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得這陣法散發出來的氣勢,就是他們這幾十名弟子全力出擊都難以將之破除。

「那怎麼辦?」

華天門的弟子都是滿臉凝重,若是如此,獸潮過後他們依然將落入沙漠之盟的手中,只怕將無人可安然逃離。 古城中,八個陣台上,迸發出雄渾的光柱貫穿天際,接連那防禦光罩,一股奧義無窮的氣息擴散開來,將天地間那些躁動的魔氣盡數給抵擋了下來,身處防禦罩中,那些因為獸潮來襲而驚慌的修者,頓時深深的舒了口氣。

在古城的一片狼藉的院落上空,華天門的弟子臉上愁雲繚繞,不敢有著一絲鬆懈。

方進入天南戰域就遇到了如此棘手的事情,實非他們所料,雖然門中長老有所叮囑,不得貿然得罪此地修者,可他們實在未曾想到,這沙漠之盟竟然有著此等勢力。

眸光眺望虛空,韓宇臉色平淡,便沒有因為此時的局面懊惱和後悔,先前的事情,若是稍有血性的人便將憤然出手,何況在這陌生之地,若不相互護持,如何和旁人爭鋒?

「諸位亦無需這般悲觀,雖然這沙漠之盟實力不弱,可是此間的獸潮可非外界可比,稍後的局勢只怕不是他們所能控制。」韓宇收回眺望遠處虛空的眸光偏過頭向著旁邊的師兄弟說道。

「哦,依韓師弟所言,此陣無法抵擋這些變異妖獸?」天元峰一個修者說道。

「此陣雖然精奧不凡,可是陣法的威力卻多半是依靠催發陣法的修者實力而定。」韓宇說道,「此間陣台之上,乃是數名奧義修者共一陣眼催發,可見現在沙漠之盟的修者,無法將此陣威力發揮而出。」

李岱山等人眸光一凝,視線落在古城中那光芒燦燦的陣台上時,依稀可以看見在每個陣台上都有著三名奧義修者主持陣法,由此可見,這沙漠之盟對於獸潮是何其重視。

「此次獸潮中的妖獸,實力可是都不弱啊!」、

張覓楓眼眸一眯,緊盯著成那眼瞳猩紅,正向著那防禦光幕發動猛烈攻擊的變異妖獸,說道。

「韓師弟莫非是打算在陣法無法支撐,妖獸來襲時,我們趁機離開此地?」宋淮說道。

「不錯!」韓宇攤了攤手說道,「此舉雖然兇險,卻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不然,若是讓得那沙漠之盟的人騰出手來,那局勢更加難以預料。」

「可是那些妖獸?」

幾位準奧義境的修者舔了舔舌頭,有些駭然的說道。

「東城邊妖獸較少,我們先前往那裡靜觀其變吧!」

韓宇瞅了一眼,幾位準奧義境的修者,眉頭微皺,旋即,指著東邊的城牆說道。

幾位準奧義境的修者臉露苦澀,他們知道現在的局勢,只怕是唯有一拼了,現在眾人自己都無暇顧及的時候,豈有餘力護持他們?

他們實力低下,沒有被眾人撇下已是萬幸。

現在他們方才知道,要想在此間有所收穫,將要付出面對的將何其沉重。

深深吸了口氣,眾人便是將眸光向著遠處的城牆瞧去,

咻!

眾人身形一晃,不在有所遲疑,便是向著東面的城牆遁飛而去。

古城中,南邊城牆上,紫冠青年眸光陰森,冷冷的瞅了一眼虛空中一群遁向東邊的修者,嘴角掀起一抹獰笑,「先讓爾等,喘息片刻,獸潮一過,看你們往哪裡跑。」

紫冠青年,名為厲駿馳,乃是沙漠之盟中一位類似管事般的存在,有著幾分地位,這座古城中幾位高價存在外出有事,他便是此地的位高者了。

此時,在城牆上那唐劍及其他駐留在此修者都是滿臉凝重的注視著光幕外面那些氣勢凶凶的妖獸。

百餘名修者,滿臉凝重,雖然他們實力都是不弱,可是面對那外面的魔氣滔天,模樣猙獰的妖獸時,那顆心依然忍不住發寒。

嘭!

巨響震蕩天際,數十頭妖獸騰飛於空,由魔氣凝聚成的氣柱仿若擎天巨柱,向著虛空中那靈光燦燦的光幕猛然轟擊而下!

嗡!

魔氣肆虐而下,那股侵蝕力使得防禦光幕氣息銳減,一道道褶皺般的紋路由撞擊之處擴散開來,仿若隨時都將崩潰一般,

呼!

在魔氣的肆虐下,防禦光罩氣息略減,不過,古城中那陣台上的源源不斷的光柱補給下,精奧的紋路,在防禦罩流轉開來,開始和那些詭異的魔氣相互蠶食了起來。

這些陣法催生的銘文,本就有著抵禦元氣攻擊的奇效,若是普通攻擊,根本無需費力便將被化解,可是這些魔氣異常難纏,此時這陣法亦只是,勉強可將之抵擋下來罷了。

轟隆隆!

城外魔氣肆虐,仿若鬼哭狼嚎,附近所聚集的妖獸越來越多,一雙雙猩紅的眸子,充滿了暴戾之氣,狂猛的攻擊,轟擊在古城上的防禦護罩上,每一次攻擊氣勢都將徒然增加幾分。

隨著時間流逝,城外的妖獸竟然開始集聚一起,猛烈的攻擊一點,大有不將此城擊破誓不罷休的氣勢。

在那些妖獸猩紅的眸子中儘是嗜血之意,好像有著一種莫名的情緒在驅使著他們襲擊這些人類。

轟!

虛空中,絢麗的防禦光罩不斷顫動,一陣陣漣漪波紋擴散開來,城牆上的修者。

這些妖獸每一次攻擊,那光幕凹陷的程度越來越深,瞧那氣勢,這防禦光罩,大有無法支撐的跡象。

沙漠之盟中的修者,不時眺望著虛空緩緩飄動的圓月,露出滿臉凝重,好像有著什麼難以預料的災難即將來臨一般。

夜幕,越發深沉,當那朦朧的天際,一輪明月懸挂於正空時,天地間,魔氣涌動風聲呼嘯,好像有著魔君蘇醒,一股攝人心魄的氣息,透過防禦光罩,向著城中壓迫而下。

「好詭異的氣息。」

在城中東邊的一處城牆上,華天門的弟子眉頭緊皺,這種氣息壓迫,好像來自遠古,讓得倍感無力,有著一種滄海一粟的渺小感。

「這氣勢有些熟悉。」

韓宇眸露沉思,在這可怕的氣息下,他的元神一顫,倍感無力,不過他依稀記得這氣勢似乎似曾相識。

驚詫下,韓宇元眸露沉思,稍許后猛然醒悟,呢喃道,「這氣勢竟然和當初在獄淵中的古魔所帶來的氣息極為相似。」

「莫非此地亦有此等存在?」韓宇心頭咯噔一跳,隱隱猜得些什麼。

「此地乃是遠古戰場,有著此等存在不足為奇。」九炎天龍淡淡的說道。

深吸了口氣,韓宇甩了甩頭,眸光便是落在了古城上空的防禦光罩上,當下呼吸一窒,不由緊了緊手掌。

在此時,城外的魔氣的強悍,已然到達了一個巔峰之地,在魔氣的肆虐下,這防禦光罩的氣勢銳減,此等情況下,顯然是難以抵擋那些妖獸的衝擊了。

「看來得準備撤離此地了。」韓宇眸露沉思。

此時,沙漠之盟的成員遠離此地,只是城外依然有著許多妖獸聚集,要想成功突圍,還是有著幾分風險。

呲呲!

城外,眾多妖獸發出怪異的呼嘯聲,旋即,分散在四方的妖獸都是向著南城彙集而來,竟然是打算趁著古城防禦罩氣勢銳減時將其一舉擊破。

「厲兄,看來此次我等是無法支撐此陣了。」沙漠之盟的一位成員說道。

厲駿馳略微沉吟,眸光瞅了一眼東邊的城牆,當下向著旁邊那位男子附耳而言。

旁邊的中年男子略微點頭,旋即,向著旁邊幾位修者,一揮手,便是向著遠處的虛空遁去。

厲駿馳眸光眺望虛空,陰森一笑,「這陣法雖無法封困住你們,不過爾等想就此遁離此城可沒有這麼容易,我到要看看在這獸潮下,你們能堅持多久。」

韓宇等人前往那妖獸甚少的東城,這厲駿馳便知道前者意欲何為,現在豈會讓其如意。

「這些傢伙事到如今,竟然還記掛著華天門的修者。」不遠處的唐劍眉頭一皺,眸中掠過一絲厭惡。

轟!

一聲巨響,虛空中的光罩,猛然一顫,在艱難的抵擋數息時間后,一道裂紋開始,在那受力之處蔓延開來。

「陣法要破了!」

見到那即將崩裂的陣法防禦罩,華天門的弟子,緊張之餘不由多了一分期許,雖然在城外依然有著許多妖獸,因為適才妖獸召喚之故,比起先前卻是少了許多,若是拼力廝殺,他們還是有著機會殺出一條血路遁離此處。

「大家準備出手,只要一舉擊潰這些妖獸,便有著遁離此地的機會。」瞥了一眼,虛空中那裂縫不斷蔓延的光幕,韓宇厲聲道。

「是!」

城牆上的准奧義弟子血氣沸騰,手持兵刃,身上元氣涌動氣息相連,已然開始準備合力出擊。

咔嘣!

一道清脆聲音,驟然響起,卻見那光幕,以一點為中心,向著四周崩潰開來。

「這一刻,終於來了么!」

邵雷等人眸露火熱,緊了緊手中兵刃,凌厲的攻擊已然凝聚,隨時準備發動了雷霆一擊,打城外那些駐留的妖獸一個措手不及。

嗡!

一聲悶響傳來,整個虛空,為之一顫,旋即,那片防禦光罩便在無數道眸光注視下消散於空。

呼!

光罩消散於空,凜冽的魔氣便是由天際肆虐開來,那森寒的氣息刺激下,眾人眸光都是猩紅了起來,濃濃的戰意,好像山洪一般噴涌而出。

現在唯有竭力一戰方有著一線生機,華天門的弟子,無不是卯足了勁,準備血戰一場。

呲!

光幕潰散時,在城外數十頭妖獸呲牙咧嘴,猩紅的眸子中有著暴戾的氣息迸發而出,頓時鎖定了城牆上的修者。

「動手!」

韓宇手中鸞靈刀一震,徒然喝道。

呼!

數十名修者,眸光火熱,在深吸了一口氣后,手掌一震,凜冽的攻擊便是洞穿虛空向著城外的妖獸轟擊而下。

咻!

就在眾人出手之際,一道破空聲驟然響起,旋即,天際中光芒驟然閃現,漫天氣勢凌人的攻擊,便是洞穿虛空,向著華天門的弟子湮滅而下。 隨著古城上空的防禦光罩崩潰,無窮盡蘊含著濃郁魔氣的颶風,便是狂暴的向著城中肆虐而來。

嘭!

霎時,變異妖獸好像那蜂擁一般,騰飛入城狂霸無比的攻擊,向著守衛在城牆上的修者,轟擊而去,慘烈的大戰終於是隨著陣法防禦罩的崩潰而開始了。

然而,在守護在城牆上的奧義修者,開始向著那些席捲而來的妖獸開始進行血戰時,在古城的上空,遁光掠過,卻見十餘名奧義修者,手掌翻動,那寒光逼人的兵刃上元氣涌動,凌厲的攻擊赫然向著下方那些華天門的弟子偷襲而去。

「是沙漠之盟的修者!」

華天門的弟子,猛然回頭,當瞧得虛空中,那些臉色猙獰的修者后,臉色驟然一沉。

「找死!」

韓宇赫然回頭,視線落在那驟然出現的身影時,眸光森寒,身前黑影掠過,氣勢洶湧的獸傀赫然閃爍而出,身形暴掠於空,腳掌猛然一拍,便是向著前方的虛空轟擊而去。

唳!

在虎豹獸傀身形暴掠而出時,一道鸞鳳的啼鳴聲,驟然響起,滾滾音波震蕩天際,使得附近的空氣,都是出現了短暫的停滯,音波中所攜帶的那股無上威壓,讓得城牆外的妖獸猩紅的眸子中,掠過一絲惶恐,身形陷入短暫的獃滯中。

鸞鳳雖非鳳凰,在獸類也是有著至高的地位,這股無上的威壓足以讓得那些普通的獸類感到靈魂顫慄。

呼!

音波震蕩開來,碧光湧現,旋即鸞鳳之靈便是出現在城牆的上空,一雙巨翼猛然振動,燦燦碧光絢麗無比,在這黑夜下耀眼奪目,仿若仙禽臨塵。

刷刷!

巨翼振動,那碧光綻放的翎羽間光芒涌動,旋即,一道道羽刃仿若星矢一般洞穿虛空,攜帶著一股可怕的氣勢,向著沙漠之盟所發動的攻擊迎擊而去。

「這是妖靈!」

漫天的羽刃疾射而來,沙漠之盟的修者,身形猛然一滯,陰森的眸子中,一絲驚詫湧現而出,旋即,那視線落在下方的青年身上時,驚詫消散那貪婪的之意逐漸攀升而起。

「桀桀,此刀中竟然有此等妖靈定非凡品,沒有想到,此次倒是有著這般收穫,真是不枉此行啊!」一名身穿藍衫的男子,猙獰一笑,視線落在韓宇手中的鸞靈刀上,一副如獲珍寶的模樣,片刻都捨不得將眸光移開。

嘭!

虎豹獸一掌轟出,凌厲的攻擊瞬息就是將其震飛百丈,堅硬如鐵的肌膚崩裂,骨骼碎裂,竟然是直接被那些狂猛的攻擊一舉擊潰。

視線落在那虎豹獸身上,韓宇眸光淡然,手掌一攝,便是將其拂至身旁,法訣引動,旋即,一道神識烙印赫然由此獸的泥丸宮中撤出,沒入韓宇識海中。

虎豹獸雖身為獸傀,可體內元氣依然在經脈俱全,此番在這等強悍的攻擊下,經脈皆斷元氣潰散,已經無法在聚,此獸已然失去了戰力,不過由於泥丸宮,煉體者根本無法傷及,所有就算此獸損傷,韓宇卻不會受到一絲傷害。

唳!

在虎豹獸被一舉擊潰時,沙漠之盟那些修者催發出來的攻擊,趁勢而下,不過,此時那鸞鳳之靈已然攜帶著滔天氣勢,向著那些攻擊迎擊而去。

嗷!

鸞鳳之靈出手時,一道類似龍吟之聲也是驟然響起,卻見那方元昊,手握旗幡,青光燦燦,一條十餘丈的青蛟,騰飛於空,緊隨著那鸞鳳之靈,向著那漫天的攻擊撕裂而去。

「又是一道堪比三道天府的妖靈!」

沙漠之盟的修者眼角一顫,驚詫之餘那眸光落在華天門弟子身上時,仿若看著滿身是肉的羔羊,貪婪之色,毫不掩飾的流露而出。

刷刷!

張覓楓手訣引動,九柄法劍盤旋於空劍氣縱橫,便是洞穿天際,向著虛空斬去。

法劍以極其刁鑽的方向,斬裂天際,那可怕的氣勢便是連那兩道天府的修者都難以輕鬆抵擋。

嘭!

三人的攻擊,幾乎是瞬息便是和沙漠之盟那些修者的攻擊發出猛烈的撞擊,巨響傳出,迸發出一片絢麗的光幕,可怕的元氣風暴肆虐開來,使得天際都是嗡嗡作響,顫動了起來。

呼!

鸞鳳之靈猛然一顫,被震飛數十丈,氣息略微減弱,不過,那三道天府的實力依然在。

嗷!

青蛟盤旋於空銅鈴般的眸中,凶光燦燦,銳利的蛟爪寒芒湧現,那等可怕的氣勢,攝人心魄!

「給我殺了他們!」藍衫男子猙獰喝道。

「是!」

沙漠之盟十二名修者,齊聲喝道,眸中凶光湧現,視線落在下面的修者身上時,嘴角不由微微蠕動,這些青年可是底蘊深厚,若是將之斬殺,定能有所收穫。

嘭!

此時,城外的妖獸已然和華天門其他的弟子,進行著猛烈的交鋒,雖然由於,適才那鸞鳳之靈和青蛟散發的可怕威勢,使得這些變異妖獸,出現了短暫的惶恐,讓得他們佔據了一絲先機,卻依然無法分開身來對付沙漠之盟成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