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音微笑著回答道,與剛才的反應形成了十分鮮明的對比。 013-09-19

「沒有問題。」

艾蕭依點了點頭,搶在夢露的面前說道。

「一切都交給我來。」

話落的同時,艾蕭依便小聲對夢露說道,看起來交涉這一塊面艾蕭依比夢露要好很多。

「那麼,來自艾菲利斯公國的兩位,到底有什麼事情呢?」

薩莎莉看著兩人,道。

「是的,我希望貴國能撤兵離開我國的境內。」

艾蕭依點了點頭后,十分直接的說道。

「這不可能。」

瞬間薩莎莉便站了起來,眼睛稍微眯了起來看著艾蕭依道。

「我希望你能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如果這一次我們不能攻入艾菲利斯公國的首都華爾利並且讓其亡國,那麼我們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薩莎莉也十分直接的將此次出征的意圖告訴了艾蕭依,表明想要諾瑪斯退軍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現在的情況對於諾瑪斯而言十分的有利,士氣高昂,而且也比艾菲利斯公國方面要多出一名戰姬的戰力支持,如果放過這一次機會的話讓艾菲利斯公國重整旗鼓的話,下一次就不知道能不能擁有如此有利的情況了。

「況且,我們兩國的仇恨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就我們而言是希望儘快解決這場戰鬥,這樣兩地之間再也不會發生戰鬥了。」

薩莎莉道。

「我明白。」

艾蕭依點了點頭,道,看起來她似乎明白目前的情況,這讓冰源不禁覺得艾蕭依和夢露是有備而言,不禁心裡有點虛。

「所以,我會以我個人為抵押,希望諾瑪斯撤軍。」

艾蕭依緩緩的說道。

而她的話不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

「你說……什麼?」

薩莎莉緩緩的問道。

「我說,我希望以我個人作為抵押,也就是作為人質,希望諾瑪斯撤軍。」

艾蕭依重複道。

「如果以我作為人質的話,最起碼艾蕭橫哥哥會有所顧慮不會再輕易挑起兩國的戰爭,如果諾瑪斯一直掌握著我的性命的話,最起碼可以維持兩國二十年的安穩,況且就算現在諾瑪斯方面的軍隊佔據優勢,但我軍佔據堅固的城牆以及防禦工事,想要攻下華爾利想必你們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所以答應我,這樣子對雙方都有好處,雙方的百姓都能獲得數年的安穩,不是嗎?」

艾蕭依緩緩的說道。

「就算能夠安穩二十年,但是二十年之後你確定兩國不會再次發動戰爭嗎?」

綺音看著艾蕭依緩緩的回答道,看來就算是來自娜雅斯刻帝國的綺音也明白,這筆買賣划不來,誰知道二十年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到時候的局面說不定就是雙方互換了。

況且,這一場諾瑪斯公國和艾菲利斯公國之間的戰鬥不單單是兩個國家的戰鬥這麼簡單而已,這還是南方戰線對北方聯盟的全線反攻的前奏,無論如何,諾瑪斯都是不可能退兵的,但是對於這其實是兩個陣營全面大戰的前奏,艾蕭依和夢露是絕對不知道的。

「那麼,你們就能確定你們可以攻入城內嗎?」

艾蕭依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夢露之後,才回答道。

「雖然說目前處於劣勢,但是我可是十分有自信能夠將城門守下來的呢。」

夢露緩緩的說道。

夢露,稱號為蒼白之壁的戰姬,對於這艾菲利斯公國僅有的兩名戰姬之一冰源還是有了解過一點的,據說十分的擅長防禦戰,但對於攻擊一類的並不太熟悉,對於這一個艾菲利斯公國最強的護壁而言,想必能保護住華爾利的大門。

冰源暗暗的想到。

「十分有自信……是嗎?」

薩莎莉看著兩人道,帳篷內瞬間就充滿了濃厚的火藥味,令冰源不禁覺得有點緊張,畢竟他這一個副官參和這種事情確實是沒有太大的話語權。

「你們要明白,現在這裡可是我們的軍營,我就不相信三名戰姬外加七千名士兵不能留住你們,既然回不去那談何守城?」

薩莎莉眯了眯眼睛,看著夢露說道。

「…….」

瞬間,在夢露的臉上就出現了不妙的臉色,雖然說她自己是可以從這裡脫身,但畢竟艾蕭依是一名隊長級別的噬瞳者,一旦爆發衝突的話艾蕭依在這裡就是被秒殺的份,而對於夢露而言艾蕭依的安全可是列在第一位的,她決不允許艾蕭依面臨生命危險。

一時之間,整個帳篷內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個…….唔,我可以發言嗎?」

看著如此尷尬的場面,冰源不禁看著帳篷內的四人說道。

「既然你有在場的權力自然也有發言的權力。」

薩莎莉點了點頭,道,同時冰源的話語也不禁吸引了夢露和艾蕭依的注意力,兩人紛紛看向了冰源,似乎都在期待他會說些什麼似得。

「好,首先請允許我問一下,兩位是以一種什麼樣的身份來到我們這裡的呢?從剛才的語氣來看,我覺得二位並不像是代表艾菲利斯公國的全體來與我們談判的。」

冰源緩緩的說道,而瞬間聽到冰源話語的四人都不禁愣了愣,艾蕭依和夢露是因為冰源發生她們兩人真的不是代表全面的艾菲利斯公國而愣住的,而薩莎莉和夢露則是忽然驚醒,自己居然忽略了這一點,回想起來也覺得艾蕭依似乎並沒有以一種國與國之間同等的語氣在與她們談判,相反,更加像是在請求或者代表個人一般。

「……是的,我不是代表父親以及哥哥的立場來與貴國談判的,我是以我個人的立場以及艾菲利斯公國全體國民前來與貴國談判的。」

艾蕭依愣了愣之後,點了點頭回答道。

「…….什麼意思?」

薩莎莉連忙反應了過來,問道。

「華爾利內目前還有接近七萬名普通百姓,他們對於貴國而言並沒有任何的威脅,確實,想要守住城門太難了,但是我希望這些無辜的百姓能夠平安無恙,畢竟這是國家之間的恩怨不應該扯上平民百姓……所以,我懇求你們退兵。」

話落,艾蕭依緩緩的,跪了下來。

「小依!」

站在艾蕭依身旁的夢露不禁愣住了,連忙抓著艾蕭依的胳膊似乎想要將她拉起來,但是跪在地上的艾蕭依一動不動,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真誠。

「…….想要我們退兵,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後,薩莎莉還是搖了搖頭,堅決的說道,而薩莎莉的回答也不禁讓在場的其餘四人愣了愣,紛紛看向了她。

「怎麼會…….」

艾蕭依愣道。

「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一件事情。」

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薩莎莉便看著跪在地上的艾蕭依,緩緩的說道。

「我保證,一旦我們攻破城門,我們只會直奔王宮,只要那些百姓不妨礙我們的前進,那麼我保證絕對不會傷害他們,不過,你也要做好對他們的疏散工作,不然我也不能保證他們的安全。」

薩莎莉緩緩的說道。 013-09-20

公贖年曆463年一月二十七號,諾瑪斯遠征軍全面超艾菲利斯公國首都華爾利進軍,其軍隊士氣高昂,看上去有一種無法阻擋之勢,浩浩蕩蕩的朝華爾利進軍。

下午三點准,華爾利攻城戰,開始。

「穩重,都穩住!」

冰源放低自己的身體,在一堆士兵當中緩緩的說道,而在冰源頭頂上的則是一面面堅硬的盾牌,上面不斷的想起弓箭射在盾牌山發出的響聲。

一個大約由一千人組成的龜殼陣緩緩的朝華爾利的大門移動著,在城牆上的艾菲利斯公國士兵正在不斷的朝這個龜殼陣射箭,但是在堅硬的盾牌面前沒有任何一點用處,途中有許多強力的大型弓弩朝前陣射來,不過都被防禦了下來,因為在這盾牌之上還附加了噬瞳者們的瞳氣,讓這些弓箭拿這個龜殼陣絲毫都沒有辦法。

這一千餘人人所組成的隊伍,是由全部諾瑪斯的duli百人隊的士兵以及三百名噬瞳者組成的,而在這隊伍的當中還擁有諾瑪斯三分之二的稱號級士兵以及兩名戰姬。

這支部隊的目標,是城門。

看上去由純金屬製作,長大約有二十米左右,寬大約有三十米,看上去十分的厚重,這是一個進出城市的主要路口,只要將這道城門打破,那麼諾瑪斯的部隊就可以隨心所yu的湧進這座名為華爾利的城市當中了。

但是,隨著逐漸的靠近,箭雨當中已經參合了無數的碎石,其中也不缺一些大塊的,拿著盾牌的士兵不禁覺得壓力十分的大,但這並沒有阻礙諾瑪斯軍隊的前進,整個隊伍在箭雨當中緩慢的前進之中。

「停下!!!」

而就當諾瑪斯的這一支隊伍已經逼近城門大約只有五十米左右的時候,忽然之間兩道身影從那高達五十多米的城牆上一躍而下,強大的瞳氣帶來的氣勢令許多人難以忍受,甚至是冰源都覺得不舒服。

艾菲利斯公國的兩名戰姬,娜娜莉思和夢露。

此時的兩人徑直的從城牆上一躍而下,在瞳氣的幫助之下快速的朝諾瑪斯的隊伍襲來,而這個時候冰源才知道夢露的瞳器是什麼——是一把散發著淡紅色的劍。

「休想!」

隨著一聲怒吼,原本待在隊伍最前方的薩娜莉和綺音猛然從隊伍之中沖了出來,因為在夢露和娜娜莉思躍下城牆的時候,處在城牆上的艾菲利斯公國的士兵們為了不誤傷自己的戰姬大人而停止了攻擊,所以趁著這時候薩娜莉和綺音也十分放心的離開了隊伍,徑直朝處在半空之中的夢露和娜娜莉思襲去。

「轟!」

瞬間,四名戰姬帶著自己的瞳氣便猛然的撞在了一起,薩娜莉對上了夢露,而綺音則是對上了娜娜莉思。

剪刀的決斷對劍的防禦,古琴的意境對舞蹈的動感。

這四人還真會為自己找對手。

依舊處在隊伍當中的冰源暗暗想到。

「繼續前進!繼續前進!負責破壞城門的噬瞳者準備!」

冰源看著已經落到一旁的四人,立刻就回過了神來,怒吼道。

「一隊準備完畢!」

「二隊準備完畢!」

「三隊準備完畢!」

隨著冰源的話落,這一千人的隊伍的前方立刻便有人回答了冰源,道。

「準備! 貧嘴小妞戲總裁 距離城門距離還有二十米!!!」

幾秒過後,隊伍的前方傳出了羅西娜的聲音,瞬間所有人的心便提了起來,畢竟如果這次的進攻失敗,很難能保證在撤退的時候依舊保持目前的陣型,那麼勢必會付出巨大的代價才能回去。

「到了!!攻城噬瞳者,出擊!!!!」

瞬間處在前方的羅西娜便怒吼道,瞬間整個隊形都分了開來,全部盾牌兵都紛紛將自己的盾牌高高舉起,繼續抵擋著弓箭的襲擊,但是就在這麼個過程當中側翼的士兵有幾名被射傷,而之前一直躲在盾牌之下的弓箭手們立刻拉弦朝著城牆上的艾菲利斯士兵們反擊,同時數十名噬瞳者離開了隊伍,直奔艾菲利斯公國首都華爾利的城門,手上的瞳器紛紛散發出強烈的瞳氣,諾瑪斯的噬瞳者紛紛使用出了自己的瞳技朝那道城門襲去,而在這一群人當中還有使用了融合瞳技的羅西娜和羅弗特以及諾瑪斯第五大隊的其餘幾名隊長。

「轟!!!」

瞬間,數十道瞳技便轟擊在了城門之上,可是令諸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在接受了如此多人的瞳技攻擊,眼前的城門居然只是裂了一點碎塊掉落出來而已。

要知道,這可是數十道瞳技的攻擊啊,其中還超過一半是又稱號級噬瞳者所發出的攻擊,可就算是如此程度,居然只造成了這麼一點破壞,這不禁令諸人愣住了。

見鬼!這難道是由堅硬的瞳石製成的?

我的美女老總 不……不對,純瞳石的話對於艾菲利斯公國的財力負擔太大了,只有可能是摻雜了瞳器而製成的門而已!

「繼續攻擊!不要被嚇到,這門摻雜了瞳石在裡面,最硬的應該只是外層而已,繼續攻擊!只要破除外層的瞳石防禦那麼就沒有問題了!」

冰源立刻得出了結論,大叫道。

「明白了!」

決定相信冰源的噬瞳者們便立刻繼續著自己的攻勢,似乎冰源的猜測是正確的,看到一直保持攻勢的諾瑪斯噬瞳者們,城牆上的艾菲利斯公國的噬瞳者們已經有點按耐不住了,紛紛在瞳氣的輔助之下躍下城牆,投入了對城門的防守之中。

「散開!噬瞳者開始迎敵!掩護負責攻城的小隊!」

冰源瞬間從隊伍之中躍出,盯著箭雨朝艾菲利斯公國的噬瞳者們迎去,開始掩護起負責攻城的小隊。

冰源的瞳技當中不乏具有強大破壞力的瞳技,但是對於冰源而言其消耗太大了,所以目前的他並不會投入對城門的攻擊之中,而去前去攔截企圖攻擊正在攻擊之中的羅西娜等人的艾菲利斯公國噬瞳者,與冰源同行的大約還有一百名噬瞳者,都是不具有強大破壞性瞳技並且消耗較低瞳技的噬瞳者。 013-09-20

而隨著冰源離開盾牌的之下,三道人影也隨著冰源從隊伍之中躍出,緊緊跟著冰源沖向了艾菲利斯公國的噬瞳者,並且與其交戰。

那三人便是冰源小隊內的隊員,蘿娜,萱依依和傑。

「注意弓箭!傑負責截斷弓箭的襲擊萱依依去把他們前進的道路截斷蘿娜跟我來!」

看著自己小隊內的三人,冰源立刻便下達了名字,三人聽到冰源的話之後便立刻展開了行動。

此時,正在城門之下的諾瑪斯軍隊當中分出了五十多名噬瞳者負責攻打城門,而其餘大約有一百餘名的噬瞳者正在攔截那些來自艾菲利斯公國的士兵,因為企圖攻擊那五十名正在攻打城門之中的諾瑪斯噬瞳者。

然而,在隊伍當中,還有一百五十名余名噬瞳者。

一百名左右的噬瞳者正在利用自己的遠程瞳器與城牆上的艾菲利斯公國士兵對射之中,而還有五十名噬瞳者則是建立起了一道道的空中防禦線,有人負責防禦利箭的襲擊,有的人負責將還處在半空之中的弓箭斬斷。

「出擊!開始執行計劃!全線攻擊城門!」

而在遠處觀察著戰況的薩莎莉見攻擊城門的計劃目前受阻,隨後便立刻下達了讓其餘的部隊出擊的命令。

華爾利的城門當然不止目前冰源等人正在攻打的這一道城門,不過其他的城門可就沒有這個目標這麼明顯了,而且道路也會狹窄一些,畢竟這一道城門是主要的進出通道,對於華爾利這做城市而言不方便在這一個主路口修太多的防禦工事,不然出入將會成為一個很麻煩的問題,但是其他的城門就不會這樣了。

目前艾菲利斯公國集結了大部分的兵力防守者這一個主城門,此時讓部隊攻擊其他的幾個城門的話應該可以減低一些冰源等人的壓力。

而且,一旦其他的城門遭到攻擊,那麼艾菲利斯公國必定會調集一些人手趕赴受到攻擊的城門,來來回回之間就消耗了不少他們的體力,這也是薩莎莉的戰術之一。

隨著薩莎莉的命令下達,瞬間諾瑪斯方面的部隊有三千餘人立場奔向眼前這座名為華爾利城市的各個城門,並且開始攻擊。

四千人,從不同的六個方面六個門的方向開始朝華爾利發動了進攻,瞬間堅守在城牆上的艾菲利斯公國士兵就慌了,連忙在指揮官的命令之下奔赴其他的城門支援,隨著艾菲利斯公國士兵的離開,冰源等人似乎覺得自己的壓力減少了許多,箭雨的猛烈程度降低了一些,而當冰源等人發現這個現象的時候,便知道諾瑪斯的其他部隊以及開始進攻其他的城門了,但眼前的這一個城門還是他們的主攻對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