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個聲音傳來:“小姑娘……”

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正是綠髮男子。

笑着跟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帶他進了別墅。

蔚軒正坐在沙發上喝着紅酒。

我們剛進別墅,蔚軒就冷聲道:“等你多時了,森木淵。”

綠髮男子當時就愣了下,然後又笑道:“看來你這三天沒少調查我呀,沒錯。我就是森木淵。”

蔚軒起身來到森木淵面前,說道:“你萬年前可是妖界的大人物,但幾千年前突然就銷聲匿跡了,不知是故意藏了起來。還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情,居然連我都無法查出你消失的這斷時間的質料。”

森木淵笑了下,說道:“人生在世,世事難料。”

Wшw☢ ttкan☢ C〇

這時十七正好出來,大聲叫道:“我們出發吧。”

雲離跟在十七旁邊連忙點着頭。

蔚軒沒有理會,只是看了森木淵一眼,然後朝大門處走去。

“這次無法開車,只能靠步行。”

聽見森木淵這樣說,他們倒是沒什麼,我就有點無語了。

我既不會飛,跑的又不快,這該怎麼辦。

邊想着邊走出別墅,剛出別墅就感覺身子一輕。

驚訝的看向蔚軒,他瞟了我一眼,說道:“你太慢……”

我笑了下,沒有說話,喜歡被他這樣抱着。

腦子裏突然閃過千年前蔚軒死的那一刻看我的表情,心臟抽搐了一下。

腦袋紮在他的懷來,蔚軒這幾千來到底是怎樣度過的,既愛又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覺。

在他的懷裏我感到很安心,什麼煩惱都消失了似的。

不知不覺便睡着了。

等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環顧了一下四周,到處都是草和樹,而且……路上的人不多。

“這是哪?”

蔚軒看了一眼我,沒有說話,森林淵笑着說道:“這就是妖界了,我們馬上就要到目的地,不死之地。”

整個人瞬間緊張起來。不知道他口中的不死之地到底是什麼樣的,到底有多危險。

穿過一片樹林,森木淵在一片空地上停了下來。

蔚軒放下我,緊皺着眉。 總裁老公,超給力 說道:“這就是不死之地嗎?”

森木淵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不死之地範圍很大,這塊地就是由不死草而得名,而且。不死之地是一個圓形。”

剛說完,雲離就準備走過去,十七趕忙拉住她,緊張的說道:“別亂來。危險。”

沈清曦楚燁 聽到十七這樣說,我瞬間就懵了,前面不就是塊空地嗎,怎麼會危險。

難道這塊地有古怪不成。

森林淵認真的說道:“在不死之地上千萬別亂行動,聽我的指揮。”

然後他指着前面的空地說道:“就拿前面這塊空地來說吧,不要看它是很普通,其實……它是塊沼澤地,而且。這塊沼澤地跟普通的沼澤地不同,這裏不但無法走過去,甚至,連飛都無法過去,只要有東西在沼澤地上空,就會失重,下沉。”

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既不能走過去,也不能飛過去,那該怎麼過去。

森木淵接着說道:“不死之地分爲三個部分,最外圍是沼澤地,過了沼澤地就是一大片森林,最中間則是一座山,不死草就長在那座山中。”

蔚軒看着遠方,冷聲說道:“我們走吧,你應該有方法讓我們過去吧。”

森林淵笑了下,說道:“的確有……”

說完他就招了下手,沼澤中突然出現了很多樹。

樹根插在沼澤裏,樹葉朝上,正在慢慢往下沉。

張着嘴,驚訝的看着那些樹。

蔚軒瞟了我一眼,說道:“不用驚訝,他是樹妖,而且能力很強,這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森木淵笑着看了蔚軒一眼,說道:“趁這些樹木還沒完全下沉,用它們當橋,趕快從樹枝上走過去。”

十七跟蔚軒對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蔚軒便抱起我,跳上樹枝。

十七和雲離隨後。

我在蔚軒懷裏都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力,還好腳下是樹,不然真的抵抗這股壓力。沉入沼澤中。

意外好孕 我們在樹枝上走了一會,森木淵纔上來。

突然聽見咔嚓一聲。

蔚軒眉頭一皺,身形掠起。

“怎麼回事?”

我擔心的問着,但蔚軒沒有回答。

只聽見十七和雲裏大叫着我和蔚軒的名字。

蔚軒發出噴的一聲。本來掠起的身體瞬間就往下掉。

我和蔚軒直接沉入沼澤中。

就在要沉入沼澤地的瞬間,彷彿瞟見森木淵的嘴角上揚了一下。

在沼澤中既疑惑,又痛苦,因爲……剛纔看見我們腳下踩着的那顆樹居然斷了。

而且斷口處很平滑。絕對是有人故意弄斷的。

沒時間考慮是誰,到底爲什麼要這樣做,因爲我現在快要窒息了。

在沼澤中比在水裏還要痛苦。

整個人裹在泥土中,眼睛無法睜開,呼吸更是不可能了,手腳也被泥土限制着,根本動不了,只是單純的感覺自己在往下沉。

一種死亡的感覺襲來。

“蔚軒。蔚軒呢,他怎麼樣的,他在哪?”

心裏一直這樣想着,他會不會也像我這樣痛苦。

難道纔開始就要結束了嗎。連不死草的面都沒見到就要死在這裏了嗎?

到底是誰想害我們,真想知道原因。

爲什麼總是感覺到無力,爲什麼不管我怎麼努力都是什麼忙都幫不上。

感覺現在的我還是跟蔚軒他們隔好遠。

“力量和努力其實並沒有聯繫。”

又是那個聲音,我身體裏的另一個靈魂。

“你是想要我的身體嗎?”

她沒有理會我的話。自顧自的說道:“你只是沒有被上天眷顧,強大的人天生就強大,就像天才,而那些蠢人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超越天才。力量也是如此。”

“是這樣嗎……我真的只是一個被遺棄的人。”

她的聲音有一種獨特的魔力,動搖着我的心。

“我可以給你力量,我沒有拋棄你,只有我,才一直陪着你,這次我不要你的身體,只是單純的把力量借給你。”

“是嗎……我要帶着蔚軒逃離這裏,不想蔚軒就這樣死在這裏。”

“接受我的力量吧……”

整個人就像被她洗腦一般,她的每一句話我都無法拒絕。

正要答應她時,突然感覺自己被抱入一個冰冷的懷裏。

熟悉的清香飄來,是蔚軒,我認識這道清香。

他沒事,他還在我身邊。

整個人突然清醒過來,我沒有被拋棄,我還有蔚軒。

誰說蠢人永遠不可能趕上天才,凌夕說過,蔚軒也是一步步變強大的,既然蔚軒可以做到,爲什麼我不可以。

突然想起凌夕對我說的,那個靈魂很難控制,很容易被迷惑,要不是蔚軒,我可能又被她利用了。

“噴”

蔚軒抱住我沒多久,便聽到噴的一聲。

是蔚軒發出來的,他怎麼了。

我想開口說話,但嘴裏已經被泥土堵死,眼睛也無法睜開。

心急如焚,隨後鼻子裏除了泥土的氣息外,還摻雜着血腥味。

怎麼回事,難道是蔚軒受傷了。

想到這,我更加無法淡定了,雙手艱難的在蔚軒身上摸着,想找出他的傷口,確定下他是不是真的受傷了。

但我憋氣已經憋到了極限,感覺全臉漲紅,暈厥過去。 但我憋氣已經憋到了極限,感覺全臉漲紅,暈厥過去。

“小雨子……喂,小雨子……”

聽到十七的叫聲醒了過來。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十七和雲離手中的手電筒發出微弱的光。

迷迷糊糊的說道:“我們是已經過沼澤地了嗎?”

十七低落的說道:“哪有那麼容易,現在是在沼澤下面。”

沼澤下面?突然想起來,蔚軒好像受傷了。

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問道:“蔚軒呢。他怎麼樣了?”

十七把手電筒移到我身旁,說道:“他好像中暗器了,不過我和雲離已經幫他把暗器處理了,現在已經沒危險了。”

聽到十七這樣說,我趕緊來到蔚軒身邊,把他放到我腿上,看到滿身泥的蔚軒,一陣心疼。

用手來幫他擦臉上的泥時。看見手上居然有血。

趕緊看向蔚軒的背部,還有血在不斷往爲滲。

全身是泥,這裏又沒水,傷口根本就無法處理。

對了……怎麼還少一個人。

“十七……森木淵呢?”

想起剛掉入沼澤時。他臉上那難以察覺的笑,讓我更加感覺這個人很可疑。

還沒等十七回答,我又問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我們看見你們的樹突然斷了,掉入沼澤,怕你們遇到什麼危險,於是也跟着跳了下來,森木淵現在去探查地形了。”

“咳咳……”

蔚軒咳了兩聲,醒過來,坐起身,看向我,說道:“你還好吧。”

我點了點頭,說道:“那個森木淵很可疑。”

十七和雲離都驚訝的看向我。

蔚軒艱難的起身,看向前方。

我擔心的說道:“你背上的傷……”

還沒等我說完,蔚軒就對着前方說道:“爲什麼要害她?”

疑惑的看向蔚軒,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前方的暗處慢慢走出一個人,正是森木淵。

他笑着迴應道:“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蔚軒皺着眉,走到森木淵面前,冷冽的說道:“少跟我來這一套,你大老遠的把我引到這來,難道就是爲了害她?”

森木淵瞟了一眼我,說道:“你說我想害你個小姑娘?什麼證據,難道就是因爲我跟你們不熟嗎?這裏每個人都有嫌疑吧,而且……我還要你們幫我去怨池找東西,害你們對我也沒什麼好處。”

聽到森木淵這樣說,蔚軒也沒有再反駁,畢竟沒有證據。

蔚軒咬着牙,瞪着森木淵。一字一頓的說道:“最好不要是你,不然……”

十七和雲離則憤憤的說道:“你什麼意思?是懷疑我們嗎?你怎麼說話的啊”

聽他們這對話,也就是說,有人想害我。

那麼蔚軒中的暗器是幫我擋的。

看着蔚軒。胸口脹脹的,他這樣一聲不吭的救我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