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祿的頭骨上下頷不斷碰撞,發出嗬嗬的笑聲。

各系屬性構成的元素,可是有生命的,如果真空收藏,勢必會喪失很多活性,效果也會大打折扣!

他腦袋轉的飛快,如意盔甲周圍的符文上下翻飛,他想到了地燈,地燈是人體煉化提純各種能量的重要關口,也是協調肉體一切力量的重要部位。

想做就做!

他抬起頭,霞光中,他發出的符文正在不斷推演,有沒有他主持都已無所謂,他只需知道推演結果即可。

而且他現在所處的環境沒有任何危險,如意盔甲早已調整參數,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了一體,在這裡,他也不用擔心任何人的打擾,真是個適合做學問的好地方。

福祿早已將地燈研究透徹,地燈的一切秘密對他來說早已是掌上觀紋,一覽無餘。

只見他攤開手掌,無數符文憑空出現,緊接著,符文運轉,在他的面前凝聚而成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物品。

這些物品彷彿都是虛擬出來的一般,空有結構,卻並無主體,像極了一個個零件。

福祿仔細檢查,將每一個零件都翻看一遍,確保無誤后,他又開始繼續下一步。

只見他控制這些零件飛向如顏料般的各系屬性元素,他還是選擇了離他最近的木屬性元素。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這些零件不斷吸收周圍的元素,就像一個個透明的容器,很快被填滿,緊接著盡與木屬性融為了一體。

全能護花學生 「嘿」

福祿爆喝一聲,只見無數符文倒行進入福祿的體內,福祿調動體內的內力,化作一縷縷細小如線的能量絲。

能量絲以極其緩慢的速度進入木系元素中,頓時,木系元素中颳起了一股春風。

春風拂動,將霞光不斷拉長。

木系元素中,一聲炸雷突然響起,緊接著,隆隆聲不斷傳來。

福祿伸出右手,一枚純綠色的神燈從木系元素中飛出,落在他的掌心中,提溜旋轉。

這是一枚十分袖珍卻又古樸非凡的神燈,長不過十多厘米,像極了古時候的馬燈,一股神秘的氣息鋪面而來!

福祿仔細檢查,確保與體內的地燈形狀一致!

這還是他第一次脫離傳統的製造工具,全憑想象製造出來的物品,這種手段,已經完全無法用科學來解釋了!

憑空造物,放在盤古,幾乎可以稱為神仙技能了。

當然,福祿雖然有些自得,但這一手與這裡的環境是不可分開的。

畢竟他關注地燈已經很久了,剛才,他先是用符文模擬了地燈的各種元件,最關鍵的卻是木系屬性。 萬事萬物皆有屬性,福祿是不可能僅憑想象就可以創造物品出來的!

創造物品,又被後世稱為鑄造術,是匠人們的拿手絕活。

但若要論技術哪家強,那肯定要屬福祿最強。

畢竟,他可是製造出遠超當今科技的如意套裝的存在,他腦海中的知識有著中華五千年的文明史。

要知道,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浩瀚的鑄造史,從農耕社會的金屬工具,到而今的戰艦林立,人類對於工具的使用,推動了整個人類的不斷發展。

所以人類的傳承也被稱為薪火傳承!

剛才,他的手段看似玄之又玄,實則是以木屬性元素為原材料鑄造了地燈的主體,又以自身的內力為能源對地燈主體不斷塑形,打磨,到拋光,最後才是整個地燈的形成。

整個過程,實則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鑄造,這個過程是對原材料的深度解析,只有做到瞭然於胸才能得到有預定形狀、尺寸和性能的鑄件。

另一部分是鍛造,他對地燈的結構理解的比較通透,符文和內力,本就是他身體中的一部分,這一系列的結合讓他對地燈的鍛造更加得心應手!

如今地燈有了,但還不夠,這樣盛放各系元素還是會失去部分活性。

人體的地燈,其實更像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地燈佔比最高,但確並不是全部,整個系統除了地燈,還應該有大腦,四肢百骸,種器等元件。

地燈負責從空氣中汲取能量和積攢各系元素,同時也負責輸出為其他元件提供能量支持。

大腦負責整個系統的調控和記錄。

四肢百骸則是能源傳遞的各個路線,負責傳輸和搬運能量。

而種器!

做為強大的武力支撐,只要有能量,就能釋放出巨大的破壞力。

同時,種器的路線上還有各大竅穴,竅穴分工明確,有專門儲存能量的,也有專門儲存各屬性元素的,這樣又能儲存很多的能量。

這也是為什麼種器越多,戰力就會越強的緣故。

不僅如此,竅穴還能激發肉體的能量,與外界的各種屬性達成共振,從而吸收更多的能量反哺到地燈,完成整個系統的閉環。

如此循環往複,這樣就形成了一個無限循環的封閉型系統。

這個系統,就是地燈系統。

能量進入系統的那一刻,就一直不斷沿著各個環節奔赴,一方面保證了能量的不間斷提供,另一方面也保證了能量的活性。

福祿抽回右手,地燈依然處在空中不斷旋轉。

如今地燈有了,其他的元件製造起來雖然麻煩,但確都比較簡單了,無非就是耗些時間。

只見符文流轉,快速在福祿面前交織變化,演變成一個個全新的元件。

福祿依然以木屬性元素為原材料,內力和符文搭配使用,很快一個個全新的元件結構出現在福祿的眼前。

……

半日之後——

福祿起身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他面前的空中,懸浮著一個個元件,有最先鑄造出來的地燈,有一根根長短不一且中空的傳輸管,有一顆小巧精緻的樹木,還有一塊指甲蓋大小的晶元,以及其他雜七雜八的各種小附件。

這是他半日來的成果,除了製造晶元花費了很多時間外,其他的元件幾乎都是很快製作完成。

由於這個系統的目的是為了儲藏各系元素,所以整個系統福祿採用了最新的壓縮技術,並且配備了最先進的人工智慧,這樣不僅儲藏的更多,還能運行的更加靈活。

而為了便於吸收,整個系統都是由木屬性元素構成,包括被賦予大腦功能的晶元,這樣後期吸收的效果應該會有質的提升。

福祿用中空的傳輸管代替人體的四肢百骸,剔除了一些不必要的功能,就是為了儲藏更多的能量。

而晶元的製造方法卻是他獨創的最新技術。

這是一個全新的概念,用木屬性元素製造的晶元,想想也是蠻刺激的!

他原本按照基地的生產製造模式,但晶元製造出來后,不僅體積略大,而且質量也不太好,自然所能達到效果也會差強人意。

基地上的5864進位的演算法,已經無法滿足他的野心了,而如果用如意套裝的小寰宇0.000000000000000046466進位演算法,又會顯得有些大材小用!

最後他索性重新演算,創造出了一個獨一無二的0-1進位演算法,他還給這種演算法起了個玄之又玄的名字,叫做道。

這個名字正是取自道家的道德經,道者,萬有之根源,他的這個演算法不僅可以算出無限大,同樣也能算出無限小,的確有點萬物原理的意思。

道者,無中生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而根據物質不易原理,萬物終將回歸於道,然後,0即是開始,也是結束。

從0到1,可以說是最快的進程,也可以說是最長的道路。

其中意味,與整個地燈系統的無限循環有些相似。

福祿怔怔的盯著眼前的漂浮的零件,一動不動,半個小時過去了,他依然一動不動,實則他的心神早已飛出天外。

此刻,他的靈魂之地上,深淵中的巨大樹冠更加鬱鬱蔥蔥,原本暮靄沉沉的靈魂之地,此刻竟然充滿了生機。

只見空中,道道瑞光傳來,有無數龍的虛影騰飛而出,接著,彷彿有人在吟唱,福祿仔細聆聽,突然一聲嘹亮的鳳鳴聲傳來。

下一瞬間,各種聲音紛涌而至,猶如嘈雜的世界宇宙,又如漫天神佛禮讚。

那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震撼,祥瑞之光也變得更加濃烈,但奇怪的是福祿並不覺得這聲音嘈雜,也不覺得光芒刺眼,相反,福祿卻覺得異常舒服。

這聲音,彷彿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這光芒不僅不刺眼,反而異常溫潤,有種恨不得紮根於陽光下的感覺。

福祿的靈魂靜靜的聽著,此刻,他缺失的靈魂突然加速恢復,原本的靈魂融合可能最少還得半年的時間修復,但此刻,一瞬間,他的靈魂已經融合。

「咚」——

一聲鐘聲響起,猶如鴻蒙大閭被敲響,天地間突然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彷彿一下子晴朗了起來。

福祿的頭腦突然變得異常清醒,原本想不明白的地方,一瞬間,有種融會貫通的感覺,念想通達,可能也就是現在這般。

「咚」——

又一聲鐘聲響起,餘音繚繞,與上一聲的餘音交織而鳴,真乃三日不絕!

這一聲過後,福祿突然覺得眼前的世界變得有些不一樣了,變得更加清晰,甚至空氣中瀰漫的元素也能看的清楚,他看著靈魂之地,突然覺得比以前多出了很多東西。

「咚」——

第三聲鐘聲響起,天地間一道「咔嚓」聲傳來,彷彿什麼東西被打破一般,緊接著,福祿的靈魂變得更加凝結,福祿突然呻吟出聲。

下一刻,只見靈魂之地中,無邊的神光轟然破碎,猶如玻璃般突然四分五散,化作一道道粒子撒向深淵中的大樹。

嬌妻:總裁的小魔女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樹上的花瓣突然脫落,一個個像是果實般的東西在神光中孕育,眨眼間變的越來越大。

果實由光芒組成,猶如一個個發光的能量源,潔白無瑕,乾淨的令人髮指。

過了很久,無邊神光才消失,靈魂之地又變的沉寂下來,只有大樹的青蔥枝葉中,掛滿了累累碩果,散發著微弱的氤氳霞光。

冥冥中,福祿覺得天地間多出了什麼東西,他仔細體會,卻又感覺不到什麼,這種感覺玄之又玄。

福祿期待的等著第四聲鐘響,但等了好久,卻再也沒有鐘聲傳來。

福祿有些惋惜的搖搖頭,剛才的片刻之間,他覺得自己又變的強大了很多,特別是他的靈魂,他的靈魂已經成功融合。 他能感覺到靈魂中,一股股可怕的悸動。

福祿好奇的打量著大樹上掛著的一個個果實。

「有意思,大腦中不止有樹,這樹居然還能開花結果,不知道這果實可不可以吃」。

福祿微微一怔,不禁搖搖頭,和李胖走的近了,自己也變得墮落了,看到果實的第一想法居然是吃!

以前他可是會想到釀酒的!

福祿的靈魂漂浮到樹冠上方,好奇的打量著一個個能量果實。

只見果實上若隱若現出一道道霞光紋路,散發出氤氳繚繞的氣息。

果實太過純凈,猶如一顆晶瑩剔透的寶石。

由於能量太過濃烈,偶爾還會盪起一道閃電般的漣漪。

福祿抬手間,符文瀰漫,不過卻被他翻手熄滅,他想著自己恐怕解析不出這是什麼能量。

這還是他第一次有些不自信!

宇宙太大了,很多東西早已超出了人類的認知,眼前的能量果實也是如此。

他只覺得這一顆顆能量果實所蘊藏的能量超乎尋常的強大,小小的一顆在他眼中盡然如太陽般耀眼。

福祿向前靠近果實,突然感到一陣悸動,他又繼續往前飛去,只覺得靈魂的悸動越來越強烈。

突然!

他飛速後退,彷彿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

只見他的靈魂之體突然迸發出濃烈的光芒,那是靈魂之力!彷彿一瞬間被點燃,一縷縷靈魂之力紛紛離體向著離他最近的那顆果實飄去。

頓時,彷彿有風襲來,一瞬間,福祿沸騰了,只見他的靈魂之力瞬間化作了滾滾濃煙,不斷被蒸發,靈魂之力肆意瀰漫。

「喝」

福祿爆喝一聲,化作一道閃電抽身而退,遠遠遁去。

隨後,他鼓動體內剩餘的靈魂之力,將飄散在空中的靈魂之力吸引到體內。

福祿震驚的看向果實,短短片刻,他的靈魂之力盡然蒸發了一成左右。

原本,他的靈魂融合,靈魂已經修復了八成左右,但現在,只剩下了七成。

他能感覺到一股股強大的吸引力在引誘他的靈魂,引力正是從果實中傳來的。

他的靈魂往後飛出一段距離,才感覺這股引力稍微消失。

福祿有些驚疑不定,一個荒謬的想法突然浮上心頭,這些果實盡然想吞噬他的靈魂!

……

福祿的靈魂在空中不斷踱步,仔細的打量這顆神秘樹木。

靈魂之地著實神秘,這樣的樹木,究竟是天生的,還是有人故意放在人類的身體中!

如果是後者,那也太可怕了吧!

福祿穩了穩心神,強壓住繼續探索的慾望,轉身飛速離開。

靈魂之地已經變了,果實會吸收靈魂,待在這裡,靈魂只會越來越衰弱,這裡已經不能稱之為靈魂之地了,乾脆叫靈魂禁區算了!

呼——

「就這樣離開,不像是我的作風啊」

福祿飛離靈魂之地,有些不舍的回頭望去!

「唉,算了,還是等靈魂修復了再去看看吧」

福祿嘆息一聲,繼續向著混沌之地飛去。

混沌之地同樣也適合他的靈魂居住,而且混沌之地中還有天燈,有靈魂在,研究天燈也會更加方便。

看著眼前不斷接近的混沌之地,福祿卻沒有多少欣喜,他總覺得有些失落落的。

「那果實到底是什麼?怎麼會吸收魂力」

「這顆樹究竟是什麼原理?有什麼作用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