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真吾始終板着臉,看着屋裏發生的變化,他左手也保持着一個角度,戴着的手錶正對着左歡。當他看到彌賽和班尼都把手搭在了左歡身上,終於露出了掩飾不住的笑容。

他甚至都沒去看一眼躺在地上的同胞,悄悄的走向門口。

左歡一直在用思感盯着這傢伙,看到他想走,雖不知他的目的,但感覺肯定沒什麼好事,先阻止他再說。

正要過去,彌賽卻擋住了左歡的去路,嘰裏呱啦說了一大串。

左歡不好硬闖,打着手勢讓他閃開,眼看福田走出屋子,左歡回頭對江梓月大喊道:“攔住他,別讓他走了!”

江梓月點點頭,從人叢中穿出,剛跑出門口,就飛了回來,撞倒了屋裏一堆櫃子。

門口出現了三個黑衣黑褲的男子,一樣的目無表情,眼裏全是藍色的光芒。

人造新生命體!風神小組!

不及細想他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左歡閃身過去扶起了江梓月,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

江梓月揉着胸口,苦笑道:“有些大意了,不過他們速度好快!我都沒看清楚誰出的手!”

江梓月的實力雖然比不上段燁,但也算是6級中的佼佼者,一個照面就被風神小組的人打飛,看來那三個男人絕非弱者。

評估小組的人都看過關於島國人造新生命體的資料,知道他們的特徵就是藍色的眼睛,他們會出現在這裏,證明島國人並沒有按照計劃,停止給他們使用穩定藥劑。

難道島國人想把評估小組全部殺掉?這裏可以是有很多國家的異能者,難道他們就不怕這些國家的報復和聯合國的制裁?

兩個懂島國話的異能者仗着這一點,上前想要交涉什麼,剛走到門口,紅光一閃,兩個4級異能者就身首異處,失去頭顱的身體狂噴鮮血,歪倒在地。

下死手了!屋內的異能者紛紛沸騰精神力,升起防護,進入戰鬥狀態。這件屋子哪裏經得起這麼多精神力的震盪,開始搖搖晃晃,牆壁出現了裂紋,天花板上的塗料成塊往下掉。

人造新生命體身上是感受不到能量的,着也給一些異能者造成了錯覺,幾個悍不畏死的異能者同時放出了技能。

“八嘎!”

那三個風神小組的黑衣人,完全無視了異能者發出的能量攻擊,閃身衝入了人羣之中。

“好快的速度!”

黑衣人一動手,左歡驚訝的發現,這幾個人單從速度上來說,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在力量方面,甚至還要強過自己。

黑衣人衝入人羣,猶如獅入羊羣,高級異能者或許還能抵擋一下,那些隨行而來的專家卻連人影都沒看見便死於非命。

福田真吾是下定了決心要趕盡殺絕了!

到這裏,左歡也能大概猜到福田真吾的計劃了。17K看正版,錢少也能任性!

先把自己引向那個山洞,利用自己傳出這個信息把評估小組的人引出去,給自己製造偷取藥劑的機會,然後利用隱藏的針孔相機拍下自己的作案過程,再公佈出來,故意引起混亂,星川搖激自己出手,隨後讓這幾個人造新生命體登場,斬盡殺絕!

到時把他們拍下的錄像公佈,華夏異能者左歡偷取藥劑被發現,惱羞成怒下大開殺戒,評估小組的人都被殺光,有人證,有物證,連動手的畫面都有,這樣都栽贓不成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壞人了。

果然是陰毒無比的計劃,但是,福田真吾是怎麼知道自己會去盜取那個藥劑呢?自己會來島國,幾乎是臨時決定,而且知道的人沒有幾個,葉家那邊是不可能泄露這個消息,異能局這邊就只有局長一人知道,連隨行的江梓月都不清楚自己來幹什麼。

會是誰吧這個消息透露給了島國人?讓他們爲自己量身訂做了這麼個毒計!

左歡百思不得其解。

就這麼一楞神的功夫,屋子裏的人就躺倒了一大半,左歡心裏大呼糟糕,這三個黑衣人,每一個都有7級異能者的水平,自己對上一個甚至對上兩個都能安全的逃走,但江梓月還在這裏,自己可不能丟下她單獨逃跑。

門口方向已經被黑衣人擋住,左歡一手抱着江梓月,另一手拉住班尼的衣領,腳尖一點,向後破窗而出。

班尼是一定要帶走的,只有他的證詞才能讓人相信自己的清白。

屋裏其中一個黑衣人看到左歡逃走,大呼一聲,跟着追了過來,左歡早已準備好了一個靈動波,對準他就放了出去。

也來不及去看對他造成了多大傷害,左歡迴轉身體,準備落地後馬上高速逃走,只需要在安全的地方讓班尼打個電話,福田的計劃再完美,也會被拆穿。

左歡臉上露出了笑容,腳尖馬上就要和地面接觸,只要讓他在地上輕輕一點,7級異能者的恐怖爆發力最少能讓他奔出百米以上。

就在這個時候,樓下那毫無特別之處的花叢中,快如閃電般的伸出了一個拳頭,左歡看到的時候,那個拳頭已經伸到了眼前,觸及到了他的鼻尖。

嘭!

…… 這個拳頭來的太過突然,左歡實在沒有想到,在那半人高的花叢中還藏着個殺手,慌忙中只來得及聚集了一點能量防護。

無論是普通人還是異能者,鼻子都是身體上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如果藏着這裏的風神小組成員,也有7級實力的話,左歡這次便非死即傷。

嘭!一聲悶響,那個拳頭從左歡鼻子上擦過,左歡沒有受傷,反倒是那個風神小組的成員從花叢中跌向後面。

關鍵時刻,是江梓月在左歡懷裏伸出了腳,準確的踢在那人頭上,救了左歡一命。

險死還生,左歡大怒,一束靈動波從額頭放出。

那個風神小組成員實力雖然比不了上面三人,但也是超過了6級異能者水平,被左歡帶着憤怒的靈動波打在身上,上半身化成一股青煙,就此告別塵世。


左歡的腳尖終於點到地上,輕輕一撐,瞬間跑出百米。

江梓月緊緊的摟着左歡,驚呼道:“他們追來了!”

一回頭,左歡就看到那三個黑衣人陸續追來,看來評估小組的人已經被他們屠戮殆盡了。


左歡現在一隻手抱着江梓月,另一隻手還拖着瑟瑟發抖的班尼,讓他無法發揮出最快的速度。

後面的黑衣人狂奔着逐漸接近,被追上只是時間問題,到時候可沒辦法分心照顧兩人,高速奔跑中,左歡分析了利弊,把江梓月和班尼用力拋向前方,喊道:“讓他給聯合國總部打電話說明情況!”

綠光在身上升起,半透明的防護籠罩着他,左歡凝神靜氣,注視着追來的三道黑影。

這是一場惡戰!這一戰不能敗!

自己的生死不必過多介懷,但江梓月和飄飄的安危現在和他連在了一起,生則同生,死則共死!



那三個黑衣人呈品字行前進,典型的戰鬥隊形,任一人被攻擊,其餘兩人都可以施以援手並攻擊到對方。

這或許也是個機會,讓左歡可以先攻擊到先前一人,如果能夠一擊斃命,對付剩下的兩人將會輕鬆很多。

但是,自己能在照面的瞬間,擊殺這個和自己實力相差無幾的人造人嗎?

左歡記得關於風神小組襲擊局長的報告,這些人造新生命體速度快,力量大,但是沒有能量攻擊技能,只能通過拳腳施加傷害。對付他們,就要利用技能和他們纏鬥,不能讓他們近身。

確定了戰術,左歡蓄好了技能,靜待他們的到來。

三個黑衣人中,跑在最前面的就是風神小組實力最強的松山浩,按照異能者等級來劃分的話,他絕對在7級以上,根據他們掌握的左歡資料來看,就松山浩一人,就有對付左歡的實力。

所以,松山浩越跑越快,把品字陣型越拉越長,超出了隊友可以及時支援的最大距離。

機會稍縱即逝,左歡率先發動了攻擊,他兩手分別放出一個蓄滿精神力的能量激盪,沒有想過會造成傷害,只要能阻擋一下左右兩人的速度,哪怕只爭取到半秒,也是爲最後取勝添加了重要的砝碼。

左歡的技能剛剛出手,松山浩已經進入了他的攻擊範圍,他狂吼一聲,高高跳起,雙拳在空中合在一起,氣勢如虹,看他的架勢,也是想把左歡一擊斃命。

不過他跳向空中,左歡反倒高興,在空中他可沒辦法做出靈活的閃避動作,左歡放出了靈動波。

松山浩並沒有閃避,把手放在胸前,能量光柱準確的打在他的手臂上,一股黑煙冒起,松山浩並沒有露出痛苦的表情,依然大吼着挺拳砸向左歡。

無效?左歡威力最爲巨大攻擊技能竟然對他無效?要知道左歡全力放出的靈動波,就連吳大軍都不敢硬接,這個人造人實力難道如此強悍?

細看之下,那人造新生命體的手臂隱隱有藍光發出,而剛纔沒被他手臂擋住的胸膛上,還能看見焦黑的皮膚。


只要能讓他受傷,那就有機會殺死他,左歡心中豪氣頓生。

松山浩的雙拳又合在一起,左歡可沒有自信能靠防護接下這雙拳的錘擊,往後跳去。

松山浩卻在空中變向,緊緊的跟着左歡,這一下奇變突起,左歡萬萬沒有想到他能在空中變向,這一下狠狠的砸在了左歡提起的手臂上。

拳臂相交,發出了沉悶的金鐵之聲,左歡用局部防護裹住的手臂,依然被砸得像要斷裂般劇痛。

不過左歡也沒有吃虧,他被砸到的同時,又放出一束靈動波,結結實實悶在松山浩的臉上。

時間倉促,左歡來不及積蓄太多能量,不過這束靈動波把松山浩的臉灼得焦黑一片,顯然受傷不輕。

松山浩捂着臉一聲慘叫,他的眼球已經被燒焦,看不見對手,基本上也就廢了。

這一交手,雖未殺死對手,但是毀了他的眼睛,算是佔到了大便宜。

這時後面兩個人造新生命體追了上來,同時出拳,左歡把速度提到極致,還是被一拳搗在肩膀上,右臂痛得幾乎擡不起來。

自己的半透明防護對他們的攻擊幾乎起不到作用,左歡乾脆把它收了回來,和這種近身攻擊的對手戰鬥,還是使用局部防護有用。

左歡邊打邊退,幾個回合交鋒下來,他也看出只有自己的靈動波能對他們造成損傷。

人造人的速度很快,只要局部防護沒有到位,每一拳打在身上都是鑽心似的痛。左歡根本就沒有蓄滿能量放出靈動波的機會。

左歡嚴重低估了這幾個人的實力,雖然就只有兩個對手在攻擊他,左歡也只剩下了招架之功。

拖吧,能拖到班尼打完電話,就算自己對付在這裏,也算給島國人添了很大的堵。

這時,從左歡身後連續射來大量的能量團,有黃有紫,百忙中左歡回頭一看,竟是江梓月和班尼過來幫忙了。

江梓月6級,班尼只有5級,盲目加入戰局的話,還不夠給人家塞牙縫的。

左歡瞅個空子踢開一個黑衣人,喊道:“去打電話啊!別來添亂了!”

江梓月的回答卻讓左歡差點倒在地上:“我們身上都沒有電話!”

左歡這纔想起,進入島國基地的時候,評估小組裏的專家怕手機輻射破壞原型藥劑的穩定性,把所有成員的手機都統一保管起來,逃出來的三人身上都沒有電話,這可尷尬了!

這時腳下的沙灘劇烈震動起來,左歡一怔之下才反應過來是地震了,島國是個多震之地,地動山搖也屬平常,那兩個黑衣人對這樣的地震根本無動於衷,趁着左歡愣神的機會,兩個穿着軍靴的大腳同時踢在左歡胸口。

這下左歡甚至沒來得及把局部防護用在胸口,被踢得倒飛出去,在空中噴出一片血雨,跌倒在沙灘之上。

“左歡!”

江梓月一聲悲呼,衝到前面想要阻擋兩人,黑衣人手一揮,江梓月也飛了出去,正好掉在左歡身旁。

班尼嚇傻了,最大的依仗受傷倒地,生死不知,自己到底該逃還是該過去送死?

兩個黑衣人總算是攻擊得手,敵人躺在地上,天大的功勞唾手可得,兩人對視一眼,都想把這個榮耀據爲己有,其中一人橫跨一步,擋在另一人身前,向左歡跑去,後一人便扯了下前面的衣襬,順勢跑到前面。

兩個新生命體就這樣拉拉扯扯,毫不相讓的跑向左歡。其中一個身材高大些的黑衣人佔得先手,率先跑到左歡面前舉起手掌剛要斬落,一團黃黃的能量團打在臉上。17K看正版,你光榮,我高興!

遠處江梓月搖搖晃晃的站起身,用島國語說道:“想殺他,先殺了我吧!”

所有人都沒注意到,海水在快速的退去,把大片的沙灘露了出來,遊動稍慢的魚蝦被留在沙灘上,拼命的蹦跳着想回到水裏。

“八嘎!”

黑衣人的手還是向左歡斬落下去,但他的手還未碰到左歡,他的頭顱就被一道水桶粗的光束擊穿。

靈動波!左歡趁着倒地的這段時間,積蓄了一個大大加量的靈動波,他的額頭都因爲巨大的能量堆積而滲出了鮮血。

敵人又少了一個,左歡艱難地站起身,食指前伸,指着正要過來的黑衣人,搖了搖!

你不行!

“八嘎!”

那個黑衣人狂叫着衝了過來,揮起拳頭。

左歡也揮起拳頭,在對方打中自己的同時,打在黑衣人的臉上。

近身攻擊是人造新生命體的攻擊方式,左歡的拳腳卻只能算是輔助攻擊,這下以己之短,碰敵之長,高下立判,左歡再次倒在沙灘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