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聲逐漸落下之後,魔天的聲音便不再傳出,顯然他已經切斷了和傲爽的聯繫,這也是在證明著,他沒有打算給予後者任何的幫助,況且他也說了,他相信傲爽,能夠渡過這個難關。

而即便傲爽一直在承受著身體內各個角落中傳來的力量,甚至是在觸發大魔無量后血脈的覺醒,但對於外界所發生的一切,他都能知曉的一清二楚,見魔天不再說話,也沒有露出其他的神情。


他知道,魔天這是為了他好,身為一代魔聖,魔天的演靈化形手段,必然也是極為不凡,若是傲爽能夠得到,戰力必然能夠提升好幾個檔次,但,別人的,終究是別人的。

就像是在傲爽參悟蒼涼手時,魔天根本不能給予他任何幫助,一切都需要它自己來摸索,去創造,況且兩人都心知肚明,想要踏足巔峰,必須要用自己的雙手,才能破開一片只屬於自己的天空!

身體未動,識海之內的傲爽,卻是緩緩睜開了眼眸,望著身邊的大風雲碑和縮小版的九幽魔幡,陷入了沉思之狀,他所思索的,自然是如何能夠擁有一種演靈化形的手段。

一名名強者,一種種演靈化形的手段,開始不斷以一種鏡像的模式出現在傲爽的識海中,其中有著江卓的雙生化形,拓虹、拓空、肥瘦二將、拓跋烈、王帝等人的演靈化形……

說起來,演靈化形這種手段,他也見到過不少,類型甚至都各不相同,有的是擬作獸形,有的是蘊含著濃郁至極的氣勢,就好似一種簡易的屬性力量,但效果都在於一點,提升某一個方面的能力。

「演靈化形……演化自身的靈力……凝作不同的形態……演化……靈力……凝作……形態……演靈……化形……化形……演靈……演靈……化形……化形……演靈……」

一邊呢喃似的念叨著,一縷縷漆黑的靈魂之力,隨之出現在傲爽的掌心處,仿若一團團火焰冉冉升起,在逐漸化作不同的形狀后,又再度消失於識海之內,不見任何的蹤影,彷彿他們根本就從未出現過一般。

「火焰?」

看著在五指間冉冉升起的靈力,傲爽倒是想起了在靈玉大陸北域,風雲城城主少休,舉手抬足間便製造出的那鋪天蓋地的火焰,不過,他對於這種火焰,倒真是沒有太大的興緻。

「靈力?到底什麼是靈力?靈力的本源又是什麼?」

傲爽發現,自己越想,問題竟然是越多,不知不覺間,他竟是開始追溯起靈力的起源來,這無疑是一種神秘而又沒有具體答案的問題,若真是一心想要探索下去,必然要鑽進一個死胡同。

「狂劍怒巒斬,使用靈力擬作一把巨劍的形狀,將其放大之後,用來給予對手一個重創,這一招,也是演靈化形的手段,可他的前身,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也只是一個簡易的劍招而已。」

沒辦法,傲爽所見到過的演靈化形手段,並且記憶猶新的,統共也就那麼幾種,但他並沒有因此而產生任何的氣餒,萬般靈法,皆源於本心,換做是演靈化形,同樣也是如此,如今,他只需要打破一道桎梏,便能夠走到一片明朗的天空。

對!我終於知道,演靈化形的具體效用了!

靈光一閃,傲爽猛然發現,自己在悄然之間,已經摸索到了一些什麼,演靈化形這種手段,說白了是提升某一方面的能力,往深了說,就是強化某種靈技,或是招式而已。

強化!強化!

現在擺在傲爽腦海中的,只剩下了兩個字,那就是:強化!

可是這時候,問題又來了,自己使用靈技時,力量的來源於自然是丹田中的靈力,可想要強化靈技的話,是應該提升靈力的凝厚程度,還是融合進一些其他的力量?比如說,自己蒼涼手內的虛無之力,禁錮之力,吞噬之力,又或是,魔珠內的魔氣?

想到這裡,傲爽緩緩轉過頭來,凝望向那猶自在旋轉的魔珠,此時的後者,似乎也在汲取著來源於血靈草內的力量,他知道,在魔珠之內,可是有著一尊遠古之時魔族的巔峰強者存在,魔祖,戰耀!

傲爽並不奢求,後者能夠給予他任何幫助,他現在想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嘗試一下,提煉出魔珠內的精純魔氣,和自身的靈力徹底融合在一起! 久幽凌霄錄

「汩汩……」

血紅色,透發出陣陣兇悍之意的靈力,和那幽黑到無比深邃的靈魂之力,分別呈現在傲爽的左手和右手中,兩種顏色一紅一黑,看似格格不入,隱隱間,卻又顯現出某種契合之意。

畢竟,不管是靈力還是靈魂之力,都存在於傲爽的身體內,雖然從最開始,這具身體並不是傲爽的,但有著魔珠這個類似於中樞機構的存在,每個方面都會向著『魔』字驅動。

說不定,在將來的某一日,傲爽丹田內的靈力便會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不是純粹的魔氣又能是什麼,只不過無非就是這個過程的長短罷了,或許要花上許久的時間,或許,就在下一刻……

「靈力……魔氣……呼……」

微微吐出一口濁氣后,望著自雙手間升騰而起的那兩種截然不同的靈力和魔氣,傲爽的神情也是隨之變得凝重了一些,接下來他要做的一切,都是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

「開始吧,時間,可是不多了啊……」

隨著嘴角處吐出幾枚字眼,原本一左一右豎起的兩個手掌,開始逐漸向中央移動起來,雖然這個舉動看起來有些魯莽,但畢竟,如果不嘗試一下,傲爽又怎麼知道到底哪個方法才是正確的。

「嗤嗤嗤。」

靈力剛剛和魔氣碰撞到一起,便是傳出了陣陣爆裂的聲音來,就好似正在被火焰燒灼的樹枝一般,而就在靈光迸射之間,一股股巨大的力量,也是隨之順著雙掌湧入了傲爽的身體內。

「嘶。」

感受到這股猛烈不已的力量,傲爽當即倒吸一口冷氣,身體也是劇烈地顫動起來,雖然這只是一道靈魂體,但還是能夠看清那身體之上,宛若浪花一般翻滾的身體表面。

一圈圈巨大的力量,從傲爽的雙手處,不斷地湧進靈魂體內,就連眉心處的劍型印記,似乎都受到了一些影響,閃爍著陣陣幽黑色的魂光,巨大的阻力,是他先前根本未曾想到過的。

「啪。」

無奈之下,傲爽只得強行分開了雙手,阻止著這種融合繼續進行下去,因為如果繼續下去的話,恐怕他的靈魂體都會因之而爆裂,怪不得,魔天都曾經說過,若是沒有到達一種不出手不行的地步,最好不要試圖融合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

我的偶像大人 ,首當其衝的雙手,傲爽也是無語了半響,先前還完好無損的雙掌,別說虎口處都是開裂了,就連手指都是變得細弱了一些,靈魂體和真正的肉體不同,或許不會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隨之其中靈魂之力的減弱,靈魂體也會變得越來越淡薄和虛弱。

思索半響后,傲爽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的頭緒,不僅是因為他在此前從未嘗試過擁有演靈化形的手段,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魔氣中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巨大了,相同數量之下,靈力不消一時半刻就會被吞蝕的一乾二淨。

「兩倍的靈力,再嘗試一下。」

眼珠一轉,傲爽發現自己只能用一些笨辦法,太過高明的手段,不說他會不會,使用起來也沒有任何的意義,打個最簡單的比喻來說吧,走都走不利索,想要飛奔似的跑起來,可能么。

所以想了想后,即便雙掌照先前已經淡薄了許多,可他還是不能放棄,經過了一番調息,待得靈魂之力恢復了絕大部分后,他這才又舉起了雙掌,一紅一黑兩股力量和先前一般無二的升起,可這次,靈力的數量,卻已經是魔氣的兩倍之多。

兩種力量,都是極為的強橫,可若真能夠相互抵消的話,哪怕傲爽要承受一些巨大的傷痛,可應該也會表露出一些成功的苗頭,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傲爽決定,加大靈力的輸送量,抵消更多地魔氣。

雖然傲爽修鍊的是大魔囚天功,但他丹田內的靈力,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魔氣,只能說是魔屬性的靈力,因此在凝厚程度上,是遠遠無法與魔珠內的魔氣相比的。

依舊和上次的方法一般無二,沉吟了半響之後,傲爽緩緩將雙手合在了一起……

「嗤。」

事實證明,傲爽的想法還是不錯的,最起碼在一開始,因為魔氣正在吞蝕著靈力,而後者的實在太過渾厚,兩者之間倒並沒有迸發出太過猛烈的波動來,只不過,傲爽的身體,還是有些微微顫抖之意。

兩股均是渾厚異常的力量,在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互相消耗后,終於是在傲爽的掌控之下,化作了兩條細弱地仿若絲線般的力量,而且在此時,竟是不再互相碰撞,只是靜靜地懸浮於傲爽的雙掌之間。

比煉藥簡單的多,畢竟不用花費太多的靈魂之力,只是現在還不能確定,這個方法究竟是錯是對啊,若最開始便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方向,那麼就算我廢再多的力,恐怕也無濟於事……

望著那懸浮於自己雙掌之上的兩道力量,傲爽連忙拋開了心中的諸多思緒,越到這種時刻,越是不能掉以輕心,聚攏心神之後,這才將雙手,徹底合在了一起……

轟。

可不知怎的,似乎是兩種力量刻意和傲爽開玩笑一般,別說什麼融合到一起了,就算是兩種力量都得到了極大的削弱,可一觸碰到一起之後,還是爆發出了劇烈的波動,這股波動,直接便是將他整個靈魂體都是震得向後飛速退開。

「呼……呼……」

跌坐在識海內的一個角落中,傲爽大口喘著粗氣,他也是沒想到,都到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之時,這陣東風,就是颳得如此不給力,沒有任何的道理,似乎就是不想讓自己將兩種力量融合一般,不給任何的機會。

嗎的……

經歷了兩次失敗,雖然沒有對傲爽的心境造成什麼影響,但這種毫無預兆性的阻斷,還是讓他有種鬱悶之感,不禁爆出一句粗口后,整個人站起了身,雙目微微眯起……

「我還真不信這個邪了……嗯。」

原本,傲爽是打算繼續按照剛才的方式將兩種力量融合到一起,可就在他剛剛要出手之時,他卻是猛然間看到了那邊懸浮著的魔珠,此時的後者,正在閃爍著一道道昏暗無盡的靈芒,透發出陣陣詭異的氣息。

「是不是,需要藉助魔珠的力量啊。」

除此之外,傲爽實在想不出到底還有什麼方法了,以自己現在的能力來說,想要做到將靈力和魔氣融合到一起,無異於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畢竟只是一名高階天靈師,想要做到那個地步,不動用魔珠的力量,還真是有些不切實際了。

拼一下了,如果還是不行的話,我也沒什麼好辦法了……

一邊想著,傲爽隨之來到了魔珠的下方,望著頭頂上方的魔珠,和再度變得有些虛弱的靈魂體,嘴角處都是不由抽了抽,雖說不是每個天靈師階武者都有著踏足半王境的能力,可先前也聽說過,似乎並不是什麼極難之事,怎麼一到自己這裡后,什麼事情都會在悄然間發生改變呢。

唉……

無奈之下,傲爽不由嘆了口氣,又調整了一番自己的狀態后,這才又嘗試著,將雙手都是抬了起來,這一次,即便靈力和魔氣都沒有出現,可他的雙手還是不由哆嗦了一下,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肌肉記憶。

嗡。

可誰知就在這時,奇異的一幕發生了,懸浮於傲爽頭頂上方的魔珠,驟然發出了幾道嗡鳴之聲,虛光流轉之間,一道道光暈層出不窮地自魔珠之內透了出來,一層一層地鋪墊在整個識海內,將傲爽整個靈魂體,都是籠罩了進去。

不得不說,魔珠被稱為九幽魔域內的至寶,當真是奇異異常,剛才傲爽費了半天力,不僅沒有取得任何的收效不說,甚至還受到了一些傷害,可魔珠一出手,代表著靈力的血紅色,和魔氣的黑色,頓時以一種柔軟的姿態呈現在了傲爽的眼前。

之所以說是柔軟,是因為兩者在出現后,甚至都沒有產生任何的碰撞,就好似在魔珠的控制之下,兩者之間即便是想碰撞一下,都不能有這種想法一樣,流轉了一番之後,頓時化作了一道暗紅色的匹練。

整個暗紅色匹練,就那麼陳列在傲爽靈魂體的身前,在其中,他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了一種親切之意,這兩種力量,原本就都是來源於自己的身體中,不管是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可所能表達出的效果都相差不多。

望著身前那抹暗紅色,傲爽在不知不覺間,呼吸也是變得有些粗重了起來,這倒不是說他對於自己能夠突破到半王境感到異常激動,只是,他很好奇自己,究竟能夠擁有怎樣的演靈化形手段。

……

大家十一快樂,雖然名義上是放假了,不過不得不說的是,有些朋友們一定也很忙吧,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吧。 第九百零四章以魔氣為靈,以龍鱷為形。

望著那暗紅色的匹練,某一瞬間,傲爽竟是從中感受到了一股荒涼之意來,下一刻,天轉地旋,整個識海都是發生了改變,幽深無盡的黑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仿若末世般的荒涼。

不知不覺間,傲爽似乎是來到了遠古之時,擺在他眼前的,是一片波瀾壯闊的大海,浪花翻湧,一道道巨大的黑影在其中一閃而逝,不是長達幾千米的巨型水蛇,就是搖身變可掀起萬丈波濤的巨獸,不用說,每一道黑影都代表著恐怖的存在……

一望無垠的海面,憑藉著超人的視力,傲爽倒是能依稀看清一些遠處的橫山諸嶺,重峰疊秀,清脆相臨,時有丹霞白雲,時有滾滾黑霧,瀰漫在天際,讓人看得心底震驚不已。

我老公不肯和我離婚 嘩啦啦。」

就在這時,遠處的海面驟然掀起了滔天的巨浪,浪花高達幾千米,只要聳入雲端,或許是感受到了什麼,那些剛才還游曳海中的巨型黑影,發出了幾聲類似於『恐懼』的吼聲后,或是游向了遠方,或是沉入了海底。

「唔。」

神色微動,雖然傲爽對於這些舞日弄月,吞雲吐日地遠古兇悍靈獸的了解不是很多,但根據他往日的見聞和經驗來說,也是知道一個淺顯易懂地道理的。

那就是……每一個強大的靈獸,領地意識都是極強,基本上,如果實力相差不多,哪怕就是有些差距,可只要這頭靈獸侵入自己的領地,兩者之間都會發生一些激烈的碰撞。

但現在的情況就是,就當這莫名的存在出現之際,幾乎所有黑影都選擇了退卻,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海中的本土靈獸,都不是這頭靈獸的對手,對此,它們都是心知肚明。

想到這裡,傲爽也是頓時來了興緻,這才藉助著魔珠,或許自己已然回到了遠古之時,這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從他自地球上穿越到靈玉大陸至今,不管是怎樣的強者,只要說起遠古之時,都會唏噓不已。

這也就使得,在現今靈玉大陸的強者眼中,遠古之時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從遠古之時,經歷中古時期,到達現今,其中到底經歷了怎樣的蛻變,這種蛻變到底是進化,亦或是退化,或許根本沒人說的好。

不過不管這頭靈獸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就當傲爽透過那萬丈波濤,恍惚間看到的那雙猩紅的雙眸時,身形驟然都是隨之震顫了一番,這雙眸子,怎麼看起來有些熟悉……

海水之中,浪花滾滾直卷長空,蒼穹之上,風起雲湧,天色都是為之一變。

兇悍的氣息,鋪天蓋地的便是渲染在整個天地間,此時傲爽的心中,一種渺小感油然而生,除此之外,他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如果這頭靈獸想要抹殺自己的話,恐怕,真的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已足夠。

「唰。」

層層相疊的浪花之間,除卻猩紅的眸子之外,最先映入傲爽眼帘之內的,是一片片幽光閃爍的鱗甲,這些鱗甲之內,蘊含著濃郁的厚重氣息,每一個雖然只有房屋般大小,但卻給傲爽一種有十萬大山般厚重之感。

只是一片鱗甲,便讓傲爽生出這種感覺,他很難想象,當這頭靈獸完完全全地呈現在他的面前時,又會是怎樣的一幕場景,而就在下一刻,他也是終於得到了答案。

「嘎。」


驚天的獸吼,將整個海面都是吼得一顫,傲爽敢發誓,這絕對是他聽到的最大的一道聲音,他慶幸自己只是一道靈魂體來到了這裡,如果是本體前來的話,恐怕僅僅這一聲獸吼,就能讓自己徹底消逝於天空之中。

「祖龍,可在此地,。」

話音未落,那頭蟄伏於萬丈波濤之內的凶獸,猛然自水幕之中沖了出來,就在他衝出的那一瞬間,浪花翻滾入雲,雲海隨之泛起了陣陣波濤,整個天空,都是徹底暗了下來。

而也就在這一刻,傲爽終是,徹底看清了這頭凶獸的摸樣。

是一頭……巨鱷,確切的說,正是吞天大鱷。

長達幾千米的身體,憑空懸浮於天空之上,猩紅的眸子內,除了無盡的霸道之意,還有著一股深邃無比的凶煞,幾百米長的巨尾,每每有一番甩動,都能讓整個海面動蕩不已。

傲爽清楚的看到,遠處的一些小型海島,都是因此徹底沉沒入了海底,其中甚至還有一些人類武者,可似乎他們剛剛感受到一些異常的情況后,便是被不知從何處衝出的靈獸生生撕碎。

直到這時,傲爽雙眼內的瞳孔才驟然一陣緊縮。

吞天大鱷,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他來此地,二話不說,竟是直接和祖龍叫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