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貝殼竟然又掉到了水裡!

正當凈意吃驚的時候,卻發現其他人都並不為此感到吃驚,並沒有展現出煮熟的鴨子還飛了的那種情緒!

「這些人心理素質都這麼好?」凈意不禁暗暗納悶!

這時他才發現,原來那水中的雙截棍上面竟然吸附著一粒珍珠!

這時凈意略有所悟,「原來他們並不是一無所獲,而是釣到了珍珠,又或者他們本身就是來吊珍珠的!」

這時只見那妃子將珍珠從雙截棍上摘了下來,對大王說道:「八。」

「好,那就去八層!」大王聽后說道。

「怎麼回事兒?什麼情況?」凈意不禁納悶著。

這時只見所有人都朝著凈意這邊走了過來!

凈意大吃一驚,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兒!

「難道自己被發現了?但是好像又不像啊!」凈意暗自琢磨著,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活像個雕塑一樣!

這時這一隊人已經走到了凈意近前!

此刻的凈意更是一動都不敢動,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這時這一隊人從凈意的身邊走了過去,貌似完全沒有看到凈意的樣子!

這時凈意才確定這些人確實是看不到他,至於到底是什麼原因,他也不知道!但是結果就是如此!

見到此番情景,凈意便膽子大了起來,於是他直接走在了隊伍的後面,跟著他們向前走去!

原來這些人竟然像是走到了一個電梯門口,凈意仔細一看,確實是電梯!

剛才那垂釣的妃子,按了一下數字八,這時凈意才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剛才那妃子釣出一顆珍珠來,珍珠上面寫著數字八,然後他們就要到八層去,可是這是個什麼遊戲呢,又有什麼遊戲規則呢?」凈意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但是,緊接著又立馬陷入了一頭霧水之中!

這時凈意,眼看著那電梯上顯示的數字不斷在接近八!

「我要不要和他們一起進入電梯?他們真的看不見我嗎?」凈意快速的眨著眼睛,琢磨著! 正在這時,電梯門已經打開了,凈意已經沒有了思考的時間,他只能硬著頭皮跟著這些人走了進去!

好在……

真的沒有人發現他!

為什麼會這麼神奇呢?凈意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他像是想明白了什麼!

「靠,我知道了,我不是會隱身術嗎?原來它自動就啟用了,把我給隱形了,差點讓這點兒事兒給我整蒙圈了,真是奇了個葩的!」

不管怎麼說,凈意終於想明白了這個問題,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畢竟當你把一個問題想明白的時候,心裡也就有底了,否則總是一顆心懸在空中,七上八下的!

正想著的時候,電梯已經到了八層,凈意又隨著眾人走出了電梯!

這一層什麼都沒有,只是有一面巨大的牆,牆上有一排排的格子,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

這時,剛才的妃子去按了牆壁上的一個按鈕,之後,奇怪的一幕便出現了,每個格子上面都顯示出了一個數字,但是這數字不是固定的,而是不斷的變化著。

這時凈意才發現,原來那按鈕上竟然有一個圓形的凹槽!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

正當凈意感到驚奇的時候,那妃子將剛才垂釣上來的珍珠,塞進了那圓形的凹槽里!

這時凈意才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原來那凹槽竟然是用來放珍珠的!

但是至於這樣做有什麼用,凈意就又不知道了!

正當凈意感到疑惑的時候,格子中的數字停止了跳動,這時只有一個格子上顯示出一個數字8,其他格子中的數字全都消失不見了。

左岸深刻,右岸清歌 這時那妃子走到那個寫著數字八的格子前面,凈意為了看清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也跟著她走到了那裡。

「奇了個葩的!」

原來每個格子上面都像是貼著一個創可貼一樣的東西,凈意見罷立馬就蒙圈了!

「這是什麼東西?是幹什麼用的?」凈意私下裡琢磨著。

這時只見那妃子將那創口貼揭了下來,然後貼到了自己的手背之上!

「她手背上有受傷嗎,沒有啊,既然沒有受傷的話,為什麼要貼創可貼呢?還有為什麼每個格子上都有一個創可貼呢?」凈意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這時那妃子已經轉身往回走了,朝著那電梯走去,凈意也只好跟著往電梯那邊走去。

所有人都上了電梯,凈意也只好跟著走了進去,然後電梯又帶著他們回到了一層。

這一行人又重新回到了之前垂釣的那個地方,那妃子將手背上貼的創可貼揭了下來,貼在了那雙截棍上面。

「這又是幹什麼?」凈意眉頭微微一皺,琢磨著,但是顯然他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這時那雙節棍的另一端又被放進了水裡,過了好一會兒,水中的那一端又顫動了起來!

然後就重複著之前的那一幕,鐵索收縮,水下的那一端又露出了水面。

突然,凈意眼睛瞪得溜圓,眉頭皺的像是丟了鑰匙的鎖,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原來只見那一端上面咬著一條魚,這是一條凈意從沒見過的魚,當然凈意見過的魚本身也不是太多,所以這一點倒也沒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

不過雖然這一點並不值得讓人驚訝,卻另有讓人驚訝的地方所在!

凈意只見那魚的身上有一道傷疤,而且還不停的流著血!

到了這個時候,凈意自然的想起了那創可貼來!

「奇了個葩的,這到底都是怎麼回事兒?」凈意皺著眉頭琢磨著。

果然那妃子將那魚從雙截棍的一端上摘了下來,放到了地上,之後又將雙節棍另一端的那個創可貼撕了下來,貼在了魚的傷口之上。

看來這創可貼有奇效,那魚立馬就不流血了!

突然這魚變成了一個人站了起來,這是一個男人,身上竟然還穿著盔甲,凈意見罷又是吃了一驚!

這士兵向大王作揖,然後說道:「大王,我回來了。」

大王點點頭說道:「回來好,對了,你是去的哪裡了?」

「回大王,我是去的小肚雞腸國。」士兵恭敬的答道。

「那裡怎麼樣?」大王問道。

「那裡最發達的是兩種食品,一種是小肚,一種是雞腸。」士兵答道。

「腸是雞腸,肚是什麼肚?」大王問道。

「回大王,那裡的食品,並不是按照字面的意思去理解,從字面來看,這像是兩種肉食,但其實它們都是素食,都是從地里長出來的。」士兵答道。

「什麼?」大王聽后大吃一驚!

「大王,雖然說有些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這樣,那雞腸長的有些像香蕉,但是味道確實和香腸是一樣的,所以說如果蒙上眼睛吃的話,你絕對不會相信這是一種素食,因為這味道和香腸幾乎沒有任何差別,而且這雞腸也有好幾種,黑色的味道跟干腸差不多,紅色的跟紅腸差不多,最奇怪的是一種像竹子一樣,一節一節的,每一節的味道都不一樣,這個是價格最貴的,是雞腸中的貴族。至於那小肚嘛,簡直更加不可思議,它長得大概就跟葡萄粒兒那麼大,但是它的吃法不是說放在嘴裡,嚼完之後再咽下去,而是直接咽下去,然後它會在肚子里打開,到這個時候,你才能體會到它的味道,而且它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根據不同的人,它的味道也不一樣,也就是說,每個人體會到的味道都是不一樣的。還有一點,無論一個人有多大的食量,只要吃一個小肚,就能夠管飽,達到一種不餓也不撐的狀態,就好像這東西有智慧一樣,所以說這個東西比雞腸還要貴很多,但是貴歸貴,它依然是搶手貨,因為這東西的產量非常有限,需要去搶,那場面簡直火爆極了!」士兵娓娓道來。

大王聽后竟然愣在那裡說不出話來,一副萬分吃驚的表情!

良久才說出了一句話來:「那你說的這些東西你帶回來了沒有?」 「當然都帶回來了,大王,要不咱們幹什麼去了還不知道嗎!」士兵答道!

說著士兵拿出了一個盒子,那盒子是一個白色的,半透明的小方盒,看起來非常精緻。

「好,帶回來了就好,走,我們去宴會廳,讓大家都嘗嘗!」大王高興的說道。

於是凈意和他們一起去了宴會廳。

這宴會廳很大,周圍擺滿了座位,中間有一張巨大的圓桌。

撞上我,你別想逃 大王給其中的一個妃子使了一個眼色,那妃子似乎會意,然後點點頭,走到了一個地方,按下了一個按鈕!

但是按鈕被按下之後,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這倒是讓凈意大吃一驚!

「難道是出事故了,還是沒電啦,還是怎麼回事兒?」凈意在那胡亂猜想著。

但是那妃子似乎並不像凈意一樣驚訝,她按完按鈕之後,就轉身回來了,就好像圓滿的完成了任務一樣,而這就讓凈意感到更加驚訝了!

正當凈意驚訝的時候,只見周圍的座位上陸陸續續的開始出現了人,這一幕簡直是太詭異了,凈意瞪著大眼睛,瞅瞅這兒,又瞅瞅那兒,只見一個又一個的人不斷的出現在座位上!

這些人的出現就好像瞬移到了這裡一樣,又好像是光在投影一樣,投到哪裡哪裡便出現一個人來!

但是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來的,這些人又到底都是什麼人,凈意根本就不知道!

只一會兒的功夫,這宴會廳便座無虛席,所有的座位都被坐滿了!

這時大王示意那士兵將那盒子打開。

於是士兵點點頭,將那盒子放在圓桌之上打開,並從裡面拿出了他之前所描述的小肚和雞腸來。

突然,只見每一個人的身前都凌空出現了一張桌子,而且每張桌子上面都複製了最中間那張圓桌上的東西!這意味著中間的圓桌上的東西,現在出現在了每個人面前,人人有份兒,一個都不少!

這一幕簡直震撼的凈意!

這時大王和那士兵以及妃子們也都找位置相繼坐下,然後大王大喊了一聲:「開餐!」

於是眾人就開始吃了起來。

這時凈意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這裡面只有自己在站著,而且沒有東西可吃,其他人都是一邊在坐著,一邊在吃著東西,這感覺怎麼這麼凄慘呢!

正當凈意感到暗自神傷的時候,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大吃一驚,猛一回頭,看見的竟然是一張可愛的小姑娘的臉!

「你是誰?」兩人同時問道,而且,都是輕聲問道,輕到只有這兩個人才能聽到!

「你能看見我?」 大小姐救贖手冊 凈意再一次輕聲問道!

「當然,這還用問嗎?」小姑娘也輕聲問道。

「為什麼別人都看不見我,你卻能看見我?」凈意疑惑的問道。

「那為什麼別人都在吃東西,只要你沒有在吃?」沒想到這小姑娘竟然這樣反問到。

「因為我沒有東西可吃啊。」凈意回道。

「那為什麼別人都有東西可吃,你卻沒有東西可吃呢?」小姑娘再次發問。

「這……」這一問,竟然問的凈意說不出話來!

「不要緊,既然你沒有吃的,我把我的讓給你。」說著那小姑娘拿著一根雞腸遞給了凈意。

凈意瞅瞅那雞腸又瞅瞅那小姑娘愣住了,這一刻凈意的感覺簡直微妙到了極致!但是最奇葩的是說不上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感覺貌似不賴,還美妙的很,凈意似乎有些激動和感動,這種感覺實在是久違的,甚至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此時凈意再次瞅了瞅那小姑娘,又瞅了瞅他手中的雞腸,然後竟然不禁微微一笑說道:「你把它給了我,你吃什麼?」

那小姑娘天真的說道:「我可以不吃。」

這一句簡單的話,再次讓凈意感到吃驚和震撼,但是更多的依然還是激動和感動,這感覺微妙得難以形容,凈意沉浸在這種感覺之中,甚至無法自拔!

「你為什麼要把它讓給我?」凈意再一次輕聲問道。

「我看你沒有吃的,所以不忍自己獨食。」小姑娘的回答非常簡潔。

凈意聽后,不禁微微一笑,然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爸告訴我不能隨便將名字告訴給陌生的男孩。」小姑娘天真的說道。

凈意聽后又是一笑,接著問道:「那你多大了?」

「我媽告訴我不能隨便將年齡告訴給陌生的男孩。」小姑娘再一次天真的說道。

凈意聽后,竟然止不住的笑了起來:「那你告訴我你有什麼可以說的?」

「可以說的,我剛才不是已經說了嗎?」小姑娘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說道。

凈意聽后不明所以,然後眉頭微皺,問道:「你剛才說什麼了?」

「我說我可以不吃這些東西,把它讓給你,看見你沒有東西可吃,我不忍獨食。」小姑娘眨著眼睛說道。

凈意聽后,又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這眼前的小姑娘實在是可愛極了,而且萌翻了!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了什麼!

於是他微微一笑,在小姑娘的面前,伸開了自己的手。

小姑娘見狀,便把自己手中的東西要遞到凈意的手上。

但這時凈意把手輕輕往後一撤,並沒有接受小姑娘手上的東西!

突然凈意的手上,多了和小姑娘的手上一樣的東西,但小姑娘手上的東西卻並沒有因此而減少!

小姑娘見后大吃一驚,眼睛瞪得溜圓,說不出話來!

原來凈意使用了複製術,將小姑娘手上的東西複製到了自己的手上!

良久,小姑娘眨著大眼睛,疑惑的問凈意道:「你手上的東西是怎麼來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