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上,快……快住手!”吞天獸被幹屍舉在半空中,不能動彈分毫,吞天獸很不甘心,從乾屍的氣息判斷,這是他祖上無疑,只是,對方要至他死地,吞天獸不斷掙扎,但在乾屍面前,他猶如一隻螞蟻般,任他如何努力,結果都是徒勞。 吞天獸在對方手中,秦少羽再次衝殺了過去,雖然他與吞天獸相識才一天,但對方既然成了他的戰獸,他必須要救回對方。

“殺!”

秦少羽手持七品靈劍,衍化無上劍技,五口靈泉更是大開大合,全身靈力涌聚劍身,這已經是他的極限力量。

鏗鏘!

七品靈劍直接刺中乾屍人中,擦出耀眼的火花,只是,這驚天一劍,似乎在對方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對失去理智的乾屍難以造成分毫傷害。

“你這卑微的螻蟻,也敢偷襲我,死!”乾屍一聲怒吼,空洞的眼眸射出兩道赤紅的烈焰,直奔秦少羽而去。

烈焰威力太過逆天,所過之處,焚天滅地,秦少羽來不及反應,那逆天的火焰速度太快,瞬間即至,秦少羽陷入了絕望,這兩束火焰要是射入他的腦中,估計連靈魂都會被焚燒殆盡,必死無疑。

秦少羽甚至閉上了雙眼,他無力抵抗,這種級別的力量不是他能沾染的,秦少羽感到死亡的恐懼,而正在這時,他的靈魂深處明顯有了動靜,異象紛呈,那兩束火焰竟然開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收回。

“葬天碑!”秦少羽驚喜交加,關鍵時刻,葬天碑出現,挽救了他的性命。


古老的墓碑,散發出洪荒的氣息,一些古老的金色符文環繞周身,有佛音禪唱,使葬天碑顯得 更加神祕。

秦少羽目瞪口呆,這碑寄存於他靈魂深處,不但讓他得到了荒體的至強戰技,更是挽救了他的性命,這是荒體前輩留下的古碑,與他覺醒於仙墓,能讓天眼窺視的存在,秦少羽心中疑惑重重。

能選擇第九處洞窟,也是源於葬天碑弄出的動靜,此時對方再次異變,這也不難理解。

“難道葬天碑能選擇於此,源於這具乾屍?”秦少羽不解,葬天碑的出現,不但挽救了他的性命,更是解救了吞天獸,此時乾屍沒有輕舉妄動,而是放開了掐着吞天的手,在與葬天碑對峙。

吞天獸見自己的先祖放棄擊殺他,他立馬跑到秦少羽身旁,同樣疑惑的看着葬天碑與乾屍。

“羽哥,先祖很肯能被人操控了軀體,他不但顯化了人身,更是沒了理智!”吞天獸沮喪道,自己的先祖竟然對他這個晚輩下了殺手,這讓他有種欲哭無淚之感。

“很可能是那仙王所爲,他現在身不由己,也許,葬天碑能幫助我們!”秦少羽揣測道,他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葬天碑身上。

“我是誰?我到底是誰,爲什麼我會在這裏?啊!我頭好痛!”乾瘦突然抱頭痛苦,他似乎在回憶過去。

“先祖!”吞天獸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他很想過去提醒自己的先祖,但是他不能 ,乾屍理智尚未恢復,他擔心會再次受害。


葬天碑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那古老的佛音仍然在禪唱,一道道音符瀰漫,不斷涌向乾屍,似乎來自靈魂的超度。

秦少羽看着這一切,他似乎猜到了什麼,他看着葬天碑,眼神更加狂熱,這是至寶。

乾屍哭泣,雖然無淚,但是,那聲音似乎來自九幽深處,讓人悸動。

吞天獸也莫名的露下兩行清淚,這是他的先祖,被人擊殺,控制了軀體,這是吞天一族的悲哀,吞天族盛況不再,走向沒落,這讓他憂傷不已。

“啊!”古老的佛音超度靈魂,這一切針對乾屍,讓他痛苦不已,不由得大聲哭泣。

“先祖!”吞天獸大聲叫道,因爲乾屍身上突然燃起熊熊大火,吞天獸的先祖痛苦不堪,吞天獸不斷撕心裂肺,這是他的先祖,如今被讓折磨成了這樣,屍身竟然在焚燒,“羽哥,快要葬天碑住手,不然我先祖會化爲灰燼!”

秦少羽也很想阻止,但是他知道,那乾屍雖然貴爲吞天獸先祖,但是,對方早已逝去,那不過是供別人利用的棋子罷了,也許,這樣消失,對乾屍是一種解脫。

“吞天,人死不能復生,你先祖已經逝去,這不過是一具傀儡罷了!”秦少羽安慰道,他緊緊拉着吞天獸,不讓其靠近乾屍,免遭意外。

“不!”吞天獸淚如雨下,他不甘心,先祖就這樣煙消雲散。

乾屍徹底被大火包裹,看不清面目,只是,一隻比吞天獸稍大的兇獸虛影浮現而出。

“孩子……”那道虛影突然開口,他看向吞天獸道。

“先祖?”吞天獸無法相信,先祖恢復了容貌,竟然再次出現。

“孩子,別傷心,這座碑文葬下的 都是蓋世豪傑,我能與他們同葬,是我的福氣!”虛影聲音衰老,但是話語中顯得十分自豪,他看了葬天碑,然後再次看向吞天道:“我知道,你淪爲了這少年的戰寵,但是,這少年既然擁有這座神碑,他一定會助你讓吞天一族再現輝煌!”。

命訣

“小子,將來一定要助吞天強盛我吞天一族的,拜託了!”吞天的先祖看向秦少羽道。

秦少羽能感受到對方的善意,不由得點了點頭道:“前輩放心吧,既然吞天是我的戰寵,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好好好,吞天一族從來沒有淪爲別人的戰寵,但是你,是一個另類,我相信有你的存在,我吞天一族會再現輝煌!”吞天的先祖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來,他接着道:“既然如此,那我也能放心了去了,有如此豪傑作伴,這也是我的榮幸,少年,謝了,這是我吞天一族殘餘的址地,假以時日,希望你尋到他們!”

話畢,那道虛影慢慢淡化,最後消失不見,烈火燃燒殆盡,一切幻如夢境。

秦少羽看着手中的殘圖,感慨萬千,他不斷安慰吞天獸,世事無常,他感覺有太多的事情要去解決,而這一切的前提,必須要有強大的實力。

“吞天,給你吧,等我們實力強了,我們一起去尋找吞天一族的其他族人!”秦少羽將那張殘圖交於吞天手中道。

吞天雖然不願接受先祖的消逝,但是,事實又讓他不得不面對,他收好殘圖,眼中露出堅毅的的光芒,道:“先祖,我一定會讓吞天一族再創輝煌!”

乾屍消逝,古老的禪音不再,但是葬天碑並沒因此重回秦少羽身體,即使秦少羽嘗試着控制對方 ,但是沒一絲反應。

“難道這裏還有什麼鬼東西?”秦少羽頓感不妙,葬天碑能做出如此反應,根據葬天碑以往的反應看來,這也能證明此地定有不祥之物或者活死人的存在。

“我聽到了流水的聲音!”吞天獸突然道,他看向了那無盡黑暗之中。

“那是世界水的味道,我聞到了!”萬年玄冰草突然道。

“別輕舉妄動!”秦少羽提醒道,葬天碑長時間寄存在他體內,他與其有了一絲共鳴,葬天碑之所以沒有重回他靈魂深處,而是因爲世界水方向有異物。

果然,葬天碑開始緩慢,洪荒氣息肆虐,目標直指世界水的方向。

“哈哈哈!”突然,詭異的笑聲傳來,充斥着整個深淵,似來自地獄的鬼音,讓人膽顫。

咯吱!咯吱!

“大家小心!”秦少羽驚道,他聽到了腳步聲,夾雜着骨骼活絡的聲響,極其怪異。

“是一具骷髏!”吞天驚道,那道身影遠遠來近,他終於看清。

“這到底是什麼生靈?”秦少羽驚恐,來人長着兩顆頭顱,上半身衣衫襤褸,破爛不堪,身上血肉模糊,兩顆頭顱更是佈滿腐肉,而下半身卻完全是骷髏狀態,只是,那裸露在外的骷髏金光燦爛,散發着聖光,兩相對比,極其怪異。

“卑微的螻蟻,你們竟然闖到了此處,哈哈,這座碑好神祕,將它交與我吧!”兩個頭顱同時開口,竟然男女同聲,顯得更加詭異。

秦少羽驚恐的同時,更是不斷後退,這恐怖生靈給他的感覺可比吞天的先祖要強上無數倍,那道身影每一步踏出,都給他無與倫比的壓迫感,直到最後,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秦少羽攜着吞天獸在不斷後退,唯有葬天碑依然屹立在虛空,不斷翻滾浮沉。此時,秦少羽沒法驅使葬天碑,因爲,現在的葬天碑完全擁有自主意識,從超度吞天獸先祖的那一刻起,秦少羽就有種預感,葬天碑能選擇這處洞窟,很可能與這具生靈有關。

“強大的器物,應該交由我們鬼地保管,有此神器,定可助我戰力更上一層樓!哈哈……”恐怖生靈繼續笑道,陰陽結合的話語,讓人驚恐。

由於對方產生的壓迫太強,秦少羽臉上已經佈滿汗水,而一旁的吞天獸早已匍匐在地,這種壓迫感讓他們感到死亡的恐懼。

“你是鬼地的人!”秦少羽突然醒悟道,鬼地在無雙大世界最北邊,那是一個藏區,埋有無數屍骨,鬼地與龍血大陸自古以來就有深仇大恨,沒想到堂堂龍血大陸,還有鬼地之人,這件事情要讓帝都方面知道,那一定會驚動整個龍血大陸。

“沒錯,既然你就要死了,我告訴你也無妨,你們龍血大陸要完蛋了,鬼地過不了多久,就會大舉進攻,哈哈,我要讓你們龍血大陸屍橫遍野!”恐怖生靈猖狂的大聲笑道,他四雙眼睛緊盯着秦少羽,眼裏滿是嗜血的光芒。

“你就是鬼窟的王者,那尊仙王?”秦少羽也雖然膽怯,但他並沒有退縮,他知道,眼前的生靈不是它能夠匹敵的,他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葬天碑身上。

“你狠聰明,但是,聰明人一般都死的快!”恐怖生靈吐出舌頭,在原本腐爛不堪的嘴脣上來回甜食着。

“這鬼窟就是你的傑作?殺了這麼多人,這麼多年來,難道就沒人發現你的存在?”秦少羽繼續道,如果一切屬實,只要他活着出去,一定就能揭發鬼地的陰謀。

“你們人類太過貪婪,給一點甜頭就往這裏鑽,這麼多年,我弒殺了無數強者,當然,爲了讓你們信服,我當然也不是趕盡殺絕!哼,再過一些年,等我鬼地大軍殺至,那時,佔領龍血大陸,指日可待!” “你在癡心妄想,鬼地多次侵犯我龍血大陸,早晚有一天,我龍血大陸強者會踏足鬼地,到時候,恐怕整個鬼地都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秦少羽傲然道。

“無知鼠輩,就憑你一個小小的靈士境修士,也敢大言不慚,今日,定將你血祭!”恐怖生靈說着大手一揮,腐爛的手指凌空曲張,不斷放大,向秦少羽鎮壓而下。

秦少羽暗道不妙,整個龍血大陸,仙王級別的強者屈指可數,而眼前的生靈,如果真是一尊仙王,那他必死無疑。

腐蝕的手掌不斷擴大,要當場鎮壓秦少羽,秦少羽本能的抵抗,奈何,他實力有限,與對方相比,不堪一擊,大手瞬間衝破秦少羽的防禦,將其定住,濃烈的死氣包裹着秦少羽,要將他擊殺。


秦少羽並沒因此感到害怕,因爲,他看到了葬天碑做出了抵禦,那座神祕的碑文,此時散發出絢爛的聖光,猶如佛光普照,普度衆生,又如燃燈轉世,光華散落人間。

轟隆!

光明的聖光與黑暗的死氣碰撞,蕩起一層層漣漪,整個深淵都在不斷晃動,這兩股力量太過猛烈,隔得近的石壁瞬間化爲灰燼,秦少羽和吞天獸在聖光的包裹下,才倖免於難。

“啊!”

恐怖生靈怒嘯,葬天碑散發的光芒太過強盛,他漸漸力不從心,即將敗下陣來。

“你這到底是什麼靈器,竟然想要度化我!”恐怖生靈驚恐道,他看着秦少羽,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哼,你不過是一縷殘魂,想要滅我龍血大陸,你還不配!”秦少羽呵斥道,他開始懷疑起恐怖生靈,對方如果真是仙王,葬天碑應該奈何不了對方,能使葬天碑主動攻擊的,一般都已靈魂狀態存在,這是秦少羽從葬天碑幾次的反應中揣測出來的。

“不!”恐怖生靈開始變得恐懼,葬天碑不但吞噬了那些至陰的死氣,其散發出的聖光竟然在腐蝕它的軀體。

“住手!”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彷如來自域外。

秦少羽循聲望去,那聲音竟然 出自世界水的方向。

轟!

葬天碑並沒有因爲域外來音而停止普度那恐怖生靈,伴隨着最後禪音落幕,那恐怖生靈緊隨着化爲了灰燼。

“你……竟然殺我殘魂,等我降臨龍血大陸之時,定將你血祭!”域外來音再次響起,此時,更是浮現出一張比那恐怖生靈更加恐怖的雙頭巨臉,它鮮血淋漓,露出尖利的獠牙。

“日你個仙人闆闆,在我龍血大陸裝神弄鬼,有種你過來啊,保證打不死你!”吞天知道對方並不是本尊駕臨,而是虛影,他趾高氣昂,一副很欠揍的模樣。

“吞天獸?竟然還沒死,當初就應該殺你血祭,浪費了奪來仙王之身,堂堂仙王,竟然被你佔了己身,也真是廢物!”

“殺我族人,我早晚要將你凌遲處死!”吞天以牙還牙,對方和他有深仇大恨,此仇必報,大仇已經接下,他也肆無忌憚。


“吞天一族,等我踏足龍血大陸,定將這一族屠戮殆盡!”

“真是聒噪,我現在就送你往生!”秦少羽說着舉起七品靈劍,一劍射入世界水的位置。

碰!

那是一潭散發出仙光的神祕水簾,靈劍攜着電光射入其中,刺破了水幕,那恐怖嘴臉瞬間消失不見。

“羽哥,這……”吞天疑惑,沒想到秦少羽能看破其中玄機,破了那生靈虛幻的鬼臉。


“這是幻境,鬼窟中的守衛應該已被驚動,我們應該快點奪了這世界水,立即離開此地!”秦少羽嚴肅道。

“羽哥,這不是真正的世界水,而是沾染了一些世界水氣息!”萬年玄冰草突然道,“就在你破了那幻境之後,世界水連同消失了!”

“什麼?消失了!”秦少羽疑惑,冒死來到此處,就是爲了能得到那逆天神水,這回突然消失,這不讓他們白跑一趟?

“好像真的消失了!”吞天獸不停的嗅着眼前散發出仙光的清水道。

“我知道了,這一切只是引誘龍血大陸衆強者的誘餌,並不是真正的世界水,這些年龍血大陸一直在培養逆天之才,而鬼地竟然在獵殺那些天才人物,當真是險惡至極!”秦少羽突然意識到,鬼窟之所以拋下這些誘餌,原來是在引誘龍血大陸的絕世天才,然後一併擊殺。

“鬼地處心積慮,我懷疑,我吞天一族的沒落,很可能與他們有極大的關聯!”吞天獸想到了很多,鬼地的陰謀絕對不僅僅是針對龍血大陸那麼簡單。

秦少羽陷入了沉思,他心念急轉, 傲嬌帝少,深深寵! ,難道其中暗藏玄機?又或者,帝都方面有鬼地的內應,那這樣,整個龍血大陸會陷入危難之境,而自己既然知道了這一切,一定也會陷入無止的追殺中。

轟隆!

正在這時,幾道巨大的聲音轟然響起,秦少羽望去,那是一些黑袍戰士,全身被黑衣鎧甲包裹,看不到真身。

“闖我鬼窟者,死!”那幾道身影急速而來,目標直指秦少羽一行人。

秦少羽知道,這些不是殘魂,葬天碑此時已經歸體,重回他靈魂深處,此時唯有靠他自己。

“吞天,跑!”秦少羽也不笨,來人實力比他高出不知道多少境界,他不可能在對方手中討到便宜,唯有逃跑,才能保命。

一人一獸撒丫子狂奔,深淵很大,被無盡的黑暗籠罩,秦少羽一馬當先,速度極快。

“想走,沒門!”那些守衛不可能就此放過秦少羽一行人,他們緊隨其後,一路追殺過去。

那些守衛實力比之秦少羽,不知道強大了多少,他們的速度,比秦少羽快了太多,只一瞬間,三個守衛已將秦少羽一行緊緊圍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