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雷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扔向秦睿一把匕首。

「殺掉這隻赤血豹,秦鳴,你起來吧,只此一次。」

見秦雷沒有處罰自己,秦鳴懸著的石頭終於放下,朝著秦睿抿了抿嘴,示意他殺掉赤血豹,取出妖核。

秦睿撿起地上的匕首,朝著赤血豹走去。 看到私信之人的信息后,陳天龍有些驚訝,沒想到這人來頭還不小。

因為直播間里鬧出的事情,已經在整個平台引起了震動,所以陳天龍不相信沒有管理人員在直播間里守著。

只是陳天龍本以為私信之人應該只是某個掛有「管理」之職的普通員工,不成想竟是擁有話語權的管理部副總。

「阮副總你好,我希望貴平台能夠添加一個定製禮物。」

「定製禮物?」

很快,阮陽雲回消息道:「按照我們平台的規矩,您只有三十二級,是不可以有定製禮物的。但因為您為我們平台創造了很大的流量熱點,這件事情甚至會被我司發到網上炒作至熱搜,而且您十分鐘之內從一級提升到三十二級,我願意親自拍板,幫您定製一個私人禮物。」

「你誤會了。」

陳天龍打字道:「我說的是,讓整個平台所有人,都多出這麼一個禮物來!」

「所有人?」

阮陽雲一怔。

陳天龍的意思是,讓帝影平台的禮物數量,從原來的八個,變成九個?

這是要改變帝影平台的機制,參與帝影平台的管理和運營啊!

阮陽雲心頭冷笑一聲,給你面子喊你一聲先生,不給你面子,區區一個三十二級的賬戶,老子會親自和你私信?

不識抬舉的東西,還想要插手帝影平台的管理和運營?

「對不起先生,您的要求,我們不能答應。」

「哦是嗎?」

陳天龍看到了並沒有出乎預料的答案,但他依舊不急不緩地打字道:「那現在呢?」

現在?

什麼時候都不行!

阮陽雲心頭再次冷笑一聲。

只是這一次,就在他想要拒絕陳天龍的時候,忽然收到了一條令他心跳加速的消息!

……

此刻。

魔都。

帝影娛樂有限公司。

總經理辦公室!

總經理關開明此刻正在辦公室里練習室內高爾夫。

現在是午休時間,關開明歷來有午休時間練習高爾夫的習慣,而且非常不喜歡被人打擾。

也正是因為整個公司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他有這個習慣,所以所有人都會在午休時間避開總經理辦公室,甚至不敢造出半點異響,甚至連一些緊急工作,關開明的助理都會先在辦公桌上裸著,而不敢拿進去打擾關開明。

因為打擾關開明午休被開除的助理,已經不下於五指之數了。

「砰砰砰!」

這時,關開明的門忽然被急促地敲響了。

關開明頓時皺緊眉頭!

他的習慣,公司上下還有什麼人不知道?

居然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如此響亮無禮地敲門?

難道不想幹了?

關開明有些惱火地拎著球杆,打開了房門,只見門口正站著一個氣喘吁吁的年輕男人。

這個年輕男人他認識,很有能力,也很有眼力,年紀輕輕就已經成了管理部的副總。

可是這麼一個有眼力的人,今天怎麼卻這麼莽撞?

關開明沉聲道:「你難道不知道我的習慣?」

「知道……」

阮陽雲氣喘吁吁地道:「但現在有一件非常要緊的事情需要您點頭。」

阮陽雲知道關開明是不願意在午休時間工作的,所以不等關開明寒著臉將他轟出去,已迅速解釋了自己的來意。

阮陽雲先是將直播間發生的事情,非常簡單地敘述了一下。

然後,他才提出陳天龍的訴求。

「哼!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

聽完陳天龍的訴求,關開明和阮陽雲起初的想法一模一樣!

「區區一個三十二級用戶,算個什麼東西?給他一個私人訂製都不可能,更別說因為他,給整個帝影平台增加一個他想要的專項禮物了!」

「阮陽雲啊阮陽雲,你在公司好歹也是個副總監,這種小事情都搞不定嗎?」

「你要是覺得這個位置坐膩了。隨時可以有人取代你!」

關開明說話,一點兒也沒有留情!

但阮陽雲並沒有慌張。

他拿出一張數據,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道:「可是……就在剛才,那個叫『龍魂』的用戶,充值了一千萬整,也就是整整一億禮物幣!」

呼!

此言一出,關開明面色猛地一僵!

他驟然向那張數據A4紙看去,又覺得自己是否看走眼,一把將紙奪了過來,放在眼前仔細端詳!

……《在假面騎士當工具人的日子》請假條 「戰亭,你來吃吃看,今天他們做的菜太難吃了!你是怎麼打理酒店的,帝豪能有今天的聲譽及地位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你別讓帝豪砸在你手裏!」

戰亭坐下來,拿起筷子,夾了點菜放進嘴裏,嚼食過後,說道「大哥,現在味道的確有點不好了,因為已經涼了,失去了剛出鍋時的那種新鮮味道。」

「味道不好,全是酸甜味!」

戰亭「大哥,你讓初一提前通知酒店,幫你更改了今天的菜單,你點的菜,百分之九十都是酸甜味。」

戰博黑著臉,不說話了。

「大哥,我多嘴問了初一幾句話,我大嫂也太不像話了,都嫁給你了,還惦記着唐千浩那個人渣,唐千浩哪能和我大哥相提並論呀,慕若晴呀就是有眼無珠,不知死活。」

「大哥,要不我帶人去把慕若晴抓回來,把她關起來,餓上個十天八天的?」

「要不,大哥就把她的兩條腿打斷,讓她以後都不能再去找唐千浩,或者把她毒傻,讓她連她親媽都認不出來,就不會再想着唐千浩了。」

戰博冷冷地看着弟弟,冷冷地道「你敢動她一根頭髮,我們連兄弟都沒得做!」

戰亭故意說道「大哥,她都這樣了,你還偏着她?像她這種不守規矩,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不識好歹的女人,就該給她一個血的教訓,讓她時刻記住嫁入戰家的女人是要守規矩的。」

「你少用激將法了。」

戰博冷冷地道,「我和她的事,你別管。」

「可她若我大哥生氣,氣得我大哥到現在都還餓著肚子,我心疼我哥呀,還不能找她出氣?」

「我說了,我們夫妻倆的事,你別管!」

戰亭疊聲應着「好好好,我不管,大哥,要不我讓人警告一番唐千浩?」

「不用!」

戰博綳著臉,冷冷地道「我戰博用不着警告任何人,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我不放手,她永遠都是我的!」

總有一天,他會讓慕若晴身與心都只屬於他戰博一個人。

靠着警告情敵,那不是好辦法。

只有牢牢地握著若晴的心,才是打敗情敵的最好方法。

「大哥,要不,我讓人幫你把這一桌子菜都撤了,換上你平時吃的那些菜式如何?」

戰博起身,戰亭想扶他,被他拒絕了。

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戰博吃力地走回到輪椅前坐下,然後自己推動輪椅,往外走,邊走邊冷冷地道「我不餓,不吃了。」

「大哥。」

戰亭叫了一聲。

「不準找你大嫂的麻煩,不準主動聯繫她。」

戰亭「……」

都難過成這樣子了,還不讓他們幫忙聯繫大嫂。

大嫂也不上道,到現在也不主動打通電話過來。

戰亭看着大哥走出了總統套房,無能為力。

他打理酒店還行,勸大哥,還真不在行。

大哥打小便被當成接班人培養,在戰氏家族的地位是超然的,養成了他霸道的性格,習慣主宰一切,習慣了別人順從他。

哪怕是夫妻吵架,大哥也想讓大嫂先低頭。

唉。

真是同情在帝國集團上班的那些人了,特別是高層管理們。

接下來,他們就自求多福吧。

戰亭默默地替帝國集團的高層們點了一排排的蠟。

……

唐千浩一家三口從陸家出來時,掛在他們臉上的笑容立即斂了起來。

「老公,你看看陸家的態度,我們千浩都願意負責任了,他們還拿喬。」

唐太太一想到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兒子,要娶的是低於自家門檻的陸家千金,就一肚子的悶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