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鈴聲停止,整個走廊再次陷入到了安靜中,房間內長時間沒有任何的聲響,就在孫莉準備再摁一次的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人從裡面緩緩地打開了一道縫。

一個留著長發的青年探出頭來打量了一眼孫莉,沉聲問道,"什麼事?"

"哦,先生是這樣的,我剛才接班的時候上一個服務員說你們這個房間點了宵夜,請問你們還需要嗎?"

青年一皺眉頭,"我們從沒有點過宵夜!"

孫莉立刻露出一臉不解的樣子,然後故意轉身抬頭看了一眼門上的門牌號,詫異的問道,"你們這裡不就是1825號房間嗎?沒錯啊,剛才我同事和我說的就是這個房間!"

說完后孫莉打開面前的幾個食品盒,露出裡面的幾樣食物,燒雞烤鵝等各種能夠引起人食慾的物品應有盡有。

"先生這些不是您點的嗎?"

"不是!"青年人有些謹慎的看了一眼孫莉,搖了搖頭。

"抱歉,先生,打擾您的休息了,我現在就推回去!"

說完孫莉毫不猶豫的就要推車離開,她怕再次講下去對方會起疑心。

"等等!"

看到孫莉要走,男人突然出聲喊道,"既然都送來了,那就推進來吧,反正我也有點餓了!"同時視線還緊緊的盯著孫莉的身材,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嘴唇。

背對著對方,孫莉的嘴角微微一扯,很快恢復如初。

"可是……這些食物可能是別的房間點的,我得回去核對一下!"

"讓你推進來你就給我推進來,那麼多廢話!"男人突然陰沉的說道,說完伸手就要去拉扯孫莉。

只是對方的胳膊剛剛伸出來,一旁就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然後猛地一拉將對方給從門縫裡嗎拉扯了出來。

砰!

鬼顏 蕭陽一腳踢在對方的肚子,然後雙手抓住對方的胳膊朝著一旁的牆上猛地撞去。

嘭!

彷彿是冬瓜撞在牆上,這個傢伙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和牆壁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整個人昏死了過去。

砰!蝮蛇從一側衝進房間中,只見躺在床上的另外一個傢伙正準備跑到一側的桌子上去摸手槍。

拿起手槍,剛準備瞄準蝮蛇,就被蝮蛇一把抓住手腕,然後掰住對方握著手槍的手指,向上猛地一掰,接著就傳來咔吧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蝮蛇直接將對方的手指給掰斷了。

"啊……"

這個傢伙痛苦的跌倒在地上,剛準備用另外一隻手去摸跌在地上的手槍,蝮蛇一腳踢在這個傢伙的胸口,然後直接給踢飛了出去,等到從牆上落下來的時候,已經昏死了過去。

蕭陽衝進房間中,掃視了一眼然後來到一旁的一個房間門口,推了一下感覺到房間門被鎖上了,直接抬起一腳將房門給拽開,看到了裡面被綁在椅子上的夢萱。

"蕭陽!"

有些驚喜的看著出現的蕭陽,夢萱輕呼道,臉上終於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蕭陽跑到夢萱的身旁蹲下,看著對方身上的繩子,剛想伸手幫她解開,整個人頓時愣住,然後連忙伸手制止了後面想要進房間的人。

"所有人立刻停下!"

緊隨在蕭陽身後的蝮蛇看到面前的一切,頓時一拳砸在身後的牆上,"媽的,這個畜生,簡直是喪心病狂!"

只見在夢萱的腰部位置,一顆黑色的自製炸彈正泛著冷幽幽的光芒,上面紅色的熒光倒計時則正在一閃一閃的躍動,從剛才蕭陽開門進來一直到現在,機關就已經被開啟了,現在只剩下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隨後走進來的孫莉看到這個,立刻伸手堵住了嘴巴,有些不可思議,"天哪,這裡可是酒店,若是真的爆炸會有很多人因此喪命的!"

"沒時間挨個通知了,只能夠解除!"

"蝮蛇,帶著所有兄弟立刻離開這棟大樓!將孫莉帶下去!"

"可是陽哥……"蝮蛇有些擔心的說道。

"立刻按照我說的去做!"

蕭陽突然轉身大聲呵斥道,臉色十分難看,這是蕭陽為數不多的幾次憤怒。

"是!"

蝮蛇不在猶豫,沉著的應道,然後拉住孫莉的胳膊,沉聲說道,"所有人立刻後退,然後離開這棟大廈!"

"我不走!"孫莉掙脫蝮蛇的手,然後沉聲說道,"我來幫你,我在警隊的時候學過這些!"

"蝮蛇,把她扛走!"蕭陽沉聲說道,"這不是你在警隊的演戲,隨時都有可能丟掉自己的性命,立刻離開。"

"我是警察,你無權命令我……啊!"

孫莉的話還未講完就被一旁的蝮蛇一彎身攔手將對方抗到了肩膀上,轉身就往外面走去。

"所有人立刻撤退!"

等到所有人全都離開這個房間之後,蕭陽才蹲下來再次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個大約有一個手機盒大小的定時炸彈。

"蕭陽……你也趕緊走吧,已經沒時間了!"夢萱有些緊張的說道,事實上在看到蕭陽出現的那一瞬間,夢萱已經十分驚喜感動了,但是她絕對不能夠容忍讓蕭陽為了自己冒如此大的風險。

蕭陽眼神緊緊地在面前這個炸彈上上下打量,發現根本無法從夢萱身上取下來之後,蕭陽只好暫停了檢查,然後將全部的心思放到面前這個已經不足四分鐘的定時炸彈上。

現在唯一的辦法是只能夠強拆,只有解除炸彈這一個辦法了。

"夢萱,放心吧,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之前就說過,我是絕對不會離開你一個人離開的!"

說完蕭陽伸手準備嘗試解除這顆炸彈,但是就在蕭陽的手即將碰到炸彈的時候,懷中的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手機鈴聲一響,頓時驚嚇的蕭陽立刻將手給縮了回來。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蕭陽立刻按下了接聽鍵。

"哈哈,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快就知道了你的小女友的藏身之地,讓我著吃了一驚呢,不過這樣也好,你就能夠更快的看到我送給你的禮物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繼續笑道,"看到我送給你的禮物沒有,是不是很刺激啊!接下來才是整個遊戲的經典部分!哈,真是期待啊!"

"嘿嘿,前面鋪墊的那麼多,全都是為了現在這一刻,蕭陽我送給你的這個禮物還算是不錯吧?是不是有種心情澎湃的激動?"

"這顆定時炸彈是我為了你精心準備的,和普通的炸彈可是不一樣哦!每一個零件都是我親手組裝的,可見我對你還是夠意思的,哈哈哈……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你現在什麼表情呢?"

"憤怒?想要殺人?還是恨不得將我生吞活剝?不過這一切等你先度過眼前這個難關再說吧!"

"廢話不多說了,我想你剩下的時間也該不多了,蕭陽,希望你能夠活下來!因為接下來的遊戲會更加的精彩的!你可是一個難得的對手,不要如此輕易的就死了!"

陳靖在電話中喋喋不休,電話索性被蕭陽扔到一旁不去理會,此刻蕭陽則是全神貫注的檢查著手上的這個炸彈。儘快摸清這個傢伙的原理。

氣氛頓時變得壓抑起來,夢萱甚至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心臟砰砰直跳,彷彿隨時都會蹦出體外。

"蕭陽,你走吧!這樣做太危險了!"夢萱有些緊張的說道。

"夢萱,聽我的,相信我,沒有人能夠傷害你,我會幫你解除掉這個該死的玩意,然後送你回去參加明天的考試,你可是要拿全校第一拿獎學金的,我還要等你請我吃飯呢!"

蕭陽低著頭一邊說一邊用匕首輕輕地將這個炸彈的外殼給卸下來,這樣就可以對立面的線路一目了然。

拆掉外殼之後,出現在蕭陽面前的就是一紅一藍一黑三根電線,每一個根都有可能是這個炸彈的引線,若是一不小心剪錯了電線,這顆炸彈到時候就會提前爆炸。

夢萱有些緊張的低頭看著全新投入到綁在自己身上的炸彈上面的蕭陽,申請有些激動,卻控制著沒有讓自己哭出聲來。

"蕭陽……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夢萱小聲抽泣的說道,"我知道當年的你還是一個花花大少,身邊從來都不會缺少女孩子的追捧,可是,你為什麼要喜歡我?"

這個問題其實是夢萱一直好奇想要知道答案的一個問題,雖然這些年她從來沒有好意思提出來,這一次在這一樣的情況下,他終於可以講出來了。

蕭陽抬頭看了一眼夢萱,笑著說道,"真的那麼想知道?"

"嗯!"

"那你要說一遍蕭陽我愛你!"

夢萱狠狠地瞪了一眼蕭陽,但是想起兩個人此時所處的狀況,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什麼是不能夠說出來的呢?更何況自己是真的喜歡蕭陽。

"我愛你!"

林夢萱說完之後連忙低下頭,臉上的表情通紅。

"那……你再喊一遍蕭陽是宇宙無敵冷酷瀟洒天下第一大帥哥!"

蕭陽抬頭笑著盯著夢萱說道,兩個人好像是在偷偷約會的情侶,而蕭陽則是那個總是喜歡調戲小女友的男朋友。

"你……"夢萱一陣無語,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個傢伙竟然還會如此的自戀。

"蕭陽是宇宙無敵冷酷瀟洒天下第一大帥哥……"沒好氣的喊了一遍,夢萱小聲的嘟囔道,"不願說就算了!"

"好了,看在你如此誠信誠意求我還承認我是大帥哥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

蕭陽笑著盯著夢萱,"把眼睛閉上!把眼睛閉上我就告訴你答案!"

夢萱有些奇怪的看了對方一眼,不過還是乖乖聽話的閉上了眼睛。

嚶!

就在夢萱滿懷期待蕭陽將會如何回答的時候,自己的嘴巴竟然被人給吻住了,有些詫異的睜開眼睛,卻發現蕭陽正幸災樂禍的看著自己。

揚起手擺了擺手中的炸彈,蕭陽笑著說道,"看來你剛才喊得那句大帥哥管用了,你男朋友我不負眾望,搞定了!"

夢萱突然哇的一聲哭了,然後從座椅上站起來撲到蕭陽的懷中,雙手抱著蕭陽的脖子大聲的哭了起來。

當剛才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夢萱堅強的沒有哭泣,但是當重新獲得新生時,夢萱終於再也忍受不住,激動,幸福,委屈一股腦的全都要發泄出來,狠狠的抱著蕭陽的脖子不願意鬆開。

坐在地上感受著美女身上的氣味,尤其是對方胸前的一對大饅1頭的揉1壓,蕭陽興奮的只想死。

"大騙子!大騙子!大騙子……"夢萱趴在蕭陽的懷中用手輕輕地捶著蕭陽的胸口,一邊哭一邊小聲地抽泣道,"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你這個大騙子!"

蕭陽笑著任對方錘了幾下,等到夢萱累了趴在自己懷中不再動的時候,蕭陽才輕輕地將其抱起來,然後俯首低頭在夢萱的額頭輕吻了一下。

"累了吧?乖乖的閉上眼睛睡覺,睡一覺起來就發現一起都過去了!"

夢萱瞪著清澈的眼睛盯著蕭陽,輕輕地點了點頭,雙手攬著蕭陽的脖子,然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將腦袋往蕭陽的懷中縮了縮。動作像極了一隻淘氣的小貓往自己主人的懷中猛鑽。

蕭陽一路抱著夢萱走出酒店,蝮蛇等人全都守在這裡,當看到蕭陽走出來的時候,一旁的阿飛立刻打開面前的車門,蕭陽把已經疲憊的睡過去的夢萱放到副駕駛座上,然後才支起身子,轉身看向大家。

"阿飛,帶人回去吧,今晚把所有的現場收拾一下!不要讓有些人抓住證據!"

"放心吧陽哥,已經安排好了。"阿飛極度自信的笑道。

蕭陽又將視線轉移向遠處的孫莉,對方此刻正站在自己騎車面前看向這邊,眼神中似乎帶著一抹奇怪的表情。

"阿飛,找人護送孫莉回去,不要為難她!"蕭陽看了一眼孫莉,然後和對方點頭示意一下,轉身坐進車裡,發動引擎緩緩地駛離了這裡。

……

當太陽升起地平線的時候,南陽市再次迎來了新的一天。

蕭陽一覺睡到了大中午,今天是期末考試的日子,沒能夠去參加考試,看樣子這次自己基本上是沒戲了。

不過這個大學原本就是一個意外,蕭陽也並沒有多少遺憾,最重要的是自己昨晚救出了夢萱,而且沒有耽誤她今天的考試,若是沒有算錯的話,這個時間,夢萱應該已經考完了第一門課程了。

既然不能夠去考試,蕭陽爬起來簡單的梳洗了一下,準備去公司那座大廈去看看,自從上次飛天和宏耀完成了市裡的龐大招標項目之後,蕭陽幾乎沒有在去過,可以算的上一個最不稱職的老闆。

其實是他信得過自己的員工,而且公司一直有張維和阿彪等人在盯著,自己辭退了一些好吃懶做的傢伙用重新輸入了一批新鮮血液,因此,整個公司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死氣沉沉,開始漸漸地步入正軌。

一路到了自己的公司大廈,將車子停在停車場,然後走進大廳,坐電梯直達五樓,現在這裡的公司標誌已經換成了飛天房產有限公司。

樓上的六樓則是暫時被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被用來做神盾保全公司的辦公樓,另外一部分則是用作明日廣告的辦公樓,只是這兩個公司還暫時處在籌備階段,並沒有正式掛牌,不過可以想象,這應該應該是近期的事情了。

在蕭陽的規劃中,自己的商業航母將會是一家龐大的民營企業,他將要堅持走實業,然後一路做大做強,希望能夠成為像是華夏國內華為或是聯想那樣的民營中的商業航母,當然,還有一個更大的目標,那就是華夏國的商業帝國九州集團!"

只是著一些目前只是暫時存在於蕭陽的腦海中,就算是自己說出來恐怕相信的人也沒有幾個,所以,他索性用實力和行動來證明給所有人看。

老公大人請息怒 緩步走在走廊中,蕭陽安靜的打量著大廳中每一個人工作人員,口中叼著香煙,像是一個與這個忙碌的世界格格不入的外人一樣。

與之前的懶散氛圍不同,這一次,整個公司所有員工都在認真的工作,每一個人都專註自己面前的工作,整個公司散發出一種青春向上的活力,事實上這也是蕭陽逐漸將公司去老齡化的原因。

很快,蕭陽的眼睛一亮,因為他在辦公區域裡面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蘇媚!

沒有想到她真的來這裡上班了。

只是怎麼感覺蘇媚的表情有些不太對勁,從一旁的辦公室中走出來,然後走到一旁的休息區域倒了一杯咖啡,緊接著又走回到房間中。

很快蘇媚從房間中再次走了出來,但是蕭陽看到她剛剛走回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緊接著似乎又被人叫了起來,蘇媚只好再次站起來,然後跑到一旁的文件室拿出一摞資料交給對方,做完這一切之後,蘇媚才再次回到座位上正式工作。

砰!

一旁的辦公室門打開,一個穿著黑色制服,胸前憋著飛天房產胸卡的漂亮女孩走出來,雙手抱著一疊資料,看到面前趴在玻璃上往裡面打量的蕭陽明顯的愣了一下。

"對不起先生,我們公司不允許吸煙,若是您想要吸煙的話可以去走廊盡頭的吸煙工作區,那裡有為員工專門準備的吸煙區!"

說完女孩還指了指牆上張貼的禁止吸煙的標牌。

"哦哦!不好意思!"蕭陽連忙低頭將手中的想要扔進一旁的垃圾桶中,抬頭對女孩子笑笑,"不好意思,我剛才沒發現這裡禁止吸煙!"

"沒什麼的!"女孩禮貌笑笑,然後再次問道,"請問先生您來我們公司是……"

"哦,我是來……"

還未等蕭陽的話講完,對面的辦公室房門再次打開,然後一個蕭陽認識的身影走了出來。

"姍姍,我要的文件怎麼還沒有拿過……"林小敏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然後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蕭陽,突然又震驚的驚呼道,"蕭……蕭總!"

"蕭總您怎麼來了?"林小敏有些驚詫的說道,連忙踩著高跟鞋來到蕭陽身邊,"蕭總,我們沒有接到今天您要來公司的通知!實在抱歉!"

"沒關係,我就是隨便過來看看!"蕭陽擺擺手,"你們繼續忙就行,小敏,那位員工是怎麼回事?"

蕭陽指了指再次被人叫起來去列印文件的蘇媚問道。

"哦,那位是公司最近剛剛招進來的文員,主要負責公司日常的文案工作!她叫蘇媚。前段時間公司招聘新員工,她和姍姍一樣都是自己通過面試進來的。 至死不渝 "雖然心中驚訝肖總怎麼會關心一個新員工的問題,但是林小敏還是盡職盡責的回答道。

"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文案工作貌似並不包括接水倒咖啡拿文件這些活吧?"蕭陽隨意的問道。

"嗯,蘇媚似乎不太喜歡說話,為人很老實,而且很容易和人相處……"

林小敏突然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看到蕭陽已經輕輕地推開房門走進了辦公大廳。

一旁的姍姍則是滿臉震驚的問道,"敏姐,你剛才喊他蕭總?難道他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