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一個會游泳的女同學迅速的游過去,然後把老穩給撈起來,我上前正要把老穩扶過來時,老穩擡起頭笑道。

“挺柔軟!”

“不要臉!”那女同學一巴掌扇到老穩的臉上罵道。

“嘿嘿。”老穩捂着自己的臉傻笑着,我走山去罵道:“你小子要不要臉?”

“我要錢!”老穩笑道。

“要錢?”我疑惑道。

而這時,傻強從我的身後走過來,然後把五十塊交給老穩,撇嘴道:“算你厲害。”

“我跟傻強打賭而已,沒事。”老穩拍着我的肩膀,然後把五十塊塞給我:“你有口袋,我穿着內褲,幫我裝着,明天請你吃大餐!”

“算你會做人。”我拿過五十塊塞進口袋裏,正要往旅館方向走去時,身後又傳來了喊聲。

“救人啊,溺水了!”有人喊道。

“溺你媽媽的吻。”我頭也不回的罵道。

“心怡,心怡!”我聽見劉翰的喊聲,回頭一看,只見王心怡好像被什麼東西,一直拖往海中心去。

而此時,已經有救護人員趕來了,三個救護人員跳水,迅速的遊往水中心,就要接近王心怡的時候,忽然慌張的往回遊。

“救命……啊……”王心怡就是不沉下去,一直慢慢的被不明生物往遠處拽去。

“你們游回來幹嘛!”劉翰抓住一個救護人員罵道。

此時全班同學都擔心着王心怡的安全,班主任黃衛也生氣了,走過去對着救護人員吼道:“救人啊!”

“水下有不明生物,我們還是第一次見!”救護人員低頭說道。

正說着,劉翰撲向水裏,我跑到水中,把劉翰給拖回來罵道:“你特麼的不會游泳別裝.逼!”

眼看王心怡越拖越遠,我對着身後的老穩喊道:“生起篝火,準備好醫藥物!”

然後一頭鑽進了水裏,快速的往王心怡的方向游去,當我接近王心怡時,一股類似屏障的東西把我給阻攔,接着我的腳被什麼扯住了一樣。

“張孽!”王心怡浮在水面看着我。

“別慌!”我皺眉說道。

王心怡此時停在了水面上,沒有在被拽動。

“有東西在扯着我!”王心怡急的要哭了起來。

“你先……啊!”我正安慰着王心怡時,忽然在水底,一東西扯住我的腳,把我扯下水中,大晚上的我完全看不到水底有什麼。

胡亂的擺着手想要浮上水面,結果兩隻腳都被扯到了,難不成有水鬼?

水底的東西扯住我的腳,一隻手觸碰到我的小腿,一股冰冷的感覺隨之而來,我乾脆被他扯下水底。

迷糊中,我看見水底一個不像水鬼的生物在水下,看不起樣貌,不過我能確定是這東西一定是邪物。

當這邪物使勁的把我扯下水底時,我雙腳一蹬,把它的手給掙開,然後浮上水面。

王心怡還在漂浮在我身邊,我罵道:“怎麼還在這裏,趕緊跑啊!”

王心怡看了看我,然後正準備游回沙灘邊。

“啊!”王心怡游出還沒有幾米,就被那邪物再次扯到腳,這次直接扯進水底。

我深吸一口氣,鑽入水底,只見一雙烏漆墨黑的手抓住王心怡的腳,一個勁的王水下扯。

我潛入下去,把那隻手給扯開,但是這手抓得太緊了,一直不肯鬆手。

我把手指放在嘴巴里,然後咬破手指,隨後混着水在手掌畫着一道八卦,心裏面念着:“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筆,萬鬼伏藏!”

八卦並沒有因爲水而消失,而是一閃一閃的在我手掌出現,我一掌對着那雙手拍去,這手如同觸電一樣,鬆開了王心怡的腳。

我立馬摟着王心怡的身體浮上水面,而此時王心怡已經溺水,昏迷了過去。

我對着海灘邊的人喊道:“來一個人救她,快點!”

最先跳下來的是老穩,老穩朝着我這邊遊了過來,我把王心怡交接給老穩,老穩遊了幾下,回頭對我說道:“快走啊!”

“不行,你先走!”我看着水面的波紋喊道:“快走啊,快點!”

老穩看了我一眼,把王心怡的身體扛在自己的背上,然後遊了過去。

等老穩離開後,我看着這不平靜的水面,正準備離開時,我的腳再次被那邪物扯住,然後把我扯進水裏。

正要反抗時,一隻手矇住我的嘴巴,接着我聞到屍臭的味道,應該是這隻手傳來的。

難道我真的會喪命於此?李玄清說的是真的?

此時,胸口的玉八卦發出一道暗淡的光,這光觸碰到邪物的手,這邪物忽然軟塌了下來,我覺得有力氣了,趕緊浮上水面透氣。

接着,一具黑色的屍體,浮在我的面前。

原來這纔是邪物的真面目,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敢情這邪物是…… 目送夜暮辭離去之後,夜冰依把門關上,看向哥哥問道:「哥哥,你知不知靈樂是誰呀?」

聽到她的話,夜瑾瀾猛然抬頭,震驚的望著她,「依依,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

看到夜瑾瀾的反應,夜冰依更加覺得覺得這其中的故事不小,然後便和他說道,「夜白曄現在就在我的房間里,他剛才給我看了一樣東西,上面就有這兩個字,我覺得應該是誰的名字,但是我並不知道是誰。

他看到我不認識,他也很意外,但是卻不告訴我那玉和那兩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怎麼問他,他也都不肯說了,所以,我就先過來問問你。」

「他此刻居然在你的房間里?」夜瑾瀾皺了皺眉,然後轉身朝夜冰依的房間而去,「我去見見他。」

夜冰依和夜瑾瀾兩人很快便回到房間,但是夜冰依房間內,卻空無一人,只留下一陣血腥氣味。

夜冰依搖了搖頭,「看來這傢伙已經離開了。」

夜瑾瀾也搖了搖頭,又皺了皺眉,隨後快速的衝出了房間,「依依,你先在這裡等著我,我必須要去樓里一趟,要找到他,他……不能死。」

一不小心成了全能奶爸 看到哥哥如此著急的模樣,夜冰依便沒有多問。

隨即,她留下來與依雲閣這些人把當品質不同的靈石還有果子全部都分好。

光是那些普通的晶石,就多的嚇人,夜冰依想,如果她拿出去賣,肯定會發了再發。

夜雲澈挑選了品質最高最好的最優質的晶石收藏了起來,那些次一點的,全部都被他給扔到了一旁。

奢侈的程度,看得人都想要打他一頓。

但是在夜冰依的堅持下,一半兒優質一半高品質的晶石從兒子的手裡搶了過來。決定去送給他的老子,自己的夫君。

還有,高品質的果子,就有千枚,這適合她們靈聖級別的高手服用,她拿出來給了自家哥哥,還有這些朋友,也包括自己都留了一些,大部分的也都拿過去送給了帝玄胤。

帝玄胤那邊,此刻有很多人需要衝擊靈聖境界。

剩下的東西,也都以此推類,分別都分配了出去,夜冰依還給自己的兒女留下來一些,夜雲澈和小凰兒兄妹兩個人雖然還小,實力不到,但是等他們長大了之後可以用。

剩下的,都全部給帝玄胤送了過去。

給他當做開發事業的資本。

接著,夜冰依考慮到兩個人暫時還不能相見,便讓虛幻老人帶著這些寶貝,給帝玄胤先送了過去。

為了能夠讓虛幻老人不出意外,更速度的去到帝玄胤的跟前,夜冰依還特地把雪羽給了他當他的坐騎。

兩人雖然不在一個地方,但是夜冰依的心中一直想著他,有什麼好東西,也都會先想著他。

這就是真心的愛一個人,而會做出的表現。

但無疑,夜冰依也是很幸運的,因為,她是這樣的人,帝玄胤同樣也是這樣的人,會為了她付出一切。

所以,夜冰依並不是在單方面付出,所以並不痛苦,還很幸福。

而此刻,多日不見的帝玄胤又在做什麼呢? 這邪物竟然是水猴子,水猴子大家都不陌生,這種類似水鬼的邪物,被民間稱爲“水鬼”,真正的水鬼確實鬼,但是水猴子不是水鬼。

很多人誤導了水猴子是水鬼,假如當你見到真正的水鬼,那才叫害怕。

豪門禁戀 水猴子其實就是一猴子落水後,在水裏淹死,像殭屍一樣,一口氣未能嚥下去,然後變成一具乾屍,久而久之,觸碰到周圍的邪氣,就變成邪物。

水猴子呢,有時候會上岸的,但是在水下擁有隱瞞的陰氣,水猴子不但能掘地穿梭於不同的吃糖和江河,逮着落水的人將其拖入水底,用淤泥敷滿被害人的七竅,致其窒息死亡。

“張孽,沒事就趕緊回來!”岸邊的班主任喊道我。

獨寵成婚 我看向岸上,王心怡已經被救了回來,辛虧不是很嚴重,要不然溺水死亡。

我拖着水猴子的屍體游回沙灘上,上岸後才喘下一口氣,把屍體丟在地上,所有人都看着水猴子的屍體都嚇得退後幾步遠觀着。

“這不是水鬼嗎?”傻強說道。

“我靠,真有鬼?”個別男同學驚訝道。

“這不是鬼,這是一個落水的猴子。”我看着救護人員說道:“這島上是不是有野生動物?”

“確實有猴子。”救護人員說道:“不過這種水猴子,好像民間傳說中的水鬼。”

“我說了,這不是水鬼!”我喊道。

正在嘰嘰喳喳討論的不停,甚至拿手機拍照,我走到一同學的面前,搶走他的手機,摔在地上罵道:“不準拍!”

“你算老幾,我拍照也有罪?”這男的推了我一把罵道。

“你再說一遍?”我把上衣脫下來,露出身上的傷疤,雖說沒有明顯的腹肌和胸肌,單憑我這吼聲可以嚇到人。

“這位同學,要羣毆嗎?”老穩和傻強走上前站在我的旁邊問道。

“好了張孽。”班主任上前攔下我們,說道:“都不許拍照,回去休息吧,大家出來開心的,都散開吧。”

“現在我給衛哥一個面子,你給我小心點!”老穩拍着這個同學肩膀說道。

這同學撿起地上的手機,然後悻悻的離開。

“張孽!”身後傳來王心怡的聲音。

我轉身看去,問道:“什麼事?”

“謝謝你。”王心怡對我謝道。

“別謝我,我不接受。”我微笑道:“要謝就謝你男朋友劉大公子吧,還有,咱倆誰也不欠誰。”

“張孽你別太過分了。”劉翰上前怒道。

“怎麼?”我也上前一步,笑道:“我救了你女人,你他媽.的一句謝謝都沒有說,幾個意思?”

“你……”劉翰正要動拳頭時,被王心怡拉住,一句話沒說離開了沙灘。

等所有人離開後,救護人員正要包起水猴子的屍體,我連忙阻止道:“等下!”

救護人員停下來,我走過去把水猴子的屍體奪走,然後丟在之前生起的火堆裏,這水猴子必須燒死,不然的話讓其它邪氣進入水猴子的身體裏,會再度復活。

看着火堆裏霹靂啪聲的聲音,在場的人沒有說話,我轉身看着島周圍,心裏開始煩躁起來。

並不是因爲剛剛和劉翰鬥嘴而心煩,而是這水猴子的事情,一隻水猴子釀不成大事,就算十隻來我照樣滅。

問題是,我剛剛說了,猴子溺水而亡,被周圍的邪氣灌入身體裏,然後在水下變成邪物,那麼……這島上的邪氣到底在哪?

半小時後,我回到了旅館裏。

凌晨一點多,老穩睡得像死豬一樣,而我徹夜難眠,起牀看着窗外的大海,這島上夜晚的景色也是那麼的漂亮。

窗戶可以看見不遠處的一處小森林,本想着去上個廁所,森林那邊傳來了動靜,我皺眉看去,只見在森林的入口,有十幾個攀爬樹木的動物。

爲了讓自己看清楚點,我輕手輕腳的用隨身攜帶的柚子葉開了陰陽眼,等我睜開眼睛看去,那十幾個身影快速的逃出森林。

然後跑到沙灘上,接着看了看周圍,陸續的往海里跳去,看着這羣動物往海里跳,我口裏脫出了三個字:“水猴子?”

島上不止一隻水猴子,竟然藏着十幾只,都是受島上的邪氣所變。

在海里的時候,我逃過一劫,全靠胸口的玉八卦。

武俠之最強神捕 越想越煩,跑去洗手間洗了一把臉,在燈光的照耀下,透過鏡子我看見自己變了不少……

第二天一早醒來,老穩那小子在房間裏,起牀洗漱,當我看向鏡子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嚴重的事情。

胸口的玉八卦翠綠的顏色好像暗淡了不少,而且!

而且玉八卦的裂縫比之前還要明顯,我捧着玉八卦,已經被嚇出了冷汗,李玄清說的事情該不會成真吧。

慌亂的洗了一把臉,回到牀上後,從揹包裏拿出三枚銅錢,然後放在手心裏,接着往地上一扔。

雙手劍指指着銅錢,口裏念道:“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

三枚銅錢本來平穩的貼在地面,結果兩枚銅錢忽然自動爆裂,我正要說話時,自己咬到了嘴脣。

我摸了一下嘴脣的血,看着地面的裂開來兩半的銅錢,驚慌道:“完了!”

“小孽,下去玩啊。”老穩推開房間的門喊道。

我立馬收起銅錢,站起來微笑道:“嗯,你先去吧,我換身衣服就下去。”

“神神祕祕的……”老穩白了我一眼,然後離開房間。

我鬆開手,看着手中斷裂的銅錢,打開窗戶,用力的把銅錢扔出窗外,罵道:“天要我死,老子逆天給你看!”

罵完後,整個人輕鬆了不少,走下旅館,老穩他們在森林外面的一塊草叢野營,不少同學在釣魚啊,男男女女親吻着,看着就噁心。

“這邊!”老穩招着手讓走到他那邊

老穩,傻強和宅東坐在樹下,拿着零食一邊玩着遊戲,見我走過來後,說道:“看見那樹林沒有?”

“咋了?”我問道。

“我剛剛看見了野生兔子!”老穩笑道。

月華似練 “又怎樣?”我問道:“你還想抓來吃啊?”

ωωω_ⓣⓣⓚⓐⓝ_Сo

“不不不。”老穩站起來拍拍屁股說道:“那兔子挺可愛的,一邊是黑色的,一邊是白色的,很少見到這樣的兔子。”

“黑白相間的兔子?”我疑惑道。 與此同時,在蛟龍學院的附近,帝玄胤自己開闢了一座城池,分別在蛟龍學院和幾處繁華之城之間。

這個地方,之前沒有人,但是一夜之間崛起,並且還被命名一個霸氣的名字,叫做煉獄。

可是最近,在蛟龍學院旁邊的幾個城主卻哭慘了。

因為他們也都被這個煉獄給侵佔。

如今蛟龍學院附近的勢力全部被吞噬,學院旁邊全部都是光禿禿的,被人都給包圓了。

這讓蛟龍學院的院長氣得差點吐血,對方明顯是在和他作對,但是,他死都想不到,他是什麼時候招惹了這個煉獄的主人。

瞎子都能看出來,他這番舉動,分別就是在和他作對。

他旁邊還有個其他的城,可是他都不呆,偏偏呆他旁邊的。

此刻,蛟龍學院的高層長老們,全部聚在一起,在開大會。

在這裡,還包括剛剛被趕走被人侵佔的城池中的那幾位主人。

「院長大人,你可一定要替我們做主,幫我們奪回自己的家園啊,那些人太不講道理了!居然直接侵佔了我們的家園,還想讓我們屈服他們的勢力之下,我們要是不肯的話,他們就把我們給趕走,這簡直就是強盜啊,哪有這樣的人啊。」城主大人憤怒的說道。

在這神樂大陸,雖然是只要你有實力,就可以領佔一方土地,但是,他的做法未免也太霸道了!

直接從他們的手裡搶走。

他一個好好的城主,他悠閑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卻無端端被他給趕了出來,他當然不服。

可是更讓他吐血的是,他趕出來了,他手下的那些小弟們居然被煉獄那些人的一些丹藥給買了過去,甚至不要他這個城主。

但是,同時他也很鬱悶,他自然是沒那個本事給自己的手下發靈丹妙藥,不然的話,他也有本事把自己的人搶回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