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父親一番斥責,趙恆當即也意識到自己的衝動,臉色有些發白的朝陳飛去,他實在無法想象,若是這個能輕易呵退巨蟒的高手反怒了,自己將會面臨怎樣的災難。

「萬物皆有靈,人吃動物,動物吃人,生生不息,此乃天道也。」時機已到,陳飛淡笑道:「更何況你們也殺了你不少蛇,他找你們的麻煩,是否也算是報仇?」

趙立和在場眾人,他們都已經呆住了,這話怎麼聽起來好像還是很有道理的,他們確實殺了蛇,那麼這蛇來找他們報仇好像也是合理的。

但是為什麼總感覺有些怪怪的,人殺動物,在眾人眼中就是天經地義,動物殺人好像就不是天經地義。

忽悠過去了嗎?陳飛撇了撇嘴,雖然不喜歡這話,但是不得不說忽悠起來也是最有效的,嗯,為了慶祝忽悠成功以後多殺幾條蛇吧。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高人了吧!」顯然被陳飛忽悠的眾人,望向陳飛變得異常的尊敬,還夾雜著崇拜在其中。

「白駒過隙,滄海桑田,不知山外幾春秋,閉關太久了,和我說說外面的情況吧。」陳飛一副感慨的望向遠方,隨後再看了一眼趙立。

「閉關到不知道外面過了多久,這是得多久呀!」看著年輕的神秘人,趙立產生了一絲疑惑。

按常理來說,哪怕武功高深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閉關如此之久,但是這位年輕人卻如此說。

這個世界可沒有所謂的武功高深閉關數年的地步,再加上陳飛年輕的模樣,讓趙立不得不懷疑,但是想到剛剛巨蟒的事件最終也把疑惑埋藏在心中。

萬一這年輕人發怒他們根本就抵擋不了。

陳飛也發現自己好像裝逼裝過頭了,要是這裡是仙俠世界,或者是玄幻世界他或許還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但是這裡是倚天屠龍記世界,壽命活的最高的好像也就是張三丰了。

對了,張三丰,想到這陳飛也有了一些想法。

「恩人,此地離我等的村鎮不遠,恩人剛剛出關,不如到鄙庄休息一番,途中在下也能向恩人講講這外界的變化。」

趙立目光微動,恭恭敬敬的對陳飛道,其實趙立也有一定試探。

「走吧,我也很好奇外面的一些情況」陳飛也沒有拒絕,點了點頭按照趙立的指示走著。 一路上,隨著趙立的敘說,陳飛對這個世界了解越來越多,內心的驚訝也是愈發濃郁,從趙立的口中,倚天屠龍記世界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想來也對,這是一個完整的世界,如果只有小說那些地方的話,也不可能稱為世界了。

武當少林江湖之中的第一大派,武當山之所以能稱為第一大派是因為開山之祖張三丰。

張三丰的七位弟子也初有名氣,明教的四大法王殷天正下山,創立天鷹教。

從時間線來看,張無忌也還沒有出生,甚至張三丰的三弟子俞岱岩也還沒殘廢。

最後他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中原偏僻的山脈,再加上偶爾也有江湖上的人進入這山脈尋找一些藥材,這也是為何他們能知道江湖的不少消息。

在解釋完之後,陳飛知道是時候該他表現了,只見陳飛表現出詫異,淡笑道:「張三丰,是張君寶那小子嗎?」

「張君寶,這是張三丰?」

對於陳飛的話,趙立先是一愣,隨後心中波濤洶湧,對陳飛不由產生了一絲敬畏,張三丰的名號天下大部分的人都知道甚至是敬畏,只是眼前的這位年輕人居然叫了一句張君寶那小子。

陳飛的態度,使得趙立也有些相信陳飛的話。

至於張君寶這個名字,趙立也不太明白難道是張三丰以前的名字,但是他覺得或許回到村子之後問問村長或許他會知道。

雖然趙立也想過陳飛或許只是知道一些隱秘,但是張三丰幾歲,他記事開始他只知道張三丰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張君寶。

更不要說陳飛看起來還沒自己大,如果是真的話,那麼眼前的這個神秘男子有將恐怖到什麼地步,年齡又會是多少?

這一切的疑問只能埋藏在心中,或許到時候就有答案了。

眾人的回歸,很快驚動了村子內的村民們,除了一些無法行動的人外,其他人全部跑出來迎接,從這也讓陳飛知道這些獵手的地位,比他想象的也更高。

只是最引陳飛注意的,還是其中一名白眉白須的老人。

剛來到門口,眾人就發現趙立等人的慘狀,一個個都大驚失色,那白眉白須的老人面色也微顯凝重,沉聲道:「小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村長。」面對這老人,趙立表面上的嚴肅也消失了,恭敬的行了個禮,然後苦笑著將此次狩獵的遭遇講了一遍,對於陳飛救了他們的情形更是丁點不漏的說了出來。

「什麼,異獸巨蟒?」

在場的村民都嚇了一跳,雖未參加那場慘烈的戰鬥,可一聽到異獸二字,他們就知道那戰鬥有多麼艱辛。

那可是只有江湖中人才能有能力對付!

倒是那白眉村長在聽到異獸巨蟒時只是目光微閃,沒有像眾人那樣失態,他的更多注意力反而投注在陳飛身上,雙手合十,微微垂首道:「老朽謝過閣下對村民的救命之恩。」

隨著村長出口,其他村民不由紛紛回過神來,可很快卻陷入更強烈的驚訝中,若這少年模樣的神秘人,輕易的震懾到異獸巨蟒,那他該擁有何等可怕的實力?

陳飛,卻顯得很是淡然,接受了眾人的謝意,在他看來雖然是天道的氣息,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原因,這感謝陳飛還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陳飛的淡然接受讓一旁的趙立對於陳飛再次多了一次尊敬,說不定眼前的這位神秘男子說的閉關多年是真的也不一定。

…….

中原某處一偏僻的山脈東側,高不過百丈,有一村子約八十口人。

想要踏入中原內部,騎馬也需要十天半載。

哪怕離村子最近的城鎮,從村子除非,約半天的路程后,才能抵達天兵鎮,此鎮雖不大,卻也聚集了不少門派,其中丐幫最大,丐幫人員可以說是天下之間人數最多的門派哪怕一個偏僻的小鎮也有,丐幫的人影。

這些情況,都是陳飛從趙立的敘說中了解到的,不過眼下他根本無心多關注這些。

他最需要的就是修鍊出魔力,有了魔力自己才能更好的忽悠眾人,否則以他的身手和力量,不要說忽悠了,自己不被坑就好了。

山頂有間屋舍,屋外生長著幾棵梅花樹,梅花正繽紛怒放,有的艷如朝霞,有的白似瑞雪,讓陳飛撇了一眼隨後就進入冥想。

一絲,哪怕只是一絲的魔力,到時候準備好,也有驚人的效果,那一刻自己的支線任務也說不定可以完成了。

對陳飛來說,自己時間根本就不夠,只有三個月,最後主線任務更是只有三年,一想到自己的菊花非常有可能被黑人和野豬輪流照顧,陳飛後背就有些冷嗖嗖的。

因此在和趙立說好選擇這裡后,他便獨自在屋中「閉關」,研究起「冥想」來。

冥想,魔法師提高精神力,感受天地元素,吸收天地元素的基礎,最終煉化出屬於自己的魔力。

通過魔力吸暢吟咒語,引動魔力來施展魔法。

這就是魔法師。

正因為這樣,魔法師學徒最需要做的就是冥想,陳飛在剛剛進屋之後就默默的感受著天地元素,作為初學者一般來說想要感悟天地元素非常的困難。

輕輕的閉上雙眼,想像一個美麗而溫暖的金色光球環繞著身邊旋轉,隨著它的光芒所到之處,壓力和緊張逐漸消散,離開自己的身體……讓光球持續在身邊旋轉,感覺雙腳逐漸充滿溫暖、寧靜的金色光芒以及全然的放鬆

漸漸的陳飛剛剛進入狀態,在那一瞬間陳飛也感受到了天地之間的各種元素。

紅色的火系元素,綠色的木系元素,藍色的水系元素……所有的元素,化作光團圍繞在陳飛的周圍、

對於天地的所有元素,陳飛都有著極高的契合度,陳飛也有個猜測,那就是自己吸收天道之力,雖然只是力量變強了點,但是資質應該大大的提高了。

就在陳飛在感悟天地元素,準備凝練出魔力的時候,另一邊村長和趙立也在屋內商談著某事。 屋內,趙立以及村長趙羽。

「這叫做陳飛的神秘人和張三丰認識,還稱呼張三丰為張君寶小子!」在剛剛聽趙立講述完,趙羽驚呼出聲,瞳孔死死的盯著趙立。

張三丰叫做張君寶,趙羽也略有耳聞,據說是張三丰年輕時候的名字,在聽完趙立的話以後,趙羽發現這位神秘的男子一舉一動都顯得那麼神秘。

先是救下眾人但是卻沒有擊殺異獸巨蟒,簡單的話讓趙羽陷入更加深層次的思考。

難道他說的是對的嗎?

「萬物皆有靈,人吃動物,動物吃人,生生不息,此乃天道也。」

雖然感覺有些怪異,只是又很有道理呀,能領悟這樣道理的人又怎麼可能簡單,再加上第一次見到這位神秘男子的表現,趙羽也不由的有些相信了,只是為何這麼年輕呢?

最終趙羽輕嘆了一聲:「算了算了,怎麼說也是我們村子的恩人,想必應該不會有事,躲躲藏藏太久了,我們也習慣了,還是不由摻和了。」

趙立聽完黯然的點了點頭,現在的他們也不過是個小小的村子而已,最終趙立也沒說什麼,不知不覺他們已經習慣了,習慣了在這的一切,以前的事他們也不打算摻和。

另一處屋子中,陳飛絲毫不知有人在討論他,當然就算知道了也沒什麼,現在的陳飛依舊沉迷在天地的元素之中。

陳飛通過倚天屠龍記天道也明白了,這個世界正在發生變化,修鍊體系發生變化。

按照原本的道路這個世界是是屬於武俠的世界,只是現在卻不一樣了,隨著天地元素漸漸濃郁,最終整個世界都會蛻變為屬於魔法師的世界。

在屋內陳飛感悟元素的同時,對天地元素的理解也漸漸加深,每一個元素力量,火元素的灼熱,水元素的柔和……

只是讓陳飛有些鬱悶的是自己依舊難以煉化出魔力,似乎自己的體質已經發生了變化,問問天道吧。

陳飛把希望寄托在倚天屠龍記天道身上,只不過剛剛問出,他就後悔了。

倚天屠龍記天道:「管理者大大我就是不告訴你,至於為什麼你猜呀!」

「你猜我猜不猜?」

陳飛有種吐血的衝動,只是為了知道答案最後還是沒說出來,等自己改造好整個世界,到時候看你還敢不敢說猜呀!

唯一讓陳飛值得安慰的就是,最終經歷了,八十一次不斷的問話他終於知道了他想要的答案。

「其實天道管理者大大你只需要把所有元素雜交在一起就行了,還是挺簡單的。」

原來如此,只需要雜交在一起就行了。

雜交是什麼鬼,難道不會說混合在一起嗎,知道之後陳飛也懶得再理會,靜下心來吧所有的元素融合在一起。

一個小時過去了,陳飛嘴角抽搐著,心中把倚天屠龍記天道罵了幾百遍,簡單個鬼。

只要陳飛把一個個元素融合在一起,元素一個掌控不好就會崩潰,也就是說必須要所有元素的力量一模一樣才能徹底的融合!

這需要多強的掌控力才能完美的融合!

但是陳飛必須繼續下去,否則等待陳飛的就是黑人的照顧,以及野豬的照顧!

想這些陳飛頓時一個激靈。

靜下心碎念著:「成功,一定要成功!」

正午,陳飛已經冥想了差不多接近一天,一陣嘈雜混亂的聲音忽然從在外面傳來,陳飛眉頭微微一皺,起身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放眼望去,是一個身高約兩米,體型壯如黑熊的大漢,身後背著弓箭,手裡拿著刀,騎著一匹棕馬立在村內。

在大漢身後,站著一些壯漢,個個都充滿野蠻氣息,僅僅遠遠站在那,就讓人感到一股兇猛的氣勢。

再看著這些人的打扮,陳飛也大概明白了,這些人恐怕是劫匪,看來這次不太平!

陳飛內心充滿了無奈,若換做平常時刻,見到一群這麼彪悍的敵人,他定會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根本就逃不了呀,最終他不得不放棄逃跑這個念頭。

先不說自己的任務,一旦村子里的人被殺,自己的任務肯定也會失敗,到時候根本就不用三個月了,而是直接就會送到黑人那!

「閣下,錢已經給你們了,但不要欺人太甚!」趙立漲紅著臉,氣極,但現在形式卻讓他不得不讓步,心中充滿了。

為首的男子嘿嘿一笑,從馬上跳下,眼神閃過一絲冷芒,輕蔑道:「怎麼,難道你還想反抗,快點把村裡的女的都拉出來給大爺們帶走,到時候就不要怪我們無情了!」

他後面眾人立即哈哈大笑:「幫主威武!」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太過貪婪,否則會因此喪失性命的!」

劫匪眾人笑聲方落,陳飛立刻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說罷他自己內心一陣忐忑,不過自己必須要裝,裝到讓他們害怕的地步!

劫匪的頭顱轉頭一看,只見一個奇裝異服的年輕男子,淡漠的正立在眾人前,看著身穿顯和普通人一般弱小的陳飛,不由嗤笑起來:「小子哪來的,該不會是誰找來的小白臉準備玩龍陽那套?」

其他劫匪聽到他們幫主的話,再度鬨笑起來。

劫匪的表情眾人相反的是,村子的眾人原本有些悲壯的神色頓時轉為驚喜,只要眼前這絕世高手肯出手,區區劫匪還不是小菜一碟!

陳飛卻輕笑了一聲,為了裝逼他怎麼能這麼輕易動怒,更何況要是打起來第一個死的就是自己。

「你們見識過魔法嗎?」

陳飛剛剛說完眾人卻顯得異常的迷茫,魔法是什麼,這個世界最多出現仙法,法術之類的,但是魔法這個字眼卻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更不要說見過了。

陳飛再次微笑的開始說道:「傳說中魔法可以控制天地的力量,火,水,雷,冰,都可以掌控,因此掌控魔法的人也被稱作魔法師,據說魔法之中有強大的禁咒,禁咒的力量很強很強,強大到可以毀天滅地!」

魔法的傳說,雖然讓眾人有些詫異為何沒有聽過,但幾乎所有人對於這樣的閑談也只是笑笑。 就在眾人以為只是假的,在場的另一人卻不這麼認為,此人就是趙立,趙立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他能感覺的到,或許剛剛說的並不是假的。

但是想到掌控天地的力量,那可能嗎?如果真的有的話,那豈不是遇到傳說中的神仙了!

只不過神仙真的存在嗎?早就已經成熟的趙立明白,這世界或許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神仙!

對於眾人的表情,陳飛並沒有在意,因為陳飛明白,魔法什麼的在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出現過,因此也並沒有在意,繼續淡然的笑著:「傳說中魔法施展需要魔法公式,通過暢吟魔法公式就可以施展出魔法!」

「魔法公式就好比如此!」

陳飛輕聲暢吟道:「公式,3+7=10禁錮術!」

其實陳飛心中很是無奈,魔法什麼都好,但是最讓他吐槽的就是這個魔法公式,和其他的魔法公式不同,自己的魔法公式居然是數學,什麼加法減法,乘法除法還有各種公式。

話音剛落,劫匪首領突然感覺身體一僵,整個身軀都動彈不了,剎那之間劫匪的首領有些明白了,望向陳飛的眼神充滿了恐懼。

「幫主你怎麼了?」

匪徒首領的模樣讓後面的手下頓時充滿了疑惑,其中一個膽子有點大的匪徒狠狠的看向陳飛。

剛剛準備提起刀沖向陳飛的時候突然他的身體一僵,整個身軀也無法再動彈。

「下次挑釁的時候,先看看對方的深淺,否則死的就太冤了,明天自己過來賠罪吧,至於他們兩個現在可以動了。」陳飛說完之後,彷彿沒有看到匪徒們的怒視,淡然的離開了。

誰都不敢阻擋陳飛,他們害怕,他們也聽到了,魔法師可以掌控天地元素。

那麼豈不是說一旦徹底激怒這位魔法師,他們會不會被這位所謂的魔法師毀滅,甚至所謂的靈魂也被這位魔法師抹除,連輪迴轉世都轉世不了。

正因為這樣,他們似乎不敢阻止,甚至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