瞟了一眼沐項南的臉色,沐兮染小聲道,「那個,我,我昨晚在葯廬炸了三個葯鼎。」

沐項南端著茶杯的手一歪,一整杯茶全潑在了他身上,「炸了三個葯鼎!?」

沐兮染也覺得自己有些敗家,「那個,爺爺你別生氣,不白炸的。」急忙從袖子里掏出三個瓷瓶來,攤在沐項南面前的桌子上,沐兮染道,「這是我一晚上的成果。」

------題外話------

喜歡的小可愛點個收藏~ 見沐項南看過來,沐兮染給他解釋道,「這個是融靈丹,這個是培元丹。」

融靈丹是一階丹藥,沐兮染練手用的,雖說是練手,這也是她從一階中選出的相對有用的丹藥,融靈丹可助人提前覺醒靈根,是一些稍微有些勢力的家族弟子必備的東西。

至於培元丹,雖是二階丹藥,但紫蘿難尋,會練的藥師不少,卻因沒有藥材,而導致培元丹在市面上價格昂貴,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是如此了,但在沐兮染看來,這是個巨大的商機。

沐項南詫異道,「培元丹,一瓶?」

「哦,對了。」沐兮染又從袖中掏出一個瓷瓶放在桌上,「這個也是培元丹,還請爺爺代為交給沐秋薇。」

沐項南瞪大了眼睛,「兩瓶?你從哪兒弄來這麼多紫蘿。」

沐兮染道,「我在一本殘缺的書上看到過,天仙子和紫苑草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能達到紫蘿的效果,就試了試,沒想到還成功了。」

沐項南無奈道,「你啊。」

「爺爺可以拿這些到拍賣會去賣,融靈丹雖然常見,但我這個是極品,至於培元丹的價值就不用我說了。」她的精神力超出常人數十倍,自然能把丹藥的品質提到最純。

「兮染,我給你找札記不是要你為沐家的生計…」

沐兮染打斷他,「爺爺,我知道,我即能好好修鍊,又能為沐家出力,不是更好嗎,更何況爺爺庇護我多年,我身為沐家少主,也該為爺爺分些擔子。」

看著站在眼前熠熠生輝的孫女,沐項南險些老淚縱橫,許久,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兮染,你長大了。」

曾經,他以為這孩子會一輩子碌碌無為下去,雖然她嘴上不說,可他知道她心裡很在乎,如今,總算都好起來了。

「不過爺爺,還是要為這些丹藥想個出處。」總不能說這些是她煉出來的,她不想太早的暴露自己。

「交給爺爺,放心吧。」

雖說要抽出時間學習煉丹,但身體強度的訓練也不能落後,沐兮染正要離開,都一腳踏出了門外,又突然撤了回來,轉頭對沐項南道,「爺爺,不要忘了葯鼎。」

「知道了,我讓人往你院子里送幾個,免得你還要翻牆進葯廬。」

「謝謝爺爺。」

沐兮染往外走了兩步又折了回來,扒著門框探頭,「爺爺,昨晚值夜的那個弟子放出來吧。」

……

接下來的日子,沐兮染過的十分緊張,煉丹和身體鍛煉她一樣都不想落下,所以就白天進行身體強度訓練,晚上煉丹,累了就小憩一會兒,半個月下來,不僅沐家的經濟充盈了不少,沐兮染的身體素質也越發的好了。

這日,沐兮染出門採購藥材,走在街上再一次成了眾人的焦點。

「你聽說了沒,沐家來了個高階聖藥師,不僅幫助沐兮染覺醒了靈根和屬性之力,還收了他做徒弟。」

「能沒聽說嗎,這半個月沐家可在天工樓出盡了風頭。」

「我怎麼就沒沐兮染這麼好的運氣呢。」

「那也得看看你們那小家族那位聖藥師大人看不看得上了。」

眾人的猜測,無疑就是那個高階的聖藥師不願再四處漂泊,所以選個大勢力進駐,只是眾人想不通,那位煉藥師大人為何偏偏選中了沐家,要知道沐家可要被踢出京都三大家族之列了。

「我看啊,這次沐家又要立起來了。」

「可不是嘛,有個高階聖藥師壓陣,在被別的家族壓著,我都看不下去了。」

「輪得到你看不下去,你看那。」

那人指的正好是幾個莫家弟子,沐家有個強大的聖藥師入駐,別說和沐家有仇的莫家,就連沈家和皇室也是眼紅的很。

便有脾氣暴躁的拔了劍出來,「看什麼看,在看把你們眼珠子挖出來。」

這一恐嚇,眾人都四散開去,但是還有膽大的在小聲嘀咕,「神氣什麼,如今沐少主被聖藥師大人收做徒弟,前途不可限量,他們莫家少主倒是廢了,還當是以前呢。」

旁邊的人嬉笑道,「這就叫一報還一報。」

莫家打壓沐家多年,走到哪兒不是仰著鼻孔看人,今日被別人一番奚落,哪裡還能忍得下去。

「沐兮染,你敢不敢和我決鬥?」說話的是莫家大長老的兒子莫堯,之前藐視的人突然就爬到他們頭上了,一般人都忍受不了,更何況他們十幾年一直是拿沐兮染取樂的,如此結果,自然不能承受。

只要他打敗了沐兮染,就能證明沐家少主還是個廢物,就算做了聖藥師的徒弟也是枉然,根本就是爛泥扶不上牆。

莫堯此時怨恨沐兮染,卻沒有想到在此之前,他們嘲笑了她十幾年。

------題外話------

喜歡的小可愛點個收藏~ 沐兮染連頭都沒有回,「不好意思,沒空。」

「你不敢吧。」

對於莫堯的激將法,沐兮染沒有理會,她現在忙的要死,哪有時間理會一隻亂咬的瘋狗。

眼見沐兮染不上當,莫堯急道,「就算拜了聖藥師為師又如何,不還是個沒用的廢物。」

沐兮染回頭冷笑道,「天蒼大陸三歲小孩都知煉藥師最強的不是攻擊力,你一個五階土屬性的靈者竟然有臉讓我一個才覺醒靈根的煉藥師跟你決鬥?」

莫堯這番做法,讓圍觀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這也太不要臉了。」

「是啊,以前只知道莫家霸道專橫,沒想到還這麼不要臉。」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莫堯也豁出去了,拔劍指著沐兮染,「你到底跟不跟我決鬥。」

這架勢儼然就是她不同意,他也要逼她決鬥。

這時,看熱鬧的人群中走出一個男子,「不如我跟你打?誰不知道,沐少主是煉藥師,莫少爺這樣逼他跟你決鬥,就算贏了也不光彩啊。」

沐兮染抬眼向那說話的那個男子看去,呦,還是熟人。

正是半個月前在蘭香閣被她修理的姜佑。

被她打了還出頭幫著她說話,這姜佑莫不是有什麼特別嗜好?

莫堯囂張慣了,張嘴就給姜佑沒臉,「你算什麼東西,不想死的話滾一邊去。」

「你…」

突然,沐兮染道,「我跟你決鬥也可以,不過若是你輸了,日後見了我要繞道而行。」

「好啊,若是我贏了,你跪下給我扣三個響頭。」一個才覺醒靈根的廢物,還是木屬性,他才不怵呢。

後面的莫家弟子悄悄拽他,讓他就此罷手,沐兮染身後可是有個高階聖藥師師父,今日若是當街羞辱了人家徒兒,人家還不找莫家的麻煩。

誰不知道天蒼大陸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聖藥師,雖然他們戰鬥力不高,但是只要他們揮揮手,就有無數個強者為其出頭。

莫堯如今敢在虎口拔牙,怕是連大長老都會受牽連。

二人擺開了陣勢,周圍的人皆向後面退去,給他們二人騰開地方。

而姜佑見得沐兮染要自己出頭,也沒有在說什麼,隨著眾人退後了些,他方才只為給沐兮染賣個人情,也是間接的賣給他師父一個人情。

另外,他也知道,沐兮染雖為煉藥師,但那攻擊力可一點都不比玄師和武師差,對於親身驗證過的姜佑,說起來都是一把辛酸淚。

沐兮染淡然的看著對面提劍而立的莫堯,「出招吧。」

「後土訣。」莫堯拔劍向地面一掃,平地掀起滾滾沙塵,逐漸向沐兮染包圍而來。

「我見過莫堯使這招,他可是憑藉這招一舉贏了和他同階的武師。」

「不是吧,一上來就這麼猛。」

「快,快,再閃開點。」

莫堯看著沙塵之後的人影冷笑,這招連身體以強悍著稱的武師都扛不下來,就不信沐兮染一個木屬性的煉藥師能躲過。

他就是要在眾人面前一招擊敗沐兮染,讓京都的人都看看,莫浩倒下了,他莫堯也不差,沐兮染就是他的墊腳石。

莫堯嘴角還沒來的及勾起,就見原本那急速縮小的沙塵範圍漸漸擴大開來,甚至於連包圍的方向都變了,轉而朝他這邊來了。

「我的娘啊,這是什麼招數?」

「能把別人的攻擊化為己用,這樣逆天的術法,沐家絕對拿不出。」

「我猜是那位聖藥師大人給沐兮染的。」

「媽的,我怎麼就沒這麼好的運氣。」

圍觀的人先是探討了一下這術法的強大,在表示了一番對沐兮染的羨慕嫉妒恨。

其實這根本不是什麼術法,就是她將整個街上的風力都匯聚在一起的效果。

「沙塵斬。」莫堯慌張的退後兩步,急忙施術抵擋。

「嘭!」兩道攻擊在空中炸開,莫堯卻被餘波震得後退數步。

在眾人的目光都放在莫堯身上時,一道紫影快速的掠過去,將才穩住身形的莫堯踹飛到了人群外面。

沐兮染突然出現在莫堯面前,把圍觀的眾人都嚇了一跳。

「他怎麼過去過的?」

「沒看到啊。」

「這也太嚇人了點。」

其實,沐兮染的靈魂力比他們高出十幾倍,他們察覺不到也無可厚非。

其餘的莫家弟子跑出人群將莫堯扶起來,圍得嚴嚴實實的人群也有了縫隙,正好能讓沐兮染看到莫堯。

「日後記得躲著我走。」

扔下一句話,沐兮染就忘不遠處的藥鋪走去,所過之處,人群紛紛避讓。 「老大,老大。」姜佑從後面追來。

沐兮染停下腳步,蹙眉轉頭問道,「你叫我什麼?」

姜佑道,「老大啊,從今日起,不從半月前起,我就認沐少主你做老大了。」

沐兮染無甚反應,冷淡道,「我可沒說要收小弟,還是收你做小弟。」

「你不收沒關係,我認你就行了。」

沐兮染看著眼前這個臉皮厚比城牆的人嘴角一抽,也懶得在和他廢話,轉頭就走,「別跟著我。」

姜佑又像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來,被沐兮染一個眼神定在了原地。

「那個,老大,今日拍賣會上有個好玩的東西,您不去看看?我聽說太子殿下勢在必得呢。」

沐家被皇室退婚,為天下人恥笑,怎能不結下樑子,如今不是絕好的反擊機會嗎。

見沐兮染意動,姜佑又道,「我聽說雲舒公主也會到場。」

雲舒不雲舒她不在乎,本來退婚之辱她當場就還了,可皇室在背地裡加油添醋額大肆傳揚,不遺餘力摸黑沐家的賬,也該算上一算。

沐兮染先去藥鋪買了藥材,比上次多出了整整一半的量,讓他們給送到沐家,自己則隨著姜佑去了天工樓。

她這些日子沒空理會小七,小七就充分發揮了他吃貨的本能,滿滿一包袱的藥材,生生讓他吃了一半,吃完就睡,基本是他的日常了。

「聖藥師就是不同,藥材也用的這樣多。」姜佑看著那滿滿一包袱藥材,狠狠的吞了吞口水,這可是他們家一年的量啊。

他們都覺得是她「師父」用,沐兮染也樂得有這個擋箭牌。

也是因為她「師父」的緣故,天工樓的管事對待他們異常恭敬,直接領著他們去了二樓的雅間。

「我這次還跟著老大沾光了。」姜佑笑道,天工閣的雅間通常是留給皇室和三大家族的,他們姜家雖也不錯,總歸是不夠格。

待侍女將瓜果點心放下退了出去,管事恭立在一旁道,「沐少主和姜公子先用些點心,拍賣會稍後就開始。」

在天工樓坐鎮的是一階葯聖南坤,就是他練丹藥也不能保證回回都是極品,這樣厲害的煉藥師不可能會刻意練低階丹藥來賣,所以提供給他們的這些低階丹藥極有可能是給沐兮染用剩下的。

天工樓背景高深,看事情也不像尋常百姓那樣短淺,他們並不覺得是沐家運氣好,說句不誇張的話,這個等級的聖藥師怕是連聖靈宗的邀請也看不上,又怎會屈身沐家,唯一能吸引他的應該就是一顆好苗子了,這個沐家少主,前途無量。

「好。」沐兮染道,「您先去忙吧。」

姜佑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指著二樓對面道,「老大你看。」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燕容燕雲舒所在的雅間正好和他們相對。

順著文濤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沐兮染不甚在意的轉過了頭。

「咔嚓」一聲,燕容把手下的茶杯捏碎了,這個沐兮染,竟然敢無視他們。

燕雲舒不屑的道,「皇兄,跟他生氣做什麼。」

就算成了煉藥師又如何,不過是才覺醒了靈根,怎能和他們從小就開始修鍊的人相提並論。

燕容道,「也不知那聖藥師是不是眼睛不好使,怎麼偏偏就收了個廢物為徒。」

燕雲舒嘲諷道,「開清學院的煉藥師還少嗎,不都是沒用。」煉藥師又如何,不過都是些一階二階的葯者,還不是要仰他們皇家的鼻息生活,「要我說,煉藥師白佔了大陸上最尊貴的職業,戰鬥力不高,還練不出來高階丹藥,高不成低不就,哪裡比得上我們修鍊術法的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