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招!

林愈長直愣愣的看著地上的飛刀,然後又看了看林宗。林宗無辜的聳了聳肩,那意思很明白。剛才那一招你已經結下了。哇!又吐了一口鮮血,林愈長翻了翻白眼,仰頭便暈倒下去。一個林家長老忙跑出來將他抱下。

眾人呆立的看著這一幕。很久無語。

待眾人回過神時,才想起這場比斗意味著什麼。於是紛紛驚駭欲絕的瞪著林宗。

以後天之境通過測試的神詔入選者!

靳夢雲眼色黯然下去。在整個奉安國,能以玄級之境通過測試的數不勝數,但以後天之境通過測試的。近五十年來,只有林宗一人!

秀兒、林怡月、林放等一些家族弟子,和尤四娘等一眾散修紛紛歡呼不已。

最後在徐向北、姬長風、秦無雙等人或羞憤或嫉妒神色中,紫衣中年緩緩走進場中。「今天大比,大家有目共睹。林宗以後天之境的修為抵擋兩位玄級強者聯手二十招攻擊。即時契約生效!」

只見他的手忽然一揚。

那張契約紙飄升至空中。忽然爆裂。

眾人疑惑的當兒,一道悠長的聲音彷彿從天外傳來:「第一千九百九十八號,林宗。於武神歷二萬七千六百七十七年入選神詔大比名單!」

(PS:十一啊、、、、、、、、、、、、、、、、、、、、、、、、、、、、、大家吉祥如意,天天快樂,時時強壯健康,刻刻靚麗動人、、、、、、嘿嘿,那個共歡度國慶佳節!

另外,預先做一下卷尾總結。還有十來章本卷就要結束,總的來說,大家支持,成績不錯。開始時還有些生疏。也許是自寫了上本書休息了半年,有些生疏的緣故。不過,慢慢的會找回來的。

第三卷將會開啟。小路會安排林宗建立自己的實力,擁有自己的班底。大家滿意或不滿意,可以將建議在評論區寫一下。小路參照一下,適當修改。畢竟小路寫出來是給大家看的,尊重大家的意見嘛!)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聽到這突來的聲音,眾人心生敬畏。

寄符傳音。只有仙武者才擁有的神通。通過秘法製成專用的符?,只能交給先天以上的強者使用。

使用時,先天強者必須以鮮血為媒介,通過符?爆破的剎那傳音給某個仙武者。那仙武者心神觸動之下,再瞬間傳音。從而完成信息傳遞和交流。

剛才的契約紙就是一種特殊的傳音符?。紫衣中年通過契約紙爆破的剎那,將信息傳遞給了某位仙武者。所以才有了那仿若天外而來的聲音。

對這種匪夷所思的神通,眾人心裡敬畏之極。這幾乎是傳說中才有的事情。

即使靳夢雲所在的鴻雲宗和姬長風等弟子所在的冷劍峰也都沒有這種傳音符?。一是製成這種符?的花費太大,二是根本沒有會煉製的仙武者。而且只能先天境界以上強者才能使用。

所以這種限制太大,花費太大,而且還沒人使用的傳音符。久而久之就成了傳說。在西北西北一些小國很少出現。剛才紫衣中年突然使出這個神通,眾人才會那麼震驚。

不過相對來說,林宗要鎮定的多。因為他見過更不可思議的神通。

想起他墜崖后遇到的白眉中年,對比之下,愈發覺得他高深莫測。人家根本沒有使用什麼符?,就隨意的在一隻普通的茶杯上使了個小法術。這邊稍一碰觸,那邊就開始傳音了。

如果那些仙武者使用的爆破式傳音之術讓人震撼的話,那麼白眉中年的觸摸式傳音之術豈不是驚天地泣鬼神了!

不過現在林宗已沒時間思考這些。因為所有人回過神后。忽然記起了造成這件事情的主角。於是將不同意味的目光放在他身上。

那火辣辣的,那酸澀澀的,還有一些牙痒痒的,只讓林宗感到,似乎自己這一刻變成唐僧了。

??????

樂岩城。

已是掌燈時分。往往這個時候,正是小癟三小混混到處耍流氓的時候。出的入得囂張跋扈之極。但是現在,大街小巷安分得有些詭異,連個扒手都很少遇到了。

似乎一下子,樂岩城的治安上了好幾個層次,可以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去競選模範城市了。

但是無論是旅館、飯館,還是妓樓、茶樓,都莫明奇妙的多了一些面孔陌生的武者。或成群結隊,或傲然獨行。彷彿無所事事般,睡個懶覺,喝個懶茶,嫖個靚妓,個個優哉游哉彷彿仙人般。就是沒幹過一件正事。

不過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武功高明之極。而且狠辣之極。如果遇到某個不長眼的小混混耍流氓,不是斷胳膊就是削耳朵,彷彿家常便飯般,行事無所顧忌。不將樂岩城的規矩放在眼裡。

一些不明狀況的散修俠客盼望著三大家族和其他一些勢力好好教訓教訓這些外來人,但自始至終都沒看到三大家族等一些勢力的出現。彷彿樂岩城一下子易了主,成了這些外來人的天下。

如此持續了幾天。就算再傻的武者也知道事情不同尋常。氣氛空前緊張。整個樂岩城都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於是所有的樂岩城武者都沉寂下來。等待著事情的後續發展。

林家府邸燈火通明。張氏的房間里,兩個包紮成粽子的傢伙相對默然而坐。

「哥。是誰將你打成這個樣子的?難道你惹到哪個玄級高手了?」一個渾身纏滿白紗帶的木乃伊帶著驚訝的聲音道。

他對面滿頭被包成粽子的男子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陰沉的道:「小傑,你應該改改你的性子了。做什麼事情都這麼急躁,將來怎麼繼承那麼大家業?」

「大哥。那些事情就交給你跟父親吧。我不習慣。」

「不習慣?天天跑妓院就習慣了?打架鬥毆就習慣了?還有,天天欺負侍女丫鬟就習慣了?」

「呃。我不是那塊材料嘛,不做這些還做什麼?」

「哼。還找借口!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幾天做的事情。遠的不說,就近的。那林大年的女兒你打過多少次注意了?你知不知道她和林怡月感情交好,真出了問題。她父親林愈遠追問起來你怎麼辦?」

「我這不是還沒有得逞嗎。不過也奇怪。我前天排了幾個人去劫林霞兒,可是全莫明奇妙消失了。不應該啊,林大年不可能打得過幾人。林豪又在外地當鏢師。就是那個可惡的林宗、、、、、、呃,大哥。我望了問你了。那林宗你殺死么有?」

被包成的粽子男陰沉的笑了兩聲:「我辦事,你還不放心?恐怕那林宗早就摔得屍骨無存了!」

「啊!那太好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將林霞兒調過來了。嘿嘿,這小妞,我看她這次怎麼跑!」

「跑個屁!你腦子裡除了那點花花腸子還能想什麼?好好練你的武功才是你的正業!」

「嘿嘿。大哥,不提我了。弟弟我為你感到可惜啊。六天的試煉不到兩天你就被抬回來了。這本應該是你力壓賀雲齊、徐峰他們的機會嘛。都怪那什麼飛刀俠。要不是他暗算於你,大哥恐怕要帶領家族拿到樂岩城第一了吧。唉,不知道你來後父親提你報仇了沒有,真想看看那傢伙怎麼死的。」

「別提他了!我倒希望不要替我報仇。將來我親自將他一刀一刀活刮!」粽子男的聲音突然變得陰森無比。

對面的木乃伊不禁打了個寒顫,忙轉移話題道:「大哥。你說咱們樂岩城怎麼突然來了那麼多武者。現在那禁制之地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他們應該過去尋寶才對啊。怎麼都賴在樂岩城裡不走了?」

「你知道什麼?禁制之地裡面的靈草靈果頂多能讓後天武者服用,再說玄級武者也進不去,到那裡幹什麼?你沒發現樂岩城多出來的武者至少都有後天七八層的修為么。還有相當一部分玄級高手。聽說還有先天武者露面。這些人會對一個小小的禁制之地感興趣么?」

「那他們來這裡幹什麼?」

「哼。還能幹什麼?不就是查查那什麼武聖的消息么。那不過都是傳說而已。都一個個當成真的了。不過,這次好像也不對。如果只為這一個虛無縹緲的消息不可能來那麼多強者。恐怕裡面另有玄虛啊。」

「一會兒咱們去問問娘。別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娘掌管著家族的情報,應該知道吧!」木乃伊說著,嘿嘿一聲,跑了出去。

粽子男吁了一口氣,拿起一面鏡子,看著裡面連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雙目中閃過一抹暴怒:「該死!這飛刀俠究竟是從哪個旮旯里冒出的。會飛刀了不起?為何那宋玉都沒事,受傷的總是我!」

(第一更!求收藏啊!)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樂岩城。

一座規模宏大的莊園里。兩個紅袍老者在寬闊的院子里緩緩踱步。身後跟著一群紅一色的長袍人。

「兩位長老。所有的人都已清理乾淨。我們可以在這裡安心入住了!」一個中年紅袍漢子從院門外走進,對兩個紅袍老者恭聲的道。

「恩。很好。」其中一個身材削瘦臉上卻長滿了暗瘡的老者淡淡的點了點頭,對著與他并行的圓胖老者呵呵笑道:「血冥師兄。下面我們該怎麼做?」

「呵呵。血煞師弟。這魚要慢慢的燉才好,加夠火候,然後放些作料進去,最後出鍋時才更有味道。你說對么師弟?」圓胖老者捋了捋粗短的鬍鬚,如果不是眼角間閃現的絲絲陰翳,倒有幾分和藹長輩的味道。

滿臉暗瘡老者嘴角微微抽顫了一下,咳嗽了一下,繼續道:「這魚我們不急著吃。但這次我們來的目的不光是這條魚啊。堡主讓我們務必拿下那東西,但對那東西感興趣的人不止是我們吶。似乎有些困難啊。」

圓臉老者面色也凝重下來,「是啊。想不到很多方面的人都得到了消息。那批東西傳來傳去,竟傳到這個小郡城裡。真是令人想不到。不過現在也好。就讓那些人知道,我們城堡的力量吧。事情過去了十多年,別人恐怕要淡忘我們城堡的威名了!」

「十多年前、、、、、、嘿嘿,那一場戰鬥至今難忘啊。也是從那一戰起,我們城堡才當選為武神領之下的一流勢力。」

暗瘡老者也滿是感慨,忽然笑著道:「師兄你說龍生他會來這裡么?」

「嘿嘿。他來了最好!當年一戰,只有他和費忠謀逃了出去。並還擊殺了血狂師弟。這仇也該算算了。他以為這些年那一番小動作我們不知道么。不過堡主不屑於理會罷了。如果他來了這裡,那咱們就借著這次出來的機會,不妨好好跟他玩玩!嘿嘿!」

「師兄。不知道這些年龍生他進步了沒有,如果他突破了那層瓶頸,就算我們聯手也不一定能壓制住他。」

「不可能!就算他再天才,也不可能達到那一步。你我又不是不知道,那道坎是多麼難邁!」

「呵呵。是我多慮了。不過師兄,聽說樂岩城了還有一條小魚。我打聽了一下,可能是那人的後代。不過目前只有後天一層境界。聽說他已經跟著去凶獸森林試煉了。我們要不要派幾個人過去?」

「不必那麼麻煩。嘿嘿,不過是一個剛進入後天境界的爬蟲而已,還不值得我們勞師動眾?在那個無數凶獸遍布的地方,能不能出得了凶獸森林都是問題,還為一個傻子費那心思幹什麼。既沒有實力,又沒有背景,他的結局已經註定了。不值得我們操心。任他蹦?又能蹦?多高?」

「師兄說的是。一條小魚任其生長又有多大能量?就算那條大魚還不是被我們堡主玩弄於鼓掌之間?呵呵。師兄,我突然發現堡主讓我們來並不是要收網這條大魚的,似乎只讓我們敲打敲打的意思,堡主會不會另有深意啊。」

「你說的不錯。來時堡主已經讓人帶話給我們。吃不吃這條魚無所謂。但是對於那批東西,我們志在必得!」

??????

「師叔。明天就是拍賣會舉行的日子。我們是不是還要準備準備?」

一間客房裡,一個青年站在一個苗條背影身後。那火熱玲瓏浮凸的身姿,只看得青年目光里幾分火熱。

苗條身影頭也沒回的道:「不用了。再大的場面對上那些人也沒用。有我們幾人就可以。對了,有沒有查到東天的下落?」

「這個、、、、、暫時還沒有。不過據我們打聽,少主他可能就在樂岩城。再過幾天,一定會有消息的!」

「恩。就這樣吧。你們注意點就是,有消息第一時間來通知我。退下吧!」

待青年退下。那苗條的身影終於轉過身。頓時一張傾國傾城的俏臉浮現在眼前。帶著三分靈動七分嫵媚,彷彿一個熟透的蜜桃,熱火的曼妙身軀下帶著無盡的熟婦風韻。但她渾身上下又透著一股聖潔不可侵犯的氣質。兩種極端的氣質出現在一個人身上。顯得那麼和諧。

只是如果林宗看到這個美婦的話,立刻就會想起卓東來。兩個人竟有三四分相似!

??????

樂岩城北部區域一座廢棄的建築面前。一群白色長袍的人緩緩而立。

「唉。這就是小百曾經建立的堂口吧。想不到一轉眼十多年過去,全都不在了。」為首的披著散發的白須老者嘆息的搖了搖頭。

身後的白袍中年站出來道:「師伯不必如此憂心。這筆血債,我們遲早要向血靈宗討回來!到時候百師弟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白須老者收拾情懷,緩緩點點頭:「可惜當初沒有幾人生還,要不然也可以清楚事情的始末了。想想,是我對不起小百啊。若不是我安排他至這裡,也不會遭到如此兇殘的滅門之災!」

閉目沉思了一會兒,突然命令道:「查!派出去能派出的人,凡是逃生而出的僕人也好,奴隸也罷,都給我詳細的查出來!」

「可是師伯,明天就要舉行拍賣會了。現在我們散出去那麼多人手的話,恐怕、、、、、、」

「哼。不過是靠著別人發家起來的一群嗜血傢伙而已,也知道那東西的用法?有我在,他們別想得到那些東西!你只管吩咐下去就成,其他的不用管!」

「是!」

??????

已經入夜。

樂岩城的城牆上突然多出兩道人影。一老一少。老者一身皺巴巴的長袍,手上還拿著一個道士慣用的拂塵,似是而非。看的怪異之極。

他身邊的青年丰神俊朗,一身藍袍,身形挺拔。一眼望去說不出的俊逸不凡。如果有眼力高的武者就會發現他渾身上下內力波動已經內斂到了極致。明顯是進階到玄級才有的表現。這竟是一個如此年輕的玄級強者!

「師父。我們終於到了。嘿嘿,那東西我也能用吧!」青年一掃傲然自信之態,竟有些獻媚的看著怪異老者。

「哼。都進階到玄級了還這副德行!不過,如果真的得到那東西,你用也是時候。呵呵,看來這樂岩城很熱鬧啊。大晚上還有那麼多人溜達。只是喝酒聊天么。嘿嘿,這些傢伙太不老實了,這次竟自甘墮落的與城中大小家族混在一起,看來對那東西是志在必得啊!」望著城裡萬家燈火,和街道上時不時一閃而過的身影,怪異老者眼睛眯成一條線。

青年也彷彿想到了什麼,目光中閃現出一絲興奮之色:「聽說夢雲也來了這裡,嘿嘿!我可是進階到了玄級啊。她說第一個勝過她的年輕人就是她尋求的伴侶,這次我看她還有什麼話說!」

(第二更!精彩稍後繼續!)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聽著身後一群人聒噪的聲音,林宗無奈的搖了搖頭。抱著金烏,坐在大黑肩膀上繼續前行。

與林愈長、徐向北戰過之後,他可真是一舉成名。

以後天修為,一舉抵抗兩大玄級強者圍攻。不僅撐過了二十招。還將一人打成重傷,另一人也被氣成重傷。這種戰績,可以說是後無來者了。

說出去沒人相信。霍三胖、麻小五等人聒聒噪噪開始為林宗吹噓起來。

當然,是吹怎麼跟林宗拜了把子,關係怎麼鐵成了一個人,大大高漲了自己的身價。

「林兄。呵呵。過不多久,你將名揚四海了!」

天色已暗。一行人走在森林裡。明天即將走出森林,大家也沒有休息的意思。再說,被林宗突然入選神詔名單的消息刺激了。根本沒那個心情休息。

林愈長、徐向北等人早就被自家的人抱著回去了。除了林怡月、林小薇、林放、林如華等人,上至長老,下至弟子,無不哀呼一片。多麼威風的兩大家族啊,就這麼栽到一個少年手裡了!他們非常想將林宗切成十八片,但紫衣中年看著不敢啊。

不過在眾人分開后,紫衣中年也突然消失不見。不知道去了哪裡。緊接著,靳夢雲、姬長風等兩派弟子也跟著消失。神神秘秘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要做。

所以一行人都是熟人。賀丹晨、柳雲龍、鍾老頭、秀兒等賀家弟子和龍虎鏢局的人以及尤四娘、呂雄等一眾散修,再加上厚顏跟來的卓東來,隊伍頗為壯觀。遇到某隻凶獸,眾人一擁而上,三兩下就解決了。

此刻,卓東來、秀兒、賀雲齊等人一同跟在林宗身旁,羨慕的看著林宗身下的大猩猩。尤其是賀雲齊,說起話來酸溜溜的。樂岩城第一青年高手的名頭易主不說,連個獸寵都甚比先天強者。和林宗一比,他除了有一個玄級強者的老爹外,簡直一無是處。

雖然羨慕林宗的獸寵,但沒人敢靠近。剛才的一幕讓秀兒和尤四娘等人的臉色還有些發白。

賀雲齊用拐帶小孩般的語氣,跟大猩猩親近的一路。企圖要將大猩猩拐帶過來。誰知道稍微露了點意思,大猩猩立時火了。這個變態的自大狂,一路上學人家小姑娘一樣粘著俺,不知道人獸不能相戀么。再說長得比俺還丑,白給也不能要啊。但看在是主人的朋友份上,俺忍了。

可是現在這個玩意兒說傻,讓俺離開主人,那俺咋滴升級練功?

於是大猩猩忍無可忍了。至於結果,呃,看他滿頭包就知道了。被大猩猩一個甩頭幾乎扔到了天上,彷彿一個空中超人在天上盤旋了一陣,然後又如一道天外隕星極速砸落。

那一刻,大地的轟響夾雜著賀雲齊的慘嚎,讓眾人終於明白,為什麼林愈長和徐向北兩個玄級強者也那麼輕易被仍飛了。

眾人嚇得面色發白,期期艾艾再也不敢靠近大黑了。

林宗沒有理會心中打鼓的眾人。他正想著自己的事情。本來想找紫衣中年問些心中的疑惑。但紫衣中年彷彿從人間蒸發了一樣,突然消失無蹤。連賀丹晨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無奈之下,只能將問題悶在心裡。

他記得,紫衣中年拿出的契約之上除了一個詭異的圖案之外,還畫著一副中年人的圖像。當時他就有幾分面熟,在隱龍玉牌內瞄了幾眼武聖的畫像之後,才終於確認,那中年人的畫像就是傳說中的武聖。

如此以來,他心裡開始活動起來。這契約紙的來歷中,肯定有武聖的消息。也就是說,弄明白這契約紙上怎麼會有武聖的圖像,那麼一定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林宗隱隱懷疑,這武聖很可能與地球有些關係。甚至,這武聖就是從地球穿越而來的。據他猜測,赫雲之所以會上世古文字,**是這武聖傳授的。至於武聖為什麼會上世古文字,還有待於查證。

因此,林宗打算處理完樂岩城的一些事後,就立刻去安武郡一趟。尋找赫家,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正想著,眾人都停了下來。賀丹晨、柳雲龍商量了一陣,準備今晚在這裡留宿一宿,明天再出凶獸森林。安排好后,賀丹晨怒斥著將賀雲齊兄妹叫了過去,還狠狠的瞪了林宗一眼。這讓林宗很無奈。不知道哪裡得罪這位大人物了,一路上總看他不順眼。尤其是看他和秀兒說話的時候,彷彿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讓他很不解。

「飛刀俠。別忘了我們明天的約定哦!」秀兒離去的時候,促狹眨了眨眼睛,小跑跟著賀丹晨離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