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淡淡說道。

眾神靈苦笑不已,雖然已經是神靈,可如今事關身家性命,誰又能如此淡然的?

疾風浪人倒沒這憂慮,他只是一個浪人,人在哪裡家在哪裡,想去哪裡去哪裡,尋常角色也攔不住他。他們不行啊,哪個不是有家有室,有族有界,大本營就在那裡,自己一跑,家業也完了。

「徒兒拖累師尊了。」

姚雯雯俏臉湧上一絲歉意。

此前她一直苦求師尊來幫忙,現在來了,她反倒有些不安了,感覺對不起師尊。

索羅擺擺手,沒有多說,只是遞過去一個眼神,讓姚雯雯寬心。

眾人頓感有異,項天連問道:「怎麼了?」

「師尊與我,都會和大家共存亡。」

「我不能看著祖神深陷危機而不動如山,師尊他……他要將此事做到最好,從一而終,這是他的道路,他的心。」

姚雯雯低聲道。

眾神靈面面相覷,皆不由心生敬意,那些後悔沒有叛出的神靈,更是面色有異,心中格外難受。

「項天再次代表殷神王,感謝閣下的相助。」

項天神色一肅,忽然起身躬身道。

索羅依舊是淡淡地擺手,而後便從懷中取出一支橫簫來,輕輕吹奏著,清音如小溪,緩緩流淌而出,是很平常的小調,卻有種莫名的韻味。

「天堂界到了!」

一位始終關注玄神界的神靈忽然說道。

此言一出,大殿為之一靜,而後愈發沉悶起來。

天堂界,這又是一個強橫無匹的大界啊,十分接近百強之中前十的大界了。

最重要的是,該界曾受過殷屠神滔天的恩惠,如今卻第一個反了出去,造成的影響不可想象。

現在,它終於是到了,帶來的不僅僅是實力上的再一次拉開差距,還有士氣的影響。

「天堂?哼,一群人模狗樣的畜生。」

姚雯雯銀牙暗咬,恨的咬牙切齒。

天堂的到來,把索羅到來,並且強勢立下的威嚴衝擊的消散,散的一乾二淨,無形的陰霾依舊籠罩著整個九劍神界。

殿內一片寂靜,所有神靈依舊聚集在這裡,沒有離開的意思,等待著更多的新消息,也在等待大戰的開啟。

不知過去多久。

「各位!有新的消息!」

忽然,鎮天劍主驚呼起來,霍然起身道:「水月界、岩靈界、水月界,忽然宣布……向地獄界、天堂界等宣戰!」

頓時,整個大殿靜了下來,眾神靈有些發懵,很快,大殿就炸了。

「你說什麼?」

「這三個界不是拒絕支援我們了嗎?怎麼又宣戰了?」

「這是怎麼回事?」

……

殿內嘈雜一片,所有神靈都被驚到了。

現在殷屠神和他們的情況太不妙了,多出哪怕一個界,對於他們而言都是一記強心劑,事實上,這個時候,可能加入的大界已經差不多沒了,落井下石的卻絕不少,讓他們都快絕望了。

可就在這個關頭,這三個原本拒絕了的大界,竟同時向天堂界等大界開戰了,這實在不可思議。

一眾神靈充滿了不解。

首座上,項天神色一動,索羅也動容,二人同時低語道:「葉凡……回來了?」

聽到這二聲低語,一眾神靈愣住,而後嘩然起來,面露驚容與喜色。

「原來是葉凡,這小傢伙終於出現了嗎?」

「讓我們好等啊。」

「殷神王的繼承者與弟子嗎?得試試他的實力,實力不夠,我等可不認。」

「應該很不錯,當初的戰績也是有目共睹的。」

一眾神靈議論紛紛,士氣大增。

殷屠神沉睡,在他們看來,葉凡代表了殷屠神,對葉凡自然予以萬分的重視。

並且,因為殷屠神的關係,對葉凡的感覺也十分不錯。

姚雯雯忽然神色一動,舉起宛如凝脂般的雪白皓腕,神念進入神環烙痕中,隨即喜道:「是葉凡!他聯繫我了,說在二天內趕到。」

「影像,快讓他開影像,奶奶的,說幾句就完事了,哪有那麼容易。」

一個神靈罵罵咧咧道,面上儘是笑意。

「他、他說在閉關,要準備送祖神一份大禮。」

姚雯雯一臉哭笑不得。

「大禮?神王還能看上他這點破家當。」

那神靈又是一句罵娘蹦了出來。

這時,另一邊鎮天劍主再次瞪大了眼睛,驚呼起來。

「你整天咋咋呼呼的作甚?」

那最喜罵娘的神靈翻著白眼道。

「九、九幽界和暗影界宣布加入我們了!」

「還有****神界,阿修羅界,聖賢界也都加入我們了。」

「嘶……太初古界,羽化界也正式宣布加入我們!」

鎮天劍主瞠目結舌,滿臉不敢置信,說完,自己都呆住了,不敢相信地又查看了一次玄神界的信息。

整片大殿一片死寂,更有的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看著鎮天劍主。

「這……居然是真的!這些見風使舵的傢伙,看到葉凡出來了,趕緊露臉表態!」

那最喜罵娘的神靈迅速查看了一番玄神界內傳出的消息,也是被驚的目瞪口呆。

一眾神靈連忙進入玄神界查看,結果一個個都懵了,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怎麼會突然有那麼多大界都加入了進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在此之前,九劍神界這邊百強大界才二個啊,雖然二個都是百強大界中排序前十的存在,但也太缺乏百強大界力量了。

而現在呢?

九劍神界,九幽界,虛空界,****神界,暗影界,聖賢界,阿修羅界,羽化界。

這足足是八個百強大界了,其中,暗影界和****神界,都是十分接近百強前十的,可以說,短短半天時間,九劍神界這邊力量暴漲了數倍不止。

「難道又是葉凡?」

項天有些驚疑,但又搖搖頭,覺得不可能。

其它神靈也是一臉異色,但也不覺得葉凡有這種能量,數十萬年未曾現身一次,哪來的人脈,這怕是殷屠神的後手,這才有些可能。

然而,不等眾人欣喜多久。

突然,一則消息傳遍了星空,震撼各方,整片星空都為之顫慄。

這一次,是星空巨獸那邊傳來的消息,而且是九大虛空族之一的虛空神族傳出的。

虛空神族族長聲音冰冷漠然,傳遍許多星系和大界,言稱必要親手誅殺殷屠神,以血洗虛空神族的恥辱!

更可怕的是,這絕非是說說而已,有勢力觀測到,星空巨獸族真的在邊疆開始頻頻調動大軍了,虛空九族全部出動,以虛空神族為首,要橫渡無盡星空,收割殷屠神的命。

如此消息,對於九劍神界等大界而言,絕對是晴天霹靂,簡直不能相信,此事連星空巨獸都參與了進來。

但是,了解過當年之事的人,都知道此事沒發生實屬正常,發生了也不算意外。

星空巨獸宣布的消息,一下子將數個大界加入的喜氣沖個了支離破碎,整個九劍神界反而愈發沉悶起來。

然而,這還不止。

就在第六天,一則消息再次震動星空。

真武皇界神子煉七殤,帶領一支近衛軍,浩浩蕩蕩自星空深處出發,朝九劍神界而來,據說攜帶了該界的皇者神兵。

以至於,所過之處,無窮生靈戰戰兢兢,終日不得安寧,唯恐這煉七殤控制不住皇者神兵,崩滅大片星空。

當日出發,當日便到,速度快的無法想象。

煉七殤這個真武界神子的降臨,引得九劍神界外無數神靈與大軍拜見,恭敬的如見神靈,諸界士氣暴漲到無法想象的地步,如日中天,軍威攪盪天宇億萬里。

並且,隨著煉七殤的到來,一股暗流開始洶湧起來,各方都在暗自猜測著,不朽皇界真武界這是什麼意思,是支持滅殺殷屠神?還是別的意思?是明著支持,還是精神上的支持而已?是否會出動皇者神兵鎮壓當世?

(本章完) 跟鈴木菲亞娜報備過後,李學浩從溫泉旅館里出來。

升仙峽全名御岳升仙峽,屬於秩父多摩甲斐國立公園,也是公園最具代表性的名勝。位於甲府市甲府盆地北側,是富士川的支流荒川上游的一條谷地。

溫泉旅館距離公園很近,出門口就可以見到路上絡繹不絕的行人,雖然現在還不是旅遊的旺季,但今天因為是雙休日,很多人都是拖家帶口地來遊玩。

有脖子上掛著相機、或者手上抓著手機的遊人,自拍、抓拍,隨處可見。

李學浩一個人又空著手倒顯得有些獨特,完全看不出是來遊玩的,與拖家帶口或呼朋喚友結伴而來的遊人格格不入。

這一點他不會在意,一個人自得其樂。

在附近買了一份升仙峽景觀分布圖,李學浩準備進升仙峽。

當然,他不是漫無目的,而是有計劃為之。

答應了那對雙胞胎怨靈姐妹,帶她們回故鄉來看一眼,然而經過幾百年的演變,所謂的「故鄉」肯定早就不復如初,建築方面更是完全大變樣。

但升仙峽不同,這是自然景觀,就算經過了幾百年的演變,有了人工斧鑿的痕迹,但肯定不會變化太大。估計如果可以令雙胞胎姐妹回憶起以前故鄉的樣子,升仙峽這裡就是個不錯的選擇。

打開升仙峽景觀分布圖,李學浩準備找出其中的地標性景點,因為越有象徵代表的地方,印象也越深刻。

景觀分布圖標記得非常細緻,甚至就連停車場和廁所的位置都標了出來。

升仙峽的主要景點同樣一個不落,還標記出了最好的參觀遊玩路線,從豆腐岩、駱駝岩、登龍岩到羅漢寺,石門、覺圓峰、天狗岩和仙娥瀑布,李學浩也找到了其中的地標性景點。

覺圓峰是其中的主峰,也是升仙峽的象徵,恰好在它的對面,也是擁有30米落差的仙娥瀑布,這兩個景點都可以說代表了升仙峽。

而要同時可以參觀到這兩個景點,散步道是最好的選擇,因為散步道中有位於巨石之下的石門,也包含了落差巨大的仙娥瀑布以及覺圓峰。

選定好路線,李學浩收起景觀分布圖,隨著人流朝升仙峽而去。

升仙峽的範圍從架有長潭橋天神森林起到仙娥瀑布綿延約4公里左右,花崗岩的表面長年累月地被荒川的激流沖刷、侵蝕,形成了光怪陸離的奇怪岩石。岩石上一簇簇的松樹和楓樹,間中還夾雜著一些杜鵑花,不得不令人感嘆大自然的神奇。

不過現在還不是秋天,楓樹葉還是新綠的顏色,等到了秋天,新綠的楓葉變成火紅的顏色,那才是真正的美不勝收。

峽谷里還有一個楓葉迴廊,景觀分布圖里就有秋天時楓葉迴廊的照片,看到被「包裹」在火紅色世界里的「走廊」,連李學浩都有些心動,想著秋天時是不是找個時間,帶上千葉小百合幾人再來這裡遊玩一次。

散步道里的人流川流不息,時不時地就有拖家帶口者停留下來,然後一家人聚集在一起拍個全家福什麼的。

李學浩漫步而行,穿過巨石下的石門,已經可以聽到瀑布飛濺的聲音,等到踏上升仙橋,仙娥瀑布已經在望了。

左邊就是覺圓峰,右邊則是仙娥瀑布。

不過人來人往的,並不適合現在就放出小笠原姐妹。雖然普通人看不到她們,但李學浩也不想被當成和「空氣」說話的神經病。

要找個比較僻靜的角落才行,眼一掃,正好見到靠覺圓峰的一邊有個凹進去的地方,那裡正好沒人,因為大多數遊客都在欣賞右邊壯觀的仙娥瀑布,就算照相,也是朝著仙娥瀑布那邊。

李學浩穿過升仙橋,準備走過去,冷不丁旁邊「竄」出一個人來攔住了他的去路:「嗨,你好。」

攔住他的人是個女生,大概十八、九歲的樣子,長相普通,卻有著這個年齡段的女生所特有的青春和活力,頭上戴著頂鴨舌帽,身後背了一個中等的背包,一看就知道是趁著假期來遊玩的學生。

「你好。」伸手不打笑臉人,李學浩禮貌地回應道。

「是這樣的,你可以幫我們拍一張照片嗎?」女生搖了搖手裡的數碼相機,有指了指旁邊她的同伴。

「嗯。」只是一個小小的要求,李學浩點頭答應下來,看了眼她旁邊的幾個同伴,都是清一色的女生,有六七個之多,年齡也都相差不多。

「謝謝你。」女生感激地道謝,一邊教他怎麼使用數碼相機。

都是傻瓜式的操作,李學浩自然沒有問題。

教會他使用之後,女生跑到同伴的中間,雙手比劃了兩個大大的剪刀手。

李學浩抬起相機,核對著焦距,覺得差不多了,這才說道:「好了,要開始了。」

鴨舌帽女生顯得很興奮,大聲叫道:「一起跟我喊,茄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