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是什麼怪物嗎?有影子,但不是人,他的速度太快了,不是人應該有的。”

“對,確實不是人,到底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但紫電拘魂網能對付他,放心,我自有分寸。我昨天問了爸爸,把視頻轉給他了,他說得查一查,今天回告訴我,這個男人是什麼。”

鍾毓的爸爸幫忙,事情很快就能解決。

馨馨高興道:“謝謝你。”

鍾毓看了眼手腕的表,說:“還有十分鐘,去吧,上課。”

“嗯!”

馨馨拉着小憐走,小憐依依不捨的回頭看了一眼。

“主人,我真的好羨慕你哦,毓哥哥對你可真好。”

“君凌交代過他,他聽令於君凌的。”

“君凌是誰啊?”

馨馨微笑道:“君凌啊,是美男子,很帥的帥哥。”

“比鍾毓哥哥長得還好看嗎?”

“嗯!”

“我不信呢,這個學校裏就屬鍾毓哥哥最好看。”

二人走到教學樓下,原本很多學生,不知誰喊了一聲林馨馨,天啊……

樓梯上的學生全部回頭,一看見馨馨,全部拼了命的往上面跑。

進了課堂,所有學生都從課堂裏狂奔出來,喊着救命。

就連老師走進課堂,看見馨馨一瞬間,石化在門口,教科書嘩啦啦往地上落。

中午帶着小憐去食堂吃飯,所有學生見鬼似得,往食堂門外衝。

食堂桌子上,放一盤盤沒有動的飯菜。

……

下午,兩節課裏,頂着掛科的危險,學生跑個精光,偌大課堂上只剩下馨馨和小憐。

好在老師知道馨馨不是鬼,淡定的給兩人講課。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一天裏,馨馨心裏是百味雜陳。

熬到最後一節課,鍾毓在教學樓下等她。

一見到鍾毓,馨馨沒撤了說:“一個個見我就像見了鬼似得,要不然我明天別來了?”

鍾毓雙手插着褲袋,看了眼遠處圍觀不敢靠近的女生:“不用管他們,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定是虧心事做多了。”

馨馨:“……”

“對了。先找個地方說話。”

“好!”

兩人在校區的小花園的涼亭裏坐下。

鍾毓說:“投票的學生,id全部查到了,沒有通告出來的,全部去自首了,人太多,把教導處給堵的……”

馨馨看了眼教導處的大樓,樓上樓下全是學生。

確實很多。

鍾毓沉下眼:“那些學生都參與過投票,你是受害者,如何處決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既然自首,記大過一次,取消所有獎學金把。”這處罰已經非常狠了,不過比開除學籍的好太多。

奔騰年代——向南向北 “行,按照你說的做,但私下偷別人手機投票的,行徑惡劣的,一定要開除。”

馨馨點頭。

鍾毓看了眼小憐,說:“去,十米之內不準人靠近。”

小憐站起來,點頭。

她走出涼亭,鍾毓回眸說:“我爸爸說有些眉目了,但不確定,得親眼看才行。”

“是什麼呢?”馨馨問。

“爸爸說,不是鬼,也不是妖……身手很快,迅速的像魅,卻不是魅。只有最後一種,靈……”

“靈?是什麼?”

“目前猜不出是哪一種的靈,世界萬物皆有靈性,不管死物還是活物,當靈脩煉到達一定程度,就能幻化爲人,動作迅速,實力強勁。我給爸爸看過昨夜火燒的視頻。”

“他說,火,並不是無緣無故的起,是他所爲,他以人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將紙人和車澆上助燃物,後點上火,接着便在一旁觀賞,拍下視頻。那種助燃物不是來自人間,凡水是澆不滅。”

“由於他動作太迅速,所有人以爲是自燃,其實不是,是他殺。” “啊啊,天啊……真是林馨馨,惡鬼索命啊!”

“快跑啊,大白天的見鬼啊……”

那些失魂落魄者,見到馨馨一瞬間,兩千多人四處逃,一個個臉色嚇得漆白的,還有幾個跑不快的,摔到地上,往操場邊緣爬行。

大學廣播裏,在通告:

本大學至建校以來,秉着:天道勤酬,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爲原則,爲我國輸送了大批優秀質量的物理,it類……精英人才。

最近一系列惡性事件中,很多學生違背學校的校規,進行陷害他人同學的死亡投票。

如此舉動,不止損害學校名譽,損害同學性命,與惡爲伍,品行不佳,不足爲本校大學校生,經過校領導連夜開會,決定開除所有進行過惡性投票的同學,以示警告。

目前查到id的,名單已貼在學校公告牌下面,各個系主任,班主任會進行口頭通知,勒令退學的同學來教導辦理手續。

沒查到id的同學,不要心存僥倖,校方會進行報警處理……

如果自首,態度較好者,會酌情免開除學籍。

下面公告開除名單:

化學系,大三b班,吳亮。

物理系,大一a班,茉莉。

美術系,大三c班,陳鳳。

……

名單很長,可能念一個下午都念不完。

操場上的人跑完了,公告牌下面倒是圍堵了很多學生,不少女生在哭泣。

馨馨走到公告牌下,不知誰大喊:“林馨馨,鬼啊……”

公告牌下面所有人都回過頭,看見馨馨一瞬間,臉全部一個表情,恐懼。

靜止一秒後,然後不要命的跑,像見到洪水猛獸……

馨馨和小憐走到公告牌下面,上面寫着兩千三百個學生的名字。

大學裏的學生總共有一萬三千人,這一次,幾乎要開除四分之一。

太多了,會引起很多媒體和其他大學,還有教育部注意。

馨馨心很忐忑。

鍾毓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站在馨馨身邊。

小憐原本站在馨馨左,轉到右邊挨近鍾毓。

鍾毓斥:“別靠近我。”

馨馨轉頭,看見鍾毓黑着眼眶,一晚上沒休息好的樣子。

“謝謝你鍾毓。”

“你是學校的學生,這是我分內的事。”

“對了,昨天晚上的視頻,你看見沒有,火化時有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

鍾毓擰了擰眉,點頭,看了眼附近的,學生都距離的遠遠的。

他說:“那個黑衣服出現過火化場,不過來時已經晚了,屍體火化了,我差一點就抓到他,可惜失手了。”

鍾毓一臉懊悔。

“知道是什麼怪物嗎?有影子,但不是人,他的速度太快了,不是人應該有的。”

“對,確實不是人,到底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但紫電拘魂網能對付他,放心,我自有分寸。我昨天問了爸爸,把視頻轉給他了,他說得查一查,今天回告訴我,這個男人是什麼。”

鍾毓的爸爸幫忙,事情很快就能解決。

馨馨高興道:“謝謝你。”

鍾毓看了眼手腕的表,說:“還有十分鐘,去吧,上課。”

“嗯!”

馨馨拉着小憐走,小憐依依不捨的回頭看了一眼。

“主人,我真的好羨慕你哦,毓哥哥對你可真好。”

“君凌交代過他,他聽令於君凌的。”

“君凌是誰啊?”

馨馨微笑道:“君凌啊,是美男子,很帥的帥哥。”

“比鍾毓哥哥長得還好看嗎?”

“嗯!”

“我不信呢,這個學校裏就屬鍾毓哥哥最好看。”

二人走到教學樓下,原本很多學生,不知誰喊了一聲林馨馨,天啊……

樓梯上的學生全部回頭,一看見馨馨,全部拼了命的往上面跑。

進了課堂,所有學生都從課堂裏狂奔出來,喊着救命。

就連老師走進課堂,看見馨馨一瞬間,石化在門口,教科書嘩啦啦往地上落。

中午帶着小憐去食堂吃飯,所有學生見鬼似得,往食堂門外衝。

食堂桌子上,放一盤盤沒有動的飯菜。

……

下午,兩節課裏,頂着掛科的危險,學生跑個精光,偌大課堂上只剩下馨馨和小憐。

好在老師知道馨馨不是鬼,淡定的給兩人講課。

一天裏,馨馨心裏是百味雜陳。

熬到最後一節課,鍾毓在教學樓下等她。

一見到鍾毓,馨馨沒撤了說:“一個個見我就像見了鬼似得,要不然我明天別來了?”

鍾毓雙手插着褲袋,看了眼遠處圍觀不敢靠近的女生:“不用管他們,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定是虧心事做多了。”

馨馨:“……”

“對了。先找個地方說話。”

“好!”

兩人在校區的小花園的涼亭裏坐下。

鍾毓說:“投票的學生,id全部查到了,沒有通告出來的,全部去自首了,人太多,把教導處給堵的……”

馨馨看了眼教導處的大樓,樓上樓下全是學生。

重生過去當傳奇 確實很多。

鍾毓沉下眼:“那些學生都參與過投票,你是受害者,如何處決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既然自首,記大過一次,取消所有獎學金把。”這處罰已經非常狠了,不過比開除學籍的好太多。

“行,按照你說的做,但私下偷別人手機投票的,行徑惡劣的,一定要開除。”

馨馨點頭。

鍾毓看了眼小憐,說:“去,十米之內不準人靠近。”

小憐站起來,點頭。

她走出涼亭,鍾毓回眸說:“我爸爸說有些眉目了,但不確定,得親眼看才行。”

“是什麼呢?”馨馨問。

“爸爸說,不是鬼,也不是妖……身手很快,迅速的像魅,卻不是魅。只有最後一種,靈……”

“靈?是什麼?”

“目前猜不出是哪一種的靈,世界萬物皆有靈性,不管死物還是活物,當靈脩煉到達一定程度,就能幻化爲人,動作迅速,實力強勁。我給爸爸看過昨夜火燒的視頻。”

“他說,火,並不是無緣無故的起,是他所爲,他以人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將紙人和車澆上助燃物,後點上火,接着便在一旁觀賞,拍下視頻。那種助燃物不是來自人間,凡水是澆不滅。”

“由於他動作太迅速,所有人以爲是自燃,其實不是,是他殺。” 眼眸沉下來:“君凌沒有在你身邊,而你又不可能惹上這種強大來歷不明的靈,想要從根源解除,還是有些棘手。”

“馨馨啊,你必須學習一些必要時逃生的技能,今晚你和小憐先住進我的別墅,別墅裏的器具你選一個用的順手的,用來防身,寒意會教你使用方法,晚上我還要回老宅一趟,跟爸爸商量如何對付那東西。”

馨馨站起來:“謝謝。”

鍾毓是個實幹派,說做就動。

大劉開車,鍾毓坐在副駕駛室,馨馨和小憐坐在後座,往他那棟別墅去。

半個小時後,寒意早已在別墅門口等候,他臉上貼創口貼,脖子和手腕上都纏紗布。

他換了一臺新車,是一輛底盤很高越野車。

馨馨開門下車,跑到寒意麪前說:“對不起啊,昨天讓你傷成這樣,好了點沒。”

寒意爽朗的笑了笑:“沒事,只是些皮外傷。”

鍾毓從車上下來,玉樹臨風走過來。

小憐下了車,小心翼翼的跟在鍾毓的身後。

寒意靠在他的車旁邊,手拍了拍車頭,笑道:“路虎攬勝,300多萬,一直想換這車,太貴沒買,相比之下,我這一身傷不算什麼。”

他對鍾毓點頭:“多謝了。”

三百萬,馨馨圍着車子轉了一圈,眼冒泡泡。

寒意笑着說:“有駕照沒?我還有輛舊車……”

馨馨搖頭:“沒有。”

“有時間學下吧。”他接着轉頭看向鍾毓:“鑰匙呢?你讓我們住這兒,給我配一把鑰匙把。”

鍾毓按指紋密碼,大門緩緩打開,他回頭對大劉說:“先把車子開進去。”

大劉進去後,他對鐘意和馨馨道:“過來,指紋密碼輸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