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究,她只是太陽體小成,每一次所能夠吞噬和鎮壓的火焰能量是有限的,不必要為了那些而浪費。

但眼前的這些本源之火不同,這些可是集合了火焰暴風弒神蟲和寒冰暴風弒神蟲兩種類別的生靈的生命之火。

一旦吞噬,對於寧晚筠本身來說效果非常的好!

「砰砰……」

可以清晰的看到,大量的本源之火在沒入到寧晚筠的太陽領域之後便開始了劇烈的大爆炸,掀起了一陣陣熾烈的本源火焰。

似乎,想要衝擊出來一般,但這太陽領域幾乎便如同是緊箍咒一般,死死的困鎖八方,不放出任何一道本源之火。

爆炸再過劇烈,都無可奈何這太陽領域,這讓遠處觀看的一些變異弒神蟲都露出了無比恐懼的神色。

它們的對手,從來沒有如此強勢過!

這本源之火,可是它們的最強手段,一旦施展出來,必然是非常的恐怖,可偏偏現在,卻竟然失效了。

反而,成為了對方的補品。

這簡直就是太氣人了。

「轟隆隆……」

劇烈的爆炸聲不斷的響起,無盡的本源之火開始了沸騰,在這整個太陽領域之中都匯聚成為了一片火海。

能量沸騰起來,霸道無比!

「稍欠一些,給你補來。」牧雲時刻關注著那太陽領域之中的變化,眼看著四周的本源之火越來越少了,可那太陽領域還差了一些才能圓滿。

牧雲心念一動,飛仙體展開瞬間出手,吞天魔經釋放出來,散發出無比狂暴的氣息,形成了一陣極為劇烈的吞噬力。

瀰漫長空,直指變異弒神蟲。

在這瞬間,那些圍觀的變異弒神蟲感受到了危機的降臨,想要快速的離開此地,但是它們很快就絕望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四周的空間被徹底的封鎖起來,根本就無法掙脫開來,並且還有一陣恐怖的吞噬力開始席捲諸身,要將它們的所有本源能量都吞噬掉。

「嘶嘶!」

一群變異弒神蟲都驚呆了,開始了瘋狂的反撲,但是在這吞天魔經之下,它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力。

浩浩蕩蕩,無窮無盡,瘋狂的湧入到了寧晚筠的太陽領域之中,瞬間大圓滿!

張口吞日!

寧晚筠霸道無比,張口便吞下了整個太陽領域,一瞬間渾身都猛烈的激蕩開來,形成了一陣陣狂暴的能量波。

整個人,璀璨萬分,根本就不敢直視。那刺目的光芒絕對能夠亮瞎生靈的眼眸,這也是太陽體的一個強大所在。

一旦長時間的觀看,將會神魂受到灼傷,不用出手便已經負傷。神魂可是修士最為重要的部分之一,自然是不能輕易受損。

太陽體,不愧乃是傳說中的九大仙體之一,威力莫測。

「嘶嘶!」

虛空之中再次響起了一陣陣凄厲的嘶吼聲,雖然聽不懂這是在交流什麼,但是卻能夠看到,那些在四周沉浮不敢靠近凈化光明殺陣的變異弒神蟲都開始了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出。

這些變異弒神蟲都非常的聽從命令,原本就想要逃走的它們,此刻得到了命令,更是瘋狂的大撤離。

但很快,它們便絕望了。

太陽神樹再現,原本就沒有吞噬夠的太陽神樹此刻如魚得水一般,衝擊出來,降落在火焰暴風弒神蟲的族群之中,大開殺戒。

那些所謂的火焰進攻,對於太陽神樹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相反的它們則是被大量的開始吞噬。

太陽神樹,愈發璀璨!

一瞬間,四周的驚呼聲,嚎叫聲都響成了一片,非常的凄慘,這變異弒神蟲幾乎是遭到了滅頂之災。

在這大道風暴之中,蟄伏著無數的變異弒神蟲,但是此刻卻都被下破了膽子,根本就不敢靠近。

今日,慘死了如此海量的變異弒神蟲,算是血的代價。 「公子太兇殘了……」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都感覺到了毛骨悚然,那太陽神樹爆發開來,如入無人之境,瘋狂吞噬。

大殿之中,變異弒神蟲開始了瘋狂的大撤離,但進入此地的變異弒神蟲數量太多了,還有很大一部分滯留此地。

而這些,則成為了太陽神樹的美味佳肴。

「太陽神樹啊,不愧是萬古神樹,如此能力,當真是這火焰暴風弒神蟲的天敵。」拓跋小舞喃喃說道。

「嘶嘶……」

凄厲的慘叫聲中,最後一隻尚未來得及逃離的火焰暴風弒神蟲被太陽神樹的枝椏刺穿了身軀,瘋狂掠奪了本源之火。

原本肥胖的身軀瞬間便乾癟起來,所有的精華能量都被吞噬,瞬間隕落。一時間,整個虛空中都瀰漫著一股慘烈的殺伐氣息。

「這一次,太陽神樹至少吞噬了上千萬的火焰暴風弒神蟲,算是賺大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他非常滿意!

暗中設計這一切的生靈估計都要氣炸了,賠了夫人又折兵,簡直就是一場大出血的自殺行動。

「轟隆……」

就在此時,大道風暴呼嘯,朝著這大法門寺開始了瘋狂的衝擊,可以清晰的看到這是無數的變異弒神蟲在主導著這風暴的走向。

在同歸於盡失效之後,這些變異弒神蟲再次產生了新的進攻方式,這大道風暴恐怖無比,根本無人可擋。

「呼呼……」

大道風暴猛烈的呼嘯而出,肆意的席捲而來,拍打著大法門寺,釋放出狂暴的能量,那一聲聲沉悶的聲響令人心驚肉跳。

這大法門寺,宛若是怒浪之中的礁石,看似渺小,卻堅不可摧,根本就無法破壞。

如此舉動,卻招惹了牧雲。

他冷笑一聲,說道:「你們還真是沒完沒了了,既然如此,那便一次性解決吧,真是無聊啊。」

話音未落,太陽神樹衝出大殿,在仙鼎的加持之下,轟然一聲便砸入到了大道風暴之中,在其中翻滾沉浮。

直搗黃龍!

這一次,牧雲的目標不是那些火焰暴風弒神蟲,而是其老巢,想要將其無數年來構建而成的巢穴吞噬。

仙鼎,品階不詳,但是卻非常的恐怖。這大道風暴雖然強勢,但是卻也無法奈何這仙鼎的快速衝擊。

一路橫衝直撞,殺出一條血路。

剎那之間,便出現在其巢穴之前,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巢穴,隱匿在大道風暴的最中心,可謂是絕對的安全。

並且,這巢穴乃是藍色火焰構建而成,這種火焰的品階更加的恐怖,想要生成一簇非常的艱難。

十年時光,億萬火焰暴風弒神蟲不眠不休,方才可以構建出一簇出來,其威力自然是無法想象。

眼前的這藍色巢穴,完全便是由這些藍色火焰交織成型,沉浮在大道風暴之中,宛若是蟄伏的猛獸。

「給我吞!」

在這瞬間,仙鼎靠近了藍色巢穴,而後鼎口開啟,太陽神樹釋放出來,猛然紮根在其巢穴之上。

瞬間,無數的藍色火焰都朝著太陽神樹沖射而出,根本無法抗拒這一股恐怖的吞噬力,甚至形成了一股洪流。

太陽神樹,乃是天地之精華所在,對於火焰本身來說,便是一種致命的誘惑,此刻主動的靠近,自然取得了奇效。

「隆隆……」

氣勢洶洶,轟鳴刺耳,無盡的藍色火焰從其巢穴之中撕裂出來,沒入到太陽神樹體內,導致整株太陽神樹都染上了一層淡藍色。

能量太過浩瀚了,想要瞬間將其吞噬煉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太陽神樹在瘋狂的煉化的同時也在大量的儲存。

如此好機會,斷然不可或缺。

在極短的時間之中,那巨大的藍色巢穴便縮小了接近一半,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偏偏發生在眼前了。

「飽和了……」牧雲時刻關注著這一幕,太陽神樹所吞噬的能量太過浩瀚了,已經超出了極限。

無法繼續吞噬。

可那巢穴還有接近一半,根本就不曾將其徹底的吞噬,本著不能浪費的原則,牧雲開啟了仙鼎。

大道風暴之中,仙鼎驟然爆發開來,如同是最為兇猛的蠻獸一般,張開了血盆大口,將剩下的半個巢穴一口吞掉,鎮壓封印在其中。

巢穴丟失,變異弒神蟲失去基地,瞬間便混亂起來,在大道風暴之中瘋狂的移動,逐漸偏離了方向,離開此地,朝著遠處呼嘯而去。

「嗡!」的一聲,仙鼎回歸,沒入牧雲的體內世界之中,那一株太陽神樹更是晶瑩璀璨,在枝椏之上都散發出一絲淡藍色的火苗。

這是超出極限的後果!

想要將其徹底的煉化,還需要時間,牧雲也不急於這一時,將太陽神樹收好,而後平靜的看著沉浮在虛空中的寧晚筠。

此刻的她,渾身光華內斂,神采奕奕,這一次得到了極大的好處,對於她日後的太陽體成長有極大的好處,妙不可言。

「這是巢穴藍火,乃是最為精純的火焰能量,以你現在的體魄承受力無法直接吞噬,溫養在體內,慢慢吞噬煉化。記著,不可急功近利,強行吞噬,這會對你的體魄造成損傷,無法復原的創傷。」

牧雲將仙鼎之中鎮壓的巢穴藍火凝聚成為一顆藍色的火球,遞給了飄飄然而來的寧晚筠,認真的叮囑道。

「多謝公子,晚筠知道該怎麼去做了。」寧晚筠感激的說道,對於牧雲,心中的仰慕再次增添了幾分。

她本是一個平凡的女子,可因為牧雲的出現,帶領她走上了一條以前都不敢想象的人生道路。

這一切,都是牧雲的功勞。

心中,感激萬千。

「這巢穴藍火,非常的珍貴,在沒有徹底的吞噬之前,記著千萬不要隨意的浪費,每浪費一簇都是一種莫大的損失。此物,價值之高,前所未有。」牧雲再次叮囑道。

「公子,這巢穴藍火真的很厲害么?」寧晚筠好奇的問道。

「當然!」

牧雲看著她,認真的說道:「此火,可焚真神,甚至還有些奢侈,不配!」

「什麼?!」

聽到此話,寧晚筠瞬間便愣住了,不僅僅是她,在場的眾人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這區區的火焰可以焚燒真神,甚至真神還不夠資格?

這,這也太誇張了吧。

真神是什麼人,那可是屹立在九天十地人道巔峰的無敵存在,每一尊真神都是法力無邊,強大到了無法想象的存在。

可這巢穴藍火,價值更是高的不可思議。

這句話,若是別人所言,眾人一定會認為他們瘋了,滿口的瘋言瘋語,但這話是牧雲所言,不容置疑。

牧雲,在他們的心目中,份量極重!

「此火,可焚仙,當然這是理論上的,想要焚燒仙帝,你必須還要將其培育成為你的體內世界,吞噬各種異火,完善火焰法則,或許到時候焚燒仙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牧雲平靜的說道。

焚燒仙帝!

這是何等大膽的言論,仙帝可是整個九天十地的最強者,無數年才能走出一尊無敵仙帝,戰力無雙。

而寧晚筠,即便是不能成為仙帝,只要將火焰一脈修鍊大成,可屠仙帝。足以可見,這太陽體的可怕。

以及,這巢穴藍火的恐怖所在。

若是真的能夠以此火焚燒一尊仙帝,將會改變整個九天十地的歷史,不可戰勝的仙帝神話將被無情打破。

這樣的後果,難以想象,一想到這種情況,在場的眾人便都熱血沸騰了起來,單單是想想就很興奮了。

事實上,唯有牧雲知曉,這巢穴藍火真正的恐怖所在,並非是因為這是變異弒神蟲所構建出的法則火焰。

原因很簡單,這藍火本身便是一團天火,從域外而來,乃是整個大道皇庭的至寶,就連仙帝都忌憚的存在。

而後世事變化,最終這一團藍火融入到了大道風暴之中,正好藉助這變異弒神蟲利用無盡時間將其中的狂暴因子清除。

否則,這一團藍火,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至於所謂的吞噬,更是想都不要去想,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是仙帝,都不敢!

但現在,狂暴因子被清除,方才可以被吸收,但一般的體魄也根本難以承受此種狂暴的火焰。

唯有太陽體,方可成功。

這也是牧雲如此培養寧晚筠的原因,這一團藍火,便是為她量身打造而成的利器,註定了在未來的道路上發光發熱。

「真的可以這麼厲害么?」寧晚筠熱血沸騰,心中萬分的激動,她拚命的想要得到牧雲的認可。

現在,機會來了。

她一定會拚命的修鍊,成為牧雲眼中的強者,成為他的得力助手,或許才可以卻吐露自己的心聲。

「公子,你對我的好,晚筠都記在心底,我一定會加倍的努力,不辜負你的期望。我會成長起來的,讓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我。」

寧晚筠在心底堅定的說道,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暗暗發誓。

「轟隆!」

就在眾人震驚的時刻,忽然那凈化光明殺陣陡然爆發出一陣無比狂暴的能量,地動山搖,天翻地覆。 而此時此刻,在西湖區派出所,謝然接手了案子以後,賀森慌了,他是真的慌了,因為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他搞的鬼。

從派人在東郊老城區散步謠言蠱惑市民,接著是輕微打傷居民造成強制搬遷的假象,目的就是為了搞臭,搞垮天龍公司的名譽,從而達到他既報復了陳天,又能讓市規劃局改變中標公司的居心。

這個連環計一開始是成功的,甚至賀森還動用父親的關係聯繫到了市規劃局的蔡勇慶,蔡局長,最後差一點就真的讓蔡局長取消了天龍公司對東郊的開發。

可惜,一切因為新聞發布會以及市長姚東騰的出現而功虧一簣,可是賀森並不甘心,因為他還有一個終極計劃。

於是在發布會結束的深夜,他又聯繫了幾個「打手」,所謂的打手也就是幾個小混混,這一點對於生在蘇杭,長在蘇杭,又是警察的賀森而言並不難辦到。

那幾個小混混暴打了王大保一家,至於為什麼要暴打王大保,這一點也是經過賀森考慮的,一王大保是老城區的頭頭,影響力要比一般的市民大,而且一旦被打其惡劣性也更強,這一點從蘇杭整個市領導班子的震動就可以看出來。

二是王大保剛與周壽財發生過劇烈衝撞,甚至周壽財還當著警察放出了狠話,「要將王大保打的三個月下不了床」,所以在打了王大保之後,賀森可以「名正言順」的把罪名安在周壽財的頭上,這也是他為什麼一大早就逮捕了周壽財,從而進行嚴打逼供的原因,而一旦周壽財認了「罪」,那麼那幾個小混混也就安全了,幕後黑手賀森也安全了。

至於賀森為什麼可以從西湖區跨區逮捕周壽財,這就更簡單了,因為賀森的老爸賀知權就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長,賀森有信心讓老爸將這件案子的調查權交給自己,事實上賀知權也的確這麼做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