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想那麼多幹什麼。

Jayng簡單粗暴地直接點了進去,彷彿這個鎖扣只是象徵性的擺設一樣。

下一秒,一條提示跳了出來:【請輸入密碼_,_,_】

三位數的密碼?

Jayng頓時虎軀一震搓搓手。

有戲!

如果主播傻到全用數字作為密碼,這樣密碼就鎖定在001~999的範圍內。運氣好的話其實不一定非要挨個嘗試遍。

但如果不是的話……

嗯……有目標總比無所事事要好,反正他擺著攤位也有大把的無聊時間……

若兮不知道在她設完密碼的一分鐘后,在奇迹大陸的某個角落,有個叫Jayng的玩家出於某種誤解正費盡心思地致力於破解她的直播間密碼。

見有三隻喵、以劍問道、我是大魔王三人順利進入直播間,若兮仰著頭朝高處的黎夜輕輕點了點。

此時由於她擔負著「鏡頭」的重任,以劍問道等人看到的都是她的視角,因此不再耽擱地把視線轉向樹林外被兩波玩家正擼得如火如荼的野豬王身上。

仗著自己的潛行效果,若兮又往樹林外挪了挪,但不敢跟玩家和boss靠得太近。

受到傷害會破除潛行效果。

小妻難馴:大叔,我們不約 在兮枕的直播間觀看,彷彿親臨現場,滿眼都是玩家的技能特效,跟煙花似的一茬接一茬。

見野豬王的血量不斷下降著,我是大魔王有點焦慮,時不時把目光投向有三隻喵,那眼神彷彿在說:會長難道還不打算動手?

畢竟現在他們只是在外圍「觀看」,連具體的計劃都還沒擬定,總不能等boss血量告急就一股腦地衝進去?

有三隻喵一言不發地看著直播,但其實一直在與黎夜私下交流。

「對方一共91人,掛回城的有20人。現在在場的,奶媽18人,戰士8人,剩下都是輸出。」

「在場的玩家裡還不包括在外面偵查的刺客。」黎夜補充。

「你有什麼想法沒有?」有三隻喵問她。

黎夜頓了下。

她目光沉靜,抬起頭望向野豬王的所在。

無數想法、各種可能此時在她的腦海中匯聚、篩選、排除,最後停留在腦海中、讓這些隊伍團滅的方式有兩種。

「從坦克或者奶媽入手。」

有三隻喵大概能猜到黎夜的想法。

從坦克入手,倒T後會讓整個團隊的仇恨完全處於混亂狀態,這時野豬王就成為收割人頭的利器;

從奶媽入手,坦克與輸出無法及時獲得治療,與第一種殊途同歸但殺傷力更強一些。

理論上這些辦法可行,可實際上,無論是對戰士還是奶都不好下手——

戰士往往同boss一起站在最核心的位置,別說受到攻擊,就算是戰士自身的一舉一動都會成為眾人焦點。

騷擾奶媽……

他們5人小隊,除去沒啥傷害的戰士,剩下有能力騷擾的只有4人。而兮枕操作經驗水平都有限,一對一還不一定能牢牢粘住奶媽。

她,小輝夜、以劍問道3人,面對對方18個奶媽,又該如何分配?

「要不,由我們四人正面上,主要用來吸引對面的注意力和火力,然後讓小兮枕埋伏在boss附近,等它殘血的時候上去補最後一刀?」這是有三隻喵的想法,看似風險最大,但其實從搶boss的角度最為保險。

「或許,還有第四種方法也說不定……」黎夜沉默后回復。

另一邊,身處戰鬥漩渦,雖然迴響並不怎麼願意跟向來敵對的無情傭兵團合作,但連他也不得不承認,合作后的人海戰術在當下真的非常管用。 至少奶媽數量上的增加,讓扛著boss的戰士心不慌了,腿不顫了,站在boss面前不動如山四平八穩。

而boss頭頂的血條在玩家積少成多的輸出量下,也開始不斷下降。雖然慢得像蝸牛爬,而且時不時地三步一緩甚至偶爾凝滯不動,但比起他們之前推boss的速度已經可喜多了!

嗯,只要保持著這種輸出節奏……

他彷彿已經預見到搖搖欲墜的野豬王,在徹底湮沒在歷史塵埃之前,爆出了小山堆似的獎勵,仔細一瞧還能隱約看到其中不乏白銀品質的裝備、泛著奇異光澤的稀有材料、本職業的技能書、暈染了金屬之光的建幫令……

等等!

建幫令!

迴響的眼神越來越熱,越來越亮。

如同麻將四缺一,來個人救場就能立即起航,但最後那個位置始終沒人來一樣。

他們傭兵團無論是人員還是資金亦或者開疆拓土的雄心壯志都已具備,只欠一塊建幫令就能瞬間躋身奇迹第四幫會,然而就是死活不見建幫令的影子。

現在……建幫令就在那裡……

只是小山堆似的獎勵旁,不知何時又憑空浮現出一張分外熟悉且讓人恨得牙痒痒的大餅臉,看到建幫令后好似也很感興趣,那垂涎欲滴的模樣簡直猥.瑣至極!

擦!無情道來這裡幹什麼!迴響在心底怒道。

對了!推boss的好像還有他們無情傭兵團……

如果boss爆出了建幫令,那豈不是……

猶如被當頭潑了盆冷水,迴響瞬間回神,然後發現眼前真真實實地貼著一張大餅臉。

大餅臉的主人正眯縫著眼,不知是習慣使然還是確實在笑,總之形容猥.瑣地望著他。

「靠!貼這麼近幹嘛?」迴響一臉嫌棄地後腿一步。

「迴響老哥,想什麼呢這麼嗨皮,嘴巴咧得這樣大?要放在遊戲外面,你這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吧?」大餅臉的主人,無情道,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

然後狀似不經意地朝四周望了望,好像不過癮般又望了望。

「在找什麼?」迴響皺眉道,就好像他在附近藏了什麼人似的。

「沒什麼。」無情道轉回頭,強壓下心頭的狐疑和不安。

雖說兩支傭兵團一起合作推boss,但彼此之間的嫌隙還是在的。為了防止對方偷摸著搞什麼見不得人的小動作,迴響和無情道並沒有像普通成員那樣同boss廝殺在一起。

他們更多站在戰場外縱觀全局,同時也會分出一些注意力用於提防對方。

這不,統計完掛回城的人數,無情道一轉頭就看到站在另一邊的迴響一反以往的沉穩模樣,神情很是盪.漾。

敏銳如他怎麼可能嗅不到空氣中瀰漫著的異樣氣息。

所以他必須得過來探探底,看迴響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又或者在搞什麼幺蛾子。

結果,他還真有新發現。

「迴響老哥,我記得你們傭兵團的人數好像不止這些,這麼重大的活動有人都敢不參加?你可得好好管管。」

其實他非常懷疑迴響是不是在周圍藏了人,等boss快過了就給他們無情傭兵團來個前後夾擊、瓮中捉鱉什麼的,到時候獨吞boss獎勵。

提到傭兵人員,迴響就氣不打一處來,他牙關緊咬死死盯著無情道。

無情道被迴響渾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突如其來的恨意狠狠嚇了一跳。

「怎麼……」

然後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他們無情傭兵團最近以高薪待遇新收編的兩支隊伍不正是從隔壁的迴響傭兵團跳過來的么!

嘖,打人不打臉。

但這回他真不是故意的……

「哦,真不好意思啊,迴響老哥。」無情道笑眯眯道,「玩遊戲嘛合則聚不合則散,完全沒有必要放在心上。而且人各有志,人家打定主意想走,你想攔也攔不住對吧?當然了,我也有不對的地方,這麼重要的事怎麼能轉眼就忘呢……」

「呵。」

對於無情道這種明嘲暗諷,迴響早已習以為常。但習慣不等於會給對方擺出好臉色。

「迴響老哥一響寬宏大量,應該不是這麼記仇的人……」

無情道說到一半突然臉色一變。因為就在剛才,他收到負責巡邏的刺客發來的消息。

看無情道的臉色瞬間沉到鍋底,額頭上的青筋一下一下地蹦跳著,憤怒到極致卻無處發泄的模樣可不就是方才自己的翻版。

真是天道好輪迴!

「怎麼了,無情老弟?發生什麼事了,臉色這麼差?」

迴響佯裝關切地拍了拍無情道的肩膀。

雖然他唇角緊繃,但眼睛微微眯起略微享受的神情仍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緒。

連通訊器響起的滴滴聲都格外地悅耳。

「喂。」

隔著通訊器,那端的刺客都能感受到團長心情燦爛得彷彿能開出花兒來。

他忽然有點遲疑,因為他接下來要報告的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

而是即將在晴空里炸裂的霹靂。

也不知道團長能不能承受雲霄飛車似的情緒落差,只能斟酌著小心翼翼道:「老大,有人要搶Bo……」

還未說完,就被對方突然提高的嗓門所打斷:「各職業注意了!boss馬上就要狂暴了!大家再堅持一下!過了這個階段勝利就屬於我們的了!」

聽那端安靜下來,刺客繼續報告道:「是有三隻……」

「坦克!坦克!死也要給我頂住!奶媽呢?奶媽呢?傻愣著幹嘛?趕緊給坦克加血啊!」

團長暴躁的喊聲不遺餘力地傳入刺客的耳朵,直震得他的耳膜嗡嗡作響。

耐心地等了等,待通訊那邊的動靜又減弱下來。

刺客深吸口氣,打算一鼓作氣:「我攔不住有三隻……」

「喵」被直接淹沒在一陣兵荒馬亂的驚呼聲中。

「我已經死回復活……」刺客不甘地掙扎,然而效果甚微——

「遠程是死的么?boss技能來了都不躲想什麼呢?沒血的自己嗑.葯,還指望牧師能騰出手來奶你們?」迴響略微平復了下自己的情緒,然後才響起通訊這邊似乎還有個人在等著,剛好像說到什麼「有三隻」什麼「復活」。

於是「嗯」了聲表示自己在聽:「你接著說,有三隻什麼?復活什麼?」 「有組隊的散人闖進來可能要搶boss,抱歉團長,我沒攔住……」通訊那端的刺客生無可戀道,過了幾秒才驚奇地反應過來。

媽耶,這次居然沒被打斷!

「組隊的散人?幾個人?」迴響皺眉。

在爭分奪秒努力把boss血量往下壓的緊要關頭,再來一波人可就真的不妙了,這是一不小心就給別人做嫁衣的節奏哇!

「4人。」刺客補充道。

「才4人?」迴響眉頭一挑。

「嗯,兩個遠程兩個近戰。」

迴響並不在乎這些不速之客們具體什麼職業。

在絕對的人頭優勢下,由4個玩家組成的陣容根本翻騰不出什麼浪花。

刺客想了想,猶豫道:「其中一人團長你也認識。」

「我認識?」

「對,就是……」

「不必了。」

通訊那端的聲音突然沉了下去,如果刺客在迴響身旁會看到團長大人臉色漆黑,神情猙獰。

握著闊劍的手不停地顫抖著,彷彿下一秒,出鞘的利刃會毫不留情地劃過不遠處女子那纖細的脖頸。

迴響死死盯著那女子,注意到這邊的異常,無情道順著迴響的目光看過去。

隨即他的眼神也不動了,本就黑如鍋底的大餅臉上又似染了層霜,散發著讓人無法靠近的冰冷寒意。

而不遠處的女子似乎恍然不覺這邊正瀰漫著一股冰冷肅穆的氣氛,輕輕抬起手腕,無比自然地五指微張,彷彿偶遇熟人般輕鬆自在,笑咪咪地隔空朝二人打了個招呼:「嗨!」

「你居然還敢出現在這裡?」無情道眯了眯眼。

「哼!」迴響冷冷地回應無情道表示贊同,兩人難得戰線一致,哦不,在對待有三隻喵問題上,兩人的戰線向來都一致——

那就是把有三隻喵殺到退出遊戲為止!

「為什麼不?」有三隻喵朝發狂了的野豬王努努嘴,「這不這裡有隻殘血的boss。而且,搶你的boss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大家也算熟門熟路!」

誰和你熟門熟路!去你的熟門熟路!

無情道在心底暗罵。

「怎麼就你一個?」迴響警惕地打量起四周,「其餘三人呢?」

刺客說有四個散人,然而眼下只出現有三隻喵一人,其餘三人沒見蹤影不知躲到哪裡去了。

捕獵嘛,最好是一網打盡,四人整整齊齊地在復活點集合才好。

「看來那個刺客還是有點用處的,人都去了復活點還不忘傳遞消息。」說罷,有三隻喵一臉興緻怏怏地朝身後招呼了句,「都出來吧。」

從樹林枝葉的陰影之中又走出三人。

蒙著臉的女玩家走在前面,身後跟著身材魁梧的戰士和腰際掛了把劍的劍士。

三人對六七十個玩家與狂暴的野豬王周旋的場面絲毫不感到訝異,想必已經通過某種方式了解過這裡的狀況。

但即便如此,依舊只組了個四人隊伍過來,說明對方囂張到根本沒將他們這兩支傭兵團放在眼裡。

莫非,會有後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