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着銅鈴大眼,不可置信的望着林凡。

這無當聖母的運氣是有多好,連神獸都能收入囊中。

林凡淡笑:“準確來說……不是馴服,是神凰自願的。”

這句話,更像是暴擊一樣砸在在座衆人的心上,這豈是一句臥槽就能表達他們心情的。

莽荒之力,就算沒見過,也聽說過,只要十分之一就能摧毀一個太乙初期的人。 聞仲的玃如還是從《山海經》中獲得,他沒想到,原來其他的書也能獲得上古神獸。

還是擁有莽荒之力的神凰。

這運氣他真的是羨慕爆了。

“神凰!無當師姐終於獲得機遇,覺醒了。”雲霄娘娘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但仍舊沉穩的將心中的話說出來,語氣還帶有難以掩飾的激動。

“嗯,覺醒了。”林凡淡然應道。

確實是覺醒了,若說曾經的無當聖母只是資質高,那麼此刻她就是得天獨厚的寵兒。

過去那幾萬年的苦難,也許都只是爲了這一刻。

通天教主讓她狀似背祖叛宗的離開此地,應該就是預示到今天的這一幕。

一直被衆人無視的地藏王終於忍不住跳出來‘咳’了幾聲,來引起他人的注意。

“咳咳。”

衆人尋聲望去,地藏王站在原地,身上還有沒有褪去的佛家氣息縈繞着,聞仲和三霄娘娘立刻皺起眉頭。

尤其是聞仲,他先前並沒有見過地藏王,故而不知此人是誰。

這裏什麼時候站了一個和尚,貌似還是佛門的和尚。難道佛門派人來打探書店的消息?

想到這裏,聞仲看向地藏王的眼神也不善起來。

三霄娘娘也沒搞明白此刻是個什麼狀況,方纔沉浸在無當聖母晉升的喜悅之中,都沒有注意到這裏還站着一個實力高深莫測的佛門子弟。

沒錯,她們認識。

這是佛門四大菩薩之一的地藏王菩薩。

四人心中都有疑惑,卻沒有一個人出言不遜,因爲只要這個人出現在這裏,店長大人都能處理。

不經店長大人同意,佛門的人即便是九天之上的觀世音菩薩也難以踏入半步。

於是四人的目光又移向林凡,看着他等他做注意。

林凡瞧着四人疑惑的臉色,給四人解釋:“地藏王,我們書店的顧客。”

顧客?

聞言,四人明瞭。

店長大人說顧客,那就是還沒有成爲書友咯!來給書店送寶物的!

“哦,地藏王啊!原來是地藏王啊!”聞仲的表情又活絡起來,打着哈哈,嬉皮笑臉的看着地藏王。

“什麼!地藏王!你就是傳說中那個‘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臥槽!臥槽!”聞仲像是想到了什麼,瞬間睜大了眼睛,一臉驚愕的瞅着地藏王。

這踏馬就是那個連佛都不願意做的人!

在某種程度上,聞仲還是聽說過地藏王的傳說的,所以聞仲對地藏王還是有些敬佩之情。

地藏王淡漠的瞅了一眼聞仲,你現在才意識過來我是地藏王是不是有點晚?

“嗯,正是貧僧。”

“可以,可以!以後多多交流,我們都是一家人。”聞仲變臉的速度堪稱世界第一。

方纔還只是,顧客而已啦。

現在就是,大家都是一家人!

見狀,三霄娘娘和林凡看向聞仲的眼神都變了。

這丫的是傻子吧!

三霄娘娘極有自知之明的向旁邊移了移腳步,顯然不想跟聞仲是一丘之貉。

她們可沒有這麼沒有底線。

廣袤無垠的沙漠地界,從天而降一個白衣素衫的女子盤膝坐在虛空之中。

整個沙漠都因她的到來而一時間塵土飛揚。

龍捲風也從四面八方滾來。

無當聖母雖未睜眼,但她感覺此刻所處的地方絕對夠她釋放體內躁動的莽荒力量。

於是,她再也沒有抑制自己,一股腦的將莽荒力量釋放開來。

瞬間,力量一層一層的從沙漠中心向外圍擴散,比龍捲風還要可怕的力量捲起沙塵,向最外圍散去。

上空,雲層逐漸黑化,遮住高懸的太陽。

整個沙漠突然化爲了黑夜,伸手不見五指,可下一秒自無當聖母身上爆發出純淨的光芒,將沙漠又化爲白晝。

此刻,她就是光,她就是世界唯一的光源。

無當聖母猛的睜開眼睛,雙眼之中蘊含着無限光芒和力量。她一睜眼,便是萬丈光芒,照耀四方世界。

天地動盪,八方具驚。


鳥獸轟鳴,羣妖狂歡。


半晌,黑雲散去,現出太陽,然而,那太陽卻絲毫比不上無當聖母所爆發的光芒。

七色雲層與無當聖母交相輝映。

“以我本源,淨化世界。”


來自亙古的聲音悠久而漫長,傳遍世界的每個角落。

剎那,世界好像突然陷入了安靜一般,死一片的寂靜,只有少數人知道,他們似乎陷入了一片祥和之中,連自己都不能主宰自己的身體。

林凡看着無當聖母身上爆發的純淨莽荒力,眼中浮現欣喜。

這股力量已經超乎他的想象了。

“這……無當師姐所釋放的力量出乎意料的舒適又強大。”雲霄斟酌着開口,雖在書店內,作爲被隔絕的個體。

但她仍然能感覺到一股超凡脫俗的氣息,溢入心間。

“嗯,這就是太虛巔峯和神凰之力融合在一起的力量。”林凡回道。

西天大雷音寺的佛光都被無限遮蔽,日夜傳誦的佛音都被打斷,諸佛瞬間黯淡無光。

他們個個驚異的看着那道力量的來源,不敢多說半句話。

之前是冥界的冥相,地府只是傳人來報,是地藏王度化鬼魂所造成的。那現在這個天之異象又算什麼?

黑雲遮日,七色雲層,淨化之音,鳥獸轟鳴,羣妖狂歡……

都是慶賀達至巔峯的景象。

大日如來目光陰沉,臉上卻仍舊是一片祥和之色。太虛巔峯……

不是佛門的人晉升,那會是什麼人?天庭的那些廢物根本就不可能達到這麼高的境界。太虛巔峯之境,媲美天神的境界,三界之中,力壓太虛中期以下的人,哪怕是一擊斃命都不足爲怪。

這到底是什麼時候出來的太虛巔峯,聞所未聞。

難道是那股勢力?

不可能,孫悟空,三霄娘娘,雷震子這些人還遠遠達不到這個晉升的實力,再說突破桎梏,哪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那股實力,那隻能說明,他們有底牌,現在看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輕舉妄動了。

“佛祖,太虛巔峯,此人不可小覷。”

“沒錯,我們佛門要及時做出應對之策,以防敵人來犯,打的我們猝不及防啊!”

“這麼大的淨化之力,顯然比佛門的傳誦之音還要厲害,恐怕不只是太虛巔峯這麼簡單。” 列坐兩旁的僧佛滿臉擔心。

這對他們來說,是個未知的變數,倘若在背後給他們賴一擊,他們就完了!

大日如來仍舊沉默着,陰沉的目光望着塞外沙漠。

“安靜。”大日如來威嚴的道了一句。超然的表情也出現了一絲異樣。

諸天僧佛見狀,趕忙安然的坐在自己的蓮花坐上,雙手合十,收起臉上的訝異之色,重新唸經禮佛。

可,大雷音寺終年不絕的禪音卻久久沒有響起。

巔峯之境的異像還沒有散去,九方慶賀還沒有消失,任什麼聲音都難以響起。

這是天地承認了一位強者的誕生。

凌霄寶殿。

玉帝負手而立,雙眼森然的望着下界的異像。太虛巔峯,是佛門的人晉升了嗎?可是,這股清新脫俗,純淨浩瀚的氣息確實不像是佛門晉升的氣息。

若是佛門晉升,必定是禪音不斷,三界噤聲。

可看現在,九幽天地都在爲這位成功晉升太虛巔峯之境的人慶賀,顯然不像是佛門的人。

“陛下,這七色雲層,天降祥瑞,是太虛巔峯之境的人誕生了。”太白金星站在玉帝下方。

望着那漫天紅雲,以及那天地之間恍若一瞬的白晝,感慨的道了一句。

多少年了,三界之中已經多少年沒有出來一個晉升太虛巔峯的人,就是不知道這位超凡脫俗的仙者,是哪位隱居世外的大能。

他身爲天庭的狗腿子太白金星,對晉升太虛巔峯之境的氣息還是十分敏感,這絕對不是佛門的氣息。

想來玉帝也已經察覺到。


玉帝斜睨了一眼太白金星,他怎麼瞧着太白金星的樣子還頗爲欣慰啊!這哪裏冒出來的太虛巔峯,對天庭來說就是個威脅。

“查出是什麼人了嗎?”玉帝驀然問道。

太白金星一愣,查?太虛巔峯的人,若非人家想讓你知道他是誰,否則就算是找到了人家晉升的地方,你也不可能看見他是誰。

這就是太虛巔峯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小仙能輕易窺探的。

玉帝問這個不相當於問了個寂寞嗎?

“小仙並未查出,此人隱藏了自己的氣息,天庭的仙官難以查詢。”繞是如此,太白金星仍然不卑不亢的對玉帝說。

聞言,玉帝的神色又冷了幾分。不透露自己的身份?那就絕對是是一個潛在威脅,恐怕以後在背地裏放刀子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