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還沒等他跑到小零的面前,小零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緊接著七孔流血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只是小零在臨死的時候雙眼瞪的大大的,因為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不是死在蘇青的手上,反而是死在這個地方,而且他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

黃芸芸緊跟其後,白衣人和她正好站在小零的面前。

黃芸芸第一反應就是趕緊看看小零的情況,結果這一看就愣住了。

「他死了。」黃芸芸很是驚恐的說道,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剛才還好好的一個人,結果就幾句話的功夫,轉眼間就死了,她的頭都大了,因為她知道這一次麻煩大了。

所有的警察都驚呆了。 「死了?」魯炳科回過神來,頓時一臉懵逼的反問道。

「還有氣息,快,送醫院!」黃芸芸突然大喊道。

魯炳科急忙衝過來,一把將小零給抱起來,直接沖了出去。

兩人急忙將小零給送到了醫院去,然而半路上的時候黃芸芸發現小零已經沒氣了。

黃芸芸面色陰沉的說道:「師父,死了,他已經死了。」

「那也要去醫院,這人死的太蹊蹺了。」魯炳科冷冷說道。

正在這個時候隗百知開口說道:「既然人已經死了那就沒有送醫院的必要了,還是回警察局吧,將屍體儘快的保存起來比較好。」

黃芸芸和魯炳科面面相覷,最終還是返回了警察局。

經過警察局這邊法醫的檢查,給出的結果是死因不明,就連法醫都不明白小零是怎麼死的。

「這件事情暫時要先保密。」魯炳科開口說道,他是擔心因為小零的死,而對外界再造成什麼刺激,這對於警察局可是很不利的。

誰知道就在下午的時候,這消息不知道怎麼就傳了出去,甚至連黃家的人都知道了。

黃家的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個情況,當天下午就將警察局給圍住了。

黃家人還帶著小零的親人過來,一口一個殺人償命。

「諸位,這件事情警察局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魯炳科很是無奈的說道。

「哼,你們警察局和那邊的人根本就是一夥的,能給出什麼交代來。」

「就是,這人死在了你們警察,那一切就都明白了。」

「草芥人命啊,堂堂的東華市警察局草芥人命啊,市長,您可要給我一個公道啊。」

下面一幫人七嘴八舌,言語之間那都是在攻擊警察局了。

隗百知從魯炳科的身後走出來,輕描淡寫的說道:「這件事情一定要有人負責的,經手人是黃芸芸,停職。請大家相信我們,一定會儘快給大家一個答覆的,好嗎?」

魯炳科站在一旁心中咯噔一下,黃芸芸就這麼被停職了,這人是黃芸芸抓回來的,可小零的死和黃芸芸根本就沒有關係。

外面的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個隗百知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小零死的時候,那黃芸芸是根本就站在門外的,怎麼可能有機會下手呢,何況黃芸芸也沒有殺人的理由啊。

然而下面的人一聽這話頓時都跟著起鬨,很多記者都將隗百知的話給記錄了下來。

可想而知,第二天的頭版頭條那就是黃芸芸被停職的事了。

魯炳科就算是一百個理由,在這種場合下也無法說出口,即便他說出來,那眼下的這些人會相信嗎?

魯炳科乾脆將隗百知扔在了警察局外面,叫他去應付那些記者了,而他則是回到了警察局之中。

「芸芸,你被停職了,這是隗百知的意思,我也阻止不了。」魯炳科很是無奈的說道。

黃芸芸點了點頭,交出了手槍和證件,不過她卻是笑著的。

「你這丫頭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能笑得出來,這一次停職那還不知道你什麼能回來呢。」魯炳科很是難過的嘟囔道。

「師父,公道自在人心,那些事情我沒有做就是沒有做。以我之見,這個事情肯定和隗百知他們有關係,好端端的人,怎麼他們來了人就死了呢?」黃芸芸很是淡定的說道。

在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黃芸芸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警花了,她完全擁有了掌控全局的洞察力。

「可我們根本就沒有證據啊,現在隗百知就這麼將你給停職了,那下一個可能是我,也可能是羅本初了。別忘了,我們就只有七天的時間了。」魯炳科更加鬱悶的說道。

本來黃芳芳的案子已經很棘手了,而且相關的事情那都是黃芸芸在負責的,黃芸芸這麼一走,那勢必會拖慢辦案的速度了。

或許,這正是隗百知他們的目的,一步一步的將警察局裡面的人都給換掉。

誰知,黃芸芸卻是冷笑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既然隗百知想要給警察局洗牌,那就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能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魯炳科頓時反問道。

黃芸芸開口叮囑道:「師父,我離開以後我的位置你可要看好了,最好是暫時的空缺,不能讓任何人代替我的位置。即便是我們的心腹之人那也不能,我擔心隗百知他們會想辦法讓人取代我的位置,到時候這個人只需要拖延剩下的六天時間,那我們就全都完蛋了。」

聽黃芸芸這麼一說,魯炳科頓時一陣后怕,這一刻他才算明白隗百知這一步棋走的多麼高明了。

「都已經到這個情況了,你怎麼也不著急呢?」魯炳科很是疑惑的看著黃芸芸。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今天黃芸芸似乎格外的淡定,在小零死了以後,黃芸芸整個人似乎都沉靜下來了。

「停職也是好事,原本我們都在明處,這一下我在暗處,有些事情反倒是好做了一些。不管我做什麼事情,那都和警察局沒有關係了,隗百知真是低估我了。我這就去找王陽,將這邊的情況親口告訴他。」黃芸芸若有所思的說道。

師徒二人也沒有多說些什麼,黃芸芸甚至連東西都沒有收拾,直接換了便裝就從後門離開了警察局。

臨走前黃芸芸深深的看了一眼警察局的後門。

「隗百知,今天你讓我從這裡離開,早晚有一天,我要將你給踢出東華,我們走著瞧!」黃芸芸咬著牙心中憤然怒道。

她可是毫不猶豫的說,自己是一個好警察,沒有人有資格就讓她這麼離開警察的隊伍。

當警察那是黃芸芸從小的夢想,而這個夢想就被隗百知給滅了,這對於黃芸芸來說,已經足以讓她瘋狂了。

這一刻,黃芸芸的心中產生了一種瘋狂的想法。

這一切都是因為隗百知的出現才會變成這個樣子,東華市好不容易消停下來,這個新來的傢伙卻是處處找麻煩。

只要讓隗百知滾出東華市,那麼這一切的事情就都不會存在了。

黃芸芸離開警察之後就直接來找王陽。

「你怎麼來了?」王陽看到黃芸芸頗為驚訝,尤其看到黃芸芸竟然沒有穿警服,心中已經有些發涼了。

黃芸芸將警察局這邊的情況說了一番,種種跡象表明,小零死的很是蹊蹺。

「佛爺通知顧天全,我們到警察局集合。黃芸芸你過來,我給你易容。」王陽急忙開口說道。

時間緊迫,他擔心自己過去晚了,那甚至連屍體都會被人給做手腳。

佛爺去聯繫顧天全,而王陽則是給魯炳科打電話,可是魯炳科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通。

無奈之下黃芸芸只能給警察局的一個心腹打電話,結果這才知道,魯炳科就守在警察局的地下停屍間裡面,對小零的屍體是寸步不離。

黃芸芸叫這個心腹安排一下,讓王陽等人進去。

王陽聽到這個消息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魯炳科的這個做法那是很對的,只要魯炳科守在下面,那誰也不敢動什麼手腳。

這也為王陽等人爭取到了機會。

二十分鐘后,王陽等人趕到了警察,在那個警察的安排之下順利的進入了警察局的地下停屍間。

而顧天全則是先一步趕到,並且還特地帶了口罩和帽子,將整個人的容貌給掩藏起來了。

「顧天全,這人怎麼死的?」王陽一進門就看到了顧天全和魯炳科,顧天全已經開始觀察那個屍體了,於是王陽便是急忙追問道。

顧天全皺著眉頭,冷冷說道:「是被人暗殺的,具體的死因我不太好跟你解釋,但是這是一個高手,很可能是我的老熟人了。」

王陽楞了一下,回過神便是急忙帶著顧天全去看當時的監控。

結果這監控卻是已經被人給滅掉了,王陽讓洛天業修復。

「老大,沒可能了,時間太長了,已經沒有辦法修復了。從這個時間段來判斷,在他們動手成功之後,監控就被幹掉了。」洛天業很是鬱悶的說道。

王陽等人這一次是被人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任何線索都沒有抓住。

「黃芸芸,你把當時的是詳詳細細的說一遍,就在審訊室裡面你看到的一切,魯炳科你也說一遍!」王陽咬著牙惡狠狠的說道。

兩個人一前一後將事情說了一遍,兩個人說的內容都是一樣的,只是看到東西的角度不同而已。

「白衣人,白衣人!我知道是誰動的手腳了!」

顧天全臉色劇變,他已經知道是誰了。

王陽有些納悶的看著顧天全,心中暗道:「這顧神醫什麼時候成了顧神探了。」

顧天全的臉色非常的難看,重新檢查了一下小零的屍體,隨即深吸一口氣冷冷說道:「果然是他,沒想到他竟然還有膽子出現在東華市,很好,老子找你很久了!」

聞聽此言,屋內的幾個人都是面面相覷,尤其是王陽那是更加震驚的。

要知道,顧天全這個人骨子裡面還是一個醫生的,平時的言行舉止也很是書生氣息。

這一次顧天全居然都快要爆粗口了,可想而知那個白衣人和顧天全估計是有仇的。 「是誰?」王陽急忙追問道。

顧天全隨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來,目光落在小零的屍體上面,隨即冷冷說道:「蠱毒,這暗殺的手法是一種蠱毒,這種蠱毒會從人的內臟內部開始破壞阻止,即便是法醫也看不出來什麼問題。因為這內臟表面上看起來都是完好無損的,而內部已經被蠱蟲給啃食的差不多了,難怪他會七孔流血而死。」

黃芸芸和魯炳科聞言都是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蠱毒這種東西存在,這殺人的辦法聽起來也太過於詭異了吧?

「那要是這傢伙一直用這種辦法的話,那我們大家不都是有危險了,想要防禦都沒有辦法防禦了?」黃芸芸頓時皺著眉頭問道。

顧天全擺擺手,隨即繼續解釋道:「並不是這樣,所有的蠱毒釋放都需要一個誘因。比如這個小零,恐怕他在很久之前就被埋下了蠱毒,而那個傢伙過來的時候就只能催動了蠱毒罷了。」

「你的意思是,小零在參與這次行動的事情,身體裡面就已經種下了蠱毒,一旦他這邊發生什麼時候,那就會被人給毫無痕迹的滅口了?」王陽喃喃問道。

顧天全點了點頭,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

王陽這邊知道了小零的死因,他也明白兇手就是那個白衣人了,可他更加關注的是顧天全的反應。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要知道顧天全可不是什麼普通人,可以說顧天全這個人的力量很可能不在王陽之下的,他手裡面可是掌握著華夏很多高層的性命,那些人能活到百歲高齡,和他們顧家多少都有一點關係。

對於顧天全的事情,王陽也多少了解一些的。

顧天全的爺爺現在還在華夏京城某處基地之中,那可是華夏國寶級的人物,別說是普通人了,就算是顧天全想要見他爺爺,那都是需要通過層層檢查的。

至於顧天全父親的下落,那王陽就不是很清楚了。

實際上王陽也是覺得奇怪,從他在東華市看到顧天全的時候,他就覺得很奇怪了。

按照顧天全的這種身份,他也應該呆在京城之中,即便不是在那個基地之中,那最少也是被人給里三層外三層的給保護起來。

怎麼這小子反而窩在東華市呢?

「你和那個白衣人認識?」王陽想到這裡隨口問道。

顧天全的眼神一瞬間變得冷冽起來,隨即說道:「他叫莫無敵,是一個走上邪路的醫生,以前曾經是我父親的徒弟,同時也算是我的師兄。不過莫無敵幾年前就被我父親給逐出師門了,因為他竟然私自學習那些害人的東西,並且整個人性情大變,非常的邪惡。」

「實際上,我也是幾年前收到的消息,莫無敵只出現過一次,那就是在東華市。為了清理門戶,我才故意來到東華市的,而這個也是我爺爺和上面說清楚的事情。沒想到這個禽獸竟然真的還在東華市,他真的當老子是死人了?」顧天全說著話卻是死死的攥緊了拳頭,言語之間都布滿了殺氣。

王陽隱隱約約察覺到了什麼,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我在赤龍的時候也看到過你的資料,不過並沒有看到你父親的資料,你父親他……」

「沒死,只是當年莫無敵背叛師門,對我父親下了毒手。我父親現在只能卧床,雖然醫術還在,但是人已經算是廢了。我想只有我提著莫無敵的腦袋,我父親這輩子的這個污點,那才能徹底的洗掉。」顧天全咬著牙,牙齦隱隱約約的都滲出血絲來。

黃芸芸和魯炳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想到這顧天全的背後,竟然還有這麼個事情。

「王陽,別怪我沒有提醒你,莫無敵這個人天賦很高,而且他走的是那些歪門邪道。我不得不承認,救人的本事他比不過我,但是害人的本事我也比不過他,你們最近都要小心。」顧天全有些擔憂的說道。

他是一個醫生,對於曾經是同門的莫無敵那更是非常了解的。

「蠱毒嗎?我倒是知道一些,不過可能還不夠對付他的了。」王陽有些苦惱的嘟囔道。

同時王陽心中也是起了殺意,莫無敵這個人必須死。

只要這個人還存在一天,那麼王陽不敢保證自己父親和王雪的安全,所以這個人必須要死!

顧天全掃了一眼王陽,似乎察覺到了王陽的那股殺意,隨即喃喃說道:「你幫我找到莫無敵的下落,至於怎麼對付他的事情那就交給我了,雖然害人我不是他的對手,不過這幾年為了追殺他,我也是沒少接觸那些東西。只要我願意的話,莫無敵他就死定了!」

「報仇很重要,但是你別迷失了本心。」王陽回過神來,急忙提醒道。

顧天全頓時就笑了,擺擺手也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王陽這邊迅速排查,幾乎是所有人都在秘密行動之中,很快就有人找到了莫無敵的照片。

王陽拿給顧天全辨認,顧天全一眼就認出來了:「這麼多年,他的臉還是一點都沒有變化,看來他弄得那些邪門歪道的東西越來越深厚了。」

「我很好奇,這些年莫無敵一直都呆在東華市,你也在這裡,他為什麼不離開?他就不怕被你給找到嗎?」王陽看著那照片,也是有些納悶的問道。

「呵呵,從我知道他在東華市開始,我就做了一些手腳了。一旦他現身而出,那麼就是死路一條。不過現在他既然敢出現了,那就證明他很可能本事已經在我之上了。」顧天全有些擔憂的嘟囔道,言語間時不時的還會說一些專業名詞,不過在場的人是沒有人能聽懂的,連王陽都不例外。

即便現在已經知道是誰下的手了,可王陽都是沒有辦法的,因為現在是腹背受敵。

警察局要保住,黃芳芳和小零的事情一定要有一個交代,而隗百知還在那邊虎視眈眈,蘇青那邊也不消停。

何況這個時候王陽也不知道,遮天會究竟摻和進來沒有,或者說哪一方才是和遮天會合作的人?

幾方面的勢力糾纏下來,王陽這邊似乎處在了不利之中。

再加上一個詭譎莫測的莫無敵,王陽更是擔心身邊人的安慰了。

他有一種感覺,一定要儘快的幹掉莫無敵,和其餘的幾個方面比起來,這小子才是最為危險的存在了。

「佛爺,全力查找莫無敵的下落,但是即便是看到了他也不要動手,我想下面的小弟都不是他的對手。」王陽急忙通知佛爺,他擔心佛爺忍不住動手,那就只能是送命的節奏了。

正在這個時候,顧天全一把搶過王陽的手機,緊接著對佛爺說道:「你們只需要調查到他的位置,動手的事情交給我,千萬別讓他發現你們,不然你們就死定了!對了,我之前交給你的那些東西,叫你手下小弟人手一份,一旦有蠱毒出現,那會被發現的。」

佛爺這邊一臉茫然,不過還是按照顧天全說的去做了。

不光是佛爺這邊的小弟,當天晚上顧天全還是特地做了幾個香囊一樣的東西,王陽身邊的一些人一手一個。

按照顧天全的說法,這香囊裡面是能夠抵禦一次蠱毒的,不過也有一個弱點,只要是蠱毒,哪怕是很微弱的那種,也能將這個香囊的功能給破壞掉。

柳豐源很是恐懼的盯著掛在腰間的香囊,他剛剛可是清楚地看到,這香囊裡面的東西動了一下,鬼知道顧天全是弄了什麼東西塞進來的。

王陽倒是鬆了一口氣,他去過苗疆,多少也知道一些這方面的資料,這東西應該就是保命的一種蠱毒了。

這邊的事情結束了之後,王陽就是送顧天全回醫院。

一路上都是風平浪靜的,王陽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看來莫無敵還是不想輕易的招惹顧天全,顧天全對於莫無敵的威懾力應該還在。

「要是你和莫無敵遇到了的話,你有幾成把握幹掉他?」王陽隨口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