑這一點,而這個資源閣,恰恰是最不需要武修境界壓陣,卻又是最肥缺的地方。

其二,柳若彤點出了祭魔台與何不滅的關係,很少有人知道,何不滅的霸刀堂雖然遠在武陵,卻早已與皇室聯盟,將勢力插入了龍翔城,而陰陽街的祭魔台,恰恰是霸刀堂在龍翔城最大的根基。

其三,柳若彤將任性抬得很高,很是認可任性天才的角色,讓其他人不能不承認,能在祭魔台,同時挑戰兩個引星境初期的魔將,這在龍鳳學院的新生青雲榜,確實很難做到,哪怕是排名第一的高乾,也不一定敢這麼冒險和輕狂!

李肖尖銳而刺耳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他笑道:「單憑他去祭魔台挑戰兩個魔士,並不能說明什麼,畢竟,那種場合魚龍混雜,誰知道他是真挑戰,還是假挑戰?」

他嘆了口氣,道:「狂劍山莊和霸刀堂的關係,一向情同手足,榮譽與共,誰知道這是否祭魔台與狂劍山莊勾結,為他們的二少立威的?」

聽他這話,言下之意,狂劍山莊和霸刀堂向來關係密切,狂劍山莊也許只是藉助祭魔台,為他們這個二少撐場面。下載0.

柳若彤雖然明白,狂劍山莊已經與霸刀堂分道揚鑣,但是知道這事的人不多,更重要的是,李肖說的這話,偏偏讓她辯無可辯。

她嫣然一笑,道:「此事我們可以暫且不論,但我看重任性的,卻不僅僅是他的武修天賦!」

她想起那天任性對上古葯尊歧氏伯的新論,心中一陣異樣。

自從那天葯尊館講學之後,她迅速趕到龍鳳學院的典籍館,經過近兩個時辰的搜尋,竟然真的找到了火焱帝著的那本《素問》,裡面記載的正如任性所說,以對話的形式,介紹了一代葯尊歧氏伯對藥物的非凡造詣。

而且,裡面竟然真的提到了,那本記載男女之事的《卜氏奇馭女考》,其中原話正是:聞君著馭女考,可否一閱?」

更讓她無法平靜的是,她竟然在典藏館《素問》的旁邊,找到了一本歧氏伯著作的《生平考》,裡面竟然明確提到自己所著一書,那就是《卜氏奇馭女考》,書名和任性說的一模一樣,雖只有寥寥數筆,卻深深流露出著此書時的自豪之情!

這讓他堅信,任性這個狂劍山莊的二少,真的太不簡單!

她用柔潤的聲音繼續道:「任性還是一個丹藥天才!他曾提到三種丹藥名稱,大家可以鑒定一二!」

「滌魂丹!」

「復元丹!」

「修骨丹!」

她的聲音並不大,但是聽到這幾種丹藥名稱的龍鳳學院高層,依然心中感到震驚!

這十五歲的少年,居然知道這三種丹藥,確實讓人稱奇!

卻聽見一人冷笑道:「也許,他只是從長輩口中聽到過此類丹藥,這也不足為奇!」

說這話的,正是代表何不滅而來的何大千。

眾人向議事堂門口望去,卻見一身白衣的何大千走了進來,他本就代表龍翔州掌使、學院的院長何不滅而來,身旁還帶了四人,大有欽差大臣的感覺。

李肖見了,眼中一喜,他知道,自己的強援來了!

眾人聽了何大千的話,都點了點頭,他們這些人,當然是聽過這些丹藥名稱的,即使是沒有聽過三種,一種兩種,肯定是知道的!何況,僅僅是一個丹藥名稱!

「只是,任性有這三種丹藥的煉製方法……」柳若彤這聲音很潤,更是很輕,輕得彷彿只有她旁邊的人才聽得見。

但是這句話卻讓在座的所有人,都無法平靜。

這三種丹藥,是上古失傳的丹藥,只要是武修之人,無不夢寐以求有哪怕三種丹藥中的一種。

特別是「修骨丹」,更是位列丹藥級別的最高等級——帝丹!在所有丹藥當中,這「修骨丹」的珍貴程度,無與倫比!

「當真?」連龍鳳學院的副院長霸天,心情再也沒法平靜,他冷炙的臉上,眼睛竟然變得熾熱起來,他霍然起來,問道:「李葯尊,你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柳若彤毫不遲疑,迅速回道。

「好!」霸天竟然不再徵詢眾人意見,甚至都沒有看代表何不滅而來的何大千一眼,直接作出決定道:「明日正午,解禁黑松林的陣法半個時辰!」

柳若彤聽了,心中憂喜參半,喜的是,霸天終於鬆口,決定給任性一個生的機會。

憂的是,她剛才情急之下,直接說任性有這三方丹藥的煉製方法,但事實上,她根本無從確認這點,她也只是在那天的葯尊館,得知任性知道此三種丹藥的名稱罷了!

但是不知為何,自從她在學院典藏館知道,真的存在《卜氏奇馭女考》這本書之後,她心中的波動無以言表,竟然真心期待著,任性能出來。

她有太多的疑問,更對任性,有太多的期待…… 龍鳳學院,聚星塔前聚集了很多人

除了學院幾個高層,其他人,特別是那些學生武修都不明白,這黑松林向來一年只解禁兩次,此時既非年中,也非年末,卻為何要解禁黑松林的陣法?

他們很多人,甚至一次都沒有進去過。

黑松林作為歷練之地,每年只正式開放兩次,由學院的強者老師護衛,分組帶著學生進去歷練。

而且每次進去的老師與學生,都要在規定的時間,按時到達指定地點,然後由學院的副院長開啟黑松林的陣法,他們才能出得來。

如果歷練的人進去后,沒有按時到規定的地點,那麼,可能再也沒有機會出來!因為除了觀星國少數幾個強者,很少有人能在裡面呆半年!

一年除了這兩次,其他時間,如果誤闖入黑松林,那只有一個字:死!

所以他們不解,為何現在會解禁黑松林的陣法。

「我們現在就發出解禁陣法的訊息,一個時辰后那開啟黑松林的禁陣,如果一個時辰他們還沒到黑松林的四個集中地點,那麼就只好讓他們聽天由命了!」

副院長霸天,用陰冷的聲音說道。

在聚星塔和黑松林的連接處,有一塊巨大的石壁,正是黑松林的入口處,十六個穿著白衣的中年人持著形形色色的武器而立,他們,在等著陣法一旦解禁,就要施法,以防裡面的妖獸趁著此處陣法開禁,跟著跑出來禍亂龍翔城。;0;;0;;0;;;;;

霸天對柳若彤道:「李葯尊,我向來都很信任你!這次也是!如果他真有那三種丹藥的煉製方法,那麼,我們今天所做的事情,對何掌使那邊,我才好交代!」

他是主持工作的副院長,但是在院長不在的情況下,他擔著壓力,甚至沒有徵求何不滅派出的代表何千山的意見,便做出了解禁陣法的決定。

大家都知道,他在承擔著巨大的風險,因為每次解禁陣法,都是龍鳳學院的一次冒險,沒有人能預料,在黑松林四個指定的通向龍鳳學院這個出口的地方,是否會有特別妖孽的強大妖獸出現,從而將出口衝垮,讓黑松林的妖獸橫空出世。

但龍鳳學院每年還是要這麼做兩次,冒險兩次,就是為了讓龍鳳學院的學生,變得更為強大,但是每一次開啟陣法,都要耗費十六個學院長老費盡心力護法,以防萬一。

而這一次,他開解陣法,只是為了任性一人,或者說是為了任性和卧罪貳兩人。

但少人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卻是為了那三種雖已經絕世,卻無比讓人神往的丹藥!

柳若彤點了點頭,神色淡然而明凈,她柔潤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但她心中其實也承擔著巨大的壓力。

任性和她非親非故,她只見過兩次,一次在狂劍山莊,那時候的任性被魔族長老巫夜襲擊,命懸一線,醒來時還曾對她「襲胸」。

第二次在葯尊館,任性當著所有學生的面,用無比自信的語氣,奚落了柳若彤心目中的英雄歧氏伯,並且告訴她,如果對那三種丹藥感興趣,可以來找他!

「任性,你一定不要讓我失望!」柳若彤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對一個人有如此期待,何況,他還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

她自己也許都分不清楚,她到底對這個人充滿期待,還是對他所說的三種丹藥的煉製方法,充滿期待。

…………

…………

聚星塔旁的黑松林入口處,在十六個白衣人的一種玄妙陣法催動下,巨大的石壁慢慢變得透明起來,很多學生從來沒有看過黑松林開啟的情形,對這透明的石壁,充滿了好奇下載0.

「這是什麼材料做的,竟然能變得如此通透?」

「傳言,這是一種類似水晶狀的星隕石,只有在一種神奇的力量作用下,才能變得如此通透!」

「我聽說,龍鳳學院的開院者,就是因為找到了這塊水晶星隕石,才敢在這裡開院授徒的,不然怕會被妖獸群衝擊。

「……」

通過透明的石壁,眾人都看見了裡面的妖獸,在不斷地向著這個出口聚集著,在妖獸群上方的一棵黑色的松樹上,三個少年和一頭灰褐色的豬,正在那裡商量著什麼。

「哈哈哈……」資源閣閣主李肖看著龐大的妖獸群,特別是看到身形巨大的金剛獅,眼中露出了無比嘲弄的亮光。

他大笑道:「我說不贊同開啟陣法吧!你們看,石壁周圍被妖獸包圍,那三個少年和那頭蠢豬,根本就出不來!」

何不滅派過來的代表何大千,拂了拂白色的長袖,神情怪異道:「我建議,現在就停止解禁陣法!任性三個,明顯不敢靠近石壁,即使將陣法解禁,他們也不出來!」

李肖凝神道:「更可怕的是,一旦陣法解禁,聚集的這麼多妖獸群,一定會蜂擁而出,我們龍鳳學院能否對付得了,是個極大問題!」

望著越聚越多的妖獸群,龍鳳學院副院長霸天那張狂霸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為難之色,李肖和何大千兩人一唱一和,雖然讓人討嫌,但是他也不能不承認,這兩人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李閣主此言差矣!」煉武閣副閣主杜雲嘯沉聲道:「既然已經費了這麼大的力氣,豈能半途而廢?那之前我們做的努力,特別是學院十六個長老所付出的玄靈之力,豈不是全部白費了?」

「顧閣主所言甚是!」柳若彤清潤的聲音響了起來,讓所有人眼眸一亮,她的眼眸望著霸天,啟唇笑道:「霸院長,想必,開啟陣法時妖獸聚集,這也不是第一次吧?」

她眼眸一轉,看了一眼在場的學院幾個高層,嫣然笑道:「更何況,我們龍鳳學院立院五百年,豈能被這小小的妖獸潮嚇住?置天才學員的生死不顧,被一群妖獸嚇住,那必定會被其它十七個州的地方學院所恥笑,更是自毀學院的前程和威望的短視行為!」

「退一步講,且不說其它十七個州的地方學院會怎麼看我龍鳳學院,試問,對天才如此不重視,今後還有誰會來我龍鳳學院進行武修?」

柳若彤知道,霸天擔任副院長以來,勵精圖治,龍鳳學院局面一片大好,他一向爭強好勝,對龍鳳學院的聲譽看得比什麼都重,又豈會置龍鳳學院的未來於不顧?

眾人聽了,很多人在紛紛點頭,龍鳳學院立院五百年,之所以長久不衰,就是因為重視天才,有很多天才源源不斷地從龍鳳學院出去,成為一方強者。.

霸天聽了,那張寬大的臉,果然有點微微動容,他的手一揮,就要下令,因為傳音已經發出很長時間,距離開啟陣法,只剩下不到一刻鐘時間。

「霸副院長!」何大千聲音大了起來,他故意將副字說得特別重,似乎在強調,他霸天,只是副院長。

雖然何不滅院長不在的時候,霸天副院長是可以代行院長一職,主持院內一應事務。

但是今天不同,因為他何大千來了,而且是受龍鳳學院院長何不滅的委託,過來全權處理這一事件的!

何大千一字一字道:「我代表何院長表態,不同意在妖獸群聚集的時候,解禁黑松林的陣法!」

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咬字很重,看上去似乎有點咬牙切齒,讓人禁不住要懷疑,他和任性三人,一定有什麼深仇大恨!

所有人都沉默了!此時,聚星塔前也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學生,他們不知道事情原委,卻對學院高層此時意見不同意的情況,感覺很是好玩。

但是,他們也全部禁聲,絲毫不敢隨便議論,畢竟,學院的近十個高層,除了那位位列十八路王侯的何不滅院長,其他高層都在,這些人,無論是武者修為,還是等級,都非常高,更何況,他們還都是學生們的老師。

一時,聚星塔前無比安靜,讓人心神為之緊張起來。

「如果我要求按照計劃,解禁黑松林的陣法呢?」一個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這聲音中氣十足,似乎遠在石壁里的黑松林裡面,又似乎近在大家的眼前。

眾人眼前一亮,一個穿著紅色長袍,戴著黃色帽冠的中年男子,踱著方步走了進來。

他身旁雖然跟了十幾個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哪怕他獨身一人,那種不怒而威的氣勢,是學不來的!

他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但是看見他的人,無不為之肅然起敬,因為大家看見紅色的長袍,特別是看到長袍上竟然還印有紫色的龍紋,便已經知道他的身份。

「觀星陛下的第六個兒子,趙王府的王爺趙隱雲!」

大多數人都將身子躬下去七十五度,口中說道:「拜見趙王爺!」

這個大陸,躬身禮,就是最高的禮儀,對天子,躬身要達到九十度,而對王爺,是七十五度。

只有學院的幾個高層,不用行躬身禮,但他們依然微微躬身,用目光表示尊敬。

全場,只有柳若彤,依然站直著身子,既沒有躬身,也沒有行注目禮。

她身材本來就高挑,此刻,在大多數人都躬身的情況下,她修長苗條的身姿,配著紫色的長裙在風中搖曳著,搖曳著不一樣的美。

何大千和李肖,這兩人雖然也微微躬身,但是心中卻感覺莫名驚訝!

如果說,上一次在陰陽街的祭魔台,任性三人與趙王府的郡主趙萌萌在一起只是偶然的話,那麼今日趙王的出現,無疑更加讓他們有理由相信,這一向只問金戈鐵馬的趙王,竟然參與了龍翔州的地方勢力之爭。

副院長霸天,此刻將他坐的首位讓了出來,其他人都往旁邊挪了下位置。

趙王毫不客氣,慢慢走到主位坐了下來,跟隨他到座位旁邊站著的,還有一個中年人,以及兩個少女。

其中一個青春美貌,另一個年紀稍小,卻也星元逼人,正是趙萌萌和蘇荷。

趙王用軍旅中早已被鐵騎習慣的沉重嗓音道:「今日,孤不請自來,正是為進入黑松林的三個少年!」 眾人一驚,這趙王趙隱雲說話,果然帶著傳聞中濃重的軍旅氣息,他直奔要害,直言來意,絲毫沒有掩飾。

霸天望了望學院其他幾個高層,微微一笑道:「趙王能來龍鳳學院巡視,讓龍翔師生倍感榮幸!只是,趙王為何對那三個少年,如此關心?」

「裡面有一人是孤的故人之子!」趙王說完,便不再言語。

霸天霸道的臉上,嘴角泛起了一絲難得的微笑,有了趙王這一句話,就已經足夠。

他已經明白趙王的意思,我的話說完了,你看著辦!

霸天當然要照辦,不是因為趙王說這句話,而是他本來就想這麼辦!只是,剛才打著龍鳳學院院長何不滅旗號的何大千,讓他有點為難罷了,但有了趙王這句話,他知道,自己可以直接幹了!

他迅速一揮手,大聲道:「準備打開禁陣!」

十六個白衣人迅速轉移方位,十六種不同的靈器隨即在石壁前面轉動起來,但見石壁變得更加清晰起來。

通過石壁的透明景象,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黑松林出口處的情形,但是裡面,卻看不到外面。

柳若彤看到裡面出口處,妖獸越聚越多,任性等人的情況異常兇險,她不禁為任性他們擔心,但是卻也無能為力..

因為她知道,能夠為三個少年打開禁陣,已經是格外開恩,更不可能還派人進去營救,特別是在這種妖獸大潮聚集出口的情況下,派一般的高手進去,基本是去送死。

趙萌萌和蘇荷目不轉睛地盯著站在黑松樹榦上的任性等三人,心中也是萬分焦急,卻又不知如何幫助他們。

眾人心中想法各異,但大多數人心中卻明白,即使再過一會,按時打開了陣法,任性三人能出來的可能性很低,因為他們沒法突破重重妖獸,到達出口的這個石壁前面。

「我看,任性死定了!這小子,太狂妄了,竟然敢自己擅自進入黑松林!」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我看這是老天要殺他!才進入龍鳳學院,就敢挑戰新生青雲榜排名第一的高乾,真是狂妄之極!」

「我看不見得,也許有奇迹發生呢……」

一個少年輕聲說道。

但是他的聲音很快便被一片唏噓聲淹沒,因為沒有人看好,任性還能出來。

「你們看,他們竟然向著石壁前進了!」

眾人向前方望去,通過石壁的透明,他們看到,三個少年,竟然真的從樹上下來,向著石壁的方向在前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