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點頭哈腰的拉着我出了包間,我知道,我的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

果然,經理劈頭蓋臉的把我罵了一頓,說,你知道沈爺是誰嗎?他的腳動一下,咱們這塊地方就得抖三抖!能把他這樣的搖錢樹留在店裏廢了我多大的功夫你知道嗎?一碗紅燒肉就被你氣走了?

經理說,他不管,反正把沈爺惹生氣的是我,飯得請,但店裏不能虧本,所以,這頓飯錢,得我出。

我一聽,急了,心說,一個月可就五百塊,這是多虧了在飯店,我纔沒有餓死,咋的還要我自己出錢替那些無賴找臺階下?

經理擡頭看着我,說,怎麼的,你這是不服我管嗎?不服我管你滾蛋啊!鄉巴佬,我們城裏規矩多着呢,有你學的!

我咬了咬牙,好不容易找到的這份工作,要是丟了,我恐怕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這兩天,房東正在催房租呢。


“那他們一頓飯多少錢?我出!”

經理翻着白眼瞥了我一下,嗤笑道:“好啊,你出,一共一千零八十,拿來吧!”

什麼?他們這一頓飯我兩個月的工資都不夠用?!

我低着頭,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屈辱,卻又無能爲力。我低聲說,我現在沒錢,從我工資里扣吧。

經理怪異的勾着嘴角,就差把他在嘲笑我這幾個字說出口了,他轉身就走了,說,那你可小心着點兒,這樣的事情要是再多出幾次,恐怕你要在我們店裏打一輩子工用來還債咯!

我回到休息室,一臉喪氣,跟我同時期來的一個小瘦子,我們都叫他小熊,他是唯一一個不捉弄我的人,因爲小熊說,雖然他家住在城裏,可家裏窮,所以從小就被人看不起,他知道那種感受。

小熊告訴我說,其實服務員他做過好多次了,顧客鬧事的事情也見到過,可是,經理這樣坑自己家員工的,他還是頭一回見。

小熊說:“劉經理就是看你離開這裏以後無處可去,這才鉚足了勁兒坑你,其實遇到這種事,打翻了菜,再上一盤新的就行了,一盤紅燒肉,撐死了百十來塊,再給打個折,他們就知足了,根本就不至於要賠一整桌的菜!”

我嘆了口氣,說,可不就是看準了我沒地方去麼,因爲我本來就沒地方去啊。

剛來城裏那會兒,我去過很多地方,要不就是嫌我年紀太小了,要麼就是說我鄉下來的,不懂規矩,怕我招惹是非,我也是無路可走了,這纔不得不來到這家店裏,忍氣吞聲的當服務員。

我看着自己的衣服,擡頭苦笑了一聲,對小熊說,工作服也弄髒了,這身衣服還是當時一百塊錢買的呢,這回好了,不說賠進去了一千多塊錢,連工作服都得重新買新的。

小熊安慰了我幾句,轉身幹活去了,我也不能閒着,不能再讓劉經理抓到我的把柄了,於是,我把工作服換下來,換了一件自己的衣服,就準備出去繼續幹活了。

二樓一上樓梯的拐彎處是個很小的空間,老闆把那裏改成了衛生間。我端着菜一二樓,就看到那個被稱爲“沈爺”的男人從衛生間裏走了出來。

他一臉勝利的喜悅看着我,我卻頓時睜大了眼睛! 沈爺的後背上正在汨汨的冒出黑氣,一開始還只是稀稀疏疏的一點兒,可當我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到了包廂門口,那黑氣已經越來越濃,越來越濃,看起來就好像水開了以後 不斷向上蒸發的水蒸氣一樣。

我一時失了神,跟着沈爺就要往包廂裏面走,沈爺回頭看見我,邪笑了一聲,說,怎麼的,這是打算再請我們哥幾個吃一頓?

我沒空理會他,因爲他背後的黑氣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再不動手處理,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我把盤子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說,沈爺,您最近是不是招惹到了什麼髒東西?

沈爺先是一愣,然後一臉戲謔的看向了在座的各位“大爺”,過了大約幾秒鐘的時間,席間爆發出了一陣鬨堂大笑。


“哈哈哈哈……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老沈,敢這麼說你的,這可是獨一份!”

面對那些人的戲謔,我卻還是一臉認真,我解釋道:“你們相信我,沈爺後背上都是黑氣,而且黑氣濃郁,是大凶之兆,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三日之內,必有血光之災!”

話音剛落,三爺的臉色就黑了下來,他咬着牙回頭看我,猛地一個巴掌就抽在了我的嘴巴上!

“臭小子,鄉巴佬,讓你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話說這老傢伙年紀這麼大了,力氣倒是不小,一巴掌就把我拍我地上了,一邊踹我一邊罵道:“你他媽這麼神,當什麼服務員,你怎麼不去街邊擺個小攤算命去呢!”

沈爺自己踹累了,就招呼了一聲,幾個人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拖着我就出了飯店。

沈爺踹人可真狠,看準了往肚子上踹,我疼的五臟六腑都像絞到一塊了似的,根本就沒力氣站起來,幾個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輕人把我扔在一個小巷子裏,一邊挽袖口一邊說,這臭小子,傻不傻,惹誰不好,偏偏惹我們沈爺!今天弟兄幾個別心軟,一個鄉巴佬,打死了好跟沈爺交差!

一陣拳腳像雨點一樣落了下來,一開始我還擡手去擋,忍不住了也會叫兩聲,可打到最後,我甚至連叫的聲音都沒有了,整個人蜷縮在地上,一動不動。

爲首的男人擺了擺手,讓他們停下,又低頭看了看我,說,別是已經打死了吧?算了,別惹這個麻煩了,拖回去,交給沈爺!

我半死不活的被人拖着,心裏想着,完了,讓我多管閒事,這下可好了,人沒救成,連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了。不過,最起碼那一千多塊錢的飯錢就不用我出了吧……

還沒走進沈爺的包廂,我就聽到他們幾個的嚷嚷聲了,又是劉經理的聲音,他義正言辭的樣子彷彿在演講,他說,沈爺你放心,讓這樣的人進飯店,是我的疏忽,我自罰,今天各位的酒啊,從我工資里扣!但是你們放心,就那個鄉下來的土玩意兒,沈爺您一句話的事兒,明天你再來,保準就不會再看見他了!

沈爺攥着手,關節咔咔的響,罵道:“這有娘生沒娘養的野孩子,還他媽敢咒我?你們幾個,把他關到旁邊的包廂裏,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準給他開門!老子吃完飯就帶他走,三天以後我要是沒死,我就讓他死!”

我一聽,不行,得逃跑。

我試探性的掙扎了兩下,架着我的兩個男人馬上就察覺到了,“老實點!”說完,還又狠狠地給了我一腳。

我費力的擡起頭,看着沈爺,身後的黑氣更重了,可惜我還沒有三爺的本事,光憑眼睛看不出什麼所以然,得剃頭才行。

兩個男人把我關進了包廂裏,又把門給鎖了,我迷迷糊糊的,好幾次都差點兒睡過去,卻又被一點兒動靜給驚醒。

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就聽到有人在開門,我心道不好,難道沈爺他們已經吃飽了,這是要帶我回去興師問罪了?這可不行,我這一去,凶多吉少,沈爺要是死了,他們肯定會誣賴我說是我搞得鬼把戲,要是沈爺沒死,那他得自己把我弄死……

“咔噠”一聲,是開鎖的聲音。眼看門就要打開了,我向後退了幾步,心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吧,今天我放手一搏,要死要活的,老子豁出去了!

一邊這樣想着,我咬了咬牙,猛地就朝外面衝了出去,我打算的是,如果人少,憑着一股子猛勁,說不定還這能衝出重圍,換來一線生機,可如果人多……那我就認栽!

沒想到的是,我這一猛子,竟然一下扎進了小熊的懷裏。

“小賀,你沒事吧?”

聽到小熊的聲音的那一刻,我幾乎以爲自己是在做夢,差點兒就喊出來,幸虧小熊及時捂住了我的嘴巴。

小熊說,那邊沈爺醉的差不多了,很有可能會一走了之不管我了,可是也不一定,因爲這男人是出了名的錙銖必較,一般很難有人能在他手裏討到便宜,所以,小熊勸我不要心存僥倖,得想辦法,趕緊跑!

我問小熊是怎麼進來的,小熊說,他以劉經理的名義,給沈爺的手下一人送了點兒酒,這會兒,幾個人已經喝起來了。

不過,即使是這樣,我還是不能從大門走出去。我現在鼻青臉腫的,傻子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一點兒動靜都能驚動沈爺。

而且,小熊囑咐我說,沈爺在這塊地方的勢力很大,如果想以後安穩的活下去,我最好是出城,然後去另外一個地方,再也不要回來了。

可這都是後話,首先我得能出去啊……

小熊拉着我,摸黑摸到了窗戶邊,拉開一點兒窗簾,說,你看見地面了沒?我點了點頭,說,看見了,有點兒高。

小熊說,你別怕,你看,我們的窗戶上有紗窗,而且這紗窗還是上鎖的。

我又點了點頭,有些不解,問他,你告訴我這個幹什麼? 小熊神祕的一笑,外面的霓虹燈照的他的臉五顏六色的。他從口袋裏掏出一把鑰匙,說,告訴你個祕密,這些紗窗的鎖都一樣,共用一把鑰匙。

說話間,小熊就把鑰匙插進鎖孔,硬是把紗窗給卸了下來。

我說你幹啥?

小熊把我往前一推,說,救你離開這裏啊!

哈?要我跳窗戶?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而且這家飯店有點兒偏僻,一般人也不從這兒走,所以,就算是我坐在窗戶上猶豫了那麼長時間,也沒人覺得我是要跳樓。

“你倒是快點兒,你走了我還得鎖上呢!你出去以後,一直朝南跑,那裏有座山,過了那座山,就到了另外一座城市,我忘了叫什麼名字了,總之,你不要再回來了。”小熊有點兒等不及了,我知道,他也怕沈爺。

我最後回頭看了一眼小熊,這個城市裏唯一對我好的人,他皺了皺眉頭,說,行了,這時候就不要煽情了,我知道你捨不得我,可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要死了!


我一狠心,兩手一撐,跳了下去,這好像是飯店用的停車場,除了幾輛並排着的汽車,沒有別的,一個人都沒有。

我小心翼翼地兜兜轉轉,一擡頭,卻發現自己跑到了飯店門口。幾個穿着黑色西服的人站在門口,不知道在喝什麼,不過看起來,應該就是小熊給他們的酒了。

“楊哥,咱不回去看看那個鄉巴佬行嗎?萬一跑了怎麼辦?”

那位被稱作“楊哥”的男人,大晚上還帶着墨鏡,仰頭喝了一口酒,勸對方說,這你就不懂了吧?其實沈爺惱的不是那小子,他就是想找地方出出氣,這段時間你也知道,沈爺不順心,家裏不順,生意也不順,那小子一個山裏來的,死了都沒人知道,他能有啥本事逃跑?

我狠狠地攥着拳頭,心裏很不是滋味,但同時我也知道,我絕對不能被他們抓住,否則,就算不死,我也得少半條命。

我又找到了另外一條路,聽小熊的話,一路朝南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從月亮還在東邊,一直跑到月亮升到了頭頂上才歇了一會兒,可也不敢多歇,萬一沈爺較起真來,指不定我就被他們給拖回去了,還得連累小熊。

一直到天矇矇亮,我纔到了小熊說的那座山的山腳下。這山上的林子不密,從這裏就可以看到上面有座寺廟。

連喘氣的功夫都沒有,我急匆匆的就上了山。我記得以前三爺說過,廟這東西,信的敬畏,不信的也敬畏,所以,如果我躲進廟裏,他們是不是就不敢進來找我了?

那時候的廟裏還有和尚,不是收費觀光賺錢的和尚,是真的在亂世之中出家、皈依佛門的和尚,所以,當我到那家寺廟門前的時候,我還看到一個小和尚正在掃地。

不過,山下的生活艱難,山上也好不到哪裏去,不知道是不是現在還太早了的緣故,寺廟裏冷冷清清的,連個人都看不見。

小和尚掃了一會兒地,打了個哈欠,朝裏面叫了一聲什麼好像,可門裏沒人應答,索性他, 就拿着掃帚進了門。

我看正是機會,就悄悄地跟了進去。

這寺廟不大,可裏面卻一個人也沒有,剛剛進來的小和尚也不知道去哪兒了。我看到他們大殿裏供的是佛祖和觀音菩薩,旁邊放着一個紅色的盒子,是用來收香油錢的。

我身無分文,根本就不好意思去祭拜,因此,我偷偷地溜進了後院。

後院倒是房間不少,就是有些破舊,可是,對我這樣的人來說,有能夠遮風擋雨的地方就足夠了。

我悄悄地推開了一扇門,走進去,卻看到一個鬍子花白的老頭子在打坐,嚇得我趕緊跑出來,躲了起來。

那老和尚似乎並沒有什麼動靜,可我卻知道了,這地方有人住,我得另外找其他的地方。

我又繞了一圈,找到了一處沒有動靜的房間,這回我學乖了,先趴在門上聽了聽,又故意搞出了一些動靜來,見裏面沒有任何反應,我這才大着膽子推開了房門。

裏面沒人,我走進去,是木頭做的牀板和桌子,做工非常粗糙,但好在耐用。牀板上有一牀被子,散發着一股黴味,應該是太久沒動過了,桌子上也是一層灰,用手一抹,厚厚的蹭都蹭不掉。

種種跡象表明,這裏肯定沒人住,而且,從我剛剛鬧出動靜周圍卻沒反應這件事來看,恐怕這周圍的幾間房子都沒有人住!


於是,我就偷偷住下了。

第一天,我躲在房間裏一天沒敢出門,知道這地方沒什麼動靜以後,到了夜裏,我膽子就大了起來。準確的說,其實是餓狠了。我都一天一夜沒吃飯了。

繞了一圈,我找不到廚房在哪兒,也怪我對和尚一無所知,還以爲他們全靠化緣裹腹,沒找到廚房,我就把主意打到了大殿上去。

大殿上的香火是長明的,我有點兒不敢進去,在外面的黑暗處等了好一會兒,確定這裏沒人以後,我才溜進去,先給佛祖和觀音菩薩磕了兩個頭,我說,兩位神仙還請大人不記小人過,我也是餓的不行了,您不是喜歡普度衆生嗎,那就先從我開始吧……

說完,我擡起頭看着他們面前供奉的水果和糕點,肚子就開始剋制不住的叫喚。我揉了揉肚子,也不客氣,伸手拿起一塊糕點就啃,啃的有些噎了,又拿蘋果啃,讓蘋果裏的水分和糕點一混合,一塊嚥下去,就不噎了。

拿走了以後,我又把盤子裏的東西精心擺弄了一番,生怕他們看出這裏有人動過手腳。

又過了兩天,我幾乎可以確定,沈爺的人了應該不會追上來了,就在我準備吃飽了這頓就跑路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這天,我跟往常一樣,等所有和尚都睡了以後,我去大殿偷吃的,可就在我把吃的塞進衣兜的時候,忽然,一陣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爲什麼要拿我的貢品?”

是個女聲。

我猛地躲到角落裏,向後回頭,沒有人,又壯着膽子往門外看了看,還是沒有人。這時,我不得不擡頭,看向了我面前的觀音菩薩。

難道這觀音菩薩還很顯靈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我索性撲通一聲跪下,連着磕了三個響頭,我說,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啊,我不是跟您打過招呼了嗎?您看,連佛祖都沒有怪罪我,您就放我這一回嘛……

忽然,一陣笑聲傳來,還是那個聲音,她說:“觀音菩薩能放你一回,我可不想放你!”

什麼?這聲音不是觀音菩薩?難道這地方還供着第三尊佛?

我四下看了看,沒找到什麼第三尊佛像,可我卻忽然覺得後背一涼,等我轉身的時候,就看到一個女孩兒的背影,她長髮披肩,穿着一身白裙子,就這樣從我面前飄了過去……

這……這他媽什麼世道,寺廟裏都鬧鬼!

我也不敢再拿那些貢品,心裏想着,吃了神佛的貢品,沒準兒人家慈悲爲懷放你一馬,可要是稀裏糊塗吃了給惡鬼的貢品,那纔是吃不了要兜着走了!

我看了看,四下無人,就偷偷了溜回了房間,剛關上門,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