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在遠處傳來一陣劇烈的轟鳴之聲,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遠處天空之上,璀璨的金光和熾烈的火光相互交織在了一起,浩大的力量波動,引得大地和天空同時震動不已。

「是那火氏家族的人和金剛猿族的後裔!」

二人只見的戰鬥,產生的波動實在是太過劇烈了,同時表現出來的戰力,也不禁讓大皇子等人動容。

「不知誰勝誰敗。」

在大皇子的話剛剛落下之後,只見遠處天空的那抹金光,竟然主動脫離了戰場,化作一抹流光,極速朝著他們的這個方位疾馳而來。

「嗖!」

在臨近大皇子等人的頭頂時,金色流光並沒有半點遲疑和停留,徑直的繼續朝著前方疾馳而去,眨眼間便消失在了眾人視野之中。

「那女子無恙!」

多明哥在金苑飛過消失在視野中后,忽然開口如此說道。

的確,從金苑在經過眾人頭頂的那一霎那,眾人無不感應到了金苑那如海一般的旺盛氣血,連翻大戰之後不見絲毫的消弱,由此可見,金剛猿族那上古霸主的稱號並非虛言!

「我們走!趁著還不晚,我們要抓緊把眠獸玉找到!」

言罷,大皇子帶著眾人迅速離開了這裡,朝著伽基山脈中央地帶進發。

「火前輩!」

追擊阿修羅的赤靈軍團沒有絲毫收穫,在回歸的途中,終於是和火善碰面了,而對方衣衫破洞練練,更是有著些許的血跡沾染其上,這不免讓赤靈軍團的人們心中一陣凜然。

「我沒事!去豐都城的分隊可有什麼消息傳來?」

聽到火善問話,明義趕忙上前回答說道:「稟前輩,那湖嵐別苑的主人現如今仍然居住在那裡,不曾有半點離去,手下人已經把湖嵐別苑全面監視了起來,等著前輩定奪!」

聽完,火善冷冷一哼,說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根據情報顯示,那女子和阿修羅的關係匪淺,有著這層關係,不愁那阿修羅不自投羅網,我們走!」

言罷,火善大手一揮,帶著隊伍徑直離去。 ?赤靈軍團在火善的帶領下,兵分為兩路人馬,一支由火善親自帶領,在大路上追查阿修羅的行蹤,而另一支隊伍,則悄悄潛伏進入豐都城,暗中調查監視和阿修羅關係匪淺的凌婭,而因為凌婭身邊有著阿依這麼一位精神系武者的守護,所以被派遣進入豐都城的這支人馬,並沒有輕舉妄動,為了不打草驚蛇,所以在第一時間裡邊,一邊將湖嵐別苑嚴密監控起來,一邊派出聯絡人和火善聯繫,請他出手定奪。

而就在聯繫上火善之後,眾人不做停留,快馬加鞭趕往豐都城的時候,另一邊,阿修羅和納蘭蝶雨一路疾馳,終於是在伽基山脈的邊緣地帶,尋到了一處隱秘之地,安身落腳下來。

「阿哥你的傷沒事吧?」

看著阿修羅肩頭上的血洞,納蘭蝶雨不禁心中擔憂至極,而這些傷口,則全部是阿修羅為納蘭蝶雨擋下來的,身為女子的納蘭蝶雨,心思比較細膩,而阿修羅如此為其奮不顧身的舉動,不免惹來少女的某種心思出來。

「我還好,我有鳳凰涅槃炎加持護身,這些傷奈何不了我的。」

盤膝坐下的阿修羅,簡單的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之後,便出言斷定說道。

「先別管我了,你怎麼樣?蝶雨是實在是太魯莽了,燃血術豈能隨便施展,要不是金苑大姐在,你的性命可就難保了。」

想到這裡,阿修羅不免責備起了納蘭蝶雨。

雖然說面對自己的血海仇人,報仇心切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上來就動用禁忌手段來縮小實力的差距,這種行為不可謂不欠考慮,如果一旦施展出來之後,發現依然不能夠將對方格殺的話,那豈不是太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做一回事了!

「我沒事,燃血術只是初步點燃血脈之力,並沒有損失多少血脈,只要這段時間裡邊我勤加修行,失去的那點氣血會補足回來的。」

納蘭蝶雨小聲的解釋說道。

「那你以後可要謹記這次的教訓!來日方長,報仇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也是背負血海深仇,但是多少年過去了,我對仇人依然一無所知,既然如此我就要厚積薄發,積攢力量,以應對未來的血仇之戰!」

言罷,阿修羅微微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們現在這裡休息一會,相信金苑大姐很快就能找到我們的,等和她匯合之後,我們在做下一步的打算。」

聽完阿修羅的話后,納蘭蝶雨順從的點了點頭,然後和阿修羅一樣,盤膝坐地,默默的運功打坐,來緩解自身的傷勢。

「嗖!」

大約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原本安靜的天空之上,忽然間傳來一陣刺耳的破空之聲,格外的吸引人的注意力,而在聽到了這道聲音之後,阿修羅停下了調息,快速站起身來,身手敏捷的躍上不遠處的一株大樹之上,暗運鳳凰之眼,眺望遠處的天空。

「是金苑大姐在尋找我們!」

清晰的視野不消片刻的功夫,便是看到了天空上的金苑身影,阿修羅心中略微一喜,而後長嘯一聲,利用聲音來引導金苑,同時阿修羅屈指朝著天空上彈出一縷火焰勁風,如同一道璀璨的煙花一樣,雖然規模很小,但是也足以吸引到金苑的注意了。

「嗯!?呵呵,臭小子躲在那裡啊!」

被成功吸引注意力的金苑,當即扭頭便是看到了那道升起來的火焰勁風,微微一笑,而後極速朝著目標疾馳而來。

「臭小子和小丫頭沒事吧?」

人還未降落下來,金苑那關切的問候便已經先行到達了。

將落地面之後,金苑用眼掃視了一下阿修羅和納蘭蝶雨,發現他們的身體並無大礙,除卻納蘭蝶雨因為施展了燃血術,從而身體虛弱之外,阿修羅雖然一身的傷勢,但是金苑卻像是感知到了阿修羅身體中的一些異樣。

「臭小子最近有了什麼奇遇了吧?那火氏家族老小子的手段可不一般,你挨了他那麼多下,竟然沒有身裂形毀,反而只像是受了一些外傷異樣,這可不是一般能做到的。」

雖然不清楚阿修羅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修為達到金苑這種層次之後,靈覺變得極為的敏感,一種極為晦澀的波動,宛如能夠吞人靈魂一樣,隱隱間從阿修羅的身體中散發出來。

而面對金苑的疑問,阿修羅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是說出自己繼承了火神道統的原因呢,還是該說出自己的身體被銘刻了輪迴法則的緣故呢,兩者一旦說出來,必將十分的震動,雖然阿修羅對於金苑沒有什麼猜忌,但是直覺告訴他,自己的隱秘還不到完全公開的時候。

於是,阿修羅便傻傻的笑了笑,不留痕迹的將話題轉移了過去。

「金苑大姐,我們一直在等你,現在你也找到了我們,那我們下一步該作何打算?」

「那你們有什麼想法?」

阿修羅回答說道:「原本我們打算幫助呼延志浩那道眠獸玉,從而得到那部弄玉決之後,動身前往傭兵城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不曾想事情鬧到了現在的地步,沒辦法,我們只能放棄弄玉決,直接前往傭兵城打探消息了!」

言罷,阿修羅便將他們為什麼去傭兵城的原因說了出來。

「怪不得,原來小丫頭和那些雜碎有著這麼一層關係呢,也難怪這麼魯莽的施展燃血術了,那種心情姐姐我可以理解,就不責怪你了。」

出言微微安慰了一下納蘭蝶雨之後,金苑便說道:「好吧,如此一來,我們就先和幽冥摩柯匯合,然後我們一起前往哪個什麼傭兵城的地方,正好我也去那裡打探一下大陸是否有金剛猿族現身的蹤影,實在沒辦法了我再去萬獸靈山尋找,畢竟那個地方是赫赫有名的禁區,不到最後關頭還是不要進去的好。」

萬獸靈山之所以被劃分成一個禁區,那可不是單單隻是因為那裡是妖獸聚集的地方而已,禁區又被稱作為禁忌之地,人類對其內部情況沒絲毫的詳細記載,多少人強者都不曾探查明白,其中的兇險和詭異莫測,已經非人們想象的那麼簡單了。

既然如此,三人做好打算之後,便稍作休息,發出信號,靜待幽冥和摩柯前來回合。 ?阿修羅三人在發出信號之後,便靜靜等待著幽冥和摩柯的到來,而趁著這個空檔時期,阿修羅抓緊打坐恢復傷勢,暗運鳳涅九天訣,加上火字訣的輔助,阿修羅此時整個人就像是是一個大漩渦一樣,不斷的吞納周遭天地間的靈力和火元素。

「臭小子竟然學會了鳳凰族的血脈傳承功法,這可真是算得上一大奇聞了!一個人類竟然能夠修行妖獸的功法,百年難得一見啊!」

坐在一旁的金苑,默默的注視著阿修羅,而後出言說道。

王者榮耀:國服男神是女生 「大姐,你幹嘛一直盯著我啊!」

雖然阿修羅運功的時候都是閉著雙眼的,但是金苑那熾熱的目光,還是讓阿修羅有所察覺,搞得他分心不已,無奈之下,阿修羅停止功法的運行,睜開了眼睛無奈的問道。

「臭小子,你天賦異稟,讓你能夠修行妖獸的功法,我看得出來這鳳涅九天訣對你的影響很大,因為你融合的是鳳凰真火,所以修鍊過程中是很流暢,這無可厚非!但是你不要忘記了,你始終是人類,這鳳凰族的功法,終究有一天會成為的一個限制,現在你還覺察不出來,等到你的修為達到一個高度的時候,要是你還不另闢蹊徑的話,鳳涅九天訣會成為你的攔路虎絆腳石,所以你還是考慮清楚的好!」

在修鍊經驗上無比豐富的金苑,苦口婆心的說出了自己的一番見解,字字珠璣,當即便是對阿修羅起到了很大的震懾啟發,使得阿修羅不得不深入思考起了自己以後的路,該如何行走!

「臭小子,其實你現在不必過於擔心鳳凰族的事情,你的首先要務就是要專心修鍊,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實力是萬萬行不通的!倘若鳳凰族真的有長者出面的話,我想憑藉你現在的凰圖加身的情況,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為難你的!」

說到凰圖加身,阿修羅其實早早休息的時候,就已經和詢問過了金苑,從她的口中,阿修羅才得知,自己之所身體上會浮現出鳳凰刺青,那完全是因為體內火魂體成熟,並且認可了自己的外在表現,從鳳凰族的族規祖訓上來解釋的話,現在的阿修羅算得上是鳳凰族,千百年來首次出現的外籍鳳凰成員!

而所謂的外籍鳳凰,說的其實就是和鳳凰族有著莫大的聯繫,或者是受到了鳳凰族最高層人員的首肯,從而以外族的身份加入了鳳凰族,成為了他們當中的一員。

而阿修羅的這種情況就比較特殊了,根據鳳四十字裡行間的意思,阿修羅體內的火焰石來自於上任鳳凰族長的,而被阿修羅融合之後,反而沒有引起反噬異常的完美,所以說這是已然具備靈性的鳳凰火承認並且認可了阿修羅,所以才會在其身體上顯現出了鳳凰刺青,倘若鳳凰族有明白事理的,一旦弄清楚其中的緣由,那麼阿修羅的身份必將被鳳凰族所接受,而且到那時候阿修羅在鳳凰族的地位還不低!

「臭小子,你也不必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修鍊一途奔來就是一個探索的過程,別說是你心中有萬般無解,就是修鍊到了我的這個境界,心中仍然還是迷茫的很,堅定自己的本心,一旦決定就要勇往無前的走下去,唯有這樣,在修鍊的道路上,你才能比別人走的遠!」

雖然阿修羅沒有從金苑那裡,得到修鍊上的一些心得體悟,但是金苑的一番真切感言,卻是讓阿修羅收穫良多,觸動很深,堅定了心中的信念,這比得到任何修鍊上的心得都要來的重要。

就算道路上有人指點方向,但是歸根究底,路還是需要自己來走的,沒有勇氣和信念,指路再多也是無用!

終於,在等待了大約半天的時間,先前躲起來的遊民和摩柯才遲遲現身,而人手到齊之後,阿修羅一行人便踏上路程,朝著傭兵城進發。

在距離此地萬里之遙,有著一處人跡罕至,且滿眼儘是高聳入雲的高山和險峰,湛藍的天空純凈無暇,而那些映入眼帘的山峰,高的有些嚇人,彷彿山尖鑽入了天空之中一樣,半山腰處,繚繞著帶狀的白雲,不時的有著一群群的飛禽,遮天蔽日,或是兩兩一群的從山腰處飛過,嘰嘰喳喳場面甚是壯觀!

「嗖!」

一隻金背白翎隼,震動著長約三丈龐大的羽翼,帶著嘹亮的鳴叫聲,穿雲破空般的從一處山尖上極速俯衝而下,瞬間驚擾起一群的飛禽,嘰嘰喳喳的逃命似的四處亂飛。

這是一頭宙級巔峰的飛禽!

弱肉強食的一幕出現了,弱小的百靈雀群瞬間被金背白翎隼吞食了大半,而那金背白翎隼似乎還不滿足,繼續追擊。

「吼!」

而在這個時候,從天空中傳來一聲似是虎獅一樣的吼叫聲,聲波震蕩,使得周遭的雲朵紛紛飄散開來,而在金背白翎隼的驚恐注視下,一頭體型是金背白翎隼兩倍的獅頭鷲,鼓動著一雙龐大的羽翼,悍然朝著金背隼沖了過來。

「啾!」

金背隼縱然驚恐著突然出現的天敵,但是本能的還是做出了反抗的舉動,只見金背隼振翅而起,一聲鳴叫之後,滿身的翎羽,如同飛射而出的箭羽一般,帶著尖銳的呼嘯聲射向獅頭鷲!

「吼!」

獅頭鷲張口噴出一道熾烈的火焰,漫天大火,瞬間將金背隼吞噬在了其中,強大的金背隼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就這麼化作了一片灰燼,被天空上的勁風吹散開來!

「嗡嗡!」

忽然,在獅頭鷲背後的空間上,一層層肉眼可見的空間波紋產生了出來,而這個異常動靜,瞬間使得獅頭鷲警惕了起來,只見它調首轉身高高的飛離這裡,一雙銅鈴一樣的深黃色眼球,死死的盯著那裡,一副警惕出擊的架勢!

「是我小傢伙!」

一到熟悉的聲音,從空間之中傳了出來,而緊隨其後,一道熟悉的身影,淡定從容的從空間之中邁步而出,正是鳳四十!

「吼!」

獅頭鷲在看清楚來人的樣貌之後,頓時一陣興奮的吼叫,而後飛到了鳳四十的身旁,親昵的用它那巨大的頭顱,在磨蹭鳳四十的手掌。

「好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邊連你可看好了這片區域?沒有讓一些實力過於強大的妖獸打破這裡的平衡吧?」

獅頭鷲聞言,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那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而後靈性十足的搖了搖頭。

偶像歸來之老婆回家做飯啦 「不錯!等我回去再好好獎勵你,現在我們先去聖山,先辦完手裡的要緊事!」

鳳四十言罷,便飛身躍上了獅頭鷲的後背,迎著吹來的勁風,獅頭鷲拍動著巨大的羽翼,載著鳳四十極速朝著前方彩雲遮掩的地方進發。

穿過厚厚的雲層,伴隨著一縷縷明亮的陽光照射進來之後,一座巍峨壯觀的山峰,憑空懸浮在蒼穹之上,從山尖到山峰的底座,恐怖最好得有幾千丈那麼高,左右橫跨的長度就更不用說了,體型龐大的獅頭鷲在這座山峰的面前,渺小的就像是一個小黑點一樣。

獅頭鷲飛行的速度極快,然而就是這樣的速度,在飛行了大約兩三個時辰之後,撥開層層白雲,那巍峨的山體愈發放大的出現在眼前,望山跑死馬一說,在這裡充分的體現了出來!

隨著距離的跟進,一株株遮天蔽日的梧桐樹出現在了眼前,那一個樹葉就足有幾十丈龐大事實,著實顛覆了常人對梧桐樹的概念。每一顆梧桐樹都散發出一種生命的綠茫,甚至有的樹葉是金黃色,一種秘力隨著金波的蕩漾從而傳遍了出來!

「梧桐山到了!」

穿過一張張巨大樹葉之間的間隙,獅頭鷲安安穩穩的降落在了半山腰開闢出來一塊巨大平台之上,而這裡,早已停駐著幾十頭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飛禽,無一不是境界修為在宙級巔峰以上,而狀約百丈的一道雙開木質大門,上面鐫刻滿了各種飛禽的圖案,兩名手持奇異兵刃的守門人把守在這裡,氣勢暗蘊,隱隱中一股超越鳳四十的力量波動,從這兩位守門人的身體中散發出來。

「七十二鳳衛成員鳳四十,有要事求見當值長老!」

來到大門近前,鳳四十虔誠的單膝跪在地面之上,神態語氣積極恭敬的朗聲說道。 ?伴隨著鳳四十的求見之聲遠遠傳盪開來之後,四周靜謐非常,守在大門口的兩位守門人,就像是沒有看到鳳四十一樣,表情無喜無悲的靜靜站立著,好像亘古不變的雕像一樣。

「准許鳳衛成員四十,入議事堂面見當值長老!」

一道悠遠的聲音,聽不出男女之別,反而卻蘊滿了一種金屬的質感,就這樣遙遙的從大門的後面傳遞了出來,同時伴隨聲音的,還有一道瑩瑩霞光射出,將鳳四十全身籠罩了起來,不消片刻的功夫,霞光隱沒入了鳳四十的身體當中,直到這個時候,守門的兩位門神,這才有所反應。

只見他們默默的凝視了一眼鳳四十,而後四目相對一下之後,二人緩緩走到大門的正前方,紛紛伸出了帶有複雜七彩紋路的手掌,二人掌心相對在一起,而那原本複雜無序的七彩紋路,在二人的手掌相對在了一起之後,竟然完美的拼合成了一幅完整的紋路!

這時候,那二人手掌上的紋路,演化成一道道真實的彩色光線,宛如活了一樣在手掌上紛紛蠕動而起,飄飛離體朝著大門飛去。

「咻…咻…咻!」

彩色的光線在大門上快速的鐫刻起來,眨眼的功夫,便鐫刻成為了一副浴火鳳凰的圖案,栩栩如生格外的傳神!

「傳送之門開啟,議事堂!」

守門人紛紛豎起劍指,朝著大門上的那副浴火鳳凰,點射出一道彩色的光焰激射在鳳凰的雙眼之處,隨即一道光柱從鳳凰的雙眼中激射而出,將鳳四十籠罩而起,隨即周遭的空間泛起陣陣空間漣漪的波動,只聽嗖的一聲,鳳四十整個人伴隨著光柱便消失在了原地。

大門沒有真正的開啟,但是鳳四十卻被這束空間光柱帶入了進來。

大門之後是一片祥和的環境,並沒有因為鳳凰是火焰至尊,從而居住的環境就一定和火字沾邊,相反在這裡完全找不到半點跟火焰沾邊的東西,卻完全就像是一處梧桐樹的森林一般!

四周儘是洋溢著生命的金色光輝,宛如天堂一般充滿了神聖的氣息,高大的梧桐樹錯落有致的栽種在這片空間之中,每一株樹木都龐大的令人咋舌,甚至還可以看到,不時的有著一兩頭小鳳凰在枝頭縈繞飛舞,他們相互之間打鬧嬉戲,就像是初生的幼童一樣頑皮可愛!

隨著不斷的深入這片空間,高大的梧桐樹上,不時的有著一座座,由金色絲草編製而成的鳳凰巢,雖然樣式簡樸,除卻規模大之外就和尋常的鳥巢並無什麼差別,但是看那鳳凰窩不時蕩漾而出的金色光紋,和瀰漫著濃郁生命氣息的金色絲草,就能夠得知看似普通的鳳凰巢,其實是大有乾坤在裡面。

不遠處,撥開片片巨大的金色樹葉,鳳四十懷揣著一顆極為虔誠的心,終於是看到了一座完全由金色和深褐色木頭搭建而成的一座宮殿,樸實而莊重的屹立在一株格外龐大的梧桐樹杈之上!

坐落在整片空間的最後方,超越了所有梧桐樹的規模,十分顯著的屹立在那裡,成為了整片空間的中心焦點!

而在宮殿入口的前方,是一片廣闊的廣場,此時一位一身彩色羽衣的絕色女子,正靜靜的站在廣場上面,面帶笑容的看著逐漸逼近的鳳四十,女子渾身散發著一種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彩光琉璃的長發飄舞,凸顯的女子神聖又驚艷,忍不住令人親近!

「四十見過當值長老!」

從空中降落下來之後,鳳四十抓緊幾步走上前來,神態恭敬的單膝跪在女子的面前。

「四十辛苦了,快快請起!」

女子微微一笑,便十分和善的伸出玉手,將鳳四十扶了起來。

「此行可有收穫?」

女子拉起鳳四十之後,便轉身朝著宮殿入口緩步行去,而鳳四十則緊跟在後面,面對當值長老的問話,鳳四十如實回答說道:「啟稟長老,那活動在朔火帝國的所謂我族成員,的的確確是假冒的身份,但是意外得知,那人其實正是殺害我族先王的元兇阿修羅!」

鳳四十的回答,當即令當值長老不由的停下了腳步,轉身過來神色凝重的說道:「你可確定?」

「千真萬確!我已經和那阿修羅簡單交過手,他身懷的火焰,正是先王的本源之火,不過…」

「不過什麼?」

裝在殼子里的女人 當值長老追問說道。

「先王的本源之火承認了那阿修羅,出現了凰圖加身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