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兩聲響,兩名守衛被韓宇放倒在地。韓宇動作麻利的脫掉兩名守衛的外套,給自己套上了一套,隨後又扔給羅琳一套,低聲說道:“快換上。”羅琳見狀也不再裝失憶,連忙穿上守衛的外套。韓宇沒有注意到羅琳的異常表現,依然把羅琳當做失憶的羅琳,繼續哄着羅琳說道:“一會叔叔帶你飛啊,現在跟着叔叔離開這裏,不要聲張哦。”

“……嗯。”羅琳輕輕的應了一聲,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

先觀察了一下門外,發現沒有異常以後,韓宇帶着羅琳離開了房間,因爲這時正是用飯的時間,別墅內的守衛並不是很多,尤其是韓宇帶着羅琳是往上面走,而不是往樓下走,越是往上面,守衛就越少。韓宇和羅琳有驚無險的到達了別墅的頂樓。他們到達頂樓沒多久,來和負責看守羅琳的兩名守衛換班的守衛就發現了被打暈過去的兩名守衛。

別墅頓時便熱鬧了起來,人聲鼎沸的同時,守衛們成羣結隊的向四周圍散播開來。正待在頂樓的韓宇看了看,扭頭對身後的羅琳說道:“小妹妹,不要做聲啊,叔叔這就帶你玩飛飛啊。”

“……好~”

韓宇伸手將羅琳攔腰抱起,隨後直衝上天。到達雲層以上後,韓宇向着勇氣號的方向飛去。羅琳看了韓宇的動作以後,心中暗暗點頭。從韓宇一系列的動作,羅琳已經可以確定,韓宇不是一個變態。至於他要救自己的目的,自己還不清楚,所以失憶還要繼續裝下去。而當看到石天寶和柳輕眉以後,羅琳心裏的最後一道防線立刻瓦解,神色激動的抱住了柳輕眉。而石天寶則在一旁聽着韓宇講述這一段的經歷。

……

“啊!”羅琳突然尖叫一聲,不顧正在爲自己治療的韓夢馨的阻攔,急匆匆的趕到勇氣號的休息室。剛一進去,立刻不由分手的一把揪住韓宇的衣領,將韓宇拖到沒人的角落,瞪着韓宇說道:“不許說!”

“啊?不許說什麼?”韓宇不由一愣,納悶的問道。

這一問問得羅琳猛翻白眼,自己該怎麼說?明白的告訴韓宇不許告訴別人自己裝失憶的時候,裝小女孩的樣子嗎?那種話怎麼說得出口?

“反正不許說!你要是敢說,我就揍死你!”羅琳瞪着韓宇威脅道。

韓宇頓時有些不滿的叫道:“嘿,你這人怎麼不講道理呢?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我不要求你回報我什麼,但你也不能恩將仇報啊。”

“我不管,反正不許說。”羅琳蠻不講理的叫道。

“……可是,在你讓我不許說之前,我已經說完了呀。”韓宇一臉無辜的說出了讓羅琳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的話。

“你,你……”羅琳手指着韓宇,一副被氣得發抖的樣子。而韓宇則是繼續一臉無辜的看着羅琳,直到羅琳兩眼一翻白,仰面暈了過去。韓宇見狀連忙伸手扶住羅琳,在羅琳的耳邊低聲說道:“沒想到你連裝暈這招都會。放心,關於你裝嫩的事情,我一個字都沒說,別人並不知道你裝失憶的事情。”

聽到這話,羅琳的心裏一鬆,一股倦意頓時涌上心頭,竟然真的就靠着韓宇睡着了。韓宇將羅琳交給走過來林珂和喬嫣兒後說道:“送她去夢馨那裏,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治療還沒有完成就跑過來了。真不知道她急什麼?可能是受了傷,腦子有點迷糊吧。”

“好啦,你也累得不輕,也抓緊時間收拾一下,然後也休息去吧。”林珂叮囑了韓宇一聲,和喬嫣兒一起扶着羅琳去找韓夢馨。

送走了羅琳,韓宇扭頭就見寧平等人一臉曖昧的看着,當即沒好氣的說道:“別那麼喪屍行不行?我可不是熟女控。”

“哦~熟女控,長知識了。”菲爾德和寧平異口同聲的說道。

韓宇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不搭理這兩個正在朝淫棍進行中的傢伙。轉而對石八方說道:“八方,有吃的沒有?我餓了,從早上到現在,我還沒吃什麼呢。”

“哦,有。我爲你留了一份,你等下啊,我去給你熱一下。”石八方聞言答道。

“謝謝啊。”韓宇道了聲謝,隨後一臉鄙視的看着菲爾德和寧平說道:“你們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慚不慚愧?”

“不慚愧啊。”寧平和菲爾德異口同聲的答道。

韓宇聞言鬱悶的翻了翻白眼,徹底沒有和寧平還有菲爾德鬥嘴的想法。

“哎~韓宇,剛纔那個羅琳讓你不許說什麼事情?”菲爾德一臉好奇的問韓宇道。

“你問這個做什麼?”韓宇白了菲爾德一眼後問道。

“求知慾啊。”

“你管這叫求知慾啊。這是八卦好不好?得了,你們別打聽,我答應不跟別人說的,你不要指望我會告訴你們。想要知道,除非那個羅琳自己說。”

“切,不說就不說,回頭我們自己去問。”菲爾德隨口說道。

“那我可事先提醒你啊,人家可是聯盟人稱鐵拳玫瑰的羅琳大將。你這樣的,在她眼裏也就跟豆芽菜差不多,估計也禁不住人家兩拳。你要是一定要問,那你最好先把遺書留下。”

“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權,還是不要過分去關注這些的好。”菲爾德訕訕的說道,換來韓宇和寧平鄙視的中指。

勇氣號的醫務室內

韓夢馨氣呼呼的瞪着已經睡着的羅琳,柳輕眉在一旁陪着笑,說着小話,希望韓夢馨可以消氣,不要計較剛纔羅琳逃離治療的行爲。看到自己的好友對自己軟語相求,韓夢馨心裏的怒氣值那是唰唰的往下掉,在柳輕眉的努力下,韓夢馨已經消了氣,開始爲羅琳繼續之前還沒有完成的治療。

光明的能量遊走全身,那種暖洋洋的感覺讓睡着的羅琳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嘴裏喃喃自語道:“唔~好舒服哦~”

話一出口,在場幾人全都愣住了。尤其是柳輕眉,這是以前自己眼裏的那個鐵拳玫瑰嗎?衆人面面相窺,柳輕眉更是伸手在羅琳的臉上揉了揉,想要看看是不是這張臉上蒙了一張面具。

“討厭啦~”睡的迷迷糊糊的羅琳撒了一聲嬌,頓時引來了房間內衆女的輕笑。先是韓夢馨忍不住的輕笑出聲,緊跟着林珂、喬嫣兒也隨之笑了起來。到最後,就連板着臉的柳輕眉也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反正在她的印象裏,她是沒有想到自己的頂頭上司竟然會發出這種聲音。

笑聲吵醒了羅琳,羅琳揉了揉眼睛,開口問道:“你們在說什麼呀?哎呀~”說一出口,羅琳就意識到不對,自己真是昏了頭,竟然還以爲自己是被俘狀態,竟然還在學小女孩說話。

看到羅琳後知後覺的捂住自己的嘴巴,韓夢馨等人再也憋不住了,頓時盡情大笑了起來。 欽天印:陌上人如玉 笑得羅琳臉色紅彤彤的,神情扭捏,不知所措。

柳輕眉見狀於心不忍的說道:“好啦好啦,別笑了。再笑我可翻臉了。”

聽到柳輕眉說要翻臉,韓夢馨等人連忙忍住笑意。倒不是擔心柳輕眉真的翻臉,而是害怕羅琳會被她們笑得羞憤而死。

“唉~笑吧笑吧,反正我的臉早已經丟盡了。”羅琳一臉無奈的對韓夢馨等人說道。

韓夢馨見狀安慰道:“沒事,沒事,剛纔你那樣只有我們幾個知道,我們不會跟別人說的。”

“唉~即便你們不知道,韓宇也是知道的。”羅琳又嘆了口氣,搖頭說道。

“韓宇知道沒事的。只要你告訴他不要告訴別人,他就不會四處去說的。他的嘴巴還是挺嚴的。”林珂聞言安慰羅琳道。

“喲~珂姐,你除了知道我哥的嘴嚴,貌似還知道我哥的舌頭靈不靈活吧?”一旁的韓夢馨笑着打趣道。一句話頓時讓林珂的臉色一紅,羞惱的衝韓夢馨嗔道:“死丫頭,沒皮沒臉,整天就知道想這些事情。”

“咦?珂姐你要是不想,怎麼知道我整天想這些事情的?”韓夢馨一臉好奇的看着林珂問道。在韓夢馨的面前,林珂華麗麗的敗退了。而在韓夢馨的插科打諢下,羅琳的臉色好上了許多,便將自己在被俘以後裝失憶的事情告訴了韓夢馨等人。聽到羅琳爲了保守祕密裝失憶,韓夢馨等人被感動的兩眼淚汪汪。韓夢馨更是拍着胸脯對羅琳保證道:“羅琳姐姐你放心,我哥要是敢把你裝失憶的事情說出去,我就和珂姐一起收拾他。”

“厄……謝謝。”羅琳看着大包大攬的韓夢馨,弱弱的道了聲謝。

※※※

歐拉的別墅內,已經聞訊趕回來的歐拉臉色陰沉,跪在他面前的那些人個個手腳發抖,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歐拉對他們的處罰。

“呼~難道我今天諸事不宜嗎?”歐拉吐出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連續不斷地倒黴讓歐拉這個從來不怎麼相信命運的人也開始疑神疑鬼起來。從蓮蓬豎起反抗自己的旗號至今,自己倒黴的事情就不斷。不過這倒黴的事情多了以後,倒着倒着,歐拉也就習慣了。只是以前倒黴的事情總是一件完了以後另一件再來,而現在,尼瑪組團來了。看我好欺負是不?

先是晚上因爲一個倒黴的守株待兔計劃捱了半宿的凍,緊跟着就被一個佔便宜的傢伙給敲了一個大竹槓,再然後好不容易自己被偷的東西有點線索了,可這點線索卻轉眼就被人給偷走了。這尼瑪叫什麼事呀?

歐拉很像大聲喊出來,問問老天爺爲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爲什麼倒黴事都讓自己給趕上了。難道自己這段時間遇到小人了嗎?

等等?小人?想到這裏,歐拉的腦海中閃過一張笑臉。那張臉的主人,彷彿自己倒黴的三件事裏,有兩件都跟有關。難道那傢伙就是自己命中註定的小人?

“來人!”歐拉衝房外喊了一聲,早已等在外面的士兵頓時衝了進來,不由分手的將跪在歐拉麪前的那一幫別墅的管事給抓了起來。

哀嚎、求饒聲頓時響成一片,歐拉愣愣的看着手下問道:“你們在做什麼?”

“啊?大人,不會要處罰這些失職的傢伙嗎?”一旁的格薩特有些意外的反問道。

歐拉點了點頭,說道:“啊?哦,對,這幫傢伙玩忽職守,致使重要的犯人逃脫,每人四十棍,拖下去吧。”

對於歐拉的處罰,格薩特感覺輕了,不過這是歐拉的決定,格薩特也不想在這種小事上和歐拉對着幹,便沒有做聲,任由那幫哭爹喊孃的人被拖下去執行處罰。

等房間裏只剩下歐拉和格薩特以後,歐拉低聲吩咐格薩特道:“格薩特,找人去監視勇氣號的那些人,尤其是那個韓宇,我要知道他的一切行蹤。”

“大人,你是打算動手了嗎?”格薩特聞言有些期待的問道。

“唔?動什麼手?”歐拉聞言不解的看着格薩特反問道。

這下輪到格薩特糊塗了,不由納悶的問道:“……大人,你不打算動手,幹嘛要讓人去盯着那些人?”

歐拉聞言解釋道:“哦,怪我沒說清楚。我的意思是說,弄清楚那個韓宇的行蹤,不要讓他有見到我的機會。”

“爲什麼呀?”格薩特不解的問道。

“那傢伙是個瘟神,跟他接觸時間長了,會倒黴的。”歐拉一本正經的答道。 “爲了世間的正義,爲了世界的和平……嚴肅點,我正跟你說話呢。”羅琳一臉鬱悶的衝敢在她面前挖鼻孔的韓宇吼道。

“說就說唄,我又沒堵你嘴。”韓宇慢條斯理的說道,說話的同時,還將手指上的鼻屎彈出去老遠。讓一旁的羅琳額頭青筋直冒,雙手一會張開一會緊握,很顯然是在猶豫該不該在這個時候出手教訓一下眼前這個油鹽不進的混賬傢伙。

經過韓夢馨的治療,羅琳、柳輕眉兩人身上的傷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就是調養受損的內在。但羅琳卻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自己可以安心調養的時候,就像石天寶和韓宇等人說過的那樣,她的確從歐拉那裏拿了一件東西,也正是因爲那件東西,才讓歐拉不顧聯盟的強大而出手襲擊了她們。自拿到那件東西以後,羅琳就知道東西的燙手,爲了避免被歐拉給重新奪回去,羅琳將那件東西給藏在了一個自認爲安全的地方。現在眼看着就要離開了,羅琳想要將那件東西取出來帶回聯盟,可光靠自己和柳輕眉、石天寶二人,那是很難辦到的。爲此,羅琳將目光瞄向了和柳輕眉、石天寶有舊的韓宇。

人常說,物以類聚,人以羣分。但在韓宇的身上,羅琳卻一點都沒看出這傢伙和柳輕眉或者石天寶有什麼相似的地方。就比如現在,如果是柳輕眉和石天寶聽到自己的那番話,恐怕已經激動的準備去找歐拉同歸於盡了。可眼前的韓宇,卻是一副無聊之極的樣子。這種反應讓羅琳有一種深深的挫折感。

“繼續說呀,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可說的。我可提醒你哦,我跟男人婆和石頭是不一樣的。你用來忽悠他倆那套說辭,對我是無效的。”韓宇慢悠悠的對羅琳說道。

羅琳聞言一愣,隨即明白自己錯了,不該犯經驗主義錯誤。好在現在明白也不晚。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羅琳立刻改變了態度,不再將韓宇作爲一個可以被忽悠的熱血青年,沉聲問道:“你想要什麼?”

“那要看你能給我什麼了?”韓宇微笑着看了羅琳一眼,輕聲說道。

羅琳又是一愣,韓宇的話讓羅琳不由開始計較自己現在所擁有的本錢。貌似,除了她自己這個人,也沒有什麼可以拿得出手的資本了。不過羅琳還沒有到爲了任務而獻身的覺悟,眼珠轉了轉後對韓宇說道:“只要你幫我,不管是金錢還是地位,你提出來,我會在回到聯盟後爲你去辦。”

“空頭支票啊……那種東西對我可沒什麼吸引力。”韓宇一臉不感興趣的答道。

韓宇的回答讓羅琳心中一沉,暗暗咬了咬牙,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羅琳終於下定了決心,說話有些結巴的對韓宇說道:“……好,只要你願意幫我這次,我,我就……”

“等下,我事先聲明一下啊,我對比我年紀大的老女人不感興趣。”韓宇打斷羅琳還沒有說完的話道。

羅琳看着拿起茶杯喝水的韓宇,恨不得奪過韓宇手裏的茶杯塞進韓宇的屁眼裏。這個混蛋!自己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爲了任務要獻身了,竟然提前說什麼對自己不感興趣。還他媽說老女人?這個嘴賤的混賬東西!

就在羅琳心裏破口大罵的時候,韓宇也在偷眼觀察羅琳聽了自己的話以後的反應。和自己預料的沒有多大差別,這個女人還真是四肢發達,頭腦……反正比自己要簡單。

“……你說,你到底想要什麼?”羅琳氣呼呼的瞪着韓宇問道。如果此時她的鼻子裏能冒出火來,那就跟一頭髮怒的公牛,哦,是母牛一樣了。

眼見羅琳已經到了發飆的邊緣,韓宇便沒有再繼續逗下去,微笑着說道:“我是個很實際的人,沒有好處的事情,我是不喜歡做的。你想要讓我給你賣命,那就麻煩你拿出一個可以讓我動心的價碼出來。要不然,你可不要指望我會爲了什麼正義啊,和平啊那種從來不存在的東西出手。”

“正義是存在的,和平也是存在的。”羅琳臉色一整,沉聲對韓宇說道。

“好吧,是存在的。那麼,你想好拿出什麼價碼了嗎?”韓宇無所謂的聳聳肩,看着羅琳問道。

“……錢?”羅琳想了想,試探的問道。

“好啊,你能拿出多少?”韓宇微笑着答道。

“……你愛錢?”羅琳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

韓宇聞言笑了笑,“你能告訴我這世上又不愛錢的人嗎?有句話說得好,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錢可是個好東西啊,有了錢,就可以買到許許多多東西。”

“可錢能買來友情嗎?能買來愛情嗎?能買來親情嗎?”羅琳不服氣的反問道。

韓宇聞言微微搖頭答道:“不能。但有了錢,可以守護友情,守護愛情,守護親情。”

原本羅琳見韓宇搖頭說出不能的時候臉上還露出了一絲得意,卻沒想到韓宇還有後半句話等着自己,而自己卻找不到話來反駁韓宇的後半句話。

見羅琳不知說什麼,韓宇好心的提醒道:“我說,咱們現在好像不是要討論錢到底是不是萬能的這個話題吧。”

“……那你要多少?”羅琳沉聲問道。

“唔……這個問題問得好,我應該找你要多少錢呢?”韓宇聞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臉思考的樣子說道。

看到韓宇那副奸商的樣子,羅琳的心裏頓時又有些激動起來,可爲了自己的任務,爲了儘快將那件東西拿回來,羅琳努力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不知道你們這次任務完成以後你們能得到多少獎金?”韓宇出聲問道。

羅琳聞言一愣,不過隨即反應過來,想了想後對韓宇說道:“按照往常的慣例,這次任務完成以後,我們應該會得到五十萬星元的獎金。”

“五十萬?不少哦。這樣吧,我幫忙,事成之後,你付我二十萬星元。”

“……成交。”羅琳點頭對韓宇說道。

事情就這樣談妥了。順利的讓羅琳都有點後悔自己之前幹嘛要浪費那麼多時間,直接用錢砸韓宇這個財迷不就結了。不過現在好了,有了韓宇等人的幫忙,完成這次任務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一些。

韓宇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去羅琳指定的地方把羅琳先前放在那裏的東西取回來。可韓宇知道,這事絕對不像羅琳嘴上說的那樣簡單。

“作爲合作的夥伴,我希望我們彼此可以多一點信任。我不是你手裏的槍,我跟你的地位是平等的,你想要讓我替你辦事,那就麻煩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交待清楚。不要說話說一半留一半,那樣很有可能會導致我行動的失敗。”韓宇一臉認真的對羅琳說道。

羅琳聞言深深的看了韓宇一眼,心裏微微有些惋惜。韓宇認真辦事的樣子還是很耐看的。可惜這傢伙卻是一個死愛錢的貨,這難免讓韓宇那張俊臉蒙上了一層陰影。

知道韓宇說的是實話,羅琳也擔心韓宇會因爲失敗而讓自己好不容易拿到的那件東西出意外,在考慮了片刻,尤其是在知道石天寶已經對韓宇等人做了初步的解釋以後,羅琳決定將這次事件前前後後,原原本本的告訴韓宇。

對於羅琳的坦誠,韓宇是歡迎的。 重生之嫡女無雙 當然韓宇不是一個喜歡吃獨食的人,在羅琳準備開講之前,韓宇阻止了羅琳。然後……林珂、菲爾德、寧平……但凡是沒事的人都被韓宇給叫來了。衆人喝着茶,吃着小點心,好奇的看着羅琳。而羅琳則是額頭冒出了黑線,心裏不由感到鬱悶,“這丫是當我要開故事會嗎?”

在韓宇等人的催促下,羅琳輕咳一聲,開講。

“嗯咳……這件事要說起來,還要從我奉命護送談判使者來傑琳卡談判說起。在到達傑琳卡以後,無所事事的我帶着柳輕眉和石天寶在傑琳卡隨處亂逛。或許是爲了顯示對這次合作的誠意,牌社的人並沒有過分限制我們的自由,除了一些不能進的地方,大多數地方都是讓我們隨意走動的。但人就是這樣,越是遮掩,就越是容易引起別人的好奇心。在將傑琳卡逛得差不多以後,只剩下那些不讓我們進去的地方沒有去逛了。”說到這裏,羅琳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柳輕眉,然後才繼續說道:“要說第一次祕密潛入,還要說說柳輕眉。當時輕眉在街上閒逛的時候遇到了想要非禮她的流氓。柳輕眉是個什麼樣的人你韓宇應該是瞭解的……”

“對,我瞭解。一定是那個流氓寧死不從,然後柳輕眉準備強行非禮那個流氓的時候流氓逃跑了,柳輕眉當然不願意讓到了嘴邊的肉溜走,便緊緊的追趕,然後就無意中闖進了禁止對你們開放的地方。對不對?”

“對~對你個頭!”坐在羅琳旁邊的柳輕眉臉色鐵青的怒視着韓宇吼道,邊吼邊擼胳膊挽袖子的準備找韓宇麻煩。而韓宇則是挑釁的衝柳輕眉勾了勾手指,示意柳輕眉儘管放馬過來。

場面一片混亂,羅琳被氣得渾身發抖,眼前這幫人實在是太不把她當回事了。性格善良的林珂見狀連忙安慰道:“別生氣,韓宇他不是有意的。”

“對,這混蛋是故意的。”羅琳咬牙切齒的說道。林珂聞言訕訕一笑,閉着眼說瞎話道:“韓宇他只是想要讓現場的氣氛放鬆一點,不要讓人感覺太緊張……”

“……真是難爲你了。”羅琳聞言看了看林珂,一臉同情的說道。

“呵呵……習慣了就好。”林珂笑了笑說道。

“唉~我要是男人,恐怕也會喜歡你這種性格的女孩子吧。可惜了……好好的一朵鮮花插在了那啥上。”羅琳一臉可惜的對林珂說道。

林珂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不明白羅琳說那話是什麼意思。而不遠處的韓宇見狀連忙舍了柳輕眉,兩步走到羅琳的跟前,將林珂拉到身後保護起來,瞪着羅琳說道:“這是我女人。”

“我沒跟你爭。不是,我不是變態。”羅琳話一出口就知道說錯了,連忙解釋道。

“別解釋,解釋就是掩飾。”韓宇笑眯眯的對羅琳說道。

羅琳:“……”

……

吵鬧終於在羅琳的發飆之下結束了。柳輕眉和韓宇如同犯了錯的孩子,低着頭受着正處於暴走狀態中的羅琳的呵斥。只是如果仔細看得話,柳輕眉就是一個老實孩子,被羅琳給訓得低頭不語,而韓宇雖然也低着頭,但那對眼睛卻在東張西望,時不時還衝一邊的林珂擠擠眼。

四世之第一部 “韓宇!”羅琳發覺了韓宇私底下的小動作,不由怒聲喝道。

韓宇縮了縮脖子,小心的擡頭看了看羅琳,輕聲問道:“怎麼樣?發泄了一通後,心情是不是好點了?頭腦是否也清醒一點了?”

“唔?”羅琳聞言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傢伙故意的。而目的,難道就是爲了激怒自己?

見羅琳還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韓宇微笑着說道:“有的時候,人不能把自己逼得太緊,就像是發條,上得太緊了,是很容易崩斷的。”

羅琳恍然。回頭想想,自己自從被救出來以後,自己好像就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總是睡到半夜的時候突然驚醒過來。擔心這擔心那,雖然柳輕眉和韓夢馨等人都勸過自己不止一次,讓自己安心休息,可自己卻每次嘴上答應的挺好,轉頭就繼續擔心這擔心那。

但在被韓宇給氣得發飆之後,自己原本有些浮躁的心竟然逐漸平靜了下來,這種心境上的變化讓羅琳驚訝不已。不過看向韓宇的眼神依然很不爽。即便你的用心是好的,但用的手段,哼哼,不是很光彩。

面對羅琳的指責,韓宇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表示自己根本就沒讓心裏去。而羅琳也拿滾刀肉一樣的韓宇沒有辦法。索性當沒看見,羅琳繼續向衆人講述她需要請衆人幫忙的事情。只是這次講述的時候,羅琳說話的條理更加清晰,也更加能夠抓住重點。經過羅琳的講述,韓宇等人弄清楚了他們需要幫羅琳去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

說起來的確並不複雜。整件事其實就是柳輕眉一次無意中的抓流氓行動誤闖進傑琳卡的禁區,結果在禁區中看到了一些事情,而那些事情和牌社會長歐拉有關。一開始的調查,羅琳等人只是想要抓住歐拉的一個把柄,就此在之後的合作中佔據主動。可讓人想不到的是,越是調查,羅琳等人就越是感覺這裏面的水簡直深不見底。意識到事情不簡單的羅琳將發現的事情告訴了談判使者。隨後一個正式的任務落在了羅琳以及柳輕眉、石天寶的頭上。再然後,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羅琳三人終於弄清楚了牌社會長歐拉不爲人知的祕密。也正是因爲這個祕密被發現,歐拉纔會選擇對羅琳等人先下手爲強,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在歐拉下手之前,羅琳已經先從歐拉那裏拿走了一件對歐拉來說至關重要的東西。也多虧羅琳拿走了這件東西,才讓歐拉沒有下令對羅琳三人下死手,而是以生擒爲主,目的就是找回被羅琳拿走的那件東西。

只是讓歐拉沒想到的是,羅琳是被抓住了,但卻沒有在羅琳的身上搜到丟失的那件東西。更糟糕的是,他被羅琳假裝失憶的樣子給騙了,正考慮對策的時候,卻又發生羅琳被身份不明的人給救走這件事。

或許真的就像歐拉對格薩特所說的那樣,韓宇對歐拉來說就是一個瘟神。這一連串的事情中,到處都有韓宇的身影在裏面若隱若現。

此刻的歐拉還在頭疼如何找回被羅琳偷走的東西,一時半會還沒有工夫去考慮對付韓宇的辦法,所以,韓宇依然可以趁着這個時候去做許多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