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可以迴歸以前的生活了,終於可以把該欠的人情都還清了,我們離出口越來越近,我就越來越激動。

可這時我發現天一的大門口聚集了好多人,睿和許迪此時也看到了情況,他們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衝過去。”

一聽這話,我也沒猶豫,想着天一這幫人,我今天不撞死他們,那他們就會讓我不得好死,我直接一閉眼就繼續深踩着油門,可突然聽到了一聲巨響,好像是什麼爆炸的聲音,瞬間我們的車就橫着朝旁邊的地上衝去,車子完全失去了控制,這時我看了眼車上的人都還好,並沒有受傷,唯一擔心的就是灰。

“糟糕,我們車胎被他們放地上的不知道什麼東西給弄爆了••••”這時青青話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我發現青青的神情異常的驚恐,似乎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我順着她的目光往車外看去,1號長老竟然站在人羣中,正在看着我們。

他那獨特的髮型是異常的顯眼。

是劉君出賣了我們?不可能,當時劉君的眼神是那麼的真誠,如果他真要出賣我們,也沒有必要說那話了,是恆出賣了我們?那更不可能,如果是他的話,他可以完全直接舉報我們,可如果沒人出賣我們,那1號長老怎麼又會出現在這裏呢?

車子已經完全無法動彈,許迪讓我把灰背好一起下車,睿那邊則是讓青青把2號長老給看護好,許迪和睿說道:“要不要和我比比,看誰幹掉的人多?少的那個以後就當賤奴~怎麼樣?“

睿看都不看許迪,直接就衝了出去,而那邊1號長老感覺是要說什麼,我看見他嘴動了下,可還挺清楚呢,睿就已經衝進了人羣中,打斷了他的話,而許迪也不甘示弱,拿出嗜血刃就衝了進去。

而我則揹着灰和青青以及2號長老一起站在汽車旁邊,剛好我們這裏後方是牆,左邊是別墅區,右邊是出口,我們可以看清楚左右的情況也不至於被人偷襲。

那邊許迪和睿已經被大量的天一人圍了起來,他們天一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我根本看不到中間的許迪和睿現在的情況,不過連連從人羣中穿出來慘烈的喊叫聲可以判斷出,目前至少許迪和睿並沒有受傷,因爲喊叫聲並不是他們那傳出來的,而是那些圍着他們的天一人,而且還不斷的看到圍着的天一人,不斷的從人羣中帶着慘烈的叫聲飛出來。

有一些多的人因爲實在是擠不進去了,轉而要過來攻擊我們,可睿和許迪並沒讓這樣的情況發生,他們只要看到有人往我們這邊跑,那麼他們必定會攻擊這人,而且這人苦逼到是同時受到了兩個人的攻擊。

(本章完) 還別說,雖然天一的人多,但許迪和睿聯手的情況下,他們兩人並沒有佔下風。

甚至許迪這時連全身的漣漪都沒使用出來,只使用了單獨匕首上的漣漪,但我發覺睿那邊似乎和以前不一樣,我看到他包着那鐵護腕的手,在發出淡淡的白光,不應該說是光,而好像是一種氣包圍在他的左手上,而且很明顯威力區別很大,當他的右手打到別人身體的時候,那人最多是受傷倒地,但當他帶着氣的左手打到別人的身體時,那人立馬就是破肚死亡,他這招我可是從來沒見過啊,難道他之前也有隱藏。

而且按他之前的話來說,他說現在的能力比許迪還要強,他只見過許迪嗜血刃發出紅色漣漪的力量,如果單輪那個時候的許迪,那麼現在的睿所發揮出的能力確實在各方面都比許迪強,他的藏龍腕,既可以攻擊,又可以防禦,而且威力也比嗜血刃強大,但我相信許迪如果用全部的力量,就是那全身善發出的漣漪去跟現在的睿打的話,睿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但我怕就怕在,睿所說的許迪不是他的對手,是說的許迪發揮全部力量的時候不是他的對手。

除非睿現在的能力還不是發揮了全部,我真的怕那次許迪和睿打起來,那許迪可能就危險了。

等等~~睿好像纔是我親哥哥吧,我怎麼現在胳膊肘往外拐?

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我發現天一倒下來的人越來越多,許迪和睿也沒有絲毫的怠慢,但從1號長老的臉上並無法看出驚恐,我正疑惑的時候。

青青說道:“他們還是來了,剛纔都是小角色,現在纔是重頭。“

我順着清前的目光看去,別墅那遠快速的跑來了,8個人,他們的速度非常之快,但是最讓我奇怪的是,之前那些天一的成員還在想方設法的想來我們這邊攻擊我們,但這8個人卻從我們身邊經過時,只是看了我們一眼,卻停都沒有停,便直接跑到了1號長老那邊,他們跟1號長老說着什麼,這時1號長老讓大家停手,所有的天一成員全部都閃開。

而許迪和睿則是互相看着對方,他們兩人竟然還在爭論誰幹倒的人多,看架勢他們兩人還想爲這個爭論打一架定輸贏。

這時青青朝他們兩人大聲喊道:“你們別鬧了,他們是天一的八大金剛,不是好對付的人。“

八大金剛?好威武的名字啊,就跟少林寺十八銅人一樣,聽了就讓覺得牛逼閃閃的角色啊。

我問青青這8個人是什麼來路?究竟有多厲害?

青青讓我認真點,她說天一不是有2號到9號嗎?他們8個長老手下都是掌管天一成員麼?其中成員分爲1、2、3級成員,而每個長老下面又分爲4個組,每個組都有一個組長,也就是每個長老下面都有4個組長,但這4

個組長裏都會有一個最厲害的組長,也就是8個長老手裏,每個手裏最厲害的那個組長,組在一起,就稱之爲八大金剛,他們各自的身手都不相同,都有各自的拿手絕活,青青真的不敢想象他們八人如果聯手的話,什麼人可以對付得了。

這邊因爲聽到青青的講述,我緊張得汗毛都豎起來了,而那邊睿卻不在乎的說道:“八大金剛?我是聽說過的,不會是浪得虛名吧?喂~許迪,剛纔那不算,現在我們比比看誰幹他們幹得多,誰就贏,怎麼樣?“

許迪得瑟的笑笑道:“那有什麼問題?如果我一人幹倒了8個呢?“

睿也笑笑道:“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許迪說道:“那好,我先來。”

這時那8個人中走出了一個人,此人相貌奇特,怎麼奇特法呢?就是個子相當之矮,目測就1米5左右,還佝僂着一個腰,就顯得更加的矮了,最大的問題,他還帶頂着一頭長髮,顯得相當之猥瑣,整個人看起來很瘦,說老實話,要不是青青說他是八大金剛,換做在外面的世界,這樣的人我都不想去打他,怕一拳頭下去他就見了上帝,到時他掛了我還得去坐牢。

這人佝僂的腰走出來後,他對許迪和睿說道:“首先自我介紹下,我叫無,是屬於9號長老下面的組長,你們別誤會,我們怎麼可能八個一起上,那就算贏了也勝之不武,我們就一個一個的上,至於你們是想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的上,那就隨便。”

許迪這時誇張的捂着肚子笑,他說道:“好好好,既然你要出來先丟醜,那我就成全你,睿~~你等着,我先上。”許迪走上前去之前把站在他旁邊的睿往後面拉一下,我是熟悉許迪的,他剛纔拉睿那一下肯定是有問題的,我看睿臉上的神情微變,我自從暈倒後,腦子就異常的活絡,我推測剛纔許迪之所以那樣誇張的神情和說話,其實他並不是小看面前這人,而是他現在謹慎了起來,他想一個人先上,探探他們八大金剛虛實,如果他到時真有什麼危險,睿在後面也可以吸取許迪失敗的教訓,從而擊敗他們,睿這時也沒在跟許迪爭論,而是安靜的站在身後,面容嚴峻的看着他們二人。

許迪直接帶着紅色漣漪的匕首就衝了上去,而無並沒有迎戰,他則是快速的往後退,他往後面退的速度相當之快,我清楚的看到他往後退時,雙手伸進自己的口袋中拿着什麼,等他雙手在伸出來時,他的每個手指尖部都有一個尖銳的鋼指套在手指上,這時他竟然直接雙手朝地下一動,突然之間整個人就鑽進了土裏。

人瞬間就不見了,而正是這一下,他躲過了許迪的攻擊,許迪低着頭私下找的同時,許迪許迪就一個後空翻,而剛纔許迪所站的地方,那無竟然從土中破土而出,這人的本事是鑽土?

這尼瑪跟土撥鼠一樣,而且還是在地上,壓根就不好找啊,這完全屬於耍陰招啊。

不過我正擔心的時候,許迪那邊卻再次露出了得瑟的笑容,他笑道:“這個就是你的本事?”

無陰笑了下,吐着舌頭再次鑽入土中,許迪這次並沒有動,而是閉上眼睛站在原地,就像是冥想一般,突然許迪就把手中的嗜血刃朝土中甩了過去,那嗜血刃深深的插入土中,瞬間就看到嗜血刃插進的地方,瞬間那土壤周圍有一圈血染紅了土。

轉而許迪一甩手就拉回了嗜血刃,而那個無則在剛纔那嗜血刃插進的地方不遠處鑽出了土,他整個人捂着手臂,手臂上還在滴着血跡,難道剛纔是許迪的嗜血刃攻擊到了土裏的他,許迪這麼的牛逼?

看得出來這傷受得不淺,無的身上已經冒着汗珠。

許迪笑道:“你以爲你鑽進土裏,我就找不到你了,你別說是進了土裏,就算你是進了水裏,我閉着眼睛也可以找到了,別忘記了,你進入土裏如果要攻擊我的話,你必定是要動的,只要你動就會在土中產生微小的動靜,我只用細細感覺這個動靜,就可以知道你的方位,哈哈~~~”

許迪這人太賤了,這時的笑,完全是打擊了對方的自尊心。

“不好~~”後面的睿大喊一聲,可爲時已晚,許迪雖然已經有躲開的勢頭,可腿部還是被那人手中的鋼指劃開了道口子,鮮紅的血瞬間從許迪的腿中流了出來。

而剛纔攻擊他的人就是無,應該說是另外一個無,現在場上竟然同時出現了兩個無,一個是已經受傷捂着手臂的無,另外一個是鋼指上還沾染着許迪血跡的無。

怎麼會出現兩個無?難道他也會影分身?上次在商場也看到那個人會這招,許迪這時直接一個嗜血刃就朝那個受傷了的無甩過去,因爲速度太快,那個無壓根沒躲避過去,就被嗜血刃穿膛破肚,我知道許迪此時的目的,如果兩人中只有一人是本體的話,那一定是那個手臂上流血的是本體,可這時卻看到手臂流血的那個無瞬間變成了泥土散落了一地,而那個偷襲許迪的無則笑笑道:“你以爲他就是本體?看來你還沒了解我真正的本事是什麼。”

說完他就朝許迪衝了過去,他跑起來的速度很快,而且因爲身高的原因,再加上他佝僂的身子,許迪要攻擊他必須彎腰才行,當他要靠近許迪時,許迪卻又是一個後空翻,因爲這時在許迪站着的位置,竟然又鑽出來了一個無,這已經是第三個無了。

兩個無這時都朝許迪笑笑,其中一個說道:“你剛纔不是說我進入土中,如果要攻擊你的話,是會移動而產生細微的動靜嗎?其實我根本在土中不需要動就可以攻擊到你,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和你玩玩,接下來你要準備好了。”

(本章完) 說完兩個無就同時鑽進土中,這時旁邊的青青說道:“這人看來可以讓泥土化身成自己去攻擊敵人,而且最可怕的是,他的泥土化身和他本人,就連氣息都是一樣的,根本就分不出來誰是本體,正是因爲他會這招,所以他完全不需要在土中移動就可以攻擊許迪,直接就可以利用許迪腳下的泥土變成自己的化身去偷襲許迪,而許迪根本無法預估他的動靜。”青青說這話時我看到她聚精會神的看着場上,似乎她恨不得現在就上去幫許迪。

這時許迪再次朝空中後空翻,差一點就又一次被土中冒出來的無給傷着,而我剛因爲許迪能躲過去而鬆口氣,但此時卻發生了讓我絕望的事,另外一個無竟然在許迪要落地的地方冒出了半個身子,就等許迪落下來的瞬間攻擊他了。

而就在這時,許迪再次在空中朝下方甩出了嗜血刃,地上那個無爲了躲避攻擊,快速的入了土中,許迪這才安穩落地,可就在這時,無拍拍手對許迪說道:“想不到,挺厲害的,如果你是天一的人話,你應該也會成爲了不起的人,只不過,哎~~可惜了,我要出絕招了。”

無話音剛落,許迪周圍一大圈的土裏裏冒出了至少十幾個無,都長得一模一樣,他們全部都陰笑對着許迪,隨即就連同之前說好的那個無一起鑽入了土中,我心想完了,這樣的情況,許迪除非是長了翅膀,要不然怎麼能躲得過去,現在許迪壓根沒機會去攻擊,因爲根本不知道哪個是本體。

而這時許迪竟然並沒有在跳在空中去躲,而是直接右手握住匕首,半蹲下去把匕首深深的插入到泥土中,許迪咬着牙說道:“既然找不到你的本體,那我就把你連同化身一起殺掉。”許迪的話音剛落,就看到泥土從那嗜血刃一圈開始泛起紅色的漣漪,那範圍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快速的擴大,一直擴到了我這邊的腳下,而土裏傳來數不清的撕心裂肺的喊聲,而當紅色的漣漪從我的腳上又收縮回去時,那些喊聲也早已經消失,許迪拔出嗜血刃的時候冷着眼對那剩下的7個‘金剛‘說道:“下一個是誰來?”

許迪說這話時,無都一直沒有從泥土裏出來,我想他應該是已經直接‘入土爲安’了吧。

“我草~~許迪,你他孃的真厲害,真帥氣,我要是妹子我就嫁給你了。”真的我說都是發至內心的實話,這時的許迪覺得特別的帥氣,青青在旁邊也是長吁了一口氣。

在我歡呼的時候,卻發現那剩下的7大金剛並沒有因爲許迪的牛逼,臉上有絲毫的驚訝,就算不爲許迪的實力而經驗吧,他們的同伴死了,難道他們不會動容,真的是一點動容的神情都沒看到。

這時走出了第二個人,一個異常如施瓦辛格一般魁梧的男人,最顯眼的是他那張飛一般的鬍子,讓人看着都覺得害怕,這種人屬

於走在街上,你連多看他一眼都會覺得膽怯的類型,我好奇這人又是有什麼絕活呢?

他走上前使勁用腳跺了下泥土,低着頭嘴裏說道:“我說無你個飯桶,你死了也是活該,成天都練一些偷雞摸狗的功夫,狗肉永遠都上不了正席,現在也許是對你最好的歸屬。”

說完他就看向許迪,對許迪說道:“小子,你打贏了無不算什麼,剛纔只能算是開胃菜,下面由我來和你對陣,我是8號長老下面的組長,我叫石,我的拿手絕活可不是剛纔那個偷雞摸狗搬的人,你等着接招吧。”

說完他並沒有直接去攻擊許迪,而是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我心奇他脫衣服幹什麼,而當他的衣服丟到地上的時候,我瞬間就明白了,真的是把我嚇了一跳,他那漆黑的背心,裏面可能是放了什麼很重的鐵,因爲那衣服落地之後竟然把泥土給砸出了一個坑,難道此人平時就把這麼重的衣服穿在身上?

“終於舒服了,所以說我最喜歡的就是戰鬥,別人以爲我是戰鬥狂人,其實我是喜歡戰鬥的時候可以不穿這衣服的原因,來吧。”說完他就擺好了架勢,看樣子他是要等許迪去攻擊他啊,而且我注意到他手上並沒有拿任何的武器,只是一雙手擺出了功夫一般的架勢。

許迪此時並沒有去攻擊,而是把上身的衣服脫了下來,露出他有傷疤的腹部,我本以爲是他覺得有衣服打鬥起來不方便,也許這樣看起來更帥氣,哪知他是用嗜血刃把衣服割下了一塊布條,然後綁在自己的腿上用來止血,我瞬間扶額啊。

而那個叫石的也沒趁這個機會去攻擊許迪,而是靜靜的等待着許迪,他還挺講江湖規矩的嘛。

當許迪綁好看腿後,還原地跳了跳,許迪看那個石並沒有趁他綁腿的時候攻擊他,許迪竟然還問道:“你爲何剛纔沒來攻擊我?“

真的是把人氣死了,許迪現在完全是屬於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過那個叫石的雖然看着像張飛,但並不是如張飛那般的脾氣,被人刺激下就會發怒,他很平靜的說道:“我就算要贏也必須是贏得光明正大,主要是現在時機不允許,要不然我想把你的傷治好後再跟你打,所以你剛纔綁腿的時候,我是不可能攻擊你的,我們要公平的競爭。“我發覺這人真的是很正直,雖然他是天一的人,但我從心底對這人有好感,一般現實中像石這樣的人,很多人願意跟他交朋友的。

許迪對他豎立起了一根大拇指說道:“就憑你這句話,等下我不會讓你如無那邊失去生命,至少我會留你一條性命,相信我。“

我還~~都這種時候了,許迪還是這麼的囂張,這時許迪說完就拿着嗜血刃朝石衝了過去,我注意到這時許迪手中的嗜血刃並沒有散發紅色的漣漪,也就是說許迪現在是拿嗜血刃

最初的狀態在進攻,我相信肯定不是許迪受了那麼點傷就無法使出紅色漣漪,肯定多半是許迪經過剛纔和無的戰鬥後,覺得不能在魯莽進攻,而是要先熟悉對方的拿手本事是什麼,我發覺我現在的腦子越來越活絡了,像以前的話,這種事我都思考不到,都是需要通過別人來告知我,我真的不知道應該爲這感到高興,還是害怕,我知道之所以腦子會這麼活絡,是因爲腦中吸收那些人的意識,可我更怕的是時間久了,那些人其中的一個會佔據我的軀體。

這時許迪已經近到石的附近,他揮舞起嗜血刃就朝那人砍去,只見石右手手掌朝上,朝那嗜血刃抓去,難道他要去抓嗜血刃?這不是等於找死嗎?這嗜血刃是認主的,除了自己的主人外,誰抓誰傻逼啊,他的手掌明顯是要去抓那嗜血刃,絕對不可能是如許迪上次那樣去抓灰手上的匕首那般,是去抓灰的手,哈哈~~~看到這裏,我心想許迪這次贏得太輕鬆了點吧?

然後事實卻並不是我想的那般,只看到石頭手掌就要接觸到嗜血刃時,許迪卻猛的拿開了嗜血刃,並且整個人向後跳了一大步,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勝利就在眼前,只要讓石抓住了這嗜血刃,戰鬥不就可以迅猛的結束了嗎?許迪爲什麼要躲開?真一下真的讓我鬧不明白,而此時更讓我困惑的是,許迪竟然拿着自己的嗜血刃低頭看了看,隨即扣了扣腦袋看向石,但許迪卻沒說話,只是一臉疑惑的看着石,而石這邊更沒說話,只是微笑的看着許迪,這尼瑪可讓我急死了。

而這時更讓我驚奇的是,許迪竟然把嗜血刃憋到了腰間,許迪這是要幹什麼?難道放棄戰鬥了嗎?這絕對是不可能的,我印象中的許迪,就算是死都不可能放棄戰鬥,更何況現在還一點傷都沒受的情況下,難道是因爲畏懼對方的實力?我覺得更不可能啊,許迪是那種遇強則強的類型啊,而且都還沒看到石究竟有什麼壓倒性的絕活,許迪怎麼可能放棄?

就在我摸不清頭腦的時候,許迪直接赤手空拳就朝石再次衝了過去,這次石還是沒動,就站在原地等待許迪的攻擊,許迪跑到了石的身邊,稍微一低頭,就出拳朝石的腹部打去,這一拳下去,那石的腹部可是會結結實實的捱上一拳啊,但我卻看到許迪這一拳還沒碰到石的腹部,竟然就收了回去。

шшш◆тt kān◆C O

而這時石的拳頭已經朝許迪的頭部砸去,幸好許迪反應快,一側身給躲了過去,緊接着許迪飛起一腳側身踢,朝石的腰部踢去,我這次可是看得仔仔細細,可不知道爲何許迪還是在腳快觸碰到石的身體時卻強行收了回去,緊接着許迪連續幾個後手翻遠離開了石。

場上許迪再次皺起了眉頭,而我則問起青青道:“許迪這是在幹什麼啊?爲什麼每次明明都要攻擊到對方了,卻在關鍵時刻收回自己的攻擊啊?”

(本章完) 青青也是皺着眉頭想了想,最後說道:“我也不明白許迪爲何會這樣,但你有一點我知道是說錯的,許迪每次的攻擊並不是收招,而是似乎是什麼原因,讓他強行停止了攻擊,這兩種說法表面上是一樣的,實際上卻大不相同,就好像開車的時候,你事先知道要在前方一千米的地方停車,和開着好好的,等你開到九百九十米的時候卻突然讓你停車,明白了嗎?”

聽了青青這般的解釋,我肯定就明白了,而場上的許迪這時開口問石道:“剛纔是怎麼回事?難道你會氣功?”

石厚重的笑聲迴應道:“還不錯,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看出個所以然來,不錯,我這就是氣功,但我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我這是內八重。”

許迪聽完後,臉色一驚,他說道:“內八重?你這功夫是跟誰學的?糟老頭曾經對我說過,內八重這門氣功功夫屬於絕學,一般人就算是想練也練習不出,需要配合奇特的筋骨,如果一般人練的話,筋骨不適合的情況下,強行練的話,會讓人筋脈斷裂至死,而適合練這本功夫的人,必須碰到懂這門功夫的人去特意教,要不然沒人教你怎麼練,你就算有這麼奇特的筋骨也不可能學到,也就是說有奇特筋骨的人會了這門功夫後,想把在這功夫傳下去,還得隨機緣巧合再碰到一個也有奇特筋骨的人,纔有機會傳下去,糟老頭曾經說過在他年輕的時候碰到過一個這樣的人,現在時間這樣的人本就少,那人不會是你師傅吧?”

聽到許迪所說的這個內八重氣功,這麼的神祕,我不由得好奇了起來,我看着青青驚得嘴巴都張了起來,並且青青目光一直在石的身上,我想是不是青青知道什麼,我趕緊拍拍青青的肩膀,問她究竟何爲內八重,可青青卻說道:“這功夫我也只聽說過,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傳說,但具體這功夫有什麼說法以及什麼來歷她也不知道,她只是驚訝於天一的內部竟然有人會內八重這門氣功。”

我問青青道:“你們都是天一的,難道互相還不知道對方?‘

青青說道:“天一那麼多的人,怎麼可能互相都認識啊,而且不同組之間的人,互相都是競爭關係,更不可能認識了,對方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功夫告知給我們,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我發現青青說這話時,眼神又看向了另外六個人,眼裏充滿了擔憂。

這時旁邊的2號長老咳嗽了兩聲,我一想對啊,他是天一的2號,青青如果不清楚的話,他是應該知道啊,我趕緊問起2號長老知道這功夫的來歷嗎?2號長老似乎對我剛纔一直只問青青不問他,心裏有點不爽,此時又咳嗽兩聲,轉而一副高人的神態說道:“這功

夫我當然知道,所謂內八重,重點在這個‘八’上,平常人呼吸都是靠嘴巴鼻子,這是大衆都知道,稍微懂點氣功的也知道,其實眼睛、耳朵也可以起到呼吸的作用,兩隻眼睛,兩個鼻孔,兩個耳朵,外加一張嘴,也就是人有七處地方是可以供呼吸的。

“外面世界的一些科學家也研究過,其實人的汗毛也有呼吸的功能,不過汗毛對於呼吸的功能相當之微弱,而汗毛就是內八重的這個八,也就是要練習這門功夫,就是要讓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停止呼吸,而人就只靠汗毛進行呼吸,開始的時候可能能支持幾分鐘都算不錯了,慢慢的變成幾個小時,再是幾天,一直到可以一直控制着自己,只用汗毛呼吸,也可以讓自己行動自如,這樣的呼吸方式,其實也就是一種氣的修煉方式,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人體內的氣會運用自如,甚至可以從體內善發出來,低端的可以讓氣在手中積成看不見的兵器,來傷人,和他對打的人,根本是防不勝防,首先是看不見他手中氣積累成的兵器究竟是何物,又多長,其實也沒一個固定的形態,就好比他手中有一把隱形的且變換自如的武器,中級的可以在體外形成一種保護層,讓攻擊到他的人,不光不能傷害到他不說,還會因爲觸碰到他的氣,把自己給傷到,高級的可以把氣釋放出體內如炮彈一般攻擊人,而且這時的氣還是看不見,被攻擊的人有時甚至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石看樣子至少是中級以上的級別,剛纔許迪打在他的身上時,明顯許迪是受到了什麼阻隔,才收回了手。“

“那不是跟七龍珠裏孫悟空龜派氣功一樣?”聽完2號長老的講述,我瞬間就想起了這個解釋,孫悟空打人就是用的身體中的氣。

“孫悟空?是那個西天取經的猴子嗎?”2號長老一副不明就裏的神情,哎~這就是典型的代溝。

這時石對許迪說道:“我師傅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問你,你現在知道了我的本事後,是想放棄了嗎?我可還都沒有熱身啊。”

許迪搖搖手指,他再次拿出了腰間的嗜血刃說道:“並不是,我開始只是想試試你的實力而已,你的內八重是一種氣功,而我的嗜血刃釋放出的是血的怨氣,我今天要看看,究竟是你的氣功厲害,還我嗜血刃上的怨氣厲害。”

這時許迪的嗜血刃已經散發出了紅色的漣漪,這次許迪又一次衝了出去,我的心都糾在了一塊,雖然許迪在我這裏一直是自信的,但我怕他這時是盲目的自信啊,我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看着他們兩人再次碰到了一起。

這次許迪把嗜血刃從側面朝石的頸部刺去,而這次石並沒有沒躲閃,他不光

躲閃了不說,而反過來從拳頭朝許迪的手腕打去,而許迪在空中的手立馬反轉過來再次朝石的腹部刺去,石的動作並不靈敏,他知道自己躲不過了,立刻就繃緊全身的力氣,大喊一聲,就看到嗜血刃竟然被一個無形的空氣盾牌擋在了石的肚子上,而嗜血刃上的紅色漣漪幾乎眼見着在拼命的朝裏面衝去,但怎麼都無法穿透石的腹部,許迪見狀,手上的力氣又大了些,而石這次則是喊得更大聲了些,還是無法穿透他的腹部,這次許迪又一次往後退開。

許迪嗜血刃的紅色漣漪再次收了起來,他把嗜血刃在手上把玩着,口裏說道:“你這本領真的好強,我都無法傷害到你,但你就只會如一個烏龜一般躲着嗎?你的速度也不行,你壓根就傷害不到我。”

我不知道許迪爲何跟石特別喜歡打嘴巴官司,換我這個時候是許迪的話,可能早就使出那招讓全身都泛出紅色漣漪的絕招了,但許迪卻一直沒用,我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我問青青她知道嗎?青青白了我一眼說道:“許迪如果一直用那招的話,後面還有6個人,他怎麼去對付?你以爲那招真不耗費力氣?許迪又不是永動機,我想可能覺得現在是在找對方的弱點,到時想突然出絕招,把對方一招收服,這樣就可以用最少的體力,儘可能的幹倒對方最多的人。”

聽了青青的解釋,我也不敢反駁,畢竟在戰鬥方面,他們都是專家,我屬於門外漢中的門外漢,但不知爲何,我總覺得青青的這個解釋有哪裏不對,但究竟是爲何不對,我一下又想不出。

這時石說道:“我怎麼可能沒辦法攻擊你呢?內八重如果只是用來防守的話,那不太可惜了嗎?剛纔我就是想試試你的實力而已,既然你這麼着急想看我的攻擊,那你就看好了。”

這時石再次大喊一聲,雙手握拳,突然他整個手臂的青筋都冒了出來,腳在泥土上踩出了一個坑,腳底一發力,地上的泥土都被帶飛了起來,就如一頭猛獸一般朝許迪衝去,他在噴跑的過程中,雙拳放在兩邊,快到許迪身邊時雙拳同時就朝許迪揮舞了過去,而許迪那邊看樣子是從空中跳開來躲避,跳的動作都已經用出來了,但不知道爲何許迪卻並沒有跳出來,臉上閃出一絲的困惑,但就只困惑了不到半秒,許迪立馬雙手把嗜血刃橫在了自己的前方,嗜血刃上冒出了一圈很大的紅色漣漪,許迪是在用嗜血刃來擋石的攻擊,而當石的雙拳打在許迪的嗜血刃上時,許迪整個人被震出了好遠,就算是許迪腳下一直踩着泥土,還是如滑翔機一般向後一直划着,直到許迪強行把嗜血刃插進土裏,才停止了向後滑,這下許迪單腿半跪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氣。

(本章完) “剛纔那你是乾的?你已經可以把氣控制到這種程度了?”許迪喘氣的同時問出了一句我不明白的話,因爲我知道此刻許迪一定不是說他剛纔的攻擊,似乎就是因爲許迪被他攻擊前的那半秒鐘疑惑,許迪應該問的就是那個疑惑。

“呵呵,剛纔你是不是想跳開躲避我?我既然速度沒你快,我怎麼可能讓你跳開呢,我現在不光可以控制自己體內的氣,我還可以控制我周圍的氣,差不多周圍20米內的氣我都可以控制住,剛纔你是不是突然覺得身體很重,所以讓你跳不動?那就是我的本領之一,接下來你可要注意了,你不是跟我戰鬥,而是跟一個你看不見的敵人戰鬥。”石說這話時把手上的骨頭捏了捏,發出恐怖的聲音。

什麼?竟然可以有這樣的本事?我這時不是想到許迪能不能跳開的問題,而是如果真如這樣所說,那不是等於許迪的攻擊也會變慢,就好比突然揹着平時沒接觸過的重量在和別人戰鬥?這完全就等於強行對對方加上枷鎖啊。

許迪這時站起了身子,他沒再笑了,只是再次擺起了戒備的姿勢說道:“繼續。”

石也沒多說什麼,又是如剛纔那般如一頭猛獸一般進攻了過去,我心想許迪這次怎麼躲過去啊?

許迪聚精會神的在原地等着石過去,而當石正要觸碰到許迪的時候,許迪這次沒跳起來不說,還直接倒在了地上,我相信許迪絕對不可能是失足倒地,一定是有目的的,可這樣直接往地上倒去究竟目的是何呢?

而場上的石可沒管那多,直接就衝倒地的許迪打去,就在這時,一件衣服蒙在了石的腦袋上,對~沒錯,真的是一件衣服,就是剛纔許迪脫下來的那件衣服,剛好許迪倒地的地方,旁邊就是那件衣服,許迪把那件衣服朝石的腦袋丟去,直接衣服就矇住了石的腦袋,這時許迪快速起身緊貼着石的身子在轉着圈,這可不是單純的轉圈,而是幾乎每週一步都會有至少3下匕首刺到石的身上,許迪轉了多少圈不一樣,只知道無數次許迪的嗜血刃都攻擊到了石的身上,但沒有一下是能傷到石的,幾乎每一下都被石身上那無形的氣盾給擋了下來,而這時石也已經把腦袋上的衣服給拿了下來,並且撕成了粉碎,而許迪又一次向後跳去,遠離了石。

石這次是冷笑了起來,笑完後他說道:“你以爲當我的注意力分散時,我身上的氣功就無法保護我,而你就可以用那把匕首傷害到我了?我告訴你,我身上的氣功對於我來說已經成爲了習慣,就算我吃飯、睡覺的時候,有人要傷害我,它們都如神經反射一般形成氣流對我進行保護,我倒想看看,現在都這樣的情況了,你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我。”

原來許迪剛纔是爲了看對方分散注意力,能不能攻擊到對方啊,看來這個方法也沒用,我腦中快速的想着無數個假設,覺得怎樣許迪才能贏,可真的是沒有任何的答案。

我心裏越來約爲許迪擔心,可剛纔還保持着嚴肅的許迪,突然站直了身子,並且笑了起來,並且還是哈哈大笑,石看到這情況他問許迪笑什麼?難道是死到臨頭了,已經瘋了?

許迪這時還在笑,邊笑邊說道:“哈哈~~你都快輸了,你竟然不知道,我笑的是你蠢啊。”

什麼?我心裏對許迪這話抱着極大的疑惑,許迪不是說大話的人啊,可他哪門子能贏對方啊?到現在爲止他被對方打得喘粗氣不說,還沒有碰到對方一根汗毛,這是怎麼贏啊?

這時就連青青都喊出了‘什麼’,甚至是旁邊的2號長老都瞪出了眼珠,看來大家都不相信許迪說出的這話啊。

這時反而把場上的石也給逗笑了,石笑着說道:“看來你真的是瘋了,那我就快點讓你閉眼吧,以免你瘋厲害了,等下做過什麼丟人的事,我可不希望作爲對手的你,幹出太丟人的事,要不然別人會以爲我只是贏了一個瘋子而已。”

許迪說道:“不要廢話了,誰是瘋子等下就可以見分曉了,這次我要上了。”

只見許迪快速的朝石跑去,手中的嗜血刃再次發出紅色的漣漪,而石這次還是如之前一般大聲喊着,手臂的青筋冒了出來,而並不是如之前那般只是站着不懂,同時石舉起了一個拳頭也朝許迪衝去,兩人這時同時撞擊到了一起,看來這纔是石真正的本事,他可以做到絕對防禦的同時,還可以進攻對方,這完全是開了的掛節奏啊。

而這時我發現許迪的嘴角竟然勾了起來。

在他們兩人碰撞到一起時,許迪瞬間就被震飛了出去,我心想完了,許迪是得意的哪門子啊,這次他真的是好好的被羞辱了一番,等許迪落到地上時,我卻發現站在場上的石和許迪之間竟然有一條線,而地上的許迪一下還沒爬起來,似乎傷得不輕,就在這時,許迪口子吐出了一口鮮血,我心裏不由得擔心起來,就連他身後的睿這時似乎都想說話,可就在這時,詭異的事發生了。

許迪竟然仰面朝天躺着的同時,嘴裏大笑了起來,邊笑着邊半坐了起來,他右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跡,左手則拉着那條線,瞬間那條線也泛出了紅色的漣漪,而線的另外一頭,那把鮮紅的嗜血刃竟然插入了石的胸部!!

許迪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不是嗜血刃都無法觸碰到石嗎?他剛纔究竟是怎麼讓嗜血刃插進石的胸部的?

石這時目光呆滯着,許迪站起了身說道:“我嗜血刃的怨氣已經進入了你的體內,你已經輸了,現在我可以瞬間就讓你產生幻覺,從而腦死亡,可我剛纔答應過你,留你條生路,不過對不起,我要廢了你的氣功。”

許迪話音剛落,就看到石全身抖動着,緊接着就如一個失線木偶那般倒在了地上,而這時許迪一拉就收回了嗜血刃,石的神情立馬就又恢復了過來,他想要站起來,似乎卻發現自己的手腳都無法

使出力氣,他躺在地上咬着牙齒問許迪究竟是怎麼攻擊到自己的?

許迪一步一步的慢慢的走到石身邊,低着頭看着他說道:“我都放了你一命了,你還這樣的態度?你不對你的放命恩人說聲謝謝?”

這樣的詞語也只有許迪說得出來,放命恩人?哈哈~~

“你廢了我的筋脈,我以後就是廢人了,你還不如殺了我,但是我死之前一定要知道你究竟是如果傷到我的?“此時的石完全就是不想活了,而且給我感覺,他是屬於不知道許迪究竟怎麼傷到他,就算真讓他死,他也會死不瞑目那種。

其實我心裏也好奇啊,心裏不斷的讓許迪快點說快點說啊,別基霸給我扯些有的沒的。

這時場上的許迪說道:“你這功夫肯定是還沒成熟,因爲我和你打鬥的過程中,發現你本來根本不用呼吸的人,卻請問發出了氣息,那說明你的氣功只是習慣了平時的活動,但真正的打鬥起來,你還是沒有適應,也許是你很長時間沒遇見對手了,雖然你嘴上說對我認真不起來,可是明顯你是非常認真的在和我戰鬥,從而根本沒注意你那些細微的變化,也許是你太長時間沒戰鬥了,從而根本注意不到這些,我在發現這點後,就故意讓你耗費大量的氣,想試試你氣的臨界點在哪,沒想到這麼快就攻擊到了你,要不然你覺得我爲何明知道傷害不到你,還要去進攻呢?“

地上的石聽到許迪的解釋後,氣得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但卻因爲起步來身子,看得非常之狼狽,許迪這時收好了匕首,慢慢的走到他的身邊,隨即蹲了下來,許迪說道:“你真挺厲害的,如果你好好的練習幾年,注意這些細節,說不定下次我真的打不贏你了。“

石沒想到許迪會跟他說這些話,先是愣了愣,隨即說道:“你不用在這裏說風涼話了,我的手腳都已經廢掉,以後還怎麼戰鬥。“

這時許迪突然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腮幫子,我心想許迪這是要幹什麼?難道要喂他吃毒藥,誰知許迪對他說道:“你何必又要咬舌自盡呢,我怎麼可能短你手腳筋脈,我都說過要放你一條命,你習武之人看手腳看作比生命還重要,如果我短了你的手腳筋脈,那不就是等於要你的命嗎?“說完許迪就把手在石的身上摸索着,就如以前在武漢的醫院時,許迪當時在昏迷的吳光彪身上摸索一樣,只見許迪的手在石的胸前的位置停了下來,在上面按了幾下,然後又分別在石的手腕和腳脖處按了一下,隨即許迪站起了身說道:”你現在可以動了,你試試。“

石一臉不相信的神情,先是嘗試着坐了起來,沒想到真的坐了起來,隨即他立馬就站了起來,可當他站起來後,整個身體都出現了戒備的神態。

我心想糟糕,許迪這傻逼啊,他放別人一命,別人不見得放他啊,他都已經告訴別人,他是怎麼贏的石了,如果再打一次,許迪不見得會贏啊。

(本章完) 我剛準備喊着許迪是傻逼啊,哪知此時完全是我的誤會,石只是雙手抱拳對許迪說道:“多謝。”

幸虧我沒喊出來。

許迪只是背對着他笑笑邊沒再說話,石隨即轉身就朝別墅區走去,他嘴裏說道:“我已經輸了,那也就沒必要繼續呆在這裏了。“

天一一些成員全部譁然了,有的成員甚至都說出:“他既然沒事了,現在怎麼能就這樣走呢,還不把那小子手下,真不像話。”這些人的話顯然是故意說給1號長老聽的,然而1號長老也一直沒有說話。

這時石早就已經走遠,我不知道爲何,對石的印象好了許多。

許迪這時拿着匕首指向了剩下的6大金剛說道:“你們下一個出來迎戰的是誰?快點出來,速戰速決,打完了我還有事。”

許迪的態度實在是囂張,囂張到•••••別人都不敢說話,要是換做一般的人這般囂張的態度,早就被大卸八塊,以示心頭之恨。

而正是因爲許迪這樣的態度,讓1號長老和那6大金剛之外的天一成員都露出了恐慌之情,我想他們平時都是看到別人害怕他們,像許迪這般實力強大又囂張的人,着實少見,再加上天朝自來講究的是儒家思想,一般教育人都是讓人不驕不傲,可如許迪這樣本事大,囂張大的人,他們可能一下無法適應,別說他們了,就連此刻的我,都有點不適應。

這時從6人中走出了一個和尚打扮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尚,一身麻布做成的衣服,顯得異常的破舊,腦袋上是光頭,臉上看着異常的平易近人,給人感覺面善心軟那種。

我甚至有種誤會,覺得此人出來不是要跟許迪打架,而是要幫着許迪給1號長老說好話,主要是這人的相貌看着太面善了。

那人手上拿着佛珠雙手合十的走到許迪的面前,說了句阿彌陀佛,許迪則是上下打量着這人,然後他直接對那人說道:“你是假和尚吧,真和尚,我相信怎麼都不可能來天一,少在這裏給我裝了。”

許迪話說完後,我特地看了眼那和尚,他臉上的神情平靜如水,甚至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似乎他並不會被許迪的話所氣着,我奇怪許迪怎麼會說這樣的人是假和尚呢?他的神態真的和我印象中的和尚一樣啊,而且還很想多年的老和尚。

許迪見他不說話,許迪繼續說道:“既然你不想和我說話,那就是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咯,那我要上了,你接招吧。”

說完許迪腳上一發力就朝那和尚衝了過去,許迪這次還是沒用嗜血刃,只是把嗜血刃憋在腰間,還是隻用拳頭衝了過去,可這次也奇怪,那和尚也是如石一般躲都不帶躲避的,還是保持着雙手合十的姿勢站在原地,許迪的臉上愣了一下,但並沒有讓他的速度變慢,很快他的

的拳頭已經快砸到和尚的身上,可接下來發生了一件讓我打死都不敢相信的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