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重生魔王后魔界沒了最新章節、重生魔王后魔界沒了北鳥朝南、重生魔王后魔界沒了全文閱讀、重生魔王后魔界沒了txt下載、重生魔王后魔界沒了免費閱讀、重生魔王后魔界沒了北鳥朝南

北鳥朝南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魔王后魔界沒了、

。 只是心裡有些不安,如果方葉涵因此非要讓厲默川愧疚,讓厲默川一直留在她身邊,那厲默川該怎麼辦?她又該怎麼辦?

心裡有些煩,她實在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而此時的靳家,靳子桐得知王大龍被爆頭的消息后,心裡有慌有害怕,就將跟方葉涵還有張大龍合作的事情告訴了王湘玲,「媽,你說我到底該怎麼辦?現在王大龍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厲默川殺的,如果是他,她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靳子桐沒想到的是厲默川會有那麼強悍的勢力。

王湘玲皺了皺眉,不滿道:「你先別自亂了陣腳,你不是說你從來都沒見過她們,只是用電話聯繫的嗎?」

「嗯!」

「還好你當時留了一手,張大龍已經死了,方葉涵自己被強女干肯定不會告訴厲默川她也參與了綁架事件,自然也不會把你供出去,她就算再憤怒,只能吃啞巴虧,你就當什麼也沒發生,不知道廢棄工廠里發生的事情……」

聽王湘玲這麼一說,靳子桐可算是鬆了一口氣,可轉眼想想,如果當工廠的事情還沒發生過,那她所做的這一切不都白費了?

不行,還是得想個辦法讓喬思語和方葉涵鬥起來,而她坐收漁翁之利就好。

可靳子桐卻忘了一句話,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在她想著算計喬思語和方葉涵的時候,真正的漁翁正一步步算計著他們所有人。

不願意待在醫院,方葉涵提出了回家。

「厲哥哥,在醫院裡待著好無聊,我想回家……」

厲默川皺著眉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不行,你手術沒多久,不能太操勞,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在醫院裡休養。」

「可這醫院裡又悶又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我每天聞著都很難受,我回家也一定會好好休養的,我們回家好不好?」

見方葉涵的情緒又激動了起來,厲默川只好詢問醫生的建議,醫生說回家休養沒問題時,他才給方葉涵辦了出院手續。

將方葉涵送回家,厲默川想迫不及待的去見喬思語,卻被方葉涵拉住了,「厲哥哥,你能不能送我回我的房間?」怕厲默川拒絕,方葉涵又補上了一句,「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

「好……」

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厲默川著實沒理由拒絕。

可厲默川怎麼也沒想到去方葉涵的房間時,他會看到那樣的一幕。

她的房間里掛的都是他的肖像畫,裱起來的大畫報,還有一張張懸挂在床頭,天花板,梳妝台上的他……

幽深的黑眸哦驟然一寒,厲默川轉頭冷冷地看向了方葉涵,「這些畫是你燒還是我幫你燒?」

方葉涵被厲默川銳利冰冷的眼神看的心頭一緊,下一秒無盡的委屈和悲傷湧上了心頭,她原以為他看到這些話之後會稍微感動一點,哪怕是不感動,也會有一絲絲的高興和欣慰,可是什麼都沒有,他身上眼裡都只有刺骨的寒意。

。 北海,袁基房間。

在袁基眉心處,一道金色的豎痕突然顯現,散發著讓人無法抵抗的威勢。

袁基被這股威勢籠罩著,漸漸的陷入了深度入定。

在入定中,袁基的意識穿越了時空,如同泰山一般,在大地上靜靜的旁觀著人族的成長史。

漸漸地,袁基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直到最後,他失去自己原本的意識,取而代之的是一道近似於聖人的無欲無求,以萬物為芻狗的意識,冷眼旁觀,一遍又一遍的觀看著人族的成長史。

直到最後,袁基體內的信仰之力,全部燃燒殆盡,他才退出這種境界,逐漸恢復自身的意識。

就在他即將恢復自己意識的時候,在他的識海中,突然響起一道讓他耳熟的聲音。

「何為天?何為君?何為民?」

袁基下意識回答道:「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應之以治則吉,應之以亂則凶。然,天本無心,所以無情,以萬物為芻狗,天道運轉,不以眾生存亡而動,天能生物,不能辨物,地能載人,不能治人,此乃天人相分。」

「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

這時,那道聲音繼續問道:「治國當如何?」

袁基此時,已經漸漸恢復了自己的意識,略微思索后,回答道:「治國當以法治,同時輔以德治教化,雙管齊下,當可長治久安。」

良久后,這道聲音又問道:「人性如何?」

此時,他已經知道這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了,於是朗聲說道:「小子認為,人性本惡,慾壑難填,未經教化之人,無以知善為何物,一切不過本能慾望爾,飢而欲飽,寒而欲暖,勞而欲休,此乃人之本性也。故,需教化眾生明仁義,懂禮法,知克制,如此方能區分人與野獸。」

袁基說完后不久,他的意識被拉進一處白茫茫的世界,一道身穿祭酒禮服的老者出現在袁基面前。

「小子,見過荀聖,再次得見聖人天顏,真乃小人三生有幸。」

袁基連忙上前,恭敬的行禮說道。

荀聖看著袁基,微笑著說道:「莫要奉承我了,今日再見你,不過是想看看這些年,你的長進如何?」

袁基連忙說道:「讓聖人失望了,小子今日才開始修習聖人所傳之帝術。」

荀聖搖了搖頭,說道:「這倒無妨,早點學,晚點學,都一樣,此事無需著急,水到渠成即可。不過,你對於我傳下的理念,到是理解的透徹。」

袁基微笑著說道:「在小子看來,孔聖以「仁」為核心創出儒法,孟聖以「義」為核心發揚儒法,而荀聖雖是以「禮」和「法」宣揚儒法,但實則已經走出一條不同於儒家的路,當可自成一派。」

「哦,你且說來聽聽,何為自成一派?」荀聖輕笑著說道。

「荀聖之學有三,其一,天人相分;其二,人性本惡;其三,隆禮重法。對比孔孟二聖,荀聖之學更偏向於實幹,若說孔孟二聖乃是在思想層面教導眾生,荀聖就是在現實層面教導眾生,何為天地,何為人性,何為仁義禮法。故而,小子認為,荀聖之學,已經不同於儒法,甚至超脫於儒法。」

袁基面對荀聖侃侃而談。

荀聖聽完袁基的話后,大笑三聲說道:「哈哈哈,好一個超脫儒法。」

說完,荀聖就消失不見了,而袁基也脫離了那個白茫茫的空間。

當袁基的意識剛剛回體時,一道龐大的信息流,湧進袁基腦海。

「這是!《皇權》!《帝術》!《王法》!這是荀聖全部的帝術所學,原先只傳了我一部《皇權》,如今竟然將三部帝王術統統傳給我了。」

大致瀏覽了一下腦海里的信息后,袁基有些震驚了。

要知道,根據他所了解到的信息,就算是荀聖的親傳弟子,李斯,當年也僅僅學到荀聖的《帝術》而已,但就是這一部《帝術》,就讓李斯擊敗呂不韋,成為了大秦的丞相,輔佐始皇統一天下。

而荀聖的另一位親傳弟子,韓非,也是僅僅學到一部《王法》,就寫出了流芳百世的《韓非子》,並集法家於大成,差一點成聖。

如今,自己竟然有幸得到,荀聖親傳三部帝王術,這是何等的榮幸。

想到這裡,袁基連忙起身,認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隨後,恭敬的對著北方,戰國時趙國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並朗聲說道:「小子袁基,拜謝聖人天恩。」

過了半晌之後,袁基起身,開始梳理自己腦海中的信息。

「《皇權》講的是遠古三皇之事,若是修鍊至大成后,可以獲得神通,口銜天憲。」

「《帝術》講的是上古五帝之事,若是修鍊至大成后,可以獲得神通,金科玉律。」

「《王法》講的是近古諸王之事,若是修鍊至大成后,可以獲得神通,硃砂玉筆。」

「若是,能將三者統統修鍊至圓滿,就可以獲得無上帝道神通,言出法隨!」

看到這裡,袁基震驚到無以復加,「這就是聖人的力量嗎?如此強大的神通,竟然是荀聖一人創造出來的,這就是聖人嗎!」

想到自己言出法隨的場景,袁基心中一陣火熱,於是連忙進入深層修鍊中。

……..

不知名的空間。

數道意識在這裡無聲的交流。

「這樣做是不是越界了?萬一被他們抓住把柄….」

「那又如何?再說了,這帝術不過是那小子當年得到的一樁機緣罷了。」

「沒錯,他們都已經要下殺手了,難道還要我們引頸就戮嗎?」

「話不是這樣說的,萬一此舉被他們發現,故意發難,又當如何?」

「那又如何,我等這麼多年的準備,不就是為了這場劫難嗎?」

「話雖如此,但是…….」

「好了,荀聖如此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我等只需聽從聖人吩咐即可!」

「也是,整個大局由哪幾人操控,我等只需依令行事即可。」

「話說,這帝辛當真夠狠的,對自己親生兒子都能下得了如此狠手,真靈磨碎三千粒,這要承受何等的痛苦,當真是想都不敢想。」

「那是,要不然,這場千古大局,怎麼會讓他成為布局人之一呢。」。 「謝謝。」陳雯雯低着頭,對牽着她手的那個大男孩兒道著謝。

「沒什麼。」路明非出了披薩館,連忙鬆開了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過去明明每天都做夢能牽一下陳雯雯的手,但現在陳雯雯就任由他牽着手,但他卻主動放開了。

他還是那樣沒出息。

「那個,你想哭就哭出來吧,別給憋壞了。」路明非望着眼眶發紅的陳雯雯感覺還是有點心疼,於是撓了撓頭,出言安慰著,「雖然妝哭花了有點可惜,我還是第一次看你化妝…..」

相比總是對穿搭和奢侈品很有研究的蘇曉檣,陳雯雯則總是穿着白裙,素麵朝天,看上去就如同許嵩《素顏》裏唱的那樣,要多純潔就有多純潔。

但這次,當路明非重新見到她的時候,她臉上已經畫了美美的妝,那時路明非才感嘆,陳雯雯已經長大了啊。

「你是第一次見我化妝?」陳雯雯抬頭看了一眼路明非,她沒有哭,而是淡淡地微笑着。「好像還真是。」

「嗯,挺適合你的。」路明非記得諾諾曾經和自己說過,一定要誇女孩兒的妝好看,特別是女孩兒不開心的時候。

「那,我就忍住不哭了,我還是不想你第一次見着我的妝,就是花的。」陳雯雯抿了抿嘴唇,抬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文學作品裏,總是說,這樣能讓眼淚和悲傷倒流回心底。

「哦,謝謝。」路明非也跟着抬頭望了望天空,隨後轉頭看了看陳雯雯的側臉,似乎還是第一次見。「我馬桶蓋好像忘記拿了,不過一手牽着漂亮女孩兒,一手拿着馬桶蓋也挺奇怪的,感覺像是個怪人。」

路明非突然說着很毀這種氣氛的話。

「路明非,你還是你啊。」陳雯雯聽見路明非的爛話后,撲哧的笑了一聲,沒有理由的安心了一些。

即使這個小子已經威風八面,但他的內在還是那個說着爛話,神經大條的傢伙。

「但你比以前更漂亮了。」路明非本來還想說,你沒有以前那樣明朗的表情了。但還好話到嘴邊,及時忍着了。毀氣氛的爛話一個鏡頭說一句就行了,說多了,會變成爛鏡頭的。

「可我突然更想回到以前。」陳雯雯說着。「有些事情,有些後悔。那時候的日子,很讓人喜歡。」

「人總是有很多後悔,不要總活在過去嘛!趙孟華已經過去了,就不要糾結了!下一個會更好的!」路明非臨時充當了心靈導師,發散著以前自己失戀時,在網絡上看到過的心理雞湯。

更好的?陳雯雯愣了愣,轉頭看向路明非。

她已經配不上更好的了。

「我只是覺得,如果再經歷一次那樣的時光,會更快樂。你會有這種想法嗎?」陳雯雯問著路明非。

路明非撓了撓頭,簡單回憶了一下那不堪回首的高中時代,腦海中不斷閃過自己對那段時光的關鍵詞。

星際,陳雯雯,陳雯雯,星際,陳雯雯,尚卿……算了不想了。

「有時候會懷戀,也會這樣想,不過世界上沒如果嘛。現在,也挺好的,雖然我整日和一幫瘋子待在一起,但也還算是好瘋子。」

「原來如此。」陳雯雯點了點頭,一些事情算是知道了答案。

「嗯。」路明非輕輕應了一聲,隨後場面陷入寂靜,馬路上汽車呼嘯的聲音,人群的喧鬧聲,這條街道從不安靜。

但他們兩人像是被一堵無形的壁障給隔出了這條街,連續安靜大概了五六秒。路明非開始絞盡腦汁思考要怎麼搭話來緩解現在這種尷尬的局面。

是問她要不要回家?還是聊一聊《泰戈爾詩集》?或者是請她再去吃點甜點?

而這時,打破氣氛的人終於出現了。一台白色的保時捷Panamera停在了他們二人面前隨後緩緩搖下了車窗。

「抱歉,路主席,打擾你們二人約會了。」車窗搖下,是那張讓女人都會嫉妒的俊臉。

「楚學長?」陳雯雯有些驚訝地看着這位「名揚天下」的師兄。哪有仕蘭中學的學生不認識楚子航的啊?

在一幫穿着耐克阿迪的高中生中,他穿着一身的阿瑪尼穿梭在人群中,帥的光彩奪目。

在一幫身如熊壯的運動員中,他的身體線條流暢得像是獵豹,輕易過人,然後帥氣扣籃,成為籃球隊中王牌的王牌。

他學習成績,總排在全校第一,各種競賽大獎拿到手軟。

他完美的像是言情小說中的超級高富帥,找不到任何缺點。

「師兄,你誤會了,我們只是普通同學。」路明非連忙揮手解釋著。

「哦,總之現在學校突然給了我們點緊急工作要處理。」楚子航說着,隨後問著陳雯雯,「這位校友,需要我先送你回家嗎?」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楚學長,你們不用管我的,我不趕時間。」陳雯雯連忙揮了揮手。

「那個,楚師兄。」路明非湊到了車窗邊小聲的說着,「工作多久能結束啊,我晚上約了人吃飯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