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掃過了我,第二個,掃過了旁邊的幽魂和幽魄。

顯然,這位軍師,是知道了我們之間的事情了。

“我們沒有意見!”

幽魄對着他回覆道。

這種好事情撞上他,有軍師給他撐腰,他自然是沒有意見的。

我還沒有開口的時候,在我旁邊的摩羯,再一次對着我傳音過來。

“答應他,這件事情,以後有機會再解決!”

摩羯既然開口了,我怎麼也要給他這個面子。

“我也答應!”

我對着那軍師回覆道。

“這樣就皆大歡喜了,今天的聚會,大家就繼續吧!”

那軍師笑了笑,拿了一杯酒,就走到了一遍。

雖然表面上,我們兩個是暫時和解了,但私底下的眼神交鋒,卻是一點也不曾少的。

“你今天魯莽了!”

就在這個時候,摩羯突然又對着我開口了。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幽魂不足爲慮,但是幽魄這個傢伙,卻是錙銖必較的,現在他不敢做什麼,不過出去以後,你恐怕就要有麻煩了。”

“他總不可能,還敢來幹掉我吧?咱好歹也是修羅皇族啊!”

我漫不經心的說道。

“我們修羅族皇族,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身份尊貴,但你也應該知道,其實我們修羅族,也是強者爲尊的種族,在這裏,身份,只能贏得別人表面上對你的尊重!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難道都忘了麼?”

聽到這個,我恍然大悟,我是做人做多了,猛然變成了修羅族,所以沒有反應過來,這裏的規則,和我的思維方式,還是有區別的,我要是一直用人類的方式,來思考修羅族的行動方式的話,肯定是要吃大虧的。

我有些尷尬,但是爲了避免這種尷尬,我開始跳開話題。

“哥,這位軍師,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好像,你們都很怕他的樣子?他看起來,文質彬彬的,並不怎麼厲害啊!”

我對着摩羯問道。

“不是怕,是敬畏!”

摩羯一陣嚴肅的對着我說道。

“你以爲,他是軍師,所以我們都敬畏他?那你就錯了,我們修羅族,是以武爲尊的,而他,則是一個勇武雙全的強者,我可以這麼說,我們修羅族裏面,來的鬼尊以下的強者裏面,沒有一個人能夠打的過他,就連我,在他的手下,估計也走不過三招,他是我們這邊,尊級之下,當之無愧的第一。”

聽到這個話,我整個人就震撼了。

尊級之下第一人,那不是相當於,和地藏王差不多的情況了?

超級物品 想到這裏,我看着他的眼神,也是一變,說實話,我也是挺想知道,這個軍師,如果要是和地藏王一戰的話,會是什麼樣子。

“摩羯,幽魄,厲舞,....你們幾個,跟我來一下!”

聚會進行到一半,上面的軍師,突然開始點名,對着幾個人叫道。

他抽走的幾個人,幾乎都是這邊頂樑式的五隕鬼帝級別的強者,看到這個情況,我的心思不由得開始變得活躍起來。

其實這一次,我之所以這麼興沖沖的跑到這邊來,主要就是想搞到情報。

不過,來了這麼久了,摩羯一直都是跟着我的,所以我想搞情報,也沒有辦法搞,不過現在,正是一個好機會,摩羯和軍師兩個人,都走了。

說實話,我是不相信什麼,軍師的枕頭裏面,有情報的,這太扯淡了,只不過,如果要是能夠進入軍師的屋子裏面,特別是書房什麼的話,那肯定是會有收穫的。

想到這裏,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激動。

反正他們都不是特別的注意我,說幹就幹啊!

我偷偷的朝着後院的方向潛入了過去,既然是敵人,就沒有必要客氣了。

偷偷的找了一個,軍師院子裏面端茶送水的,一下子搞定了他,然後吸收了他的全部記憶,這記憶的量,還有一點龐大,我強行撐着,趕緊把自己又變化成了這位侍者的模樣。

很快,我就適應了這種頭暈目眩的感覺,並且非常精準的,鎖定了軍師書房的位置。

我從這個侍者的腦子裏面得到的東西和我自己的猜測如出一轍,果然,軍師平常喜歡把重要的東西,放在書房裏面。

我偷偷的朝着他的書房潛入進去。

這軍師,似乎剛剛纔從他的書房離開,所以門並沒有鎖,我趕緊溜了進去。

臥槽,這運氣,簡直逆天!

軍師的桌子上面,整整齊齊的擺放着好幾頁紙,全部都是記載着,對我們人類的攻擊部署。

(本章完) 我伸手過去,就想把這些紙張給拿走,但是剛剛伸出手,又趕緊縮了回來,這傢伙,可不能這麼幹啊,萬一要是被發現了的話,那不是死翹翹的節奏麼?

還好,就算是不用拿,我也能夠看到這些紙張上面寫着的內容。

鬼眼啓動,我一瞬間把上面的東西全部都給記錄了下來,然而就在下一刻,我突然感覺到,外面有一陣腳步聲傳過來。

什麼情況,有人過來了!

現在想要跑的話,是肯定來不及了。

我趕緊拿出傳訊石,給多寶道人發出了求救信號,然後就地隱藏在了桌子下面。

現在就只有祈禱,多寶道人教我的那些隱藏的術法,能夠對修羅族也有效吧,不然的話,我死定了。

按照之前,摩羯的說法。

這位軍師可是,五隕的巔峯的強者,而且是屬於尊級之下第一人啊,就算是地藏王,也不一定能夠乾的贏他,更何況是我呢?

我這麼想着,真元輸出到更加勤了,我努力的讓自己縮在書桌裏面的一個角落裏面,然後屏蔽了除了聽覺之外的,所有的感覺。

屏蔽感覺,也是一種防止被別人發現的方法,特別是視覺,要知道,強者都是有一種天生的,類似於第六感的感覺,你在窺伺他的時候,他都是有預感可以發現的,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誰都不能看!

我躲在這裏,很快就有人進來了,聽腳步聲可以判斷,進來的最少有五個人,而且這五個人的身份,應該都不低。

“諸位,隨便做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很平靜的聲音,對着屋裏的其他人說道。

我認識這個聲音,這就是修羅族的軍師!

“剛纔的事情,你們怎麼看?”

剛纔的事情?剛纔軍師把他們幾個叫出去,果然是有事情的,想到這裏,我就是一陣的激動,我終於可以竊聽到一些,高級的機密了。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個熟悉的聲音開口了。

“軍師,之前在你的臥室裏面,已經抓住了三個人類僞裝成的修羅族人了,我覺得,人類的攤子,應該不止這麼點人,我們修羅族裏面,肯定還有他們的探子。”

這情況,果然是個陷阱!我的心裏就是一陣的盪漾,媽呀,還好我當時沒有選擇直接去書房,而是抓住,幹掉了一個侍者,他們這麼多五隕的強者,要是我去臥室的話,我肯定會被他們給抓住的。

“沒錯!”

軍師肯定的回答道。

“人類的探子,肯定是不止這麼一點的,不過經過了我們這麼多輪的遊戲,我們已經踢掉了太多的探子了,剩下的那些,名單也大多數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可以說,現在整個形勢,已成定局,我們馬上就可以實施我們偉大的計劃了,人類,遲早會被我們征服,而陰間,遲早要變成我們的地盤。”

人類的探子,基本上被他們處理的差不多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心跳加速,而也就是這個心跳加速,壞事了!

本來我隱藏的很好,而且極力保證自身的平衡,但現在,我的心跳開始加快,哪怕只是加快了一下,就被我調節了回來,但這一下,對於屋內的高手來說,已經是非常的清晰明瞭了。

“誰!”

這個時候,實力最高的軍師,果斷的反應了過來!

媽的,完蛋了,在五個人五隕修羅族的房間裏面被堵住了,這特麼就像是黃泥巴掉進了褲襠,不是屎,也是屎啊!

道門生 他雖然反應了過來,但還不知道我的具體位置,趁着這麼一會的時間,我還能有所準備,連續發了三個消息給多寶道人,請求他快點支援,千機門那邊,我也發過去了求救的信號!

“怎麼回事!”

就在下一刻,屋子裏面的人,趕緊對着軍師問道。

“我們屋子裏面,藏着人類的奸細,把他找出來!”

喜盈門 軍師的臉色,就是一陣的黑,他們的精神力量,一遍一遍的在屋子裏面探索過去,很快就要探到我藏身的地方了,媽的,沒辦法,只有拼了!

我已經默默的鎖定了我的須彌袋,而且已經溝通了斬仙飛刀。

下一刻,他們查詢的精神力,馬上就要掃過我這裏。

“請葫蘆轉身!”

在這裏憋着,只能是等死,就在這一瞬間,我趕緊蹦了出來,而我的目標,就是面前的軍師。

媽的,我今天不一定能夠從這裏逃出去,但如果要是能夠把這位修羅族的軍師給幹掉的話,那絕對是大功一件,人類世界裏面,很多人並不知道這個傢伙,可是我自己,卻是見識過這個傢伙的恐怖的,把他給留着,絕對是一個巨大的禍害。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屋子裏面這幫人也沒有想到我的攻擊會這麼的迅速。

斬仙飛刀的攻擊,一下子朝着軍師打了過去。

眼看着,這斬仙飛刀,就要打到軍師的身上了,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深灰色的光芒,突然出現在了軍師的身邊。

斬仙飛刀的威力是強,把這片深灰色的光芒給轟的支離破碎,但後面的力度,也是有所不足了。

後面這一下,雖然打到了軍師,也只是讓他的手部受傷而已。

“這是人族的斬仙飛刀,這位肯定是人族的死士,過來刺殺的,大家保護軍師!”

摩羯一聲吼,然後屋子裏面的其他強者,迅速的靠攏了過來。

本來我應該是十死無生了,但是聽到摩羯的這個話,我的心裏瞬間有了一個不錯的想法,既然你們說我是來刺殺軍師的,那我就裝成刺殺軍師的好了。

“軍師,你受死吧!”

我人類的氣息,猛的散發出來,剩下的鬼氣,全部朝着斬仙飛刀裏面灌了過去。

“請葫蘆再轉身!”

我一聲吼,然後把這斬仙飛刀,對準了軍師!

對面的修羅族一陣的緊張,已經擺出了最強防禦的架勢,似乎是誓死,也要護住修羅族的軍師。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就在這一刻,我的手臂一扭,斬仙飛刀,朝着這棟房子最薄弱的地方轟了過去。

對面所有的修羅族,都沒有反應過來,他們更加不會知道,就在我釋放斬仙飛刀之前,我就已經調整了我站的位置,我的背後,就是一座窗戶。

就在他們詫異的目光之中,整個房子開始倒塌下來,而就在這個瞬間,我一顆鬼晶塞到了喉嚨裏面,然後猛地朝着身後的窗戶裏面躍了出去。

鬼晶被我給強行消化掉,一股鬼氣恢復了過來,而且就在這一刻。

“鬼閃,鬼閃,鬼閃!”

我定住時間,朝着前面連續就是三個鬼閃,越過了後院的牆壁,確定沒有人看見我之後,我趕緊用剩下的鬼氣,和真元開始了融合。

一股混沌之力的氣息,從我的身上開始散發出來,我的容貌也在一瞬間改變,變成了摩羅的樣子,我裝作淡定的樣子,朝着人堆裏面走了過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後傳來了一陣巨大的聲音。

“站住,別跑!”

修羅族果然還是要神經稍微大條一點,這都過了兩三秒鐘的時間,才衝出來。

不過,也正是多虧了他們的神經大條,我這纔有機會跑了出來,不然的話,早就在在軍師的書房裏面,被他們堵住幹掉了。

他們似乎是發現了,屋子外面沒人,下一刻,我就聽見了軍師有些惱羞成怒的聲音。

“給我搜,我就不信了,這麼大的一個人類,還能跑了不成!”

(本章完)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是一陣緊張,大家看着軍師,有些不知所措。

“軍師大人,怎麼了?”

大家有些奇怪的朝着軍師看過去。

“剛纔,有一個人類的刺客,混到了軍師的府邸裏面,剛纔埋伏在書房,刺殺了軍師,還好刺客的身手不是特別好,沒有成功!”

摩羯站出來,對着所有人說道。

惡魔,我會永遠記得你 我朝着那軍師看過去,他的身上,剛纔被我的斬仙飛刀給話拉出的一條口子,瞬間就不見了,不知道被他用什麼方法給治癒了。

這傢伙,實力果然不一般!

看着他,我就是一陣的感嘆,我的斬仙飛刀,那可是後天靈寶之後非常頂級的存在,斬殺帝級強者,從來都沒有失手過,基本上都是一擊秒殺,但是對付這個軍師,卻只是讓他的胳膊受了一點傷而已,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還恢復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總裁強娶豪奪:醉愛是你! 現在,雖然說我已經混入了人羣裏面了,但是對我來說,還不能算是安全。

雖然說,我表面上能夠把自己弄的和修羅族差不多的樣子,但是如果他們要是仔細檢查的話,這個終究哈市有破綻的。

一旦被檢查出來,這就是我的死期到了。

更讓我覺得操蛋的是,我這個摩羅的修羅皇族的身份,也起不到一點的效果了,這個軍師,雖然說上一次被我給忽悠了,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個人精,摩羯和他是靠在一起的,如果我要是距離他們狠勁的話,難保不會被他們發現。

就在我感覺一陣蛋疼的時候,上面的軍師又說話了。

“各位,這位人類刺客,在我們追出房間以後,就不見了,爲了找到他的蹤跡,我們現在需要大家的配合,因爲他很有可能,已經化妝成修羅族,混在我們中間了,或者說,他本來就是專門喬裝來參加我們的聚會的。”

軍師這句話一說完,下面就是一片譁然。

“不是吧,人類的奸細,已經混入我們修羅族的高層!”

“這可怎麼辦啊?”

“我們一定要想個辦法,幹掉他,不然的話,我們所有人都會有危險!”

“說不定,他就潛伏在我們旁邊呢,大家可要小心點啊,誰一個不注意,都會成爲他的獵物的。”

…..

如果這要是在人類世界的話,可你當會引起一片恐慌,然後我就可以看情況趁亂逃跑了,但很可惜,這是修羅族,而且站在上面的軍師,他的氣度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他一聲吼,然後所有的

人,都淡定了下來。

“大家不要着急,只是一個人類的此刻而已,翻不起風浪,而且,他的級別應該也不算特別高,現在請大家配合我們,把她找出來!”

聽到這個話,我更加的着急了,他們已經開始查找此刻,這就說明,我距離我身份暴露,應該沒有多長時間了。

就在我一陣着急的時候,突然,我鬼袋裏面的傳訊石,嗡嗡的響動了幾下。

我趕緊調取了裏面的信息,是多寶道人的,終於有救了!

多寶道人告訴我,他叫我再堅持一下,東域聯盟這邊,早就已經開始調兵遣將了,準備對這幫修羅族的勢力,進行剿滅。

聽到這話,我當然是馬上就着急了。

“師父,你不能這樣丟下我不管啊!”

我一陣緊張的對着多寶道人說道。

“我剛纔在修羅族軍師的書房裏面,獲取了重要的情報!”

說完,我馬上把在軍師書房裏面看到的東西,都給傳遞了出去,這個情報,其實我早就想傳遞出去的,但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剛纔整個人都是處於被追殺狀態的。

多寶道人接到這個情報以後,愣了半天都沒有迴音!

難道說,我的情報沒有價值?不應該啊!

我想到這裏,心跳都不禁開始變得快了起來,身上也開始有些冒冷汗了,要是多寶道人不管我的話,那我今天可就真的要災在這裏了。

“好,徒兒啊,我的好徒兒,你果然厲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