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雲聽著雖好吃.可聯繫上眼前的大娘就隱隱作嘔.大娘則是直接吐了出來.在場的人都無比佩服龍小小.能將一個如此粗鄙醜陋之人說成了盤中大餐.

“請…請不要全部拿走.不然我會受到處罰…”大娘緩過勁來.道.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龍小小滿意的點點頭.識時務者為俊傑.不過吃了這個大娘也沒有什麼.在現場上餓極了的士兵啃食屍體的場景歷歷在目.這一點.根本算不了什麼.

比狠比噁心.是沒有誰能比得過她.不過這一世她已經收斂了許多脾性.

順利帶回了幾天的伙食.龍小小也放下心來.剩下的.便是尋找魂魄和那些不義之財了.

晚間.也沒人燒水沐浴.這裡的待遇自然沒有北海的好.更別說什麼溫泉了.

三公主自發的去往廚房為幾人燒了水.

這個大殿是西海中位處偏僻的一個小宮殿.房間也不多.龍小小一家三口與靈兒擠在一起.花尋紅雲與三公主一間.也是為了看住她.剩下的便是青蘿和天師.


向來獨自睡覺的天師卻是有些不習慣的.一夜未眠.在床的旁邊打坐了一夜.青蘿倒是睡得很熟.

第二日.幾人便起身尋找魂魄.天師眼底有著淡淡青影.龍小小心中有些過意不去.師父向來都對她不錯.現在還放下了尊貴的身份與她一同出來.

天師看懂了她的愧疚.對著她輕輕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毫不在意.是好是壞都是自己的選擇.他無法安心的呆在府中.聽著手下回報她的近況.即使不能得到她的心.這樣相守他也滿足了.

判官看到兩人的互動.不著痕迹的插入兩人之間.天師淡淡的收回眼神.而龍小小則瞪了他一眼.這人.實在是太幼稚了…

偌大的龍宮.龍小小几人想要尋找.還是有些難度的.因為只要一去一些重要的地方.便會有人出來擋住.說是選妃大典進行中.不方便讓他們進去.如此敷衍的態度.讓龍小小几人有些鬱悶.而北辰山的想法則是.反正人我是讓你們住下了.我已經與你們說過了正在進行選妃大典.多有怠慢之處.將來即使怪罪.也是有話說的.

“這龍王分明是不想讓我們四處去看看.他這掩飾的也太明顯了.”處處碰壁的幾人只好先回了寢殿.在寢殿中商議.

“既然如此.白天我們是看不到什麼了.只能夜裡再行動.而且還不能驚動北辰山.”判官道.龍小小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那還往外走什麼.不如回去補覺咯.”紅雲道.”不行.白天我們還是要出去做做樣子的.不然一下沒了動靜.他豈不是要懷疑了.”龍小小道.紅雲嘟著嘴.有些不滿.又不能睡覺又不能幹別的.這西海真心太折騰人了.

他們說話完全是背著三公主的.三公主此時還是乖乖的呆在房中.

幾人自給自足了午飯.有侍女姍姍來遲.手中還端著一個托盤.她將托盤放下.才看到裡面有三菜一湯.他們這麼幾個人.北辰山就給個三菜一湯.這也太摳了點…

“幾位客人實在抱歉.昨日龍王大人忙暈了頭.忘記了幾位的膳食今日特命奴婢給幾位送來.並邀請幾位參加晚上的選妃大典.如有怠慢之處.還望海涵.”

又是這句.這叫做打一巴掌.再給快糖果.這北辰山擺明了是發現小廚房被劫.覺得自己做的有些過分.找了個機會彌補.

晚上的選妃大典是可以參加的.美人美食還有美酒.

龍小小點點頭.答應了下來:”好.不過姑娘.我們這麼多人.這幾樣菜…”

“姑娘是覺得多了嗎.沒關係的.你們是客人.龍宮再不濟也不會怠慢了客人的飲食的.雖說平日里我們龍王大人與夫人都是吃素的.”侍女伶牙俐齒.龍小小甘拜下風.人家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如今.她還能說什麼呢. 晚間.幾人便盛裝出席了西海的選妃大典.主殿內布置的很喜慶.透露著幾個字.財大氣粗.

地下鋪著的幾十米長的地毯是用金線繡的.綉著一對對的鴛鴦.酒杯碗碟則都是純金的.連桌布都是上好的棉布.每一個矮桌上.都用琉璃瓶插上了鮮花.主殿中的兩根大柱子上也纏繞著一圈圈的珍珠瑪瑙.這風格.實在不敢苟同…

就這樣.還見天的吃素.這不是騙人是什麼.

龍小小几人的禮服都是北辰山派人送來的.龍小小的是一件米色的裹胸拖地裙.襯的肌膚如雪.唇紅齒白.很是好看.而紅雲的則是一件斜肩式的拖地紅裙.顯得整個人嬌嫩如花瓣.少了些平日里的風風火火.多了一絲柔情似水的感覺

.而花尋的是一身純白的短裙.看起來純潔如同天使.平日不起眼的她.也在這一刻大放光彩.

就連三公主.也有一套禮服.是一套綠色的長裙.肩處有一朵絹花.她就這樣走出去.倒不會有人再懷疑她的人品.

靈兒則是潔白的公主裙.美麗的如同精靈.男人們都是黑色西服.看起來帥氣優雅.天師依舊沒有取下他的面具.但更是增添了神秘感.看來這人間的一些元素真是很好的融入了三界中的各個地方.

幾人進入主殿.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男的帥女的美.這樣的組合簡直是天造地設.

“幾位能來.真是我西海的榮幸啊…”北辰山站起身笑著說道.身旁的張氏也站起了身.視線掃過三公主.眼裡有一絲什麼.快的看不清楚.

這三公主不知是真傻還是什麼.竟沒有一絲不自在.還在為自己漂亮的衣服沾沾自喜.

屎與花——嬴政世界的女人們 .他們理應是貴客.

接著.北辰山的子女們入座.六皇子看到三公主.眼神亮了亮.但是很快.又暗了下去.今日的選妃.完全不是他的意願.可父母卻非常積極的張羅.說是要做給東海看看.他北辰山的兒子.不是娶不了.

而三公主卻連一眼都未曾看過六皇子.讓他有些黯然神傷.

人到齊了.席間也只有龍小小几人算是外人.參賽的姑娘們卻沒有出現.

有侍女為他們送上吃食.有些特別.是一名侍女用一根很長的鐵簽穿著烤肉.每一個人分一點.接下來又有侍女拿著別的食物每人分一點.龍小小是在人間吃過這樣的烤肉的.可紅雲幾人就覺得異常新奇.

肉烤的酥脆可口.正好為龍小小分烤肉的是那位廚房大娘.龍小小沖她笑了笑.大娘渾身一哆嗦…

龍小小鬱悶了.她有這麼恐怖嗎.

分食完后.便有小廝來報.海選開始.一大群花花綠綠的女子們從門口整齊有序的走了進來.模樣個頂個的水靈.腰間還別著寫著數字的號牌.從一到一百.看來這次參加的人還挺多.

“聽說這只是第一回合.這些姑娘都是海底除了四海龍宮.下面的各個地方送來的.都想攀上高枝.”紅雲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

“第一輪.比樣貌.由一百人中選出五十位樣貌上乘者.”小廝在門口報道.

女子們打扮顯然是費了一番功夫.皮膚都是嬌嫩如花瓣.

有女官專門上前為一位位佳麗驗證是否是素顏.

這一比.便首先淘汰了十位.女子垂頭喪氣的下去了.再比.便是比五官.五官是否端正.牙齒是否整齊.

這一比.又是刷下了十位女子. 名門寵婚 :”六皇子.我是真的傾慕與你.我可以為了你去做牙齒矯正手術…”後面的話聽不見了.因為她已經被拖走了.

龍小小不禁感嘆.花痴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下面.則是比身段.用張氏的話來說.便是要屁股大.好生養.最好是三年抱兩…不過.現場女官可不是這麼說的.這比的是身材是否婀娜.這一場.又刷下了十位女子.其中還有一位是自動放棄的.不知是被這些陣仗嚇跑了還是因為別的.

再來.便是比”味道”.何為比味道.便是看看有沒有腳臭狐臭口臭之類的.

“這一場.還請龍姑娘幫襯著.幫本王看看這些個姑娘.”北辰山笑著說道.因為這一場是要用屏風隔開來進行.女子們需得脫下鞋襪.脫下衣服.只著抹胸襯裙站在那裡供人檢查.

龍小小看了看四周.這麼多女子.為何找自己.她又看了看天師與判官.兩人皆是輕輕對她點了點頭.她不知道的是.她是天庭公主.北辰山便覺得讓她幫忙似乎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

她便答應了下來.走到場中用屏風圍起來的一個四方內.外面的人只能隱約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


屏風內.姑娘們都已經準備好.一臉嬌羞實則滿懷期待的看著龍小小.

亂碼 .有胭脂香粉的味.還有狐臭腳臭的味.

這是再濃的胭脂香粉都遮不住的.

最終.這一輪.又淘汰了十位.

最後.則是檢驗這個女子是否為處子.依舊在屏風內進行.如何進行的.龍小小便不知道了.她已經出來了.被各種味道熏的頭髮暈.

判官心疼的為她揉著頭.紅雲則是嘖嘖稱奇.這一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選妃大典倒是讓她長見識了.

最終.又淘汰了十位.如今.場上便只有五十位女子了.可以說是過五關斬六將過來的.

“第二輪.才藝表演.從五十位中選出二十位.”

才藝表演倒是值得一看的.這麼多姑娘的才藝.想必是極為精彩.

不過這次的才藝並不像龍小小想象的那麼詩情畫意.比如這一位…

“下面.我為大家朗誦一首詩.名為忐忑…咳咳…啊哦.啊哦誒.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吺.啊.啊哦誒.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吺









啊呀呦

啊呀呦…”

“停停停.這是什麼鬼..”北辰山大怒.”這是妾身專門去人間學習的神曲呢.”女子有些委屈.龍小小努力憋住笑.隨即開口道:”龍王大人.這首歌我可以作證.確實為人間神曲.此曲以笙、笛、提琴、揚琴等樂器伴奏.運用戲曲鑼鼓經作為唱詞.融合老旦、老生、黑頭、花旦等多種音色.在極其快速的節奏中變化無窮.誇張變形.獨具新意.在人間廣為傳唱.我覺得這位二十二號姑娘唱的很好嘛…”她嚴肅的說道.

龍王見她說得一板一眼.好像真的一樣.不禁想.如果自己否認了這個姑娘.那不是說明自己是什麼都不懂的土包子么.

結果便是二十二號姑娘順利晉級.她臨走時還衝龍小小遞來了感激的眼神.龍小小回以一笑.她其實也想看看北辰山吃癟的樣子.還有這二十二號看起來便是不服輸的樣子.對上張氏.可有的看了.

比賽繼續進行.其中一位姑娘居然搬來了架子鼓.還像模像樣的打了起來.節奏明快.竟然還有幾分樣子.

龍小小看了看姑娘凌厲的雙眼.當即決定這位五十號姑娘也對了她的眼.接下來的力保中.又順利晉級.剩下的姑娘發現逗龍王夫婦開心似乎並不重要.只要讓眼前這個米色長裙的姑娘開心了.她們似乎才有機會.

於是乎.中場休息時.參賽者們都藉機圍在龍小小身邊.噓寒問暖.打探她的喜好.倒將她弄得哭笑不得.一旁晾著的龍王夫婦有些不高興了.今日的風頭都讓龍小小給搶了.

龍小小朝著判官投去求助的眼神.判官便開始釋放冷氣壓.姑娘們突然覺得有些冷.看到判官的眼神.才紛紛離開.

“叫你去出頭.”判官道.他今日有些吃醋了.龍小小如此打扮本就美麗.再加上她滔滔不絕的說辭.在場中釋放著一種極其動人的光澤.對面的皇子中.有些眼睛都快掉到她的身上了.

可龍小小卻渾然未覺.還在鬱悶著他又在吃什麼醋呢…

接下來的比賽進行的很順利.選出了二十位.接下來.卻是要說出喜歡六皇子的理由.

第一次見面.有什麼理由不理由的.無非就是各種吹捧.這北辰山還真是想出了些花樣的.

最終還是誇的最厲害的五位晉了級.其中.便有龍小小看中的二十二號與五十號.

最終.長相柔美的二十二號成為了妃子.而五十號則是側妃.剩下的三位則是侍妾.

這樣的結果.龍王夫婦自然是滿意的.龍小小以為只有一位妃子.沒想到這人如此貪心.還一共五位.但是這樣的小家族.能做西海六皇子的侍妾都已經很好了.

所以姑娘們都十分的高興.而最高興的莫過於張氏.她的眼裡甚至有些興奮.不知道是不是又能管教媳婦兒了. 六皇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無表情.說不上是高興還是不高興.三公主見到正妃與側妃的賞賜豐厚.又看了看那五位美人.想起了六皇子曾經對她許諾此生只她一妻.若是自己沒有逃婚.那這正妃可輪不到這女子.

三公主看了看那些女子.覺得一個都沒有自己好看.剛好看到六皇子的目光掃過來.她眼中立馬露出一絲哀怨的神情來.看的六皇子魂都丟了一半.

有些人就是如此.即使不喜歡.也不能讓給別人.

之後.幾人回了居住的寢殿.不知是不是因為龍小小在選妃大典中幫了忙.或是因為北辰山良心發現.侍女多出了幾個.還有專人燒水沐浴.搓背.小廚房也多了幾位廚子.

紅雲滿意的點了點頭.就是要這樣嘛.

晚間大家都睡下后.三公主偷偷的從房間跑了出來.來到了外面的花園.那裡有一位男子正背對著她站著.聽見動靜轉過身來.豁然是六皇子.

看見三公主.他滿臉喜色.迎上前:”你終於肯見我了.”三公主欲拒還迎.低著臉.像是悶悶不樂:”你都要娶妻了.還見我出來做什麼.”六皇子看在眼中.顯然是忘記了她的逃婚.有些心疼:”你知道的.父命難違.當初你若是嫁了我.不也沒有如今的局面了.”

“你可是在怪我.我也是身不由己…”三公主話里有些哽咽.眼中帶著些水光.楚楚可憐的模樣.

六皇子見狀.一把將三公主攬在懷中:”我不是這個意思.”三公主掙扎了一下.也就靜靜伏在六皇子懷裡.眼裡閃過一絲得意的光.

“如今.你可願嫁我.如果願意.我就帶著你私奔.我不做皇子了.我也不要什麼榮華富貴.做一對亡命鴛鴦.可好.”三公主愣了愣.她可不想做什麼亡命鴛鴦.她只不過是享受這樣被人喜歡的感覺.

她從六皇子的懷中直起身.眼中的光閃爍不定.最終才開口道:”我不是不願.只是我父王與你父王之間…而且你母親也看不慣我.我如果與你私奔了.他們還指不定會派人將我殺了呢.”三公主說完.便又期期艾艾的哭了起來.六皇子心中有一點鬱悶.但很快.也被三公主的哭聲所衝散了.

“其實我不能嫁給你.還有一個原因.便是與我一路的那位龍小小.她看上了你.便不許我嫁.她的來頭可大呢.我可爭不過她.”六皇子聞言想了想.只隱約有一個亭亭玉立的美人影子.”她身邊不有一個男子了么.如何會看上我.”六皇子半信半疑的問道.”那男子是被她欺騙了而已.你不知道.她可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子呢.他身邊幾個男子都被她迷的神魂顛倒的.”三公主眼裡帶著些憤怒的說道.

六皇子聽完.眼裡閃過一絲厭惡.便是因為她.三公主才不能嫁.那這人實在是太可惡了:”什麼來頭如此了不起.到了我龍宮.哼.我定讓她進的來出不來.”

三公主見目的達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而遠處一假山後.有兩個黑影.”這三公主逃婚一次.還長了些腦子.知道借刀殺人了.不錯.”

“不過借刀殺人這一招.這刀落在誰的身上就不一定了.”

說話的兩人正是判官與龍小小.看到三公主鬼鬼祟祟的.便留了個心眼.沒想到還真讓他們發現了這樣的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