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少城點點頭:「嗯,她的確是要好多了,不過都有人照顧,你在家好好休息吧,以後我陪你一起去。」

很快就到了簡家,簡少城把韓一諾送到門口后,對她揮了揮手,就直接驅車從另外一條路飛馳著奔向公司了。

他從專用電梯到頂樓的辦公室后,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場景——

簡少航正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而一旁的王秘書正在手足無措地看著他,想趕也不好乾,可是她又知道簡少城這輩子最痛恨的人就是這個二少爺簡少航了,萬一簡少城回來脾氣不好,順便遷怒於她,那可就慘了。

簡少城知道簡少航擺出一副如此囂張的造型,就是為了要激怒他的,可是他還就偏偏不會跟他動怒了。

簡少城慢悠悠地走到他的沙發前,雙手插在口袋裡,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語氣裡帶了些許的嘲諷:「二少爺怎麼有閑工夫來我這裡?」

簡少航抬起頭來,目光裡帶著幾分打量,片刻后,他微微笑了一下,低聲說:「哥,你是個大忙人,時間都是寶貴的,可是我跟你不一樣,我就是閑人一個,時間多的是。」

一旁的王秘書都要緊張死了,她生怕簡少城會責怪於她,於是她急急地解釋:「簡少,二少爺他執意要進來,我怎麼攔都攔不住他,他說非要在這裡等簡少回來,否則就把您桌上的那些文件毀了。」

簡少城揮揮手,示意她不用說了,然後他沉聲說道:「沒事,你先回去工作吧,不用呆在這裡。」

「好的,簡少。」王秘書又惴惴不安地看了一眼簡少城,確認他的確是沒有要跟自己發脾氣的意思,這才迅速地踩著黑色的高跟鞋快步走出辦公室,生怕被接下來的戰火給波及到。

等王秘書離開,偌大的辦公室里只留下他們兩個人時,簡少城才收起唇角的笑容,冷漠地看著簡少航:「你來這裡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我以為經過前陣子的那些事情,你會收斂,沒想到你根本就不思悔改。」 簡少航眯起眼睛,一雙原本就深不可測的眼睛變得更加深邃起來,他唇邊似乎是帶著些許笑意,又似乎什麼都沒有,他就那樣淡定的說道:「我親愛的哥哥,你真的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原本我還以為,我們已經謀劃了那麼久,而且完全沒有走露一點風聲,到時候趁著你最為脆弱的時候突然出擊,你一定會招架不來,到時候就算是我不能取代你在星宇的位置,但是平手總是可以的吧。」

簡少航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可惜啊,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早就有所防備,你媽媽病倒了,你都不忘關注著公司的動態,其實你在醫院裡上演的那出孝子的樣子,只是在裝模作樣吧?只是為了迷惑我們,到時候給我們致命一擊。」

簡少城倒是也不否認,他淡淡的說道:「既然你都看透了,為什麼還不滾?如果不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你以為,你還能留著你這條小命到現在?」

「呵,聽你這話的意思,還想除掉自己的親兄弟了?果然是冷血的人啊。」簡少航冷笑一聲,「我叫你一聲哥,是我尊重你,不過,我今天來這裡,也不是為了跟你聊家常的。」

「趕緊把從我這裡奪走的那些股份還回來。」

簡少航非常的鬱悶跟後悔,因為一時的疏忽大意,沒有算計到簡少城早就察覺到他的動作跟意圖,早早的設下圈套等著他來跳了。

他鬧了那麼一出,非但沒有奪走屬於簡少城的股份,反而把原本自己的一併丟了,如果不是父親出面護了他的話,恐怕簡少城會將他連根除掉,畢竟他也是那麼狠絕的人。

簡少城淡定一笑:「你是在做夢吧,吃進肚子里的東西,還能吐出來?再說這是你拱手送過來的,我怎麼好意思不收?」

簡少航見他沒有鬆口的意思,知道自己繼續留在這裡也是徒勞。

本來他來這裡,就是趁著他不在的時候,想來他辦公室竊取點機密的東西,以此來要挾簡少城,可是沒想到那個狗皮膏藥似的王秘書一直寸步不離地跟著他,簡直就是個會移動的雷達,他根本就沒有下手的機會。

他乾脆站起身來,不再繼續堅持了。他冷冷地看了一眼簡少城:「你也別得意,拿走了我的東西,你也不會舒坦多久的,除非你真的弄死我,否則,我不會讓你好過。」

簡少城聳聳肩,有些無所謂的說:「好啊,儘管放馬過來,我隨時奉陪,我倒是想看看,我親愛的好弟弟,這些年又學會了什麼好的招數。」

簡少航冷冷地哼了一聲,然後轉身往門外走去,出門的時候,順手把他的門摔得震天響。

然後又用力地踢了一下旁邊的柱子泄憤。

這個該死的簡少城,原本以為拿下他不在話下,沒想到這些年來,他倒是越來越狡猾了,想除去他真的不容易。

簡少航眯了眯眼睛,心想,如果實在不行,他不介意採取點特殊的手段,反正,他什麼都不在乎了,大不了一命換一命,誰也別想好。 簡少航心情陰鷙的坐電梯往下走,因為時間的問題,他坐的這個電梯里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他一個人。

他順便又踹了一腳電梯的牆壁泄憤,反正這些都是簡少城的,踹壞了正好。

電梯一路飛快的下降著,很快就到了一樓,簡少航從電梯里走出來,往門口走去。

在經過一樓大廳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長發飄飄的女子迎面走來,她臉上帶著一個墨鏡,遮住了一部分臉蛋,這讓簡少航只是對她覺得有些眼熟,卻並沒有認出來是誰。

反正星宇最不缺的就是女明星,個個都看著眼熟也很正常。

然而在擦肩而過的時候,簡少航突然認出了她來——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好哥哥簡少城的前任女友白紫菱!

早就聽說簡少城又把白紫菱簽到了自己公司旗下,而且捧出最好的資源來栽培她,甚至還共進晚餐,送她回家之類的,如果說他們兩人沒有舊情復燃,簡少航死都不會信的。

不過簡少城一直心繫白紫菱,為什麼那位變幻莫測的戴大小姐一點表示都沒有,甚至都不發個脾氣?

就連他提出要合作對付簡少城,她都一口回絕,完全不留餘地……

來不及想太多,簡少航突然開口了,朝著白紫菱離去的方向大聲說:「白小姐,請留步。」

白紫菱的腳步頓住,她有些疑惑的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簡少航。

她並沒有一眼就認出他來,畢竟他們兩人見過的次數寥寥可數。

她摘下墨鏡來,仔細地辨認了一下,才確認了簡少航的身份,白紫菱微微的皺了皺秀氣的眉毛,疑惑地說道:「簡二少?叫我有事嗎?」

簡少航微微笑著,緩步朝著她走了過去,他低聲禮貌又紳士地說道:「白小姐,就是多日不見了,想跟你敘敘舊,請你賞臉喝杯咖啡,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白紫菱雖然跟簡少航沒有多少接觸,可是本能的,她覺得這個人很不簡單,而且眼神讓她非常的不舒服,她不想跟他牽扯太多,於是抱歉的一笑:「我現在上去還有點事情,恐怕是不能跟你一起去了,真的太抱歉了。」

簡少航是怎樣的人精,他當然看出來白紫菱只是在敷衍他,她壓根兒就不想跟自己出去。

可是簡少航知道白紫菱是控制簡少城的心頭肉,當初為了她,拒絕跟戴家聯姻,鬧得非常大,雖然被簡老爺給壓下去了,外面的人不知道,他作為簡家的一份子,可是清楚的不得了。

他那個好哥哥,曾經也是個情種呢,真是讓人難以想象。

所以他必須要抓住機會,這個白紫菱或許就是他最後的希望。

於是他彬彬有禮地對她溫和地笑了笑:「沒有關係,既然白小姐沒有時間,那就先算了,改日再請你,希望能賞光。」

白紫菱更加抱歉的笑了一下:「真的不好意思,我現在的確是有些事情要忙,脫不開身,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去的。」

簡少航默默地記下了她這句話,管她是不是敷衍自己,反正以後,他還是會來找她的。 簡少航又走近了幾步,幾乎是跟白紫菱面對面的說:「白小姐,畢竟在我心裡,您才是我最喜歡的嫂子的人選,而且我相信我哥哥最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他現在跟她結婚,也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聽到他這樣說,白紫菱有些意外。

這還是她跟簡少城分手之後,第一個這樣跟她說話的人,也是第一個肯承認她地位的人。雖然,這個人是簡少城不喜歡的弟弟,但是不管如何,他也是簡家的人啊!

白紫菱雖然心中歡喜,可是面上依然沒有表現出來,她故作平靜的說:「胡說八道什麼呢,我現在只是你哥哥公司旗下的一個藝人而已,他跟少奶奶關係好著呢,這樣亂說,我怕被人聽到了不好,會說閑話的。」

雖然白紫菱裝的很真,可是善於察言觀色的簡少航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偽裝,知道剛剛自己說的話,其實讓她很受用。

於是他繼續微微含笑地看著她,無比認真的說:「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其實大家都覺得,你跟我哥更般配,只是有些可惜了。」

白紫菱勉強笑了笑,有些警惕地四周看了看,生怕會被什麼路過的人聽到,如果傳到簡少城的耳朵里,她可就遭殃了,雖然她現在心裡樂開了花,但是也不能得意忘形啊。

簡少航繼續趁熱打鐵:「其實我哥對你現在依然非常上心,就是出於形象的考慮,表面上不能跟你太親近,你能理解就好。等我哥在星宇根基更深了,能完全自己做主的時候,相信你才是星宇的老闆娘,也只有你才合適。」

這幾句話已經把白紫菱給哄得找不著北了,最近一直在簡少城那裡吃氣,她原本都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沒有希望了,都想要放棄了,沒想到簡少航竟然會這樣跟她說。

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的,反正她是非常的受用,整個人都要飄飄然了好么。

白紫菱隨手順了一下頭髮,故意含蓄地笑了一下,她說:「多謝你幫我說話,但是我們之間都是過去式了,不要讓人聽到,免得被人笑話,不管如何,都謝謝你的支持。」

看得出來白紫菱似乎是想要離開了,簡少航也沒有給她先離開的機會,而是搶先開口了,他微微笑著,非常紳士又友好地說:「那麼白小姐,既然你還有事情,就不打擾了,我先走了,等有時間了,我們改日再聊,再見。」

說完,他對著白紫菱優雅地揮揮手,然後就緩步離開了。

其實平心而論,簡少航也是長得非常帥氣的,也是又高又瘦的美男子,畢竟基因都是非常好的,所以這個翩然離去的背影,的確是夠瀟洒,夠英俊。

白紫菱看得竟然有些微微的呆掉了。

等她回過神來后,才突然意識到,簡少航為什麼突然跟自己說這些呢?他故意來結交自己的話,對他也沒有什麼好處,她完全想不出來自己對他有什麼價值。

但是不論如何,白紫菱聽到簡少航剛剛說的那些話,心裡是無比的舒坦,她心情很好的哼著歌就往樓上走去了。 簡少城在趕走那個讓他深惡痛絕的簡少航之後,心情也好了不少,他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完了工作,在五點半下班的時候,也從他的專用電梯上下去了。

他本來想直接回家,然而想了一下,他還是先去了公司旁邊的那個甜品店,買了韓一諾最喜歡的小甜點,然後又買了一個黑森林,這才回到車上,重新飛快地開著回家了。

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掃了一眼,看到是紀涵,於是直接就給按掉了。

這個時候車流量太多,他還是不要邊走邊打電話了,等回去再說,反正紀涵那小子找他,從來也沒有什麼正事。

只是,他在回到家,看到在等他回來的韓一諾之後,立馬就把紀涵給拋到腦後去了,把給他回個電話這事兒給忘的渣渣都不剩了。

韓一諾原本抱著一個抱枕在沙發上打盹兒,在看到簡少城回來時,一下子就醒了過來。

她默默地多看了幾眼他手中提著的東西,心情大好的問道:「拿得是什麼呀?給我帶的嗎?」

簡少城故意逗她,他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不是,是給家裡的小狗帶的,聽說小狗狗挺喜歡吃甜點的。」

韓一諾乾淨利落地送給他一個白眼。

簡少城把東西放在桌子上,對她說道:「等吃過晚飯之後再吃吧,或是明天當零食吃,現在就不要碰了,免得等下晚飯吃不下了。」

韓一諾揚了揚下巴,有些傲嬌地說:「你不是說給小狗帶的嗎?你什麼時候養了一隻小狗啊?我怎麼不知道,是我離開的這幾天里養的嗎?」

簡少城把外套脫下來丟到衣架上,然後走到韓一諾的身旁,心情大好的伸手摸了摸她的下巴,逗著她說:「你就是我家的小狗啊,可愛極了。」

韓一諾毫不客氣地一把揮開他的爪子:「去你的,離我遠點。」

「好幾天都不見了,你對我就是這樣的態度?一點都不想我嗎?」簡少城坐在她身旁,順手就把她攬了過來。

韓一諾嘴硬的說:「不想,我想你幹嘛?」

家裡的傭人們早就見慣了自己的少爺跟少奶奶卿卿我我的秀恩愛,都已經能做到視而不見了,所以他們仍舊在淡定的忙忙碌碌著,沒有被他們影響到一絲一毫。

很快,一大桌子的美味菜肴就做出來了,現在孕吐反應過去一點的韓一諾,胃口好的不得了,本來她就喜歡吃東西,肚子里又多了一個后,似乎變得更能吃了。

還好小傢伙吸取營養非常的賣力,她不管吃多少,都沒有變胖的跡象,除了腹部開始微微的隆起之外,沒有什麼別的變化。

吃過晚飯後,韓一諾難得的靠在簡少城的懷裡看著電視,看著畫面上美輪美奐的美女跟帥哥,她感慨道:「真是一對璧人,太養眼了。」

簡少城沉默了三秒鐘,然後說:「嗯,這次的化妝技術不錯,把他們兩個人都化的好看了不止一個層次。」

韓一諾無語地抬頭看了他一眼,嘴角抽了抽:「這倆人又是你們公司的?」 簡少城點點頭:「當然,去年簽來的,他們主攻的是偶像劇這塊,吸引年輕粉絲的,還算是比較爭氣的。」

韓一諾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公司旗下那麼多的藝人,難道你都能記得嗎?」

「我旗下大大小小的藝人,我都不清楚到底多少個,怎麼可能都記住?只是記住一些比較出色的而已。」簡少城說,「當然,一些成績不怎麼好的,但是讓人印象深刻的,我也能記住。」

比如說上次那個在他到外地出差的時候,把自己洗乾淨塞到他酒店床上的小藝人……再比如說,那個在慶功宴上想在他的紅酒里下料的小明星……

反正這些人的結局都是一樣的,他倒是不會把他們從星宇趕出去,反而跟他們簽賣身契,然後永遠的雪藏。

雖然娛樂圈裡充滿了各種潛規則,他處在這個圈子裡,倒是不是太排斥這種上位的方法,反正都是各憑本事的,可是,如果誰的主意膽敢打到他的頭上,那麼對不起,恐怕那個人就要倒霉了。

簡少城正跟韓一諾聊著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又急促的響了起來,因為電話在韓一諾的那邊,所以簡少城對她揚了揚下巴:「把手機給我拿過來。」

韓一諾挑挑眉毛,得意洋洋的說:「求我啊。」

簡少城臉色一黑,乾脆在她唇上留下一個不輕不重的吻。

韓一諾的臉色一紅,趕緊裝作低頭去給他拿手機,遮掩了一下她的窘迫。

看到手機上閃爍的名字,簡少城突然笑了出來,竟然又是紀涵那個傢伙,剛剛自己掛了他的電話,也沒有再給他打過去,現在竟然又鍥而不捨的追了過來,不是真的有什麼事情吧。

簡少城剛剛接通電話,那邊就傳來紀涵慢慢騰騰的聲音,帶著些許懶洋洋的味道:「喂,親愛的簡大少爺,在哪兒發財呢?」

「哪有什麼財可發啊,在家裡蹲著呢,你呢?又有什麼發財的路子了嗎?」簡少城笑著說道,「哦,不對,你應該還在深山老林裡面壁思過呢吧?在那種窮山惡水的地方,還沒有把自己憋瘋嗎?」

「我要那麼容易就瘋了的話,上次去黃土高原寸草不生的地方,呆了足足五個月,拍一個文藝片的時候,我早就瘋了,這裡跟那裡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堂了好么!」紀涵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說完后,他又補充道:「啊,今天跟你打電話,就是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簡少城漫不經心的回道:「什麼好消息,說吧,我洗耳恭聽呢!」

「哈哈,小爺我已經從那個窮地方回來了,我的戲殺青了,今天正式回到盛都了。」紀涵的聲音里有些掩飾都掩飾不掉的興奮,很顯然,在那樣的地方,他也是比較痛苦的。

簡少城下意識的挑了挑眉,他說:「那恭喜了,你終於逃出牢籠。」

「行了行了,廢話少說,現在我正在『盛世』酒吧里樂呵呢,有不少狐朋狗友一起,你要不要一起來?」紀涵的聲音透過嘈雜傳過來,聽聲音,他的確像是在酒吧之類的地方。 簡少城看了一眼身邊的韓一諾,雖然他幾個月都不見紀涵了,跟他聚一聚也不錯,然而想到如果去了,韓一諾一個人在家,也怪無聊的,於是他乾脆拒絕道:「算了,我不去了,我也好久沒見你嫂子了,今晚就陪陪她吧。」

「你這個重色忘友的傢伙,我簡直是交友不慎,竟然認識了你這種人,太悲慘了。」紀涵有些誇張的喊著,「不過你們倆人悶在家裡你儂我儂也沒有意思,倒不如帶著弟妹一起來這裡玩玩啊。」

「這個……」簡少城還是有些猶豫的,畢竟韓一諾懷了身孕,去酒吧那麼熱鬧的地方,怕是她的身體吃不消。

見簡少城似乎是有些鬆動,紀涵又再接再厲地忽悠他:「反正這裡也沒有多少人,我們要了個包廂,安靜著呢,不會吵到你溫柔的小美人。」

「再說了,我們都是熟人,大家都是朋友,不會灌酒什麼的,你擔心什麼?」紀涵的聲音溫柔的簡直像是在騙小紅帽的大尾巴狼。

聽他都說到那個份兒上了,簡少城再拒絕也顯得有些太過意不去,畢竟他還真的有點想見紀涵了。

於是他把話筒捂住,湊到韓一諾的耳邊,低聲問道:「紀涵說讓我們一起去酒吧玩,你想去嗎?」

其實剛剛簡少城聽筒的聲音也比較大,坐在簡少城身旁的韓一諾早就一字不落的聽到了,她也不想讓簡少城太難做,畢竟朋友的話都說到那個份兒上了。

於是她點點頭,輕聲說:「你想去就去吧,不過我可不能喝酒,你不許讓他們灌我。」

「放心好了,借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的。」簡少城微微的笑了笑,然後鬆開了話筒,繼續對紀涵說,「好吧,你嫂子她太善良,說如果不去,見不到我帥氣的臉龐,你肯定會傷心的,所以我們就勉為其難的去吧。」

「滾犢子!」紀涵不顧形象的說道,「那就趕緊過來,盛世一樓,1413包間。」

簡少城又忍不住的吐槽了一下:「人家土豪包房間一般都會選1314,你來個仿冒的1413是什麼意思?」

紀涵無奈的說:「我也想包下1314啊,可是有人比我來的早,而且比我還土豪,所以早早的定走了,有這個就不錯了,挑挑揀揀的幹嘛,早點來,不然好節目都結束了。」

說完后,見已經成功的忽悠的簡少城來了,他也懶得繼續跟簡少城廢話,所以乾脆掛掉了電話。

簡少城拉著韓一諾站起身來:「那我們收拾一下過去吧,時間不早了,早點過去的話,還能早點脫身。」

現在韓一諾的身體可不能熬夜太久,不然對她跟寶寶的身體都不太好。

韓一諾到樓上去換了一身好看又舒適的衣服后,跟著同樣打扮的讓人眼前一亮的簡少城一起走了出去。

因為今天簡少城實在是太搶眼太帥氣了,所以韓一諾忍不住的多看了他幾眼,最後她實在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你自己的條件就這麼好,難道真的沒想過自己親自上陣,當個明星什麼的?」 簡少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後語氣格外高冷的說:「難道你覺得我像是缺那點賣身錢的人嗎?別總是打這種主意,小心以後你生完孩子后,我把你賣到公司去,給我們做苦力。」

韓一諾在心裡說著,好啊好啊,我還求之不得呢,土豪趕緊簽了我吧,我願意為您公司賣力啊!

可惜這些話韓一諾也只能在心裡愉快的想一想了,如果真的說出來,恐怕簡少城會立馬把她丟出去的。

今天簡少城似乎是有些犯懶,或是怕等回來的時候會喝酒,不好開車了,於是就讓司機出動了。

車子一路四平八穩的開到了「盛世」酒吧,這個酒吧是一個姓凌的老闆開的,雖然主體就是一個很大的酒吧,主要面向的群體是普通的大眾,價格雖然有點小貴,但是卻不會太離譜。

然而盛世從另外一個華麗麗的精緻大門走進去,卻是另外一番天地,這一邊跟主體那邊不連著,保密性做的非常好,非常保護隱私,就連停車場都不是一個,也非常的隱蔽。

所以盛世非常受明星的青睞,其他有身份有地位的有錢人也喜歡到這裡,畢竟價格夠高,環境又好,其他地方都比不過這裡。

簡少城牽著韓一諾往盛世那個專門給有錢人設立的那個奢華大門走去,站在門口的門童對他們鞠躬,他顯然是認識簡少城。

他恭恭敬敬的說:「簡少爺,歡迎光臨,紀導演說您來的時候告訴您一下,您的包廂在1413。」

簡少城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