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在外面問我腿怎麼回事的那個衛兵,肯定就是他,讓我找到他,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

小白憤恨的看着白靈王,但白靈王沒有理會,只是陰沉着臉看着小偉的屍體。

剛纔小偉說,小白不是他的工具,難道小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他害的?

蔚軒咬牙切齒的說道:“白靈王這是在示威嗎,可惜我不是白靈域的子民,看來是士錯人了。”

白靈王再次大笑道:“我是給周圍那些人看的。”

說話時,白靈王看了眼周圍那些武裝好的士兵。

這時那些士兵紛紛緊張起來。

沒想到白靈王這麼狠毒,殺雞儆猴。 這時那些士兵紛紛緊張起來。

沒想到白靈王這麼狠毒,殺雞儆猴。

蔚軒是邪靈王,不管走到哪,都有一定的威信,讓那些士兵不敢靠近他。

而白靈王這樣做,就是爲了給周圍的那些士兵一個警告。

告訴他們。背叛他也只有死。

小白用手讓小偉的眼睛閉上,然後憤恨的瞪着白靈王,說道:“沒想到你會容忍自己變成這副模樣,曾經善良和藹的你居然一點都不存在。”

小白的這意思,也就是說,白靈王以前不是這樣的。

難道是邪氣侵蝕而成這樣的?

白靈王臉一沉,低聲說道:“哼……你將和我一樣。”

聽到白靈王這樣說,我們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不希望看到小白變成這副模樣。

我想小白也是不希望自己走自己父親的後路。

小白起身,說道:“我跟你不一樣。不會讓自己淪落到這種地步。”

白靈王冷哼一聲,便沒有再理會小白。

蔚軒掃視了蔚軒和白靈王兩眼,說道:“你們自家的事。我沒心情管,這次來,是想和白靈王談件事。”

白靈王看了蔚軒一眼,又看了下我,說道:“軒王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蔚軒瞪了白靈王一眼,沒有理會他的諷刺,說你道:“希望白靈王跟我一起演場戲……”

“說來聽聽……”

蔚軒便把想讓白靈王配合我們的想法告訴了白靈王。

隔着時光愛你 山村透視兵王 白靈王在聽完後一臉平靜,並沒有做出明確的回答。

在沉靜一會後,白靈王突然開口說道:“讓我怎麼樣相信你? 霸情:惡魔的枕邊人 你們邪靈域可是想主宰整個冥界的。”

之後他又看了眼我,接着說道:“而且……你已經得到了那個,如果我答應你的要求,你卻中途反悔,本來說好的做戲,突然變成真的,攻打過來。那時我們一點防備都沒有,豈不是整個白靈域都會落入你的手中。”

他看出了我的身份,我就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那個,也是讓他性情大變的罪魁禍首。

不過他明知道我就是那個,爲什麼還能表現得這麼淡定。

蔚軒想了下說道:“這個完全可以放心,我還沒蠢到那個地步,攻打你們後,妖界肯定會緊張起來,那時說不定妖界會趁虛而入,這對我們並沒有好處。”

的確沒錯,如果蔚軒現在真的攻打白靈域,那麼妖界就會惶恐起來。

也許就真的以爲蔚軒想得到另一個靈魂後霸佔整個冥界或者是全世界。

他們不知道那些消息是司家放出去的,一直以爲是蔚軒有這麼大的野心。

如果蔚軒真的攻打白靈域,那時邪靈域和白靈域都是處於兵力最弱的時候,如果妖界抓住正版機會。那麼妖界很有可能一口氣把白靈域域邪靈域全不收拾掉。

蔚軒絕對不會這麼蠢,我想白靈王也是知道這點的,只是想試探蔚軒有沒有想過這點。

“既然軒王知道這一點,那今天把那個東西領來是想幹什麼?示威?炫耀?”

知後他的手一揮,說道:“就不怕我搶了她。”

他的手剛落下,周圍的那些士兵全部把武器對向了我和蔚軒。

ωωω _тт kán _¢〇

蔚軒掃了眼周圍的那些士兵,說道:“我想白靈王應該沒哪麼蠢,如果你搶了她,司家肯定就不會就此罷休。我想,你還不知道司家背後有什麼人撐腰吧。”

白靈王臉一沉,問道:“誰?”

“邪君……我想你應該聽說過。”

白靈王臉一沉。說道:“他沒死?”

“據我這斷時間對司家的監控,邪君的確沒死,而且好像在利用司家祕密謀劃這什麼。但他一直不露臉。”

白靈王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開來那個邪君以前做過很可怕的事,每個人聽到他就會露出害怕的神情。

“在這個節骨眼,那個東西就是個燙手的山芋,誰要是得到她,就等於是被邪君盯上。我想白靈王不想成爲被盯上的那個吧。”

白靈王看了我一眼,嘴角突然上揚,顯得陰險至極。

“哼……你想用他來壓我?現在的我對他毫不畏懼……”

蔚軒驚了下,彷彿對白靈王剛纔說的話感到不可思議。

白靈王的那副神情顯得很是自傲,難道他還有什麼底牌不成。

他們口中的邪君那麼厲害。白靈王以前也是畏懼的,爲什麼突然就有勇氣說出這樣的話?

難道白靈王在暗中進行這什麼?

“我剛纔說的那個忙,不知白靈王願不願意幫。”

白靈王瞪了蔚軒許久,說道:“忙肯定是原因幫……但,你得留下她。”

沒想到蔚軒臉邪君都搬出來了,依然還是壓不住他。

他的話音剛落,周圍的那些士兵便涌了上來。

而白靈王直接朝我跑來,邊跑邊說道:“有了你,我還會怕什麼邪君嗎?”

我趕緊躲了開來。他居然打的這個主意。

蔚軒是直接怒了,一聲大吼,長劍從左往右掃過。

面前那些士兵全部頓了下。然後血液從嘴裏噴涌而出,紛紛到地。

但白靈王毫不關心那些士兵,依然不斷的對我出手。

難道在他心中。什麼都不在乎嗎,只是想着怎樣抓到我嗎?

蔚軒看到白靈王沒有絲毫退步,於是一劍朝白靈王劈來,說道:“你別太得寸進尺……”

白靈王果然跟那些士兵不同,蔚軒一劍過來,他居然擋了下來。

然後繼續攻擊着我,還好我能力有所提升,才能勉強避開他的攻擊。

不過還是多次被他擊傷。

蔚軒一咬牙,直接就跑像他,但他扔出多個士兵,擋在了蔚軒面前。

小白看見自己父親如此不看重士兵的生命。

大叫道:“父親……你……”

白靈王依舊沒有理會,快速的來到我身邊。

由於多處受傷。反應力下降許多,所以沒能躲開。

就在以爲自己要被抓住時,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擋在了我面前。

“父親……你真的就不念父子之情了嗎?”

白靈王停下動作。瞪着小白,吼道:“讓開……”

小白瞟了眼身後的我,說道:“您應該很早就知道,我看上了身後的這個女人。”

說到一半,小白又頓了下,接着說道:“要想抓她,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小白的話一出,我們瞬間就呆住了。

娜娜嘴巴微張,雙眼盯着蔚軒,之後又看了下我,露出悲傷的而情緒。

蔚軒皺着眉頭看着小白,拳頭緊握。

我此時的心情也很複雜,臉瞬間漲紅。

第一次聽到小白當着這麼多人說這種話,而且還是當着他的父親,難免讓我有些不知所錯。

偶爾瞟向蔚軒,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感覺。

白靈王則憤怒的吼道:“你……對於沒有利用價值的人,不管是誰,我都不會手軟。”

說完,他便一拳頭打像小白,我緊張的大叫道:“小白……”

娜娜和蔚軒也同時朝這邊跑來。

不過就在白靈王的拳頭要打到小白身上時,突然停了下來。

我們都驚訝的看着這一幕。

不管怎麼說,小白都是他的兒子,再怎麼變壞,都不可能對兒子說殺就能殺的。

就像姥姥對我一樣,姥姥始終都還是無法對我見死不救。

何況小白和白靈王是親父子,血溶於水。

陋妻:紅塵淚 白靈王放下拳頭,咬着牙,氣憤的瞪着小白,然後慢慢放下拳頭。

“好……我不抓她,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你不是說,她是你看上的女人嗎?父親讓你娶她……”

所有人都呆住了,我立即大吼道:“不可以……”

他取我不是得遵從我的意願嗎,憑什麼他說讓小白娶我,我就得乖乖嫁給小白。

蔚軒和娜娜趕緊跑過來。 他取我不是得遵從我的意願嗎,憑什麼他說讓小白娶我,我就得乖乖嫁給小白。

蔚軒和娜娜趕緊跑過來。

蔚軒拉過我,說道:“白靈王是不是哪裏搞錯了,她已經跟本王冥婚,怎麼可能再嫁人。”

“我想是軒王搞錯了,當時在你與司芊玥的婚禮上,子鬱與她發生的一切可都是衆所周知。而且,你們冥婚的信物,不是在那天被你捏碎了嗎?”

蔚軒和我的臉瞬間一白,沒想到白靈王知道這麼多。

小白一直沉默着,沒有說話。

娜娜扯了小白的衣角,輕聲說道:“你想娶她嗎?”

小白尷尬的看了娜娜一眼,然後又瞟向我,說道:“我想,但他肯定不會同意,所以……”

蔚軒趕緊說道:“聽見沒有,你的兒子都說不娶了,難道你還想強人所難嗎?”

白靈王瞪了小白一眼。說道:“我這人還就是喜歡強人所難。”

蔚軒臉色瞬變,然後一劍刺向白靈王。

白靈王迅速躲開,然後打了幾個響指,隨後便從外面進來上十位強壯的白靈。把蔚軒給包圍住。

進來的那上十位人看上去極其難對付。

而且那麼多人對付蔚軒一個,就算蔚軒能一口氣對付,想必也得要點長時間。

白靈王慢慢朝小白走去,娜娜趕緊攔到小白麪前,憤怒的看着白靈王,說道:“他說他不想娶……”

白靈王直接把娜娜掀開,我趕緊跑過去扶起娜娜。

小白咬着牙,說道:“到底想幹什麼,直接說,不要對我的朋友動手動腳。”

“父親也是爲你好,你不是一直喜歡她的嗎。”

“我剛纔已經說明了我的觀點……”

白靈王湊到小白耳旁,說道:“現在是在白靈域,我的地盤,我想抓他們很簡單,只有你同意娶她,我就放他們走。”

小白全身一僵,扭頭看向我。

沉默了許久後,小白問道:“真會放了他們?”

白靈王點了點頭,小白咬着牙,說道:“我願意取她。但你得立即放了他們,而且還要同意他們的要求。”

白靈王滿意的點着頭,說道:“婚禮時間我來定。”

娜娜立即起身,看着小白,眼淚從臉頰上劃過,但沒有說一句話。

可是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嗎,小白同意了又關我什麼事,我不同意,小白要怎麼娶我,憑什麼要聽他的。

我正要反駁時,白靈王突然閃到我面前,說道:“難道你就一點都不關心子鬱,不關心軒王嗎?”

“什麼意思?”

“只要你答應結婚,我就可以放你嗎回邪靈域,如果不答應,我可以立即調動全域的兵力來對付軒王,就算有人向邪靈域通風報信,等救兵趕來,蔚軒也已經凶多吉少。而且……子鬱現在狀態很不穩定,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邪氣侵體。難道你就希望他變成那樣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