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直接以自己的肉身撞開眼前的暗影衛,瞬間突出重圍,一切僅是發生在眨眼之間而已。令得那幾名暗影衛一時之間也是守住無措。

沒有多說,衝出重圍的林毅一個閃躍,便是朝着那黑暗之中掠去。

“媽的,快追。”

眼見林毅的逃離,這幾名暗影衛也是一愣,但旋即也是跟了上去。雖然沒想到林毅會以這種難以預料的方法突圍,但這些暗影衛畢竟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轉眼便是做出策略。

在黑之中的林毅一邊調整己身的氣息,一邊絞盡腦汁地想着接下來的策略。方纔一系列的招式已是讓他受傷不輕,要不是後面還有着幾名窮兇極惡之輩,林毅恨不得直接躺下來算了。

只是現在一時逃了出來,面對後面的追兵又甩脫不掉,實在是有些棘手。 在這漆黑之中,林毅如同一隻沒頭的蒼蠅一般,凡是有路便直接亂竄,而後面的四名暗影衛更是窮追不捨。

面對這樣的情況,林毅也只能憑藉自己的記憶,在漆黑之中尋找大體的位置,現在的他只希望能夠早點返回到帝國的軍營之中。

好在那帝國軍隊人數衆多,不到半個時辰,便是見着前方傳來星星點點的營火,一時之間,林毅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拼了命地向前逃竄。

“老大,這傢伙恐怕想要逃回軍營了,怎麼辦?”

此刻,對林毅緊追不捨的暗影衛也是看見了帝國軍營所在。

“老二,你的短弩哪去了?”

此時看着林毅速度加快不少,那領頭暗影衛對着身邊的另一人問道。

後者立即明白,自手中的空間指戒中立即取出一柄做工極爲精緻的連弩。看着此弩,林毅卻是臉都綠了。

這玩意不是沒有見過,上次在帝國軍隊圍攻鄘城之時,林毅便是見到不少士兵手持此種弩箭,弩箭所指,雖然看着沒有多大,可威力卻是不可小覷,不少魂者在戰場之中都被這種弩箭傷過。

而沒想到現在自己卻是要面臨這樣的可怕武器,一時之間,林毅的額頭之上不禁滲出絲絲汗珠。

“老大給!”

那暗影衛拿出連弩,直接遞予身邊之人。

此人手持連弩,嘴角卻是漏出一道陰冷。此前林毅三番五次對他出手,這讓的身爲這幾人中老大的他面子始終有點過不去。如今有了可以射殺林毅的武器,怎能不讓那傢伙心生痛快。

輕微扣動扳機,只聽得後方傳來數聲“咻咻”的破空之聲,林毅心頭一愣,現在自己和那幾名暗影衛的距離不過二十餘米,按照這弩箭的速度,恐怕不到半息的時間便能將自己來個透心涼。

面對如此攻擊,林毅不敢再有絲毫的由於,甚至是還來不及看清後方的弩箭。身形便是猛然就地向前一滾。

果然,就在林毅剛剛趴下的那一刻,便是感覺身邊一道道勁風直接掠過,帶着絲絲寒意直穿林毅的心頭。

“臥槽”

心中暗罵,林毅只覺手臂一涼,旋即便是火辣辣的刺痛深入骨髓,看着右手手臂之上,此時已是被染紅了一大片,顯然是被剛剛的那些弩箭所傷。

“混蛋,居然在箭頭上下毒!”


看着流出的血液逐漸變黑,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有毒。只可惜,面對這樣的狀況,林毅確實沒有時間停下來處理,後方已是再次傳來了破空之聲。

“哈哈哈,小子,放心,這種毒藥只是會慢慢封印你自身的魂力,不會傷及性命,不如投想我暗影衛,便給你解藥如何?”

看着林毅狼狽的樣子,那手持連弩的暗影衛連連大笑,竟是想要就此將林毅收編。說實話,對於林毅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這幾名暗影衛都不得不心生佩服之意,這纔是有了想要逼迫林毅投降的想法。

“哼,開玩笑,你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

面對這樣的勸降,林毅卻是一臉的無辜,諷刺一番,身形陡然加速,再次躲過了那第二輪的連弩射擊。

現在的林毅卻是在心中不住地盤算着。受到弩箭傷害後,自己也是明顯感覺到了識海之內的魂力運轉慢上了許多,估計按照這樣的情況,不到一刻鐘自己的魂力就要完全被封印。

而魂力被封印對於一個魂者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到時候的林毅恐怕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了。

一邊要應付那後面不斷射來的弩箭,一邊又要仔細盤算接下來的脫身之法,一時之間林毅是真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而此時距離帝國軍營依然還有數裏的路程,想要在一刻鐘之內趕到,顯然是玄之又玄,不禁感覺有些絕望。

“好,我答應你們,加入暗影衛,反正那破軍老子也是待夠了!”

左右思慮之下,林毅卻是開口說道,只是腳下的速度依然沒有絲毫的減弱。

“兄弟果然是識時務者,可喜可賀。”

聽得林毅如此說,那手持連弩的暗影衛一時也是極爲高興,對於林毅的射擊也是暫時停了下來。

“不過,你還是要先給我解藥,誰知道你說的話是真是假,到時候我停下來又被你們斬殺可就愚笨咯!”

看着那暗影衛果然是不對自己在進行攻擊,林毅心中一時暗喜,再次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而聽得林毅這條件的幾名暗影衛皆是面面相覷,“老大,小心這小子有詐!”一名暗影衛對那手持連弩者道。

“無妨,我能夠射殺他第一次,就一定能夠射殺他第二次。”

看着林毅,那手持連弩的暗影衛雖有些擔憂,但還是取出一枚通體青色的指母大小的丹藥朝着林毅拋了過來。

“這位兄弟,此丹藥便是那弩箭之上的解毒丹,服下去後便會得到緩解。”


看着林毅接過丹藥依然是有些遲疑,那暗影衛連忙道。

而對於這暗影衛的接射,林毅自然是不會傻到去相信,可現如今的局面又由不得自己去質疑。

“管他呢,難道還有比現在處境更困難的時候嗎?看天吧!”

一番思慮之後,林毅終究下定決心,直接將那丹藥一仰頭吞進腹中。頓時便是隻感覺一股清涼在體內瞬間蔓延,最後直接衝進魂體之內,頓時原本還感覺有些沉重的魂力也如同平時一般無二,甚至還能感覺到體內的魂力精純了不少。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此藥不僅可以解毒,而去對於煉化魂力之中的雜質還有着奇效。”

看着林毅停下來的身子,那手持連弩的魂者洋洋自得地說道。

看着對方這樣的表情,林毅也是裂開嘴角,微微一笑。“嗯,這藥卻是不錯,那麼接下來……”

說到這,林毅卻是故意頓了一頓,看得那些暗影衛以爲完全降服了這個難纏的對手。

卻是不想,林毅接下來直接道:“拜拜您咧!”

旋即便是轉身再次飛速朝着那帝國軍營奔去。

“混賬,言而無信的小人。”

顯然,那四名暗影衛沒想到林毅是真的敢耍他們,看着絕塵而去的背影,幾人也是身形迅速閃動,齊齊追了上去。


“咻咻”

一時之間,後方的弩箭如雨點一般朝着逃跑之中的林毅射來。而後者也是在這漆黑的夜色掩護之下,連連閃動,方纔是堪堪躲避開那些帶着劇毒的弩箭。

成功躲過弩箭的林毅卻是嘴角微微一咧,眨眼便是自手中衍化出一枚金印,正是當初在救援糧草大營得到的寶器。

林毅知道這傢伙的防禦能力可不一般,而現在自己又處於那連弩不住的攻擊之下,現在將其拿出,也正好派的上用場。

魂力直接注入那金印之內,頓時之間便是陣陣金芒照耀而出。見此情景,林毅當即便是借用那金印之力,直接在自己的身後形成一道屏障。

這屏障也正是當初自己和那噬魂者之間戰鬥學來的,如今正好可以用來抵禦身後射來的一支又一支的弩箭。

看着林毅身後形成的奇異光罩,那暗影衛也是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情急之下,手中連弩的射擊變得更加頻繁。

可無論怎麼射擊,十餘支弩箭皆是被林毅身後的金色光罩給彈開。

雖然受到弩箭攻擊時的光罩能量不斷減弱,但林毅依然是有信心堅持到最後。

“老大,現在怎麼辦?”

看着現在連弩對林毅的攻擊也是起不到作用,那四名暗影衛分明是有些心慌。

“加快速度,一定要阻止這傢伙回到軍營。”

看着前方不斷變得明亮的營火,那領頭的暗影衛現在也是不免有些心急,轉眼之間,腳下的速度便是提升了不少,和林毅之間的距離正慢慢縮短。

“哼,強行提升實力,看來我林毅還真是讓你們下的了血本啊。”

看着身後不斷靠近的身影,林毅知道,定是這傢伙用了什麼祕密的方式強行將自身的實力提升。

好在現在距離那軍營也不過一兩裏的路程了。甚至已經有着一小隊的巡邏軍隊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正在不斷的朝着林毅幾人所在的方向趕來。

“老二、老三、老四,不要留後手了,此子天賦異常,絕不能放虎歸山!”

看着不斷朝着這邊趕來的帝國士兵,那四名暗影衛頓時速度暴漲,不到片刻便是和林毅近在咫尺。

“砰砰砰”

一連數道攻伐直接朝着林毅肆虐而來。

眼見如此情形,林毅瞳孔急驟,手中的長槍立即翻轉,想要擋住這四人的狂暴進攻。

“鐺”的一聲,第一道攻伐而至,直接將身後的金色光罩擊的粉碎,旋即卻是第二道攻伐也攻了過來,再一次被林毅手上的長槍擋住。饒是如此,依然是感覺手心發麻,用盡了全身力氣方纔是將那鐵槍穩住。

“媽的!”

剛擋住兩招的林毅卻是臉都綠了,只見又一道攻伐朝着自己攻來,其中夾雜的狂暴之氣比上之前的兩招還要強上不少,這一招的發出者正是那領頭的暗影衛!

而現在的林毅可以說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一時之間手心都溼了。 眼見這一道攻伐已經是距離自己不到兩米遠,林毅卻是無能爲力,隨着“砰”的一聲,整個身子瞬間被撞得倒飛出去。

夜空中,一道鮮血如同箭一般射了出來。

受到這一招攻擊的林毅只感覺整個天地都在旋轉,面對這樣的一招,林毅自身已是能夠清楚地感受到五臟六腑之間的劇痛。

如果說之前所受的傷已經讓林毅自己有些難以吃的消了,那麼這一招絕對是令得林毅感覺在地獄門口轉了一圈。

“媽的!”

感受到了身體之內的疼痛,林毅差點沒忍住直接昏睡過去,此時不禁直接罵出了口。

隨之,自己的身子立即跌倒在地,一時竟是無法起來。

“什麼人?”

幾乎是在同時,那帝國軍營中的巡邏士兵也是在此刻趕了過來。

聽着這聲音的林毅卻是感覺頗爲熟悉,只是在黑暗之中有些看不清楚,待得那一隊士兵走近,臉龐之處不禁漏出了一絲笑容。

這來人不是風陽還能是誰,只是這傢伙什麼時候和士兵混在了一塊去了?

顯然,來者也是見到林毅,眼神之中充滿好奇,再看林毅身上出現的傷勢,立即便是明白了所有。

“混賬東西,給我將這幾人拿下。”

一聲怒喝,那風陽便是率先衝了出去,身後的幾名士兵也毫不遲疑,身形飛速閃動,不過一息的時間,竟是直接將那四名暗影衛包圍在了中間。

霎時之間,光華四起,這些由風陽帶領的士兵一個個全都亮出了自己的武器,凜冽的招式紛紛攻向那四名暗影衛。

看着眼前的局面,林毅卻是臉都綠了,看着隊士兵的招式,顯然並不是普通的士兵,相比之下,比起那破軍的實力還要強上不少。

而對面的四名暗影衛面對這風陽帶領的士兵,也是驚恐不已,竟是齊齊後退。

一招斃命,直接出手的風陽甚至還沒有亮出自己的武器,便是手成刀鋒,直接對着那最近的一名暗影衛劈了下去,手段之狠,再次出乎了林毅的預料。

平日裏只是感覺這風陽一般都是爭兇鬥狠,現在卻是沒想到在戰場上後者的手段也是這般凜冽。

“羽林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